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同事君叫童工看今天的生果報,原來根據生果報報道,據 《自然神經科學》(Nature Neuroscience)雜誌報道,原來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金特教授( Merel Kindt )領導的研究小組,已找出了可以令人忘記過去的的忘憂藥。

據報導,所謂的忘憂藥,其實是用來活療高血壓病人常服的Propranolol(普萘洛爾),也有用於控制焦慮反應。Propranolol 屬於「 b受體阻斷劑」(beta blocker )類藥物,這類藥物可減慢心跳、減弱心臟肌肉收縮能力,從而降低血壓,治療心絞痛等,但有令人局部失憶的副作用。科學家就利用Propranolol 這種特性,用來消除人的一些恐懼、又或傷痛的記憶。

看過有關報道,他們又巧合地也是引用電影《無痛失戀》(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作為引子。可是,若詳細看有關實驗,這種藥,與真正的忘憂藥,恐怕還有一段距離,起碼這種藥是用來消除恐懼記憶的,可是我們人生當中,最想忘記得,未必是那些令我們感到恐懼的回憶,而是一些曾經令我們快樂回憶,可惜某天人面全非之時,極憂往往從極樂而生,忘憂與忘樂,可能是同一樣的東西,忘憂藥只能令人忘記恐懼,恐怕不能令人忘記,由以往快樂的回憶片段,引發的種種憂慮和悲傷。所以,童工對忘憂藥是否如文中所說,可以用來治療情傷存疑:情傷,往往足由快樂回憶做成,非由悲痛的回憶產生,忘憂藥,可以消除人的快樂回憶嗎?

況且,選擇忘憂,代表無憂嗎?回憶的創傷,其實也是人的自我防衛機制一部份,正如小孩被火弄痛、弄傷了,記憶深存腦中,自此之後,小孩子不敢再玩火,因為他知道,火,會令他痛、令他傷,若這段回憶被抹去了,他對火的戒心消失了,若再玩火,會否令他被火弄得更傷、更痛?

中國人傳說中,地府有一道奈河橋,那是連接陰世與陽世之處,橋側有孟婆亭,往投胎的鬼魂喝下那兒的孟婆茶,前生種種,忘得一乾二淨,來生,以另一人、另一個身份,再重頭開始那前世今生種種恩恩怨怨,可是現實世界,縱使可忘記今生一些恩怨,人還是那個人,真的可以超脫今生種種煩憂,重新做人?

或許有人會說,怎麼不可以呀!可是現實世界,豈是說得如此輕鬆?若真的一顆忘憂藥、半碗孟婆茶,可以洗淨半生種種煩憂,人生,又怎會如此叫人沉重!不過,話又得說回來,人生若非如此,那,總像欠了點甚麼,不大「過癮」好玩!未必能叫人走到人生盡頭時,可以說一句不枉此生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