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09.


今天,六四二十周年遊行,想說的,還是六四,可是昨天最重要的新聞,並非與六四有關,那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竟被人買兇暗殺。

童工重來未有想過,拉丁美洲式的政治社會發展,竟會在香港出現:有人可以明目張膽,買兇暗殺政治知名人物,香港一直傲視區內的法治、治安穩定,豈非蕩然無存?若連有國際影響力的馬丁,也可以毫無顧忌買兇殺之,試問香港那個政治人物不能殺?

當然,童工與泛民A見解相同,這件事絕非中共所謂,中共,可不會花子彈為泛民製造民主烈士,特別是選舉期間,若馬丁在去年8月公開消息,那絕對是另一顆陳水扁的子彈,是以葬送不少左派候選人,阿爺,可不會玩如此損己利人之政治遊戲!

可是,馬丁暗殺故事,又和六四有甚麼關係。

B說,不要把馬丁事件,放在如此狹窄時空中看,或許,大家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六四事件,可不單是一場民主/非民主之間的鬥爭,不要忘記,那也是一場群眾與既得利益者之間的抗爭:反官倒、反貪污,正是把矛頭指向那些改革開放中,憑著權力和關係先富起來的一群,八九年六四事件後,隨著坦克車壓碎民主,同時也將悍衛基層權益聲音壓毁,取而代之的是全力發展鄧小平式改革開放,即是在市場發展之餘,犧牲公民、社會利益,也在所不計,這又與內地新左派學者汪暉論述,有不謀而合之處。

今天,我們也正走到相似的時空:香港正處於全面投向偉大祖國社會、政治價值觀,還是繼續堅持自港英殖民地開始,我們信奉那一套公平、公正、平等的價值觀的時刻。究竟我們選擇走偉大祖國的路,為了發展,為了經濟利益,可以容忍不公平、不公義、不容許反對聲音存在,還是,我們固守香港存統價值觀,不容任何人持著政治、經濟上的優勢,可以為所欲為?

参與今天六四遊行,不只是紀念當年八九民運,更深層次的意義是,香港人仍是選擇我們固守的價值觀,不容內地以利益掛帥,不問公義、不問是非、只講利益的態度,侵食香港傳統價值,那正如不要問馬丁是否容於建制、容於北京,只要他的人身安全受威脅,按香港傳統價值,任何人也要加以抨擊,而非像內地文化般,若他不容於執政者,他的生死,可沒有政府官員、主流傳媒會為他發聲。

當然,今天香港,還未去到像內地般,連維權律師也要關入監牢,以免成為社會噪音,他們的人權和利益,政府可不會關注,但正如司徒華一向說,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不會有,中國不重視悍衛異見者權利,香港,會否最終和內地一樣呢?

今天,我們正站在香港未來的奇點(Singularity),香港會有怎樣的未來,取決於香港人怎樣選擇。

正如,我們選擇繼續以行動支持平反六四,悍衛我們核心價值,還是,選擇接受內地那套價值觀,只求經濟利益,不問公平公義。一切,也掌握在港人手中。

p.s.越近六四,越來越覺得疲倦,也越來越情緒低落,令人不開心的事情,總是不斷壓抑在心,無法揮去,可是,一切總不能影響工作,巳不知失眠了多少個星期,究竟,可以撐多久?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作為香港傳媒中人,關心、報道有關六四的消息,那是盡傳媒本份的責任,可是,遇上那些沒卵蛋、沒骨氣的主流傳老闆,最終弄成甚麼樣子?

今日有報章報道,《君子》雜誌某編輯在他的個人網誌中透露,原本預備好六四專輯,竟遭大老闆抽起,據生果報報道:

「消息稱,報道完成排版後,本周初交付南華傳媒高層手中,專題突然被叫停。有編採部人員說:「大老闆一個電話,唔單止抽專題,所有提及六四字眼嘅稿,都要再 修改。」高層急召六四專題編採隊伍開會。與會者說,當日氣氛凝重,高層逐字讀出有關文字,並說「咁樣係煽動!」又揚言員工不滿可以辭職。」

童工只想說,一篇有關六四事件的報,何煽動之有?那,可是20年前的歴史了,一篇有關歴史的報道,竟被上綱上線說成「煽動」!不要說那根本不構成甚麼煽動,就算那傳媒老闆真的覺得那是有煽動成份,今天,香港可未有23條,煽動云云,可不是罪行,如此行事,那可是違反言論、新聞自由,《 基本法》二十七條訂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那傳媒老闆做法,根本已違反了《基本法》第二十七條的精神,他的所作所為,正是在防害香港居民的言論自由!特區政府對這些行徑,可以視若無睹嗎?

