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公布預算案,童工總會寫點有關預算案的東西,可是今年的預算案,卻令童工覺得不知應如何評價,全因這份預算案,充滿著太多的矛盾,童工不禁要問,究竟鬍鬚曾想怎樣搞呢?他對香港公共財政,有何理念?

若說鬍鬚曾信奉祖宗家法,認同政府不應亂花公帑,就算政府要花錢做些刺激經濟、就業的政治動作,也是做得越少越好,這份預算案大框架,似乎暗合這個理念:從數字上說,鬍鬚曾所謂的反周期預算,明年財赤有399億,實情是有35億是用來還五隧一橋債券,實際財赤只有360億,政府經營帳目赤字只有98億,當中已包括所有一次過、短期刺激經濟、就業措施(當然,不包括基建,那是非經營帳項目),若不計算那些短期刺激措施,參看政府經常帳目開支,與08-09年預算比較,實質增長只有0.9%,即是說政府長期日常開支,就算在金融海嘯下,也增加不足1%!再看政府財政儲備,09-10年,還有4480多億,就算之後政府預測之後幾年有財赤,去到2012-13年,香港還有4000億財政儲備,以審慎理財角度看,由現在打後4-5年,特區政府可以在金融海嘯下,最少保有有12個以上開支儲備,環顧全世界政府,誰可以做得到呢?

可是,若看到鬍鬚曾不斷說甚麼政府要搞反周期預算,要用開支刺激經濟,從數字上看,坐擁4000億財政儲備,經常開支堅持不加,單以增加基建開支交貨,那,又算是怎樣的反經濟周期預算?

更甚的是,預算案演詞中,胡鬚曾所謂增加政府開支、職位措施,「細眉細眼」之處,連立會議員A也不禁說,「真係未見過咁少家預算案!」政府更換復康巴士要用770萬,那是連提交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批也不用得開支,一樣寫入預算演詞中!加開10個醫務社工職位,一樣照寫!更不要說,無厘頭加開500個上網指導員,又要無情情搞政府發債,可是發債又不是因為政府財政有需要,只是想搞債市,為發債而發債,還有,現時工業邨仍是空地處處,又說要再搞新工業邨……這些建議,均充滿著官僚為做而做,以求滿足政治需要,左加右加,以求政治過關,不理是否有需要的官僚習氣,從這個角度看,鬍鬚曾為了實現其反周期預算,又真的用官僚習性,增加了不少無謂開支。

那,究竟鬍鬚曾想堅守政府控制開支,還是大灑金錢式以開支到激經濟?究竟他是右,還是左?

看完這份預算案,童工覺得他不知應走向左還是走向右,這,才是最危險之處,他連自己真正想法和理念,也不敢實踐,要左閃右避,這樣只會被左右夾擊!

同一日,奥巴馬在國情諮文中,大罵美國人過度消費引致今天惡果,立場、理念清楚,不顧左右而言,鬍鬚曾預質案,究竟想怎樣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