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gc5011

這是引用《明報》報道圖表


港大民意研究計畫昨天公民對財政預算案的民意調查,只有 30% 被訪者滿意鬍鬚曾第二份預算案,較他第一份預算案滿意度,下跌 38個百分點,鬍鬚曾的民望也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5分,只有得54.9分,支持他出任司長的比率,與去年公布預算案後比較,也下跌15 百分點,成為繼梁錦松加稅預算案,第二份支持度最低的預算案。

昨天鬍鬚曾先後出席電台節目與立法會特別財務委員會,市民、立法會議員均批評他創造就業、抒解低下層就業、中產面對困境不力,總之,就是罵多於讚!

局中人A說,鬍鬚曾恐怕已預計今次民望不會高了,一個不大灑金錢的預算,在今天社會中,又怎會有掌聲?但反對者似乎忘記了,今次預算財赤己近400億了,鬍鬚曾坐擁近5000億儲備,可以再派多點錢,可是再增加財赤,那是一個負責任的財政司司長該做的事嗎?為何今天香港人,好境之時要政府派錢,面對困難之時,又要政府派錢?

然後是學者B說,預算案公布當天,一眾經濟學者評價,其實不是太差,為何政黨、民意會如此不滿?他們知否經濟情況正轉壞,政府未來收入會下跌,經濟未知何時復甦,還要政府大灑金錢,究竟香港人何時變成了事事要向政府伸手,忘記了自己的承擔和責任?若真的要政府背負這樣的責任,經濟好的時候要還富於民,經濟不好的時候,又要派錢、加開支刺激經濟,政府開支將永遠只有上升,沒有下跌,那,香港人又是否因此而承擔像西方社會一樣的高稅率?

香港為何會變成這樣?或許有人會說,那是因為民主派在興風作浪,以民粹迫政府難以堅持一貫理財哲學,要以派錢討好港人,但童工卻認為,弄政今天田地,正正因為沒有民主!由於我們的政府,並非民選產生,他們又要抗衡民選政黨及議員,要搶奪民意,與議會民意代表抗衡,唯一方法,就是用派錢去討好港人,即是說,我不能給你選票,只好給你鈔票,回歸十多年,這個方程式,由老董到煲呔,一直未有變過,結果,弄致「派錢」文化變得理所當然,所以才會出現好境時要政府派錢,環境差的時候,也要政府派錢。特區政府,可說是自食其果了!

就算退一步想,政府真的要屈服於民意、政治壓力,要花錢去討好港人,正如某天與利世民君討論這個問題,他也不無感嘆地說:「政府用錢,其實唔係話應唔應該用,而係用得啱唔啱!」不錯,用得「啱唔啱」正是關鍵所在!今次預算案中,那些所謂增加就業開支,究竟用得「啱唔啱」,從鬍鬚曾認為可以幫到他們的基層、大學生也投訴,可知鬍鬚曾用錢方向,恐怕是用錯了,那些創造基層職位措施,若基層人士也不接受,那,又怎能怪預算案支持度低?

或許香港人真的出了問題,不論順境、逆境也要政府派錢,可是令香港人有如此想法,責任在誰?誰以為單靠派錢,就可以換來社會穩定?預算案派了錢也得不到受惠者支持,派錢者又是否要好好想想?

若說港人事事要政府派錢,忘了自己責任,童工又要問,那是誰人弄出來?恐怕煲呔、政府,也難辭其咎呀!香港人出了問題,還不是因政府糟政策與施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