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09.


世衛將豬流感警戒級別提升到第五級,即是說,連世衛也覺豬流感危機已迫近了,才會提升警戒級別,可是,既沒有疫苗,單靠現有藥物,真的可以對抗豬流感擴散?

現時對抗豬流感的藥不離特敏福(Tamiflu)及樂感清(Relenza),現時香港有二千多萬劑的特敏福及樂感清,特敏福佔九成存量,可是Tamiflu真的可以對抗H1N1的新型豬流感嗎?

Tamiflu 的學名是 Oseltamivir,可是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早有研究,指Oseltamivir 對 H1N1流感有抗藥性,以2008-2009年計,「Preliminary data from the 2008-2009 influenza season identified resistance to oseltamivir among 264 of 268 influenza A(H1N1) viruses (98.5%) tested.」即有近95%美國H1N1個案,對 Oseltamivir有抗藥性情況出現!

又看世衛數據,以去年12月到1月流感數據比較:

「During this period, a total of 30 countries from all WHO regions reported oseltamivir resistance for1291 of 1362 A(H1N1) viruses analysed. The revalence of oseltamivir resistance was very high in the following countries/territory: Canada (52 of 52 tested), Hong Kong SAR (72 of 80), Japan(420 of 422), the Republic of Korea (268 of 269)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37 of 241). The resistance prevalence was relatively low in China (6 of 44 tested). In Europe, H1N1 circulation was low during this period while the resistance prevalence was high: France (12 of 12tested), Germany (66 of 67), Ireland (9 of 10), Italy (16 of 16), Sweden (11 of 12) and the United Kingdom (61 of 62).」

世衛報告說明,oseltamivir 對 H1N1 流感抗藥性,特別是在北美的加拿大、美國來說,仍是十分高,差不多超過九成,若特區政府儲存抗流感藥,九成是特敏福,若我們相信統計數據,那些所謂儲存對抗豬流感特效藥,會否成了空泡彈,只是銀樣爉槍頭,根本完全沒有用!為何,特區政府、醫管局從不提這些研究數據?

醫生A對童工說,Relenza 抗藥性報告很少,反而Tamiflu有很多,若豬流感殺入香港,靠Tamiflu可否對抗?他,完全不樂觀!

所以,童工真的覺得,面對豬流感疫症,與其靠政府,不如,自求多福,做好自己個人衛生、強化體質吧,身體強壯,自然不怕流感!又或,像童工般,既然生死有命,上天要你死的時候,何必擔憂患上豬流感呢!豬流感,放馬過來吧!若連死也不怕的時候,還要怕甚麼呢?管他有藥還是無藥可治!

p.s.多謝B越洋來電問候,真的,你身處地方較童工更危險,還是趕快回香港吧!

廣告

昨天遇上利世民君,心不在焉的童工找他作臨時心理醫生,不知怎麼,聊到劉迺強昨天在《信報》那篇《死的尊嚴換來生的精采——金融海嘯深入反思之五 》文章,利君咬牙切齒地說,「呢條友正人渣!」

童工也有看《信報》,對劉迺強那篇文章,根本沒有心情詳細看,利君甚少如此咬牙切齒咒罵,他這樣說,必有其理由。童工再翻看那文章一次,倒抽一口涼氣:那,可是人說的話嗎?更正確一點說,那是有人性的人說的話嗎?

劉迺強以人口老化與經濟發展大造文章,說甚麼中國要容許老弱殘病者,選擇「安樂死」,以增加在地球生態危機下,中國的競爭力,「我國應盡快考慮立法容許安樂死。此例一開,為日後立法容許選擇死亡開了一道大門,無論在法律上或者倫理上,反對者都已經無險可守。」

更荒謬的是,此獠更鼓吹獎勵選擇死亡的人:我國因為人口、資源、環境壓力較大,形勢較為迫切,「同時各方面又較具條件,應該再次敢為先下先,逐步起動選擇死亡的機制。如果政府能提供政策,讓自願騰出生存空間的人有某種榮譽獎勵,其後人獲得某些優惠的話,到某一階段,選擇死亡,甚至會慢慢成為未來人類的一種基本權利。」

與A論及此獠之言論,A大罵之餘,覺此獠之文章及論述極端偽善,「兩三年前佢有大病、好似係腎癌,當時佢返內地用祖國錢為佢醫病,佢今日叫人選擇安樂死為祖國增加競爭力,為乜佢當日要苟且求存,點都唔想死?自己唔想死,就叫人地為顧全大局去死?有冇再仆街啲呀?」童工奇怪,為何《信報》竟會登如此文章,刊登如此沒有人性文章,《信報》配稱為知識份子報?

