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09.


陳冠希淫照事件,因他在加拿大作供,又再成為傳媒焦點。這個時候,事件主角之一張柏芝,接受有線電視娛樂台訪問。童工原本不知道有這樣一個訪問,若不是同事大呼小叫地,恐怕童工連有線娛樂台的重播,也會錯過。

張柏芝不是第一個公開接受訪問的淫照女主角,阿嬌,可是第一個面對傳媒的人,她那句「很傻很天真」,直到今天,仍是笑柄,還記得,當時童工在阿嬌記者會後,曾寫過這樣一段話,解釋為何市民、網民不會接受「天真嬌」的解釋:

究竟那些藝人是否明白,今天已是21世 紀了,不要再以上世紀心態,去面對今天的公眾、今天的社會,今天藝人濫交不是罪,有證有據下仍否認自己濫交,那才是罪過,自拍不是錯,可是當全世界也認為 那是真照片,主角還是不肯承認、不肯交待,只用一句「好天真、好儍」回應了事,他們真的當香港人與他們一樣,也是「好天真、好儍」?難道一句年少無知、我 那時真的犯了錯,希望其他年青人,不要重蹈覆轍,真的這麽難說出口?那些照片是私人事情,可是不幸外洩,那已是公眾事情了、對社會已做成影響,公開作一個 交待、呼籲年青人要引以為戒,不要情到濃時,做一些日後可能傷害自己的事情,這,不是更有建設性?較「好天真、好儍」的回應,更有意思?

想不到年多之後,張柏芝接受傳媒訪問,交待事件,短短半小時訪問,她承認自己犯錯,要承擔責任,不能以「受害人」三個字,逃避事件的後果,她說不怪傳媒、不怪其他人、甚至,不「怪責」陳冠希,她只是怪責自己!她這樣做,或許未必所有人認同,正如A說,她在訪問中所說,也不過為自己責任開脫,只不過她較天真嬌聰明,至於沒有怪責陳冠希云云,實質在訪問中,對陳那咬牙切齒神態,那不過是一種包裝手法,不要忘記,她始終是藝人,那些訪問,又有多少虛情假意?

B說,真心假意也好,起碼,她肯承認、肯負責,沒有公開推卸責任,香港人一向寬容,相信她會爭取不少人同情,但B奇怪,為何張柏芝到今天,仍怨恨陳冠希當年未有親自打電話慰問她、向她親自道歉?打不打電話,有分別嗎?為何到今天,還會為陳冠希一句話,出來反擊?

或許,她是不甘心,不甘心一個她曾愛過的人,也相信對方是愛她的,到她出事之際,連回頭看她一眼也不肯,拋下她躲起來,甚至,到今天還要大講「風涼話」,或許,這一刻,張柏椘才醒覺,一直以來是痴心錯付吧!

柏芝選擇承擔責任,天真嬌稍後上志雲大師節目,她會怎樣回應事件?繼續很儍很天真?

張柏芝訪問(part 1)

張柏芝訪問(part2)

張柏芝訪問(part3)

廣告

27gc5011

這是引用《明報》報道圖表


港大民意研究計畫昨天公民對財政預算案的民意調查,只有 30% 被訪者滿意鬍鬚曾第二份預算案,較他第一份預算案滿意度,下跌 38個百分點,鬍鬚曾的民望也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5分,只有得54.9分,支持他出任司長的比率,與去年公布預算案後比較,也下跌15 百分點,成為繼梁錦松加稅預算案,第二份支持度最低的預算案。

昨天鬍鬚曾先後出席電台節目與立法會特別財務委員會,市民、立法會議員均批評他創造就業、抒解低下層就業、中產面對困境不力,總之,就是罵多於讚!

局中人A說,鬍鬚曾恐怕已預計今次民望不會高了,一個不大灑金錢的預算,在今天社會中,又怎會有掌聲?但反對者似乎忘記了,今次預算財赤己近400億了,鬍鬚曾坐擁近5000億儲備,可以再派多點錢,可是再增加財赤,那是一個負責任的財政司司長該做的事嗎?為何今天香港人,好境之時要政府派錢,面對困難之時,又要政府派錢?

