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1_225bd3fa32e2ce07e95bcY5Vdd

心情欠佳之時,總會找上一些令人看了之後,墮入難以擺脫沉思的電影,青空之行者(The Sky Crawlers),正是這一套電影。

試問問自己,每天是否重覆著相同的生活?每天也是否幹著相同的事情、面對著相同的問題,一天又一天地、重覆又重覆地去應付生活?每天的生活,也像在同一條單程路上,不斷來來回回,像影印機般,重複又重複?甚至連曾經犯過的錯誤,還是再一次又一次地,重複犯錯嗎!

你,疲倦嗎?無助嗎?有沒有想過,人生,為何會如此?人,難道不可以逃過命運、性格,對人的規範,一次又一次帶給我們沉重的責任和罪孽?生活,只能重複又重複地,承受命運加諸我們身上的罪咎?

青空之行者想說的,就是如此一個故事,那是人如何以那卑微的力量,去抗衡早已預定的命運。故事設定於一個沒有真正戰爭的世界,所謂戰爭,只是那些商業機構之間的爭逐,令人類從那些空戰中,明白戰爭可怕,肯定和平的價值,可是参與其中一方,仰賴的是一班不死不滅的「稀生童」:他們不會長大,也不會死,每次戰死沙場之後,也會以另一身份回來,繼續沒有終結,也沒有未來的戰爭,稀生童的命運,正如我們生活一樣,每天重複又重複,甚至較我們更加悲慘,因為對他們來說,死亡,不是解脫,而是另一個重複的開始。

可是對主角南涵優一來說,今生就是今生,生前死後,那是另一個故事了,縱使,他知道自已的前生,與上司草薙有著愛恨纏綿的關係,草薙甚至親手殺死他的前生,以求為所愛的解脫,可是作為「稀生童」的優一,不知怎麼的,不但未有墮入「稀生童」的命運齒輪中,接受那一次又一次,重複又重複的輪迴,反而,在他的今生今世中,要以最燦爛的方式,去完結今世的「使命」!若「稀生童」最終歸宿,必須是戰死沙場,那麼,作為今世的人,優一仍然希望,自己的死亡,最終掌握在自己手上,我可以決定如何終結自己的命運,而非多由命運去為我安排,那是在重複生命之中,選擇如何不再重複,再掌握自己的命運!於是優一在最後一次飛行,離開大隊,挑戰敵方皇牌機師殺手「大師父」,安排自己死在「大師父」手上,由自己決定如何走完這一次的人生。

優一,總會再「回來」,可是「回來」也好,正如他自己所說,「即使道路沒有改變,但每踏上去的一步,也不會同一樣,那還不足夠嗎?」這,正是導演押井守所想說的話:「生命可能只是每天重複著昨天所做的,但每一天你都可發現不同的風景。」童工認識不少人,他們每天也在重複自己的生活,對那些可以不顧一切,追尋自己目標的人,既恨且羨,可是在童工眼中,那些不顧一切,所謂追求理想的人,他們,只是命運的逃兵,要做逃兵是很容易的事情,如何和命運對著幹,甚至在他劃下的軌跡中,自行找出自己的路,選擇一條連命運看見,也不禁無言以對的路,才是最高難度,正如優一般,命運早安排了他必須死,可是他卻選擇了一連命運也意外的死亡方式,優一的今生,與前世不同,恐怕他的下一生也不會一樣,命運重複而不相同,每一步也不一樣,那,不是很足夠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