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三月 12, 2009.


正當童工身邊不少朋友,還有討論究竟匯豐除權後,股價會否下跌?大戶又會否「質低」正股價到28元供股價之下,令認股權等同「廢紙」,再在市場賤價收集的時候,突然收到海外久違了的A電話,他問童工,「今年我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你一定到啦,好耐冇見,之前搵個地方飲野!」A是早年工作認識的朋友,他是八九民運積極參與者,但一向低調,回歸後即離開香港,想不到他在六四事件20周年日子,特別回港參加燭光悼念集會。

這個電話,又再勾起童工個多月前,與B的一段對話。一個月前某夜,與B偶然談到六四事件20周年。B曾是當年香港學運活躍份子,今天,還算是半個政治圈中人,與他熱烈地討論,當年一眾北京學運種種事情,當年那些北京學運領袖怎樣怎樣,忽然,B沉默起來,嘆一口氣說,那些北京學運領袖,除了王丹,其他人,還是不要說了。

童工明白B的意思,當年廣場上的風雲兒,今天,還有多少人記得,他們背負了多少中國人的期望、背負了多少鮮血,送他們離開中國?今天,他們有多少人,仍在海外為中國民運奔走?B最失望的是,某年某學運領袖,為了爭取回大陸做生意,答應不再談民運,低調來港,事後才透過香港民主派人士發消息,他,對得住當年以血保護他們離開的人嗎?

童工與B同感無奈的是,八九年六四事件發生後,不但未有令中共倒台、中國民主運動加快前進,反而20年過去了,中國還具共產黨一黨專政,中共政權,還未有絲毫動搖跡像,中國平民百姓,對追求民主的心反而更淡,他們更關心如何掙更多錢、如何找到門路巴結權貴,討好當權者,令自己可以積聚更多財富,甚至,可以為了金錢,站在當權貪腐者的一邊,還有良心者視若無睹、黑心者,更助紂為虐,打壓平民百姓,以致為他們爭取維權的律師、知識份子。

六四流的血,20年了,還是無法喚醒國人的靈魂,六四事件,只成了中國官方口中,那場春夏之交發生的事件,新一代中國人,已無意再深究六四當晚發生了甚麼事、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六四事件,究竟改變了中國甚麼呢?20年後回看,可能,根本甚麼也改變不了。

不過,八九年六四事件,卻改變了香港命運:沒有六四,李柱銘、司徒華不會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今天民主派,不會走上與北京全面決裂之路;沒有六四,港英不會提出玫瑰園計劃,當時英國首相馬卓安不會被迫要訪問北京見李鵬,更不會一氣之下,派來彭定康做末代港督,繼而搞出沒有立會直通車政改方案;沒有六四,香港人不會覺得民主是如此重要,民主是自保唯一法門,民主派不會在之後立法局選舉大勝,北京不會視民主為洪水猛獸,在基本法中想盡辦法拖延給港人民主。沒有六四,香港前途絕不會是今天的模樣,香港,也不會走上這樣的路。

同樣,六四改變了香港的民運,也改變了百萬計香港人的命運:八九年六四之後,數以十萬計港人,千方百計想辦法移民,為自己、為下一代買一個保險,結果,改變了九十年代一整代人的命運:童工不少朋友,就是在那個年代,隨父母移民海外,當年他們的父母,不是專業人士,就是薄有家財的小企老闆,舉家移民海外,生活固然出現翻天覆地變化,童工朋友們,也要面對新生活,走一條完全不同的路,同學C原本想入大學讀文學,移民異邦,今天成了接手家人唐人街餐館的小老闆;朋友D的兄長,原本在大專念商科,想畢業後進身商界,但舉家移民,與當地課程接不上,最終成了一間工廠管工,平淡過活。沒有六四,他們命運,可能完全不一樣,六四事件,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軌跡,走上了一條不知是變好、還是變壞了的路。

所以B說,六四事件,20年後回看,或許對今天中國政府、中國人未有多大影響和改變,但可以肯定,對香港、以及很多香港人來說,那是影響他們一生的重要歴史事件。今年是六四20周年,香港人,又怎可以忘記?

p.s.對童工來說,沒有八九年六四事件,童工命運,也會完全不一樣,更加不會在這兒,每天寫博客渡日!

廣告
三月 2009
« 二月   四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40,4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