可是,童工不能不承認,現時傳媒中,敢與北京對著幹的傳媒,已是越來越少了。面對今天政治局面、面對阿爺,不少主流傳媒早已學乖了,敢在六四20周年,大篇幅報道六四新聞的傳媒,更加是絕無僅有,在公義和權貴之間,不少人選擇後者,而非前者,面對主流傳媒逐漸失聲,香港市民,可以忍受嗎?童工相信,絕大部份香港人,也無法接受,所以網上對六四討論、博客有關六四的文章,才會有這麼多人看、這麼多人關注。

在那互聯網世代,若主流媒自甘墮落、自願對大是大問題失聲,他們,無異於自絕於港,縱使他們不計較收入,可是,那可以嬴到港人重視嗎?難怪,越來越多人看網上資訊,對主流媒體看不在眼內,如此下去,網上媒體,總有一天,會取代主流媒體的價值和地位。

試問沒有公信力媒體、不尊重言論自由媒體,港人不支持,可以暫得住腳嗎?

不要忘記,這兒是香港,不是大陸,民智,可不是不分青紅皂白致此呀!

當主流傳媒對六四逐漸失聲的時候,或許,就是互聯網取代他的時候了!


童工之前寫了一篇有關《黃雀行動》的文章「無名英雄」。昨天,有份參與《黃雀行動》的陳達鉦首次出席公開論壇,提及兩名當年曾參與《黄雀行動》的演藝界人士,其中一人是鄧光榮,另一人,是梅艷芳。

鄧光榮參與有多深、他又代表那些人,童工不知當中詳情,反而,梅艷芳,童工從一些朋友口中得知,她,倒是令不少海內外民運人士,相當敬佩的香港支持民運藝人。

A說,當年梅艷芳去世,除了學運領袖吾爾開希來港置祭外,海外民運人士,也送上花圈,尊稱她是「民族烈士」、「民主天后」,A說,若梅艷芳單單是捐款給《黄雀行動》,她可以得到那麼多海內外民運人士敬重嗎?梅艶芳所做的,遠較我們想像的多。

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她曾接受傳媒訪問,對民主、對六四,她有過這樣剖白:

「你(梅艷芳) 那 麼 積 極 支 持 學 運 , 不 怕 秋 後 算 賬 嗎 ?

「 怕 甚 麼 呀 ? 我 倒 擔 心 支 聯 會 的 負 責 人 。 」 阿 梅 是 香 港 演 藝 界 頂 頭 紅 人 , 能 夠 說 出 這 番 話 , 背 後 實 在 懷 著 很 大 勇 氣 。

有 沒 有 想 過 如 何 支 援 這 次 民 運 呢 ?

「 我 想 這 要 看 支 聯 會 了 , 但 一 定 以 不 影 響 香 港 秩 序 為 要 , 免 得 一 些 滋 事 份 子 乘 機 作 亂 」 阿 梅 說 時 帶 有 幾 份 威 嚴 。

梅 艷 芳 原 定 九 月 與 港 台 合 作 舉 辦 一 個 慈 善 演 唱 會 ,卻 因 學 運 而 決 定 取 消 了 。

「 本 來 想 發 起 一 個 『 藝 人 慈 善 基 金 會 』 , 但 現 在 有 甚 麼 緊 要 過 學 運 呢 ? 所 以 , 還 是 留 待 明 年 以 另 一 個 形 式 舉 行 吧 ! 」

阿 梅 聲 言 會 參 加 演 藝 界 舉 辦 的 座 談 會 , 以 深 入 認 識 此 次 愛 國 民 主 運 動 的 前 因 後 果 , 因 為 她 絕 不 想 成 為 盲 從 附 和 的 人 。

其 實 , 梅 艷 芳 之 所 以 那 般 積 極 參 予 愛 國 民 主 運 動 , 會 否 因 她 經 已 持 有 加 拿 大 及 英 國 居 留 權 以 作 政 治 保 險 , 才 可 盡 心 去 幹 呢 ?

