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政府那活化古跡結果公布,八和會館爭奪北九龍裁判法院用作粵劇培訓中心落敗,輸了給美國的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副主席阮兆輝,連環炮轟活化古跡委員會及政府,欺騙了八和,他們根本不是支持粵劇,汪阿姐更質疑,為何政府把這個香港人的物業,批給外國營運,而非給香港人,又說八和雖然是窮,但只要有地方營運,就能開拓財源了。

可是童工覺得,對粵劇界來說,關鍵不在政府是否要把西九裁判署批給八和,那是為何粵劇、八和非得政府「幫助」,不可能生存下去?

粵劇也是民間通俗娛樂事業,由港英年代開始,從沒扶助、資助民間通俗娛樂:以往國語片流行時代,政府可沒有資助粵語片;六十年代香港流行歐西歌曲,也不見政府跑去資助粵語歌曲!為何,粵劇卻可以大大聲地說,他們必須要有政府資助,才可以生存下去?

娛樂事業如粵劇,可否生存下去,關鍵不在政府資助,那在於有多少觀眾,不能吸引新的觀眾,商業上無利可言,單靠政府資助,可以捱多久?就算把西九裁判署給了八和,可以培育新秀了,但,可否令看粵劇的觀眾多了?設若粵劇無法吸引新觀眾,就算政府補貼再多,那,也不過是一門夕陽表演事業,政府補貼和幫助,反而令他們更加不思進取和改革,只會令粵劇加速滅亡。

當年高志森搞「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舞台劇,有沒有叫政計補貼?「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又加場、重演了多少次?黄子華最初搞「棟篤笑」,又有沒有叫政府資助?成功的娛樂事業,並不是靠政府可以扶助得來的,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必須要與時並進,加以改革。

若八和說粵劇有甚麼歴史文化,就要政府拿錢來補貼他生存和營運,那,賣「飛機欖」也是香港人集體回憶,政府又為何不補貼賣「飛機欖」的人?那尹光又應否叫政府資助他開演唱會,尹光也是低下層文化集體回憶呀!當然,朱咪咪也應該得到政府資助!更不要說成報可以大保道理找政府注資,成報,可是香港現今歷史最久報紙之一,要扶助八和,為何不可以扶助成報?

八和現在需要的,不是北九龍裁判法院,而是找公關、市場策劃專才、甚至是企業管理人員及投行中人,為粵劇搞好市場推廣和融資,改革,才是粵劇出路!

當年任白也明白粵劇在電影流行大時代之下,必須改變,於是致力把粵劇電影化,當年電影《帝女花》,就是任白全力支持下產物,導演,正是今天揚威荷里活的吳宇森!汪阿姐與其怨政府,不如花精力改革粵劇!

這是當年吳宇森《帝女花》香夭一節,當中已超越了粵劇舞台,把粵劇當成電影拍,那是粵劇一大進步!早前《帝女花》出了DVD,要一千三百多元,童工還在掙紥,是否大破慳囊購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