然後是學者B說,預算案公布當天,一眾經濟學者評價,其實不是太差,為何政黨、民意會如此不滿?他們知否經濟情況正轉壞,政府未來收入會下跌,經濟未知何時復甦,還要政府大灑金錢,究竟香港人何時變成了事事要向政府伸手,忘記了自己的承擔和責任?若真的要政府背負這樣的責任,經濟好的時候要還富於民,經濟不好的時候,又要派錢、加開支刺激經濟,政府開支將永遠只有上升,沒有下跌,那,香港人又是否因此而承擔像西方社會一樣的高稅率?

香港為何會變成這樣?或許有人會說,那是因為民主派在興風作浪,以民粹迫政府難以堅持一貫理財哲學,要以派錢討好港人,但童工卻認為,弄政今天田地,正正因為沒有民主!由於我們的政府,並非民選產生,他們又要抗衡民選政黨及議員,要搶奪民意,與議會民意代表抗衡,唯一方法,就是用派錢去討好港人,即是說,我不能給你選票,只好給你鈔票,回歸十多年,這個方程式,由老董到煲呔,一直未有變過,結果,弄致「派錢」文化變得理所當然,所以才會出現好境時要政府派錢,環境差的時候,也要政府派錢。特區政府,可說是自食其果了!

就算退一步想,政府真的要屈服於民意、政治壓力,要花錢去討好港人,正如某天與利世民君討論這個問題,他也不無感嘆地說:「政府用錢,其實唔係話應唔應該用,而係用得啱唔啱!」不錯,用得「啱唔啱」正是關鍵所在!今次預算案中,那些所謂增加就業開支,究竟用得「啱唔啱」,從鬍鬚曾認為可以幫到他們的基層、大學生也投訴,可知鬍鬚曾用錢方向,恐怕是用錯了,那些創造基層職位措施,若基層人士也不接受,那,又怎能怪預算案支持度低?

或許香港人真的出了問題,不論順境、逆境也要政府派錢,可是令香港人有如此想法,責任在誰?誰以為單靠派錢,就可以換來社會穩定?預算案派了錢也得不到受惠者支持,派錢者又是否要好好想想?

若說港人事事要政府派錢,忘了自己責任,童工又要問,那是誰人弄出來?恐怕煲呔、政府,也難辭其咎呀!香港人出了問題,還不是因政府糟政策與施政!


每年公布預算案,童工總會寫點有關預算案的東西,可是今年的預算案,卻令童工覺得不知應如何評價,全因這份預算案,充滿著太多的矛盾,童工不禁要問,究竟鬍鬚曾想怎樣搞呢?他對香港公共財政,有何理念?

若說鬍鬚曾信奉祖宗家法,認同政府不應亂花公帑,就算政府要花錢做些刺激經濟、就業的政治動作,也是做得越少越好,這份預算案大框架,似乎暗合這個理念:從數字上說,鬍鬚曾所謂的反周期預算,明年財赤有399億,實情是有35億是用來還五隧一橋債券,實際財赤只有360億,政府經營帳目赤字只有98億,當中已包括所有一次過、短期刺激經濟、就業措施(當然,不包括基建,那是非經營帳項目),若不計算那些短期刺激措施,參看政府經常帳目開支,與08-09年預算比較,實質增長只有0.9%,即是說政府長期日常開支,就算在金融海嘯下,也增加不足1%!再看政府財政儲備,09-10年,還有4480多億,就算之後政府預測之後幾年有財赤,去到2012-13年,香港還有4000億財政儲備,以審慎理財角度看,由現在打後4-5年,特區政府可以在金融海嘯下,最少保有有12個以上開支儲備,環顧全世界政府,誰可以做得到呢?

可是,若看到鬍鬚曾不斷說甚麼政府要搞反周期預算,要用開支刺激經濟,從數字上看,坐擁4000億財政儲備,經常開支堅持不加,單以增加基建開支交貨,那,又算是怎樣的反經濟周期預算?

更甚的是,預算案演詞中,胡鬚曾所謂增加政府開支、職位措施,「細眉細眼」之處,連立會議員A也不禁說,「真係未見過咁少家預算案!」政府更換復康巴士要用770萬,那是連提交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批也不用得開支,一樣寫入預算演詞中!加開10個醫務社工職位,一樣照寫!更不要說,無厘頭加開500個上網指導員,又要無情情搞政府發債,可是發債又不是因為政府財政有需要,只是想搞債市,為發債而發債,還有,現時工業邨仍是空地處處,又說要再搞新工業邨……這些建議,均充滿著官僚為做而做,以求滿足政治需要,左加右加,以求政治過關,不理是否有需要的官僚習氣,從這個角度看,鬍鬚曾為了實現其反周期預算,又真的用官僚習性,增加了不少無謂開支。

那,究竟鬍鬚曾想堅守政府控制開支,還是大灑金錢式以開支到激經濟?究竟他是右,還是左?

