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究竟可以流下多少眼淚?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若落在一個念哲學的人手上,他或許會拿Irvin D. Yalom 的小說《叔本華的眼淚》(The Schopenhauer cure),與你大談存在主義中的生與死;若落在一個念科學的人手上,對不起,他或許會拋出一大堆有關眼淚的科學知識,如科學上現在已能區分反射性眼淚(例如受到洋蔥等外在因素刺激)與情緒性眼淚(因悲傷或喜悅而產生)之間,有何分別,因情緒性眼淚較反射性眼淚,有更高的蛋白質含量,足以令你悶得發慌;若落在一個念文學的人手上,他必定可以用那一滴眼淚,寫出一篇讚美人性的文章或詩篇、雖然,你或許不大明白他想說甚麼!

作為一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人,眼淚,只是渲洩情感的身體反應,童工身邊不乏「眼淺」朋友,當遇上不快之事,眼淚,就會奪眶而出。還記得某年與一大班朋友喝酒,忽然某女強人朋友A嘩的一聲哭了出來,大家即手足無措,A不斷訴說工作、家庭、感情遇上的困境,席間各人不知如何處理,還是經歷不少風浪的B氣定神閒地說:「由佢喊呢,喊出左嚟就冇野!」最後,證明B是對的,之後A又若無其事,呆在一旁睡了,之後,她完全忘記/扮忘記自己曾哭過。還有B,每次遇上甚麼事,他總愛躲起來哭,每次知道後,總是不忍。

不過,哭泣流淚,是否代表可以渲洩痛苦情緒呢?早前朋友傳來《紐約時報》報道,引述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的心理學家Jonathan Rottenberg的研究,他們調查來自三十多個國家,五千多人,發現哭泣流淚只會令人流汗和心跳加速,根本不會令人身體起安慰作用,那,不過是精神上的慰藉,這還要視乎旁人怎樣反應!七成的人認為大哭之後,由於身旁人的反應很正面,所以令他們感到放鬆了,但有一成六的人說,他們大哭之時,因為得到很差的回應,結果令他們更不快和痛苦。

原來,眼淚不代表可以渲洩不快,流下眼淚的時候,很視乎誰在係身邊,又或你在想起誰,那流下的眼淚,產生的功效和感受,也有很大的分別。

那正如快樂時流淚、悲傷時流淚,情濃時流淚、緣盡之時,也是流淚。同一個人,流相同的淚,人物變了、情景變了、感受,也是完全不同。這就如童工與C爭拗,究竟男人的眼淚殺傷力大,還是女人的眼淚殺傷力大?童工堅持女人的眼淚,任何一個男人也無法抗拒,必定壯烈犧牲!但C說,男人的眼淚,不只令女人無法抗拒,甚至,若一個大男人在另一個男人面前流淚,連男人也不能不有側隱同情之心!

原來,小小的一滴眼淚,可以有這麼多的學問!

又,以「情人的眼淚」為題,全因某日與D深夜研究,究竟「情人的眼淚」這首歌,原唱者是誰?D相當肯定地說不蔡琴、也不是顧眉,應是潘秀瓊,他更傳來一段youtube片,那相信是把潘秀瓊原唱,套在邵氏電影MV的加工卡拉OK片:

真的,又似乎較蔡琴,更有味道!

p.s.從某年之後,已忘記了哭的感覺,某年某月,因某事在一眾朋友面前大哭了一場,至今,未流過一滴淚,縱使,期間曾面對生離死別,就是如何傷心,也擠不出一滴淚,這,可否當殘疾看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