由劉迺強歪理,想到近日的豬流感。己忘記了在某年某月,童工與某學貫中西長者討論中國歷史,長者對童工說,中國歴代常出現瘟疫,殺人無數,可是從生態學來說,瘟疫,也是自然界汰弱留強的機制:能在瘟疫後留下來的人與動物,必然是該物種中最強、最優秀的,他們有最佳的遺傳基因,可令有最強基因者承傳下去,這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

當時,童工似懂非懂,即是說,弱者,必遭徒汰,只有強者才可存活下去?若以此立論,人類根毋須防備瘟疫,更不要防範豬流感,因為瘟疫會奪去體弱者生命,留下的是基因及體質更強者,對人類進化是好事,死掉那些弱者,有啥關係?

可是,西方文明令童工明白甚麼叫人道,不論老弱殘疾,也有生存之權利,這,就是人道了。科技文明,窮百年之精力,企圖以科學去挑戰自然災害,本著的就是人道主義,不問人的尊榮卑賤,能夠挽救他們於大自然力量打擊下,繼續生存下去,那,就是科技文明的使命了。

所以,科技文明發展疫苗,對抗諸般瘟疫,令不可生存下來的人,繼續生存;科技文明發展農耕技術、甚至基因食物,令更多人可以溫飽,甚至,去到今天互聯網世代,Google 還可以造出 Google Flu ,企圖用互聯網預測流感走勢,甚或連美國CDC也用twitter通知國民豬流感疫情最新發展,人類,可是用盡現有科技,在豬流感之下,求助最多人的久,不問他們是老是嫩、是賢是愚,因為,在人道主義之下,每一個生命也是平等的,可以得一個生命,就是一個生命,美帝,可沒有劉迺強那種自己千萬不要死,別人死活可不需理會!

童工還記得,某年看Star Trek 電影 The Wrath of Khan ,Mr Spock 對 Admiral Kirk 說:“It is logical. The needs of the the many outweigh the needs of the few…”可是 Admiral Kirk 最終還是為了 Mr Spock 一個人,在電影下一集,不惜違反一切紀律,要救Mr Spock,因為在西方人道主義中,The need of the many is equal to the need of the few, or , the one!

西方科技文明,可是重視人類生命,為何,東方,卻出了劉迺強如此一個仆街?他,豈不掉盡東方人的臉?

p.s.多謝一眾童工認識與不認識的人留言鼓勵打氣,有些問題,總要一些時間容許童工去處理,縱使,不知可否化解,或許,我真的要放放假!

忽然,又想說B和C的故事。他們在錯誤的時空相遇,B與C錯過了告白、錯過了走在一起的機會,然後,C選擇了令他可以安穩的人成婚,B沒有怨言,全因,B只想C快樂,若然C作出了選擇,B可以反對嗎?這個故事,很有點劉健威在〈飲食男女〉中的專欄的味道,劉健威總愛送上一個菜,童工,可為B和C送上一首歌,我知B一定會看到,至於C,相信他不會來到這兒!也不會知B的真正想法!