看完這份預算案,童工覺得他不知應走向左還是走向右,這,才是最危險之處,他連自己真正想法和理念,也不敢實踐,要左閃右避,這樣只會被左右夾擊!

同一日,奥巴馬在國情諮文中,大罵美國人過度消費引致今天惡果,立場、理念清楚,不顧左右而言,鬍鬚曾預質案,究竟想怎樣走?


童工一直相信,搞互聯網創業的人,從來是天馬行空的,沒有人會估到他們想甚麼,總之必然是一些高科技的事業,否則,不會有一些人整天在吹捧那些搞Web2.0的才俊!縱使他們公司,到今天仍是虧蝕,可是,Web2.0,那互聯科技的浪漫,己足夠叫人著迷了!賺不賺到錢,那,根本不是一回事!

可是,搞互聯網的人,縱使如何天馬行空,童工只會想,他們大不了計劃在月球建一個數據中心,還有更令人「估佢唔到」的大計嗎?

偉大祖國搞互聯網的人,就是有這份能耐,他們構思,就是可以叫你目瞪口呆,完全「估佢唔到」!

說的是內地網易創辦人丁磊,決定進軍內地養豬業!

養豬?那是最原始、在供應鍊上的primary production,上周童工在內地網上看到新聞,稱身為網易首席執行官丁磊上周開廣東省人大會議時對記者說,他決定進軍養豬業,並且已在浙江開辦養豬場,將會用「全新方式」養豬,甚至,他還將嘗試將養豬和互聯網結合,創辦養豬網,丁磊又解釋,他發展養豬業,那是受到近來頻發的食品安全問題的啟發,一次他在一家有規模的火鍋城吃火鍋時,那些顏色不正的豬血令他很「倒胃口」,所以才會想進軍食品市場。

原本,童工不大相信,甚至以為又是「假新聞」,怎知昨天信報也報道了,即是說那不是假的!網易真的進軍養豬業!恐怕不日就會有「網易牌冰鮮豬」行銷香港!!!!

真的沒有想過,互聯網會進軍養豬業?為何不是搞更高科技產業,而是走回頭路,搞primary production?所謂Web 2.0世代,他們看到網易決定,又會怎樣想?

真的想問利世民君,他的I.T.公司,會否效法網易,就算不搞養牛業,不如搞飲食業!搞火窩飲食集團也好!

原來,養猪與I.T.,可以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事情!


奥斯卡頒獎禮昨天舉行,令童工有點意外的是,奥斯卡那班老古董評審員,竟然會將最佳男主男,授與電影《夏菲米克的時代》(Milk),飾演美國首位「出櫃」同志議員的辛潘(Sean Penn)。這,絕非童工糊亂猜想,還記得當年史提芬史匹堡那套為黑人發聲的《紫色》(The Color Purple),獲奥斯卡11項提名,最終空手而回,當時不少黑人民權人士,批評奥斯卡評審員傾向保守,不想一套為黑人平權電影獲獎,那時童工可是接受了那些「懷疑論」,相信奥斯卡評審價值取向,偏重保守,所以一直對辛潘贏最佳男主角,不存希望。

可是,辛潘最終贏出了,那,不只是對他個人演技的肯定,更代表了主流價值觀,對同志平權的肯定!今天,同志要與異性戀者,享有同等權益,已非那些激進人權主義者,又或小眾社群的事了,主流社會、以至奥斯卡評審員,起碼也認同,爭取同志平權、將同志權並等同一般人的權益,那是今天再正常不過之事,毋須戴著有色眼鏡看那些為同志平反的電影,大可以平常心去看待。

再看辛潘得獎後的演詞:

After a series of thank-yous, he turned serious in talking about gay marriage. “For those who saw the signs of hatred as our cars drove in tonight, I think it’s a good time for those who voted for the ban against gay marriage to sit and reflect on their great shame and their shame in their grandchildren’s eyes if they continue that support," Penn said. “We’ve got to have equal rights for everyone."