「 在 學 運 以 前 , 我 經 已 有 加 拿 大 及 英 國 居 留 權 , 而 且 還 計 劃 兩 三 年 移 居 加 拿 大 ; 作 出 種 種 支 援 行 動 、 理 由 簡 單 得 很 , 因 為 我 是 生 長 於 香 港 的 中 國 人 ! 」 阿 梅 為 很 多 香 港 人 講 出 了 真 心 話 。」

之後的日子,她很多年不能回內地發展演藝事業、賺少了不少錢,她,也未有像其他藝人般急於轉軚討好北京,她,與今天成龍那些所謂知名演藝人比較,更值得人尊重,可惜,她較其他藝人,更早離開香港人。

或許會問,梅艷芳後來,不是也有回大陸嗎?人始終是人,她可以堅持到最後,放棄了那麼多利益,要她像民主派政治人物一樣,堅持到最後,難免有點要求過份,她,始終不是政客,對很多人來說,她為民運所做的,已經較其他人多很多了。

梅艷芳,絕對是令人尊敬的藝人。

p.s.忽然想起,1989年梅艷芳在六四後拍了徐克的《英雄本色III夕陽之歌》,故事借南越淪陷前場景,一幕又一幕軍隊鎮壓學生情節,又豈非影射八九年六四事件?

英雄本色III夕陽之歌


看到昨天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對六四事件的民意調查,有61%被訪者,支持平反六四,較去年調查上升了12個百份點。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自有該項調查以來的新高,適逢是六四事件20周年,這個調查,更有意義,那正好給那些整天叫香港人看看八九年後中國經濟發展,借此淡化六四屠城的人知道,不論中國經濟如何發展,過半港人民意,就是不能放下六四,就是要求平反,誰再說甚麼港人對六四看法改變了,請先看看港大民調,你們,只代表22%不支持平反六四的民意,主流民意仍是支持平反的,可不要再扮作主流民意的代表了!一般香港市民,絕對是支持平反六四的!

當然,單看港大民調,是否如鍾庭耀所說,平反六四己做到薪火相傳,把爭取平反的棒子,交到下一代手中,童工還是不敢太樂觀。正如某天與支聯會的A說,今天仍堅持平反六四的人,主要是那些三十、四十世代,從他們親身接觸,那些十多到廿多歲年青人,不少對六四事件,認識糢糊,A甚至說,他接觸的一些年青記者,也對六四事件不甚了解,如此發展下去,十年、二十年後,支持平反六四的港人,會否越來越老化?支持平反六四,做到薪火相傳,可以成功交棒,或許,仍是言之尚早。

可是,無論如何,縱使北京已否認了二十年、縱使港人已在北京管治下,香港人對平反六四之心不死、永不放棄,己足夠向北京示威了:設若北京政權容許國人公開討論六四,會否有六成、甚至更多民意,要求他們平反六四?內地人民似乎不再談論平反六四,並非他們不想,只是他們不能,那些吹捧偉大祖國無所不能的人,何不容許祖國人民,可以像香港人一樣,自由評價六四?全因,他們與偉大祖國一樣怕得要死,怕一旦開放,真的像香港一樣,有六成民意要平反,那,可能代表著六億人的民意,試問,偉大祖國如何處理好?他們還敢容許人民公開討論六四事件?偉大祖國,在六四大是大非之前,信心去了那兒?又偉大到那兒?

平反六四、港人永不放棄 ,真的,值得港人驕傲!

p.s.和央幸也君,閣下大可用港民調,回覆那MSN中混蛋北京人,香港民意已經十分明顯,支持平反六四,就是代表香港主流民意!那可是有根有據的科學民調結果!不支持平反六四,才是侮辱香港主流民意、才是侮辱香港人!


