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袁偉時教授,曾在內地刊物《冰點》撰文《現代化與歴史教科書》,他在文章中比較香港與內地歷史教科書,談及八國聯軍入侵和和團事件,香港的歴史教科書,可沒有只談甚麼民族大義、甚至政治上的實用主義,而忘了客觀事實:

「對義和團事件和八國聯軍評述比較全面的同樣是香港的教科書。它既譴責義和團"大肆排外,殺教士、教民,連藏洋書、戴眼鏡的人都不放過,且到處破壞,燒教堂、拆電線、毀鐵路。""日本使館書記杉山彬、德國公使克林德先後被殺";也指出"當時聯軍紀律極壞,任意焚掠屠殺,其中以俄、德兩國軍隊及英國的印度兵最為殘暴。"細緻分析了義和團產生的背景:1.民族情緒。2.民生困苦。3.列強侵略。4.教案頻生。還全面論述了辛丑合約的內容及它對當時和日後中國的深遠影響。任何不抱偏見的人都會承認,這部教科書說的是真實的歷史。」

香港歷史教科書,可是得到內地學者認同,較中國大陸的更客觀,更不會助長年青一輩喝「狼奶」長大,只懂那盲目的民族主義,而忘了在民族之上,有更大、更包容、更放諸於四海皆準的道德與人道價值,那些標準,可不是因為一個國家、民族要進步,就可以放棄的準則,那是人類之所以稱為人類的準則,只要是活在在這地球上的人,也不可以抹殺。

這,正與對六四事件評價、如何寫入香港歴史書中,息息相關。

究竟,香港歴史教科書,如何寫那段六四的「史實」?童工看過不少課本,對那一段歴史,只是輕輕帶過,甚或,今天特區政府要改行三三四中學、大學學制,對那初中、高中中史課程大網,只要學生理解五四事件,對六四事件卻隻字不提,說交由出版商自行決定!今天《明報》引述曾為教育局審書的中國歷史教育學會前主席李玉森說,政府審視中史教科書有關六四事件,沒有既定立場:

「他指當局其實沒有既定立場,不會理會出版商是否以「過千字、過萬字」講述六 四,只要分佈不是太離譜便可以,他們最關注的反而是內容是否合乎史實。他相信只是出版商自我審查,不想找麻煩,故「輕手」或「中性」地寫六四,避免觸動部 分政治立場鮮明學校的神經,最後不選用有關課本。」

好了,甚麼叫講述六 四「只要分佈不是太離譜便可以」?甚麼叫「他們最關注的反而是內容是否合乎史實」?以軍隊鎮壓學生運動,是否「史實」?曾有手無寸鐵平民,站在街上阻擋坦克車,並且在全球傳媒中播放了,那,又是否「史實」?還有那些在網絡上,隨時可以找到的平民中槍照片,又是否「史實」?若按李玉森所說,有教科書商以這些批判六四鎮壓「史實」出版的中史教科書,教育局,應否放行?與期批判書商自我審查,為何又不批政府不把六四事件寫入課程大綱中?那就不存在書商「避免觸動部 分政治立場鮮明學校的神經,最後不選用有關課本」的問題反正,課程大網指明要教授,避也避不了!不批政府課程大綱、只批書商,為政府幫閒,就是如此嗎?

袁偉時教授看到香港教育當局,如此看待六四「史實」,他恐怕會感到極端失望,因為歴史的狼奶,正由政府之手,灌給那些香港新一代,不想他們知道「史實」、問那是否合符人類所認同、放諸四海階準的道德價值!

p.s.心情仍舊欠佳,看了些令自己心情更加沉重的電影,本來想今晚寫點東西,可是在六四這大是大非議題上,還是,留待明晚再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