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三月 25, 2009.


城大學生會評議會阻攔出版六四特刊事件才剛告一段落,想不到另一間大學又鬧出一單令人哭笑不得的新聞,最初聽到的時候,忍不住脫口而出說:「唔係嘛!咁都得?算唔算係干預學術自由先!」再弄清楚真有其事的時候,童工只是驚訝,原來,不論是港女還是港男,可不分年齡、學識、以至階級,當港女要「欺凌」港男的時候,一般港女會用港男沒有本事、沒有錢加以攻擊,對有學識、有身份的港女,要「欺凌」那些同樣階級港男時,她們,就會高舉男女平等、歧視女性這些道德旗幟,狠狠地追打一眾港男。

今天生果報有一段關於科大的新聞。事緣,早前科大數學系教授蔣翼邁公布今年香港學生參與世界數學測試比賽的結果,發現「男生於邏輯思維較佳,而女生則擅於表達和組織。鄭翼邁舉例指,解難科其中一條題目要求考生利用文字描述事物,發現男生普遍愛用點列式,而且雜亂無章;相反女生多使用文字式,按次序逐一描述,必要時利用數學公式輔助,所以女生在「轉化與表達」的成績較佳,而男生則在「選擇及推理」部分明顯比女生優勝。」(引述自星島日報當日報道),所以得出「男生精於邏輯思維 ,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 的結論,並且在當天科大有關活動新聞稿中刊出。

怎知,這句「男生精於邏輯思維 ,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卻引起科大一眾科大女教授不滿,「認為該結論誤導社會及對女生不公平,十多名女教授遂聯合向全校教員發出電郵抗議,要求科大及蔣翼邁撤回該結論。聯署電郵的女學者包括科大創校校長吳家瑋的媳婦、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副教授馮雁,曾獲裘槎獎項的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講座教授劉紀美,以及著名科學家霍金的友人兼高研院行政總裁余珍珠教教授。」

劉紀美接受傳媒查詢時說,認為「大學若發表任何有關學術的研究或評論,必須嚴謹及有充份的統計數據支持,她質疑單以該測試結果得出有關結論,實太倉促。」又說外界常以為女生在理工科能力較男生遜色,「若父母見到呢個結果,佢哋或者女學生都會以為真係咁樣 ,影響社會對女生嘅睇法 ,以為女生喺呢方面係唔得。」

首先要明白,究竟蔣教授調查,是否沒有「充份的統計數據支持」?整個調查參與的學生,有2300多名8到14歲的中、小學生,分別來自中、港、台學生,著與由鍾庭耀主持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民調抽樣數目比較,他的特首、司局長評分抽樣數目只是千多人,就以特首評分為例子,3月9日到11日的抽樣人數為1019人,Standard Error 為0.6,至於立法會選舉民調,每區樣本數目也不過由300到500左右,誤差率為+/-3%到4%左右,已是可接受範圍的誤差,好了,蔣教授調查,有2300多人參加,還要限於8到14歲的中、小學生年齡組別,若蔣教授根據他的數據所作出的結論,如劉紀美講座教授所說,「她質疑單以該測試結果得出有關結論,實太倉促。」那鍾庭耀博士的港大民調,豈非是沒有「嚴謹及有充份的統計數據支持」?竟以千多個樣本,計算特首民望、以數百個樣本,推算立法會選舉結果?若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民調有科學根據,為何有2000多個樣本的數學測試評估,卻是沒有科學根據的調查?

當然,童工讀書時,也稍稍學過統計學,鐘博士抽樣及計算方式,是有統計學上依據,那絕對是科學化的推算,我相信蔣教授找那些中、小學生参加評估試,也是用近乎隨機抽樣方式,若劉紀美教授質疑蔣教授結論,童工也希望她拿出一些統計學上理據,推翻對方結論,而非拿甚麼「影響社會對女生嘅睇法 ,以為女生喺呢方面係唔得。」以政治正確語言去推翻研究結論,否則,這豈不正乎合蔣教授結論:「男生精於邏輯思維 ,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

至於說這研究結論,會引致甚麼「影響社會對女生嘅睇法 ,以為女生喺呢方面(數理)係唔得。」若單單一個數學評估結果推論,也可以提升到這個層次,童工倒要問新機場建築師是男人、中銀大廈建築師也是男人、世界很多著名建築師也是男人,那,又是否打擊女性投身建築師行業?政府、大企業,為了男女平等,是否要「規定」必須有一定數目大型建設,「必須」由女性建築師負責,以「培養」一些知名女建築師,以免阻礙女性入行?

又如諾貝爾物理學獎,自1901年開始頒發,九成以上得主全是男性,近10年更全是男性天下,若套用科大女教授們的邏輯,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不只是對香港,而是對全世界作出極壞示範,「影響(全世界?)社會對女生嘅睇法 ,以為女生喺呢方面(數理)係唔得。」那些科大女教授們,也應向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投訴歧視女性物理學家,還要歧視了女性足足100多年呀!

當然更令童工氣憤的是,科大一眾男教授固然不敢哼一聲,連蔣教授也說「該項測試及其分析並非學術研究,他只是將兩組數據比較,一組較另一組優秀而已,並非有意誤導或貶低女生能力,「新聞稿講嘅結論只係media angle(媒體角度),報紙可以有個標題,但佢哋睇作academic angle(學術角度)要好嚴謹。 我哋都好難做。不過有同事不安,我哋都可以做得審慎啲。唔使搞到咁political(政治化),我希望淡化啲。」有關測試報告的新聞稿,科大校方將修改字眼後再作刊登。」究竟,是否打著「歧視女性」、「男女平等」的政治正確旗幟,就可以橫行無忌?連一眾科大男教授,也不敢哼半句,聲援蔣教授,叫那些女教授們,請先拿出科學理據,指出結論有統計學上的謬誤,才要大學、蔣教授收回有關結論?

那些女教授對蔣教授指控,以至用電郵攻勢迫他和大學屈服手法,與今天一眾港女,利用「群眾」力量,批港男一無是處手法,有何分別?平等,那是要用實力來爭取的,而非利用所謂「弱勢」、受到「歧視」,令自己處於優勢一方,令對手不敢、不想反擊,科大那些女教授們,要爭取真正的「平等」,那就們另一研究去推翻蔣教授的研究,而非只懂出口術、利用政治正確施壓,那,又是否真正學者應有的所為?

還有,那些科大女教授們,請千萬不要忘記,向諾貝爾獎的評審委員會投訴,他們正在「歧視」你們這些女性理科學者呀!怎麼可能女性會拿得這麼少諾貝爾物理學獎呀!一定是他們歧視女性呀!不要令童工覺得,科大女教授們,只准諾貝爾獎歧視女性、不許科大教授疑似損害女權!

廣告
三月 2009
« 二月   四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39,36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