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港大學生會搞平反六四公投,曾是港大學生會幹事會成員的A禁不住罵道,六四根本就必須平反,何需搞甚麼公投?現在的港大學生究竟在搞甚麼呀!

真的,平反六四,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屆港大學生會幹事,究竟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呀?那一頁血的歴史,解放軍向無辜百姓開槍的罪孽,稍有人性者,無不對那屠殺同胞行徑痛心疾首,是非對錯,根本是顯而易見,還要搞公投去決定是否支持平反?他們,是否腦袋出了問題?

可是,原來港大學生會白痴決定,也不過是小事一件,城市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對六四的態度,才真正叫童工大開眼界,明白今天大學生對是非對錯,對維持社會公義,原來可以是如此不知所謂,可以對同胞當年為爭取民主自由所流的血、可以視若無睹!

昨夜回家,收到朋友B傳來電郵,內裡有一條超連結,外加一句話:「呢班係乜撚野大學生呀!」童工認識的B,平日是溫文爾雅的人,甚少粗言穢語,如此評語,肯定是怒火中燒!

那條超連結,原來是《獨立媒體》一篇有關城大評議會反對刊印《六四特刊》的報道,童工看完後,反應如B一樣,忍不住口吐粗言,真的想親身罵那些傢伙一頓,你們,是人嗎?若真的是人,為何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說出這樣的話嗎?

平靜下來後,童工只感到可悲。今天我們處身香港特區,我們可以享受到內地同胞不能享有的民主、言論自由,我們可以了解到六四屠城的一切,我們可以從不同渠道,知悉八九年六四當晚,有多少無辜同胞,死在軍人子彈之下、我們可以知道,這一頁血的歴史,任何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也必須站出來要求平反,還一眾同胞的公道,我們也應該明白,平反六四,那,已是超越政治層面的問題,那是國家良心的問題了!當建聯、工聯會、甚至中共本身,也不敢再公開否定六四,只懂左閃右避之時,為何城大評議會,竟阻撓出版《六四特刊》,那些反對學生們,究竟是否還有人性?

《獨立媒體》報道中,引述當日編輯委員憶述評議員反對出版《六四特刊》論點,包括

1. 六四事件和城大學生無關係,尤其質疑編委在六四燭光晚會上公開派發特刊,是拿城大學生會會費,津貼學生以外的活動;
2. 編委出版的刊物無權到校外派發。評議員稱參與六四燭光集會是由城大學生會幹事會負責,編委會不可以參與當中活動;
3. 把《六四特刊》在燭光晚會上派發有可能煽動在場參與人士,引起混亂;
4. 建議在旺角街頭派發特刊,這樣比在六四燭光集會派更有意義;
5. 出版《六四特刊》會影響城大聲譽;
6. 六四燭光晚會是一個有政治立場的聚會,在六四燭光集會派發特刊等於支持平反六四。

甚麼叫六四事件和城大無關?一件與全中國同胞有關的事,就是與城大無關?連關繫全國之事,城大也不關心,城市大學,配稱為「大學」嗎?甚麼叫 把《六四特刊》在燭光晚會上派發有可能煽動在場參與人士,引起混亂?派發《六四特刊》等同煽動群眾?那不是較23條立法更23條?最令童工氣憤的是,評議會說「出版《六四特刊》會影響城大聲譽」、「六四燭光晚會是一個有政治立場的聚會,在六四燭光集會派發特刊等於支持平反六四」,出版《六四特刊》,怎樣影響城大聲譽呀!不如問問城大校長郭位,出版《六四特刊》,是否會影響城大聲譽?或是再問問廣大香港市民,究竟城大學生會不出版《六四特刊》,還是封殺出版《六四特刊》,更影響城大的校譽?還有在六四燭光集會派發《六四特刊》等於支持平反六四,那,何錯之有?連中共今天也不敢斷言不平反六四,全因,六四已不是政治議題,而是中華民族大是大非之事,城大評議會,竟較中共更中共,那些城大評議會委員,他們是怎樣的大學生呀!「六四燭光晚會是一個有政治立場的聚會」?悼念無辜死者、要求祖國為他們平反,竟被扣上有「政治立場」的帽子?怎麼今天城大學出了港版袁木,把是非扭曲了?把血債說成政治?

今天,在內地,天安門母親,仍在強權打壓下,盡力為六四無辜死難者爭取平反,我們今天處身香港特區,還有那丁點自由,可以公開悼念六四、可以公開為無辜死者發聲,作為社會知識份子的城大學生代表,竟甘於放棄?他們,還配稱為大學生嗎?香港大學教育,真的可以訓練出有獨立思考的人才嗎?城市大學,有如此的學生,可以配稱為大學嗎?

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 )曾說:“a unique evil, which cannot simply be consigned to the past or forgotten.”六四屠城,就是那 unique evil ,城大評議會想選擇忘記,那又是否可以令廣大香港人認同和接受呢?為何我們今天的大學生,可悲致此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