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昨天繼續「仆街」橫飛大罵官員,結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副秘書寗漢豪投訴梁國雄說在議會內粗言穢語,難以接受,梁國雄即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議會中說「吊吊Fing」之、煲呔疑似「鳩噏」的「鬥噏」舊帳,然後又是唐公子反擊,責難財委會主席劉慧卿未有阻止,又說自己當日在立法會失言,並非如梁國雄多次針對人作攻擊。

其實童工對梁國雄等社民連議員,用粗口「招呼」政府官員,真的,難以作出客觀是非對錯評論。個人來說,童工是不接受立法議會內、仆街、臭四橫飛,可是童工不接受也好,投梁國雄一票的選民,可能就是想他每次去立法開會,臭罵那些官員是仆街、臭四,甚至覺得他罵得不夠,作為民選議員,他,只要向他的選民負責,若他的選民不滿他的表現,四年後自然不會選他,沒有投他一票的人,就算如何不滿他表現也好,梁國雄,也是在反映他的支持想他做的事,在一個民主社會中,試問除了他的選民外,誰可以責難他呢?

若從另一個角度看,特區政府、唐公子等人,更沒有資格責難梁國雄罵官員仆街,因為罪魁禍首,正是特區政府,沒有政府明幫暗助,梁議員絕對不可以坐在議事堂中,大大聲罵官員仆街,要向寗漢豪認錯的,不是梁國雄、劉慧卿,而是特區政府、煲呔、唐公子。

這,非童工偷換概念、巧言令色之辭。社民連在泛民陣營中,雖只是少數派,可是在比例代表制選舉方式下,只要每區議席夠多,取得一成選票以上,已可以取得一席,令立場激進的少數派,有更大機進身議會,所以梁國雄在新界東有12%得票已可取一席,陳偉業在最多議席的新界西,只取得8%選票,也可以當選。這個選舉制度是特區政府定出來的,始作俑者是今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當日原意是保證得票率長期不及泛民的左派,可以順利勝出選舉,怎知今天卻益了社民連,令他們可以在議會中大罵官員是仆街、臭四,若公務員要投訴,就要投訴北京和特區政府,當日為何要保障左派權益,放棄單議席單票制,改用比例代表制,令社民連這些激進少數派可以有三人進入議會!

還有,若然特區政府表現得到民意支持,社民連,可以有這麼多大支持?單看近日新聞,醫管局為了慳錢,以本地非專利藥取代進口藥,可是那些非專利藥原來不合規格,作為醫管局主席的胡定旭不覺自己有錯、負責藥物名冊的總監、去年加薪最多的總監張偉麟也沒有錯,那,誰犯錯?政府越講問責、大小官僚就越不負責,官官相衛、市民權益不受重視和保障,縱使傳媒天天揭政府黑幕、議員日日在議會中不滿政府施政,提出種種改善施政措施,政府仍舊紋風不動,煲呔繼續以我為主,親疏有別,小市民心中怨氣有升無跌,他們倒不如選一些激進人士進入議會,整天罵那些官僚的娘,也算為自己出了一口烏氣!反正政府不理民意,有人代市民操那特區政府官員的娘,總好過甚麼也做不到!所以黄毓民在九龍西有近兩成支持票,要多謝的,仍是北京、煲呔、特區政府!

童工可以預言,香港,一天沒有真正民主,一天民意不能真正受到施政者重視,立法會只會繼續仆街橫飛、臭四處處,還有撚樣、契弟、冚家剷等排著隊等待在莊嚴議事堂中現身!那些不能忍受粗言穢語的公務員,童工除了寄以無限同情以外,只能奉勸一句:你們其實與那些在煙草商中打工的人沒有兩樣,薪酬優厚是不用說的了,但也必須忍受被人臭罵,誰叫你的僱主是如此不得人心!忍受不了,不如早日辭工,另尋出路!當然,一同爭取民主普選,令主流民意得到重視,童工自然無任歡迎!

尚書有云:「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要社會昇平,先要在上者以德服人,今天特區政府,何德之有?刁民叢生,豈非無因?沒有仆街政府,又怎會有仆街橫飛之議會呀!

p.s.忍不住也要說,看到某前資深女主播,今天轉職某大商會公關,看她在博客中,評論國務院決定把上海定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言論,說甚麼上海齊心,不像香港多內耗,看到那消息實在替香港捏一把汗。真不知她作為資深主播,是否這樣的無知,上海,要成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不在是否齊心,又或是國家政策是否支持,那在於人民幣是否可以自由兌換!一天外資不可把他們在中國資金,自由兌換成本國貨幣或美金,再自由地匯出中國,上海,一天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那更不可能取代香港地位!又正如利世民君和某在香港、國內有頗大的金融生意A君說,一天上海股市,除了熊市、牛市之外,還有一種叫政策市(以前叫朱市,即前總理朱融基市)存在,上海一天也不可能取代香港,成為亞太區的國際金融中心!單靠中國內部金融活動,塘水滾塘魚,所謂國際,從何談起?那商會聘請了如此無識見的女主播,只能說,祝那商會好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