假如說,回歸十多年了,香港在政治文化上出現倒退,香港人如何看待六四,可以算是一個寒暑表。

昨晚與A談論年青人怎麼可以如此看六四屠城,怎麼可以走出了一個像呂智偉這樣的無良傢伙出來?A說,那是一種政治文化的倒退,曾幾何時,香港人、主流傳媒可以公開月旦批評六四屠城中,北京政權的所作所為,今天,又有多少主流傳媒敢公開為六四說句公道話?昨天謝志峰在《信報》訪問中說,今天傳媒老闆,太重視銷量了,忘記傳媒立德、立言的責任,但他只對了一半,今天有些傳媒老闆,連銷量也不重視,只重視阿爺怎樣看,連印刷機聲音也不在乎,反正賣多少份也沒關係,只要阿爺覺得政治正確就可以了,是否代表民意,他們可不關心!

面對六四,回歸之前,香港人曾經公開要討會一個公道,甚至可以拿來做棟篤笑題材,公開對北京所作所為冷嘲熱諷,也沒有絲亳顧忌,今天,香港主流傳媒,大部分卻處處迴避六四,甚至絕口不提,又或只講北京立場,這,又是否代表香港政治自由、文化正在倒退?

不如,重溫回歸前,黄子華可以如何冷嘲熱諷北京當年如何對付六四的政治棟篤笑!

黃子華《秋前算帳》- 學生三要求

黃子華《秋前算帳》- 六四啟示

黄子華 學運@秋前算賬

黃子華 睡衣@秋前算賬

雖然是九七前有關六四事件的舊政治表演了,可是,今天恐怕已不再有人敢做了,那,不是政治倒退,又是甚麼呢?


昨天,與A在匯豐銀行總行外「煲煙」,A忽然問童工,為何他們可以公開地為中共在六四事件中的所作所為辯護?A曾是當年香港學運中人,童工知道A所說的是,早前有報道指,兩名皇仁書院學生,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受外國利用,要推翻中共,又深信當年屠城是因學生先襲擊軍車、軍人,要引起內戰,再加上香港青年發展網絡的呂智偉,在城市論壇上,公開為中共以子彈鎮壓學運開脫的言論,令A充滿疑惑和不安。

A說,今天政圈之中,那些親北京的政治人物,若非遭泛迫進死角,他們,也不想講對六四事件的立場,縱使被迫要講,也總是顧左右而言他,為何新一代年青人,他們理應是最渴求知識和真相的人,反而會說出這樣的話?

童工只可以說,新一代的年青人,真的接觸不了多少有關六四的資料。朋友B是中學教師,他說學校固然不鼓勵、不想、甚至禁止老師講授六四事件,學生,更加不大關心這些沉悶的史料,莫說是六四屠城,今天不少中學生,連他們身邊發生的事,也漠不關心,一整天只掛著拿起手中PSP打Gundam VS Gundam 或者 Monster Hunter,他們連課本也不願看,更不要說,連考試課程也不包括的六四事件!

最終,那些個別受愛國愛港思想影響的年青人,開始成了中學生、大學生代表,因為其他人的冷漠與不關心,令這些信奉政府對六四立場的人,開始被視為年青人的代表,搶佔了輿論陣地。

與其要怪責年青一代,童工,更加會怪青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一代,親身見證六四屠城,我們絕對有責任,把我們所見、所聞、所想、所感受的,傳給下一代、再一代又一代承傳下去,直到六四平反,我們之前一代、以致我們這一代,親身經歴了中最大、最血腥的一次民主運動,我們每一個經歴過的人,也有責任把我對六四的所想、所見、所知,說給下一代知道,年青人對六四無知,我們這一代人,責無旁貸,要檢討的,或許不是新一代,而是我們這一代,或許,我們真的做得不夠呀!

對六四事件的承擔,不只是一眾學運領袖,每一個中國人,特別是香港人,經歴遏八九年六四事件的人,也有其歴史承擔,我們有責任把平反六四,一代又一代承傳下去,這是每一個人的責任,要用自己的方法,把真相傳給下一代,所以,童工才會在這博客中,不斷寫六四的事,無非以一己之力,希望可以令更多人,更多下一代,明白六四事件的真相!


