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五月 19, 2009.


昨天看香港電台鏗鏘集,那是港台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專輯第一集。看到那麼多海外民運人士,直到今天也無法回國與家人團聚,由外國回他們祖國土地,也不過是十多小時飛機路程,他們,就是不可以回國,就是不能與家人團聚。

縱使,那些海外民運人士,犯了甚麼錯也好,北京若真的了無所懼,何不任由他們回國,再依法懲罰他們?究竟北京那偉大祖國,連美帝、法蘭西總理也不放在眼內的時候,為何,對那些要回國的民運份子,卻怕得要死,就是不許他們回國和家人團聚?

他們,直到今天仍是中國公民,有些人連偉大祖國的牢也坐完了,跑到外國,今天想回家見見家人,偉大祖國就是要阻止,要人骨肉分離,老死不再相見,不要論政治立場,從人道角度,可以說得過去嗎?

溫總理那以人為本的施政,究竟真的是以人為本,還是,以折磨人為本?折磨那些年介七、八十高齡的老人家,要他們有生之年,也不能親自看到子女一面?想摸一摸他們的臉、親一親兒子、與他們同桌吃一頓飯也不可以?他們的兒子,究竟犯了甚麼錯?千錯萬錯,錯在說了真話、錯在要講原則、講理想!看鏗鏘集訪問當年學運份子張健,今天流亡外國,不知何時可以再見母親,張媽媽是完全支持兒子決定和選擇,縱使那令母子不能再相見。看張媽媽在訪問中說,「向國家禱告、向領導禱告,讓神來做決定。」國家、領導,真的會同情他們嗎?蒼天真的會憐憫他們嗎?

看到那些有國歸不得的民運人士,童工想起《詩經‧衛風》中的《河廣》,那是訴說詩人有家歸不得的情懷: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還有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 遍插茱萸少一人

當然,還有那在異鄉離世,終身不能再踏足故土的劉賓雁先生

鏗鏘集六四二十年特輯 – 走過二十年:(一)回家

五月 2009
« 四月   六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1,5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