前言:原本,真的沒有心情寫,不過看到曾鈺成對平反六四的詭辯,不論多麼沒有心情,說到六四,總是不能不寫點東西。

正文:童工一向覺得,以思辯水平而論,左派陣營中,冇人能超越曾前主席鈺成,好聽一點說,他好辯,也善辯,難聽一點說,好辯者,總愛詭辯,特別是那些好辯,又不服輸、又或不能輸的人,總會走上詭辯之途,甚至,連是非對錯也不分,只求打倒挑戰他立場的人。

看《明報》報道,曾鈺成與大學生「真情對話」,他提及早前因六四言論而被罷免的港大學生會長陳一諤時說,「任何人提出與主流意見不同的說話,是否 就要遭圍剿或口誅筆伐,令他做了學生會長亦要下台?」他又說早前出席樹仁大學講座時,有學生問他六四鎮壓是否錯誤,他說當然是錯,可是對方問他為什麼不提平反?「我 只能籠統地答,不覺得現在要求平反是對中國最好的事。」

當時曾前主席答案,已引起外間不少批評,但他明顯不服氣,昨天又再要自辯一翻。他解釋自1960年代已入大學,經歷過文革和六四事件,而文革比六四死人不知幾多倍。「六四最後負責是誰?哪個人命令軍隊入城?哪個人有權落命令叫軍隊開槍?那個人叫鄧小平。」若平反六四,那,鄧小平的位置應怎樣放?「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工程師及一國兩制的設計師,他的思想及理論仍是中國行使中的根本基礎,如果所謂平反不郁動鄧小平政策,平不平反到呢?如果郁,應到什麼地步呢?中國要如何走?」

曾前主席詭辯之處,在於把平反六四=打倒鄧小平=打倒改革開放=打倒一國兩制。

這樣不知所謂的詭辯邏輯,曾前主席不過是做了幾個月立法會主席,怎麼辯論水平下跌致此?竟拿了當年華國鋒等凡是派邏輯去為不反六四辯護?當年凡是派何嘗不是用否定文革等於否定毛主席,甚至否定中國共產黨路線,阻止鄧小平等老幹部平反復出?當年老鄧尚則可以說毛主席有功有過,平反文革及反右,毛主席畫像,仍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為何鄧小平錯誤鎮壓六四,那就不可以平反?毛主席尚且可以有功有過,鄧小平就不可以?

況且,平反了六四,等於否定改革開放、否定了一國兩制?這算是甚麼邏輯?假若相信中國改革開放會一直持續下去、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就算到了2047年,以曾前主席說法,還不具備平反六四條件,因為縱使那時香港已沒有一國兩制了,若改革開放還在,鄧小平仍是改革開放的工程師,即是,還不可以平反六四,那曾前主席是否說,只有中共倒台,改革開放不再存在,作為改革開放的工程師的鄧小平在六四中犯的錯,才有平反的機會?

又,若曾前主席說,六四鎮壓是錯,只是現在不是平反時機,因為平反六四會「郁動」鄧小平的一眾政策,包括改革開放,若要不影響中共改革開放政策而能平反六四,除非,中共不再存在,那曾前主席所謂平反六四時機,是否是中共倒台之日?曾前主席既認為六四鎮壓是錯,他必然支持平反,只是現在不是時機吧了,那,他又是否暗示正等待中共倒台,好為六四平反?

原來,曾前主席也在等待中共倒台,好為六四平反!童工可看不出他原來是如此「反共」呢!

p.s.多謝諸位留言鼓勵(雖然不是很多人!)自閉一天,還是在問,放棄,還是繼續?正如以往,也曾問過自己,一是跳出去,一是爬上來,究竟要怎樣選擇?真的,不知何時會到達自己的臨界點(criticalpoint),不想再爬上來。


美國國土安全部昨天宣布,美國因為豬流感擴散,宣佈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

正如童工昨天說,若美國給豬流感攻破,豬流感在美國漫延,對正受金融海嘯打擊的美帝,無疑是雪上加霜,正如A說,美帝的金融體系,己是飽受催殘,若再來一個豬流感打擊,究竟美帝可否承受得了,誰也不可知!還不要忘記,今天,美帝怎樣說還是世界經濟火車頭,若美帝因金融海嘯與豬流感打擊,經濟復甦無望,對全球經濟,特別是依賴美帝出口的偉大祖國和香港,會有怎樣的打擊呢?A說,他可是不敢想像!

