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四月 3, 2009.


昨天香港大部份傳媒均報道,屯門普高與愉園甲組足球比賽,普高陣國援(內地球員)疑似打假波,令屯門普高大敗1:5,剛巧,電子傳媒報道,內地賭波網開出該場賽事的讓球盤,愉園讓兩球半/三球,現在賽果,愉園淨勝4球,莊家全殺掉買下盤的人。晚上賭精A說,他從不賭中超賽事,全因內地「黑哨」、打假波是「世界知名」,早已超越意大利,聞名世界,A堅持全世界也有打假波(所以他信賽前有貼士),就算世界杯也有(好像是某年世界杯巴西輸了後,他即堅持世界杯一樣有假波),可是可以像中超般「盲都睇到打假波」,仍然可以當沒事發生一樣,只有在中超才會出現。A說一看普高與愉園讓球盤,已知有問題:「讓兩球半、三球咁正,梗係引你買下盤,依家再開個大,殺晒班盲毛!」

童工與A也是喝本地足球的奶水大的。童工年青時,還未有港男、電車男的出現,當時男孩子,只有兩大類,分別為昆蟲類與哺乳類,即長期留守家中及圖書館的「書蟲」,以及長期在波地(即球場)放牧的「波牛」(其後因料技發展,部份波牛被移放到室內放牧,那處地方叫「機房」或「機竇」)。童工屬波牛族,又是波牛族中最下等品種,即「屎波牛」,但仍熱愛在波地整天亂跑:先是把石屎籃球場當足球場,一班孩子拿著一個「西瓜波」亂踢一通;年紀大一點,放學跑到學校附近石屎足球場,除下校呔,連皮鞋也不換,踢過不亦樂乎,通常是弄得一身污糟邋遢、手腳擦傷如家常便飯,只愛,那在球場上的拼搏、以及那一身人見人怕的臭汗!

那時電視台未有這麼多外國足球直播,印像中只記得英國足總杯,本地聯賽,仍是童工等「波牛」致愛,童工有幸,趕得及見證香港足球的黄金世代:那足70到80年代中後期,那時南華、精工為本地聯賽班覇,也是亞洲數一數二大球會,特別足當時精工,童工是精工球迷,把胡國雄視為偶像,還有,今天本地球迷不會相信,那時精工外援,不少是國腳級球員,最多的是荷蘭國腳,如南寧加、連尼加賀夫、海恩、迪莊、迪加、韋伯、穆倫,英格蘭國腳摩利,蘇格蘭國腳麥昆,瑞典國腳雲迪等(其實童工也不記得了,這些名只是在網上找,只記得,精工有很多荷蘭國腳,反而記得那澳洲國腳米曹!)童工第一次入場看本地球賽,應是某次南精大戰,買的是「學生飛」,坐的是「大鐘底」,看見「埔頭」(即大球場別名,相信今天沒有多少人知)拉上紅旗,即全場滿座!

還有,1985年(沒記錯的話)世界杯外圍賽,港隊作客北京對中國隊,以2:1挫中國隊進身外圍賽第二輪,引發北京球迷騷亂,那時,可算是香港足球的黄金世代。

可是,香港球壇不知怎樣,竟在80年代中、後期提早「回歸」!假若問童工,香港足球由盛轉衰的轉捩點,必定是1986年足總,以培訓本地球員為名,要實行球會全華班開始:那時精工宣布退出,南華在90年代,還可保住聲勢,可以隨著電視轉播英國足球越來越多,港足沒有外援、又缺乏商業贊助下,此消彼長,香港本地足球,越來越低落,可是童工和A想不到的是,港足引入內地球員,竟連內地明目張膽,完全不避忌的打假波風氣,也引入香港,現在回看,港足提早「回歸」,對香港足球發展,是好、還是壞?86年足總搞全華班,想保障華人足球員謀出路,今天回看,全華班對土產足球員來說,那是德政?還是弊政?香港聯賽,由原本有外國國腳賽事,變成全由本地球員上陣,今天回看,對香港足球事業發展,是好事?還是壞事?

再容童工「上綱上線」一點說,香港足總,一整天想著內地市場,引入國內球隊、國內球員,最終卻連國內球圈劣行,也引入香港,未見其利,先見其弊!今天,我們的特區政府,一整天說要和內地融合,我們可以享受內地好處之餘,那些負面的東西,真的可以不影響香港嗎?

童工當年的足球場,縱使只是一個「石屎地」的球場,我們的足球場,絕不會有人打假波、甚至有「打茅波」者,大家也不容他在足球場中留下。今天香港的職業足球場,卻可以有疑似「打假波」,香港球迷,縱使己不再看本地足球,為了我們當年成長的那個足球場,我們應否為港足做一點事,不要令港足淪為另一中超聯?

p.s.原本想上載普高那打假波片段,想深一層,倒不如上載港足黄金時代的片段,令大家知道,港足,也曾有過輝煌的日子!送上81-82年聯賽,精工對海峰片段,留意胡國雄的第一球,技術之巧,今天華人球員,誰可做到?

廣告
四月 2009
« 三月   五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812,06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