“We’ve got to have equal rights for everyone."這,正是那些支持家暴條例要包括同性同居者堅持的理念!不論你的性傾向是甚麼,只要是人,就應享有相同人權和保障,這是人權的基本理念,除非,那些保守基督教條主義者認為,同性戀者不是人,又或是次等人,不可享有一般人的人權,否則,他們就會如辛潘所說,他們的子孫,會以今天他們的言論為恥!

可是,香港就是有些如蘇穎智牧師,黄誠智、譚偉豪等人,硬是要以宗教之名,逆時代、人權步伐而行,今天,香港還遠遠未去到討論同性婚姻,只是要保障同性同居者權益,他們也跳出來反對,究竟,他們腦袋中的道德價值觀,與今天時代有多大脫節?究竟有多保守?我們又是否要反思這些人的言論和觀點,究竟對我們社會人權公義向前進,是否一件壞事?

p.s.昨天開始要擔當一些新工作,A問我覺得怎麼樣,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曰:「唔知自己做緊乜、更加唔知可以做得乜?」忽然驚覺,類似感受,那是很多很多年前,初出茅廬時的感覺,或許,以前自己對一切太掌握了,今次是一個機會,令童工重拾必須虛心學習的感覺,或許,最終我仍是學不好、甚至學不懂,但我相信未來十多天,可以令我反思以往對自己的過份自信和自以為是,忘記了自己的弱點和不足!


近日政府那活化古跡結果公布,八和會館爭奪北九龍裁判法院用作粵劇培訓中心落敗,輸了給美國的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副主席阮兆輝,連環炮轟活化古跡委員會及政府,欺騙了八和,他們根本不是支持粵劇,汪阿姐更質疑,為何政府把這個香港人的物業,批給外國營運,而非給香港人,又說八和雖然是窮,但只要有地方營運,就能開拓財源了。

可是童工覺得,對粵劇界來說,關鍵不在政府是否要把西九裁判署批給八和,那是為何粵劇、八和非得政府「幫助」,不可能生存下去?

粵劇也是民間通俗娛樂事業,由港英年代開始,從沒扶助、資助民間通俗娛樂:以往國語片流行時代,政府可沒有資助粵語片;六十年代香港流行歐西歌曲,也不見政府跑去資助粵語歌曲!為何,粵劇卻可以大大聲地說,他們必須要有政府資助,才可以生存下去?

娛樂事業如粵劇,可否生存下去,關鍵不在政府資助,那在於有多少觀眾,不能吸引新的觀眾,商業上無利可言,單靠政府資助,可以捱多久?就算把西九裁判署給了八和,可以培育新秀了,但,可否令看粵劇的觀眾多了?設若粵劇無法吸引新觀眾,就算政府補貼再多,那,也不過是一門夕陽表演事業,政府補貼和幫助,反而令他們更加不思進取和改革,只會令粵劇加速滅亡。

當年高志森搞「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舞台劇,有沒有叫政計補貼?「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又加場、重演了多少次?黄子華最初搞「棟篤笑」,又有沒有叫政府資助?成功的娛樂事業,並不是靠政府可以扶助得來的,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必須要與時並進,加以改革。

若八和說粵劇有甚麼歴史文化,就要政府拿錢來補貼他生存和營運,那,賣「飛機欖」也是香港人集體回憶,政府又為何不補貼賣「飛機欖」的人?那尹光又應否叫政府資助他開演唱會,尹光也是低下層文化集體回憶呀!當然,朱咪咪也應該得到政府資助!更不要說成報可以大保道理找政府注資,成報,可是香港現今歷史最久報紙之一,要扶助八和,為何不可以扶助成報?

八和現在需要的,不是北九龍裁判法院,而是找公關、市場策劃專才、甚至是企業管理人員及投行中人,為粵劇搞好市場推廣和融資,改革,才是粵劇出路!

當年任白也明白粵劇在電影流行大時代之下,必須改變,於是致力把粵劇電影化,當年電影《帝女花》,就是任白全力支持下產物,導演,正是今天揚威荷里活的吳宇森!汪阿姐與其怨政府,不如花精力改革粵劇!

這是當年吳宇森《帝女花》香夭一節,當中已超越了粵劇舞台,把粵劇當成電影拍,那是粵劇一大進步!早前《帝女花》出了DVD,要一千三百多元,童工還在掙紥,是否大破慳囊購下!