昨天,仍舊是不斷下雨,童工,還是在翻看有關六四事件的資料和書本。

今期的《亞洲週刊》,刊登了一篇有關當年負責六四天安門廣場清場的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抗拒執行清場的報道。童工早已聽過有關傅聞,當年徐勤先軍長,因為抗命向學生開槍,最終被撤職,受到軍事法庭審訊。究竟這個傳聞,是真是假?《亞洲週刊》這篇報道,先引述已九十二歲的李銳,他曾任水利電力部副部長兼毛澤東秘書、國家能源委員會副主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講述六四當天所謂學生對抗戒嚴部隊的「反抗」:

「翌日早上,李銳去軍事博物館前面的大街那裏看了。他說,八十輛裝甲車是部隊自己放火燒的,被服裏丟了很多步槍,部隊戰士不幹了。」

李銳是認識徐勤先軍長,他對徐軍長有以下的評價:

「他如此評價三十八軍軍長徐勤先少將:他是解放軍中一個難得的將才。他反對六四鎮壓。正式命令下達,有了可以「開槍」的許可。但人民軍隊怎麼能向人民開槍呢?作為一個將軍,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也知道可能帶來的後果。結果,徐勤先被關押五年。」

文中又引述《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中,對當年徐軍長怎樣抗拒執行戒嚴,以及送上軍事法庭的一段較可信歴史傳聞:

「八九年三月,徐和新兵一起作投擲手榴彈訓練,不慎大腿骨折,住進北京朝陽區的北京軍區總醫院。住院四十多天期間,從媒體看到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的學生情 況,便熱淚盈眶。一位接近徐的人說:「徐軍長那些天變得沉默寡言了。」五月中旬的一天,徐突然被召去北京軍區司令部,司令員周衣冰和政委劉振華傳達中央軍 委命令,指令第三十八集團軍火速開赴北京,執行戒嚴任務,制止動亂。

書中說,徐當場沒有表示抗命,架著拐杖回河北省保定市召集會議,宣布 軍委命令,展開戰前動員,作兵力部署,安排部隊進京日程和路線。一切就緒,他給北京軍區司令部打電話,說自己因傷不能帶兵進京。周衣冰說他是故意違抗軍委 命令。徐回答說,不管上面給他定什麼罪名,他都絕不親自掛帥出征。掛完電話,徐以請病假為由離開部隊,回到北京軍區總醫院。北京軍區速將徐勤先抗命之事上 報中央軍委,楊尚昆獲悉後震怒,簽發了一道中央軍委命令:立即解除徐勤先的軍長職務,並將他押送軍事法庭審判。有關人員來到醫院,先出示楊尚昆簽發的命 令,而後問徐:「你還有什麼意見嗎?」徐平靜回答:「我早就想好了,做好了思想準備。我是軍人,沒有服從命令,理該如此處理。你們執行命令吧。至於學生運 動,我有我的看法,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無論如何,當年徐勤先軍長,肯定拒絕執行鎮壓的命令,究竟當中有何原因,眾說紛紜,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一名人民子弟兵,願意拿起槍枝,指向人民,軍人的槍,應指向敵人,而非人民,更加不可能指向學生。

當年徐軍長尚且有此覺悟,為何,今天香港人,可以較作為軍人的徐軍長,更痲木不仁?就如日前香港青年發展網絡召集人呂智偉在《城市論壇》中,竟可以說,因為港人以金錢支援北京學運,令事件變質?「我從來未見過有運動係會派錢,我從來未見過!你夠膽講李卓人無派錢?」面對國家危急存亡之際,支持學運,竟成罪孽?若日後八九年六四平反,呂智偉之流,又要怎樣改口?人格、人性、道德,何時變成這樣?

窗外仍在下雨,童工繼續看封從德的「六四日記」,繼續追尋六四的歴史片段,縱使,今天巳沒有多少人會關心真相了。


究竟亞洲電視,是否因為TVB「升格」為CCTVB,為了爭一日之長短,不惜弄出了一個為北京六四屠城塗脂抹粉的「六四-20年」特輯?

亞視這個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的特輯,童工及身邊朋友,也在等著看,究竟由亞視新聞及公共事務部副總裁梁家榮、新聞總監譚慧兒親自操刀,搞出來的六四事件20周年特輯,會是怎樣一個模樣?