早前問利世民君,若金融海嘯加猪流感,會弄出怎樣一個局面?利君說,只要大家想想,若03年香港在經濟下挫之時,遇上了沙士,最終令香港經濟飽受打擊,幾近一沉不起,幸好,外圍經濟還算不賴,特別是美帝,最終沙士過後,香港經濟,迅速隨外圍反彈,可是,今天卻是美帝出事了,再加上全球經濟陷不景氣和衰退,若將03年局面,今天在美帝地區重演一次,那,可是足以催毀全球的經濟炸彈!

從一向慎言的官府B口中,聽到這樣一句話,「今次好大鑊!」聽B的口氣,今次豬流感,真的可以是很嚴重的事,否則,以B的性格,也不會如此說!

究竟,我們可否過今次的一關?

p.s.很久未試過如此灰,為何要如此努力?我,是否是時候要停下來?我,還有啥價值?我重視的,別人可是不重視,究竟,我還有那些他媽的存在價值?長毛說仆街,我自覺是一個徹底的仆街!甚麼也不想幹、他媽的不想幹了!不想見人、不想理任何事、不想回覆任何電話!為何又舊病復發?就是因為那一張照片?還是因為其他事情?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知,今天,不要找我,任我自生自滅!


昨天,忽然傳來墨西哥的豬流感爆發,死了六十八人,過千人感染,更而北上至美國,美國已錄得8宗證實豬流感人類感染報告,紐約州一所私立學校卻有多達75名學生集體患流感事件,美國方面分柝那些染豬流感去世者的病毒DNA,發現與墨西哥豬流感病毒相同,那即是說,病毒正在迅速擴散中。

早年,我們還正在擔心禽流感會成為1968年「香港流感」全球爆發翻版,引至逾數十萬人死亡,原來,千算萬算,花盡心思防範東方燝發H5N1禽流感,卻萬萬想不到,忽然在南美爆出了豬流感,更有迅速漫延之勢,可能本世紀的流感大爆發,不是來自禽流感,而是變種可以人傳人的南美豬流感。

雖然豬流感仍未全球爆發,但多個國家,包括加拿大、日本等,己嚴陣以待,全因她們知道,在今天航空交通發達的世代,豬流感傳播速度,遠較以往更快!看看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如何悲觀地看防範豬流感傳入美國,已可知一二了。

(中央社華盛頓2009年4月24日路透電)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今天表示,要控制美國境內的豬流感疫情已經為時已晚。CDC代理主任貝瑟(Richard Besser)在電話記者會上告訴記者,試圖用疫苗接種、治療或隔離民眾來控制這次疫情,可能已經太晚。他說:「我們看到種種情勢顯示,不太可能堵得住這次疫情。」他還表示,不清楚為什麼這種病毒在墨西哥造成這麼多人喪生,而美國患者的病情卻這麼輕微。」

連CDC也說,現在要「試圖用疫苗接種、治療或隔離民眾來控制這次疫情,可能已經太晚」,可是WHO的總幹事陳馮富珍還在說:

「目前有爆發流行病的潛在風險,因為病毒正在傳染給人類。不過,基於目前已知的實驗室、流行 病學、臨脇證據,我們不能判定病毒是否真的導致流行病發生。」她認為,在目前階段發出旅遊警告言之尚早,要更多分析個案和其他臨脇數據才能下定論。她說﹕ 「我們目前未有完全掌握病毒狀況及風險,包括由感染地區廣泛傳播的可能性。儘管如此,據世衛評估,現時情況十分嚴重。」(引述自《明報》)

這個形勢,WHO還不發旅遊警告,明知對豬流感認知不足,即是說對病毒束手無策、沒有把握控制擴散,但還不肯發出旅遊警告,陳說「基於目前已知的實驗室、流行 病學、臨脇證據,我們不能判定病毒是否真的導致流行病發生」這,是否有點當日禽流感爆發,她仍說日日食雞、又或當日特區政府說,「沙士」沒有社區爆發的味道?這,又是否助長疫症傳播?當日童工說陳馮富珍做世衛總幹事,要移民外太空,今天看來,恐怕並非童工當日的氣言!

