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童工說醫管局用那 Dirty Spin 技倆,想逃避輿論、公眾追究東區醫院那遺失嬰屍調查報告。童工在文末說:「醫管局那些庸官們,若然未報,全因,時晨未到,他們愈是覺得如此這般可以過關、那些Dirty Spinning 有效,他們自食其果日子必越近!童工正等著那天的來臨!」

原來,真的,天網灰灰,疏而不漏,不用等太久,醫管局已要自食其果了。

看生果報今天報道,那由始至終也在說謊的殮房技術員,原來早有前科,引述生果報報道:「13 年 前 他 在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殮 房 任 職 時 曾 被 控 貪 污 罪 , 轉 為 污 點 證 人 才 脫 身 。 然 而 , 他 的 仕 途 沒 因 此 一 沉 不 起 , 反 被 調 往 東 區 醫 院 後 晉 升 為 殮 房 技 術 員 。 由 於 他 在 嬰 屍 案 中 曾 提 供 錯 誤 線 索 , 導 致 警 方 到 堆 填 區 白 搜 一 場

原來,此君於13年前已有犯錯的記錄,可是醫管局不但未有懲處,反而容許他升職。童工不是說,犯了錯的員工,不可以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可是,犯錯,必須承受代價,否則他不會痛定思痛改過,可是醫管局對犯錯員工,不但未有任何懲處,反而照樣升職,錯而毋須承擔後果,反而可照樣升職,事問這對犯錯員工,如何起警惕作用?

與其要追究那說謊技術員,倒不如問,為何一個醫管局,竟淪落致如此賞罰不公!犯錯員工可以升職,完全不用為自己過錯承擔責任,若換了是紀律部隊,你相信警隊、ICAC、甚至公務員隊伍, 可以提升一個曾做過污點證人的員工嗎?這,又豈非顯示,醫管局內的行政,已出現了問題?

可是,作為政府醫療管理之首的周一嶽、以及醫管局主席胡定旭,他們似乎不知其下屬在幹甚麼,反而跳出來劃清界線,直斥不滿報告找不出嬰屍遺失真相,又說不能容忍那些說謊員工!曾幾何時,那些犯錯員工,正是他們管轄之下,若員工犯錯,又或曾失職員工,竟可以繼續進升,令員工可以錯完再錯,作為醫療系統之首,周一嶽、胡定旭可是責無旁貸了,若論問責,他們更加應該問責,承擔責任,怎麼他們反而跳出來,與事件劃清界線,與輿論站在同一陣線,批評其下屬?但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也要承擔責任呀?問責,除了認錯之外,也要承擔責任,周一嶽、胡定旭行徑,與卸責又有何分別?

更不要說,醫管局由上到下,每一層都有大批甚麼總監、經理,請他們來幹啥?就是要他們執行由上而下、一層又一層的監察,務求令整部龐大機器,運作暢順,防止下級犯錯,可是這些醫管局官僚,明顯無法履行職務,下級隱瞞上級、上級又隱瞞再上一級,官官相衛,按章辦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那,已不是個別事件了,而是整個機器也爛掉,被那些官僚習氣吃掉了!

若是普通政府部門,或許還可以忍受,可是醫管局作為掌控人命生死的架構,再任由它如此腐爛下去,再弄出一件又一件醜聞、還要不知付出多少人命代價,現在是否一個適當時候,應該想想徹底改革醫管局?

再聽到那苦主母親,在電台訪問中,要求調查委員會再查下去,找出事件真相,還她一個公道。童工只是想,若連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無法突破醫管局那些官僚障礙,查出事件真相,醫管局及其轄下醫院,是否己變成一隻官僚大怪獸,無人、甚至連政府,可以架御?

恐怕現在是時候整頓醫管局這隻大怪獸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