未及看完,單是看開始的五分鐘,童工及一眾友人,已是憤怒莫名。那究竟是六四事件專輯,還是宣揚改革開放成就的特輯?不斷說六四之後,改革開放如何持續,中國國力如何提升,領導人在四川地震如何走到前線,那,又為何不說說那些在八九之後的貪污問題?拉了一個陳希同,之後又來一個陳良宇!更不要說近日連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也給雙規了!當年學生反對的,不正是官倒和貪腐嗎?廿年了,貪的官越貪越大、貪的國家財產,越貪越多,亞視,既要把八九年六四事件,拉到之後的改革開放,怎麼又不說說陳希同、陳良宇、陳紹基呀!

更令童工光火的是,整個特輯,一句、真的,一句也沒有提及「解放軍開槍」這五隻字,只用甚麼「武力清場」去交待!八九年六四當年,解放軍向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開槍,那是確確實實的事實,甚至連亞視特輯中的新聞片段中,也可以聽到開槍聲音,為何,整個特輯,連一句解開軍開槍也不敢說?

還有,如朋友 A 激動地說,對那六四當晚發生的事,竟以北京官方發言作交待,說廣場中沒有衝突?又說不論是廣場內外,六四事件也是一件悲劇,那,這件悲劇,是誰幹出來?那是政府,還是人民?為何不敢說?

整套特輯,只有一個訊息,那就是學生不懂妥協,廣場被強硬派學生控制了,一切,只是政府迫不得已的行動,可是,話說回來,央央大國,一眾領導人面對入世未深的學生,除了用軍隊開槍鎮壓之外,真的別無他法?正如王丹在節目中說,當時學生只有兩個訴求,一是撤回4.26社論,另一是和政府對話,別無其他了,難道為了不撤回一份報紙社論、不想和學生對話,所以人民共和國,就要用子彈對付人民?恐怕,當中是非對錯,誰也懂得,所以亞視特輯,才會一句不提解放軍開槍的事實吧?

說真的,若這個六四特輯是內地拍攝,內地播放,人家沒有言論自由,那是絕對可以理解,可是香港有新聞、言論自由,有一國兩制,弄出這樣一個六四特輯,不如不拍!不拍,童工是理解的,恐怕不想拍出些違心話,可是拍了這樣一個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特輯出來,究竟甚麼叫新聞自由?甚麼叫報道事實?究竟,甚麼叫新聞工作者的良心?

也是昨天,一班學聯現任及前任成員,遊行到新華社香港分社舊址,要求平反六四。童工不是學聯前任成員,可是因不少朋友也是學聯中人,也本著見見朋友兼支持平反之四,參加遊行,可是整天下大雨,還有黄色暴雨警告,結果,全身濕透,不生病已是奇蹟了!可是整個遊行,倒有點當年八號風球上街的味道。B問為何要選擇前新華社舊址作終點?今天已成了酒店,還有啥意思?童工說就當作是那一代人,對六四事件的一次集體回憶吧!單是通向舊新華社那條遂道,童工就有不少回憶,特別是那些攔著示威者的鐵馬,當年每個放置位置,今天,也記得很清楚!

畢竟,我們今天的社會,失憶太多,回憶太少了!

p.s. 與C談及某年在新華社外的馬路靜坐,其間把不知是聯合聲明還是基本法草擬稿投入一個大鐵桶中燒毁,C說那是90年的事,童工可是記不起,或許,童工真的刻意想忘掉太多事,連不應忘記的事也忘了!


早前與A談論CCTVB的肥皂劇如此不濟,忽然A問童工,你有沒有看CCTVB的「巾幗梟雄」,童工心中一驚,難為情地答,唔,有呀,這套片子,好像,不怎麼樣無聊,好像,可以一看。A忽然怪叫一聲說,是呀!這是CCTVB難得的好戲!

然後是B。某天與B談及香港震視劇,他批評今天CCTVB的電視劇,連八十年代也不如,童工說,其實今天也有些被CCTVB不重視的劇集,也是罕有的佳作,B忽然問,是否「巾幗梟雄」呀!童工那一刻有點呆了,為何連B這只沉迷於書本的傢伙,也知道「巾幗梟雄」?