至於我們的特區政府,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梁卓偉昨日上午還說,不肯評論是否有需要針對墨西哥入境旅客,實施特別的防疫措施,只表示會留意著與參考世界衛生組織發出任何有關出入境的建議,可是到昨晚,衛生防護中心發出聲明,提醒計劃前往美、墨兩國的旅客要再三考慮,本港各出入境口岸將加強監測,所有來自有人感染豬流感地區的旅客,一旦入境時發現有流感徵狀,會即時被送往公立醫院接受檢驗,政府化驗所亦會加強抽驗樣本,並要求私家醫生通報可疑個案。如此前後不同態度,梁副局長如何解釋?

更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已經因金融海嘯而內傷,若再爆豬流感,美國經濟還可以翻身嗎?若金融海嘯加豬流感打擊美帝經濟,全球各國經濟,可以獨善其身嗎?

豬流感全球爆發,隨時嚴重過金融海嘯!兩者一起遇上,恐怕神仙也難救!




wpid7682

20年前今天,《人民日報》刊登了為89年學運定性的4.26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這一篇社論,把學運定性為「奪權」、「否定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敵我矛盾,套用中共鬥爭哲學,敵我矛盾,就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今天回看,悲劇,由4.26社論刊登那一刻,已無可避免要發生,只是當年誰人也想不到,鄧小平、李鵬、以致陳希同那一伙,竟然會用上軍隊和子彈,用人民的鮮血去清洗他們腳下的敵我矛盾!

今天,很多所謂「理性討論」六四傢伙會說,若然當年學生早離開廣場,中共就不會用軍隊、不用開槍鎮壓!真的,學生當時真的太傻太天真了,他們還信祖國是母親,虎毒、尚不吃兒,我們偉大祖國、人民的國家,縱使兒子犯了千般錯,總不會拿刀刺向親兒,來一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把親兒斬死!可是,中共就是如此一個瘋狂的母親,兒子吵著,她二話不說,一刀了結兒子,傍人說她兇殘,她反罵人家,為了這個家的和諧與發展,死個吵罵兒子有啥問題!反正我的兒子多著呢!看,我們的家今天住山頂豪宅、坐擁富可敵國企業,成為超級富豪,全懶當年殺悼那整天吵鬧的兒子,否則我們的家,又怎會有今天!

可悲的是,今天竟有人向著那殺人兇手陪笑,大讚那兇殘母親殺子,那是大大好事,殺得好、殺得妙!全因,今天那兇殘母親已是富可敵國了!究竟,人性、公理何在?

這,又不只是童工所說,4.26社論乃是引八九年六四事件的關鍵,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在八九年六四後,他在十三屆四中全會上,為他在學運中自我檢討發言,他是如此說:

但是,我也看見這次學潮有兩個很值得注意的特點,一是學生提出要擁護憲法推進民主,反對腐敗等口號。這些要求跟黨和政府的主張基本是一致的,我們不得拒絕。二是參加遊行的人和支持他們的人非常之多,各界人士都有。北京城人山人海。在這種情況下,我當時產生了一個想法,就是要想平息事態,必須首先籲眼於大多數,把多數人的主流肯定下來。廣大學生要求改革、反對腐敗的熱情是可貴的,是應該予以充分肯定的。同時還要接受群眾的合理意見,採取積極的整改措施。這樣使多數人的情緒緩和下來,使多數群眾理解、支持黨和政府的做法,然後對少數壞人的問題,才好解決。

因與這想法聯系,我還覺得四月二十六日社論有個問題,就是沒有肯定多數人的主流,而是從整體上做了一個多數人難以接受的籠統的敵我矛盾性質的定性。極少數人反對四項基本原則、混水摸魚肯定是有的。但是幾十萬人的行為只由少數的人操縱,是很難完全解釋得通的。學生們認為四月二十六日社論給他們戴上一頂帽子,情緒變得激烈起來。因此,我曾主張對社論做些改變,鬆一鬆口。