童工也有看「巾幗梟雄」,真的,不論從劇本到演員,也是近年難得好戲,縱使,CCTVB似乎不怎麼看重這個劇。「巾幗梟雄」以清咸豐年間為背景,講述無錫慶豐年米莊的故事,當中那些故事穿插的劇情,童工可不說了,童工有興趣的是,故事中帶出兩個今天仍在爭拗不息的問題:企業與社會責任、家與業之間的關係。

故事中深得家長蔣喬信任的四奶奶康寶琦,每當慶豐年遇上麻煩,她必定會說,慶豐年不只是無錫最大米商,在賺錢之餘,也要考慮無錫人有沒有足夠白米供應,所以她遇上官府為對抗太平天國,仍不惜力抗上繳大批白米作軍糧。今天,不少企業也在講社會責任,實情是中國古代早已推崇所謂的儒商,那就是在賺錢之餘,不忘其對社會的責任,今天西方社會中,大企業也大談企業形像,花錢推廣各種社會責任業務,其實也是一種平衡企業爭取盈利致上,與承擔社會要求企業負上責任的平衡手段,可是今天香港社會中,那些由華資企業,反而對社會承擔、企業形像不甚重視,這,又豈非連那些西方大企業也不如? 更不要說繼承中國傳統儒商作風!

此外,「巾幗梟雄」的故事,還有中國傳統企業存在的家與業的矛盾。中國人企業,當家者必掌其業,當家者又必定是長子嫡孫,縱使他並非最有能力的人,也是註定要繼承產業的人,因為從家而論,長子嫡孫是家的繼承人,家業不分,正如「巾幗梟雄」中那大奶奶對掌家業的四奶奶說,縱使其子是敗家兒,家業也要由長子嫡孫繼承,縱使兒子敗盡家業也好。中國人企業,往往就是家與業分不開,家族企業就是容下由外人打理,家族成員只做股東,不干預企業決策,甚至由專業外人掌控,所以童工明白,為何香港某些超級富豪,縱使一把年紀,仍不能退休,眼見兒子不成器,又不想把生意交外人打理,除了自己撐下去之外,還有甚麼法子?家業不分,或許正是華人家族企業的寫照!

p.s.其實「巾幗梟雄」還有很多令人深思的劇情,如黎耀祥飾演的柴九與鄧萃雯飾的康寶琦,表面上是惺惺相惜主僕關係,可是發展下來,兩人,除了主僕情誼外,似乎還有愛情,可是人生就是如此,在錯誤的時空、錯誤的地方相遇,縱使是遇上合適的人,一切,還是不可改變,或許這就是命運!有時候,真的不能不叫人認命!


某天,朋友A說,他在內地工幹,發現無法在內地互聯網絡中,看到童工的博客,原來童工這個自說自話的小園地,給內地「和諧」了!

童工聽見A的話,既悲又有點兒喜;悲的是在內地金盾之下,連童工這個沒有多少人看小小網誌,也給北京封掉了,其他境外宣揚民主的網頁,還可以幸免嗎?互聯網理應是言論自由的最後一片淨土,可是在中共壓制言論自由偽魔爪之下,這片淨土,對內地網民來說,已不再寧靜了,他們連在互聯網謹有知情權,也被剝奪了!

有點兒喜的是,童工小小一個網誌,也蒙阿爺看重,來一個徹底封殺,誠若泛民B說,沒有回鄉證的人才是真正民主派,網誌不被阿爺封殺,又怎能顯示童工真的是反動頂透呢!

更令童工想不到的是,內地那封殺互聯網的無知舉動,竟可以給西方那來揶揄嘲笑一番,最終極的嘲笑方式是,把你的電腦,「變成」一具在中國的電腦,享受那遭內地金盾封殺的經驗、體驗內地網民苦況。

若你是 Firefox用戶,可以加入一個小軟件叫 China Channel ,只要按一個鍵,就可以把你的電腦,聯到內地伺服器,把你的電腦變成內地電腦,之後你會發現,甚麼六四、法輪功之類關鍵字及網頁,全部看不到!

現實世界中有饑饉三十體現第三世界吃不飽,不如又來個網絡三十,體現內地網民沒有網上自由的苦況?

那是China Channel的主頁面

2009-05-22_053944

2009-05-22_044549

童工真的被「和諧」掉:

2009-05-22_044725

五月 2009
« 四月   六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1,462 hits

Top Click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