我的這些看法,只是在中共常委的會議上講過,只在這個範圍內同少數中央領導同志交換過意見。我當時考慮我的這個想法對不對是一個同題,在黨的會議上可不可以提,是另一個問題。我覺得,我的這一個想法,無論如何,是可以在党的常委會上提出來的。提一提是不應該有什麼問題的。當然來大家也都意識到這個問題,講話的口氣、提法實際上也逐步在變,也都講了一些肯定廣大學生愛國熱情的話。我覺得如果一開始就把這些話寫在四月二十六日的社論裏而不是做一個整體的敵我矛盾的定性,多數人可能不會那麼激怒。再加上我們的其他工作,事態可能不致鬧得那麼大。這是我當時的想法。

總之,我是想把廣大青年學生和社會上很多同情者的行為與極少數人的企圖利用學潮混水摸魚、製造事端,攻擊黨和社會主義的行為嚴格區別開來,避免把整個學潮籠統地作一個敵我矛盾性質的定性(「一場有計劃的陰謀」、「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籲重採取疏導的方針,避免激化矛盾,盡快平息事態。

可惜,趙紫陽意見,沒有被鄧小平採納,但他從沒有放棄原則、從沒讓步,看宗鳳嗚的《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趙對宗說:「當時擺在我面前的有三種情況可供選擇:一是說服鄧改變「4.26社論」」,改變學生運動的「動亂」定性;二是耍滑頭稱病,當兩面派,但我身體很好,說不過去,再說以後也不好辦,還會批我反自由化不力,三是目前這個選擇(童工按:企硬反對,最終被終身軟禁!)

我隨即追問:是什麼原因促使你下決心做這樣選擇的?你當時是怎樣考慮的?

趙紫陽慷慨地說:「我不願在歴史上留下一筆賬」。」

趙是清醒的,他明白4.26社論、六四事件,將是中華民族的一筆賬,誰為中共開脫,就要一同背上這筆賬,這,正好解釋,為何今天一眾中共官僚、人大代表,也是避談六四,而非公開支持中共,只有陳一諤之流才會為搏上位而赤膊上陣,全因那些中共政客深明,六四算帳之日不會等太久,何必要令自己遺臭萬年呢?


港大學生會昨日就罷免學生會會長陳一諤進行的公投,終於有結果:有1592票贊成、949票反對、114票棄權、13張廢票,通過罷免陳一諤。正如童工港大「老鬼」朋友A說,學生會的事,還是留待學生自行去解決吧!不過,今次陳一諤對六四言論,客觀效果是,令到更多港大學生關心六四、因為傳媒報道,令更多香港市民,明白今年六四20周年,不能不出席六四燭光集會!原來我們不再說,有人真的會以為,我們早已忘記了,陳一諤提醒香港人,不表態、不行動,有些人總會蠢蠢欲動,為屠夫塗脂抹粉,知道事實的人必須行動,才可以令更多人明白,堅持是必須的。

童工身邊不少朋友,他們,也是經歴過八九年六四那一幕,八九年之後,最初幾年,他們也有参加六四燭光集會,可是再過數年,他們不是為了生活,還是因為工作,已缺席燭光集會了!今年,六四20周年,朋友B忽然來電說:「睇到果個乜野港大學生會主席陳乜乜咁講六四,今年我地班舊同學,一定約埋要去六四燭光集會,之後大家帶埋屋企人去食飯,你嚟唔嚟?」

再看高登討論區已開始有網友為悼念六四印T恤了。陳一諤、以致一眾企圖為六四塗脂抹粉的傢伙,你們可知道,那些所謂對六四的「理性言論」,其實正刺痛不少沉默香港人的心,令他們記起八九年那一幕幕的沉痛映像,令他們要用行動,向中共證明,愛國也好、愛港也好,六四,總不能像粉筆字一樣,任由當權者隨意抹去!人命,可不是粉筆字呀!

陳一諤會否順應公投結果下台?從《明報》報道:「陳一諤事後表示,會尊重港大同學的意見,同時會捍衛憲法的權力,但沒有正面回應會否離任,只說:「我不是戀棧權位的人,但自己『離任』同『罷免』是有分別的。」

他又說,對上任後的言行無愧於心,而今次公投倉卒,亦有違憲嫌疑,希望評議會能作公正而清晰交代。」恐怕,他還想借公投違憲,不想下台!

這,正是港大學生會憲章中的「灰色地帶」!會章寫明「全民投票」可代替「全民大會」,但又說罷免港大學生會會長,要由「全民大會」進行不信任投票決定,《明報》引述港大法律學院助理教授張達明說,「曾看過有關憲章,他認為可以用「全民投票」代替「全民大會」,通過對會 長的不信任動議。他解釋,手冊曾在部分篇章列明,「全民投票」和「全民大會」具有同等權力,除非在不信任動議規定中列明必須以「全民大會」的形式作表決, 但手冊中沒有這項規定。

但他指出,評議會提出的動議為「罷免會長陳一諤」,未有言明屬於不信任動議,可能會惹人質疑。但他亦表示,只要罷免動議意思清楚,即使無明文規定,會長亦負有道德責任下台。」

若然陳一諤不理「道德責任」,堅決瀨死不下台,又會弄出怎樣的局面?恐怕,今次港大學生會風波,還未完結呢!不過,最低限度,沒有陳一諤的言論,不會喚醒這麼多港人早已忘記了六四魂!若今年六四燭光念集會人數上升,陳一諤,「應記一功」!

p.s.童工在高登討論區看到這張照片,就算這是一張加工照片、就算當中英文文法或許有錯,可是童工仍覺得,這張照片,在今天六四20周年的日子看到,仍給與童工很大的震憾!

3454865927_1320f3c0da_b


「阿叔」林尚義昨天去世,像童工般由小時候聽著、看著「阿叔」在電台、電視評述足球的粉絲們,自然深感婉惜,也對「阿叔」忽然離世難以接受,正如A昨天對童工說,我們這世代認識的知名人物,一個又一個去世,恐怕我們不認老也不可以了!

各大電子傳媒,也有報道「阿叔」去世的消息,但童工與A對亞視新聞介紹「阿叔」生平報道,皆無名火起三千丈,那,根本是對「阿叔」的侮辱!「阿叔」曾於1960年,代表中國参加在羅馬舉行的奧運足球比賽,那時聯合國未承認中共,中國仍是中華民國、中國隊仍是中華民國代表隊,那是鐵一般的事實,連中共也不可以否認,可是亞視新聞報道「阿叔」這段代表中國奧運足球隊的歴史,卻來一個篡改歴史:

「活躍在本地足球壇超過半個世紀的林尚義,在一九三四年出生,十六歲便加入香港甲組足球隊東方,之後曾經效力傑志、流浪等球隊,亦曾代表中華台北參加羅馬奧運。年輕時有「重炮」、「倉魚」等稱號。」

1960年,何來一個「中華台北」呀!亞視新聞竟不惜篡改歴史,不想得罪北京!那即是說,中共加入聯合國之前、聯合國在1971年承認中共是中國合法政權之前,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根本不存在?怎麼竟用上後期的中華台北稱號?連TVB也是說「阿叔」代表中華民國参加奧運,亞視如此篡改「阿叔」歴史,把他代表中國隊参加奧運的歷史,矮化成代表中華台北,那,又豈非對逝者的不尊重?梁家榮應否有個交待?這又是否甚麼尊重新聞?

不知亞視來自台灣的新股東蔡衍明,看到亞視如此矮化中華民國,會怎樣想?若他仍是拿著中華民國護照的話,他會否覺得自己的國家受到侮辱?


昨天最大的新聞,絕對不是立法會那些議員,不知怎樣的把一個明知沒可能否決的財預算案、又不知怎樣的拖到零晨也未表決!而是高院上訴庭,否決電盈私有化,這,無疑是香港金融版的大衛打敗巨哥利亞。

雖然上訴庭未作出書面判詞,未有詳細解釋罕有地否決電盈私有化的原因,但政壇中人A昨天和童工討論這個判決時己說:「今次電盈私有化,又種票又咁多小動作,咁都畀佢私有化到,重有天理?」

A所言也非亳無道理。雖說司法制度是公正無私,可是看連日報道,電盈代表大狀陳詞,總無法令人信服,富通經紀取得電盈股票作花紅,然後又有人收集他們的投票權,當中不存在種票的利益關連,一切,又是否足以用純屬巧合可以解釋?

當然,作為商界中人,今次判決,可對他們是利益猶關,正如B說,若今次電盈敗訴,其他上市公司又會怎樣想?原來,就算他們找來天價律師、會計師,想盡方法走那些法律上灰色地帶,今天,其實己不管用了,去到最後,在那輿論利益和壓力下,法院倒是有他們「順應民意」的判決!縱使法律上,「分票」可是完全合法的,他們可沒犯錯呀!

當然,其他電盈小股民卻不是這樣想,他們可不會認同那些依靠大班法律、金融專才挖空心思搞出來的所謂「合法」交易,所以他們不會認為法庭判決有偏差,法律,既然是用作悍衛弱勢社群,上訴庭判決,又何錯之有?證監,上訴庭判決,只是保障小股民的做法呀!

究竟今次法院否決電盈私有化,對香港是好是壞?恐怕小市民與商界,有完全不同的看法,這個矛盾可否了結?這個,連童工也不知呢!只知,電盈之策略,盡失民心,這又是否可以有更好策略呢?或許,今次法院對電盈私有化的判決,提醒香港商界與一眾富豪,香港社會己經大有進步,以往,或許還可以有為富而不仁,又或合法而不合情不合理的事存在,可是今天社會,恐怕已難再容忍類似事情發生,若那些大商家還不明白這個道理,繼續抱著財可通神,行事合法,懶理民意的心態行事,類似今次小市民挑戰、甚至打敗巨人哥利亞的事件,相信會越來越多!


甚麼叫終極的浪費公帑?今天,醫院管理局就向市民大眾作出示範。

早前醫管局為了控制開支,不斷以土產的非專利藥物,取代外國大廠相同藥品,結果,鬧出了要病人吃質有問題,又或包裝出錯的藥物,為了節省資源,拿關乎病人生死存亡的藥物開支來開刀,還覺理直氣壯,全不覺得還有何問題!

好了,到醫管局接二連三出現醫生遺失USB記憶手指,遭外界譴責忽視病人私隱,醫管局為免再出現問題,受到政治及輿論壓力,決定簡化申領程序,預先購入有加密功能USB記憶手指,供醫生申請。

可是,據生果報報道,每隻加密USB手指單價是多少呢?

1500港元!

用1500港 元買一隻USB手指?有沒有搞錯?童工早前才於星際城市買了一枝,作價400大元不到,醫管局單價,竟是零售價的3倍?況且醫管局為1.5萬元工買USB手指,如此大額入貨,不是可以再壓低入貨價,為何還要每支花上1500港元?那些USB手指可是黄金打造的嗎?

昨天看報,美軍計劃為軍人購買專用軍事 iphone,作價也不過是230美元,即1800港元左右,美軍出名浪費公帑,可是醫管局買USB手指單價,竟可直迫美軍買iphone,醫管局浪費公帑之能耐,豈非更勝美軍?那,又豈不是終極的浪費公帑?

更甚者是,醫管局每年開支逾300億,那全是來自納稅人的錢,可是醫管局財政預算,連立法會議員也無法查閱,甚至,如醫管局董事局成員,也無權置喙。童工曾與前醫管局董事A談過醫管局財政預算,他說那份預算,只可在會上閱覽,不准帶走,他們連逐一查閱、追查開支是否合理的機會也沒有,如此使用公帑,合情合理嗎?

醫管局作為公營機構,童工早預了他們不會珍惜公帑了,可是,若公帑花在救人之上,再浪費也是值得,可是,浪費於行政費、買USB手指,這,和犧牲病人權益,又有何分別?面對病人甪貴藥時,就如守財奴般斤斤計較,買USB手指,就可以大花公帑也再所不惜?

這,究竟是怎樣的道理?醫管局究竟已爛到怎樣的地步?醫管局主席胡定旭,你,還有顏面呆在主席位置嗎?

你究竟何時肯下台平民憤?

四月 2009
« 三月   五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Blog Stats

  • 1,812,19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