某日與A討論淫審及家暴條例諮詢,A對那些基督教教條主義者,以自由派、同志組織言行,令他們「被迫」反擊言論,頗不以為然,實情是,香港社會越來越保守,以往搞文化創意者,以及一眾圭流傳媒,還敢幹一些在主流道德範圍內,屬「踩界」的創作,今天,稍有超越火位,又或不合那些保守派人士心意與道德律,即口諸筆伐,連一點「踩界」空間也不留給創作人,長遠而言,他們這類「道德洗太平地」行徑,就連傳統通俗、市井文化,也會被他們「清洗」得一乾二淨。

A是否危言聳聽呢?童工不覺得,全因這個情況,已經出現了。

還記得當年有線電視的「衰仔樂園」(South Park)嗎?單是 South Park 內容,已是絕對的政治不正確了,包括恥笑教會、耶蘇、保守道德份子、傳統政治正確所有社會主流價值觀,去到香港版的「衰仔樂園」,當時有線更找人(沒有記錯是甜筒輝),創作港式對白,極盡低下層政治不正確之能事。與今天那些基督教保守主義者今天所批評的主流支化,當時「衰仔樂園」可說去得更盡,但一樣可以播影,若換了今天播放,不被他們口諸筆伐才怪呢?今天,我們不能再於主流傳媒,看到如「衰仔樂園」一類節目了,全因,他們怕被那些教會、家長、道德團體批判,究竟,香港對政治不正確、對那些主流道德不容許的文化,是多了包容,還是少了包容呢?

究竟,我們對文化包容,究竟正在倒退,還是敢於向前行?

童工在Youtube,竟只能找到「衰仔樂園」一條嘲諷聖誕的短片,竟沒有人把港版「衰仔樂園」全部上載,反而內地「土豆網」有,那,內地的文化寬容,又豈不高於香港?

這是youtube 的「衰仔樂園」嘲諷聖誕那一集的上載片:

恐怕,香港不只連經濟不如內地,連對文化創作包容,也越來越不如內地了!

p.s.昨天吃了一頓差不多三小時午餐,也吃得相當開心,那美味生蠔及四成熟牛扒(童工可愛有血水的牛扒),相當美味!還要飲得微醉才離開!真的是很愉快的一天!


人的一生,究竟可以流下多少眼淚?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若落在一個念哲學的人手上,他或許會拿Irvin D. Yalom 的小說《叔本華的眼淚》(The Schopenhauer cure),與你大談存在主義中的生與死;若落在一個念科學的人手上,對不起,他或許會拋出一大堆有關眼淚的科學知識,如科學上現在已能區分反射性眼淚(例如受到洋蔥等外在因素刺激)與情緒性眼淚(因悲傷或喜悅而產生)之間,有何分別,因情緒性眼淚較反射性眼淚,有更高的蛋白質含量,足以令你悶得發慌;若落在一個念文學的人手上,他必定可以用那一滴眼淚,寫出一篇讚美人性的文章或詩篇、雖然,你或許不大明白他想說甚麼!

作為一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人,眼淚,只是渲洩情感的身體反應,童工身邊不乏「眼淺」朋友,當遇上不快之事,眼淚,就會奪眶而出。還記得某年與一大班朋友喝酒,忽然某女強人朋友A嘩的一聲哭了出來,大家即手足無措,A不斷訴說工作、家庭、感情遇上的困境,席間各人不知如何處理,還是經歷不少風浪的B氣定神閒地說:「由佢喊呢,喊出左嚟就冇野!」最後,證明B是對的,之後A又若無其事,呆在一旁睡了,之後,她完全忘記/扮忘記自己曾哭過。還有B,每次遇上甚麼事,他總愛躲起來哭,每次知道後,總是不忍。

不過,哭泣流淚,是否代表可以渲洩痛苦情緒呢?早前朋友傳來《紐約時報》報道,引述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的心理學家Jonathan Rottenberg的研究,他們調查來自三十多個國家,五千多人,發現哭泣流淚只會令人流汗和心跳加速,根本不會令人身體起安慰作用,那,不過是精神上的慰藉,這還要視乎旁人怎樣反應!七成的人認為大哭之後,由於身旁人的反應很正面,所以令他們感到放鬆了,但有一成六的人說,他們大哭之時,因為得到很差的回應,結果令他們更不快和痛苦。

原來,眼淚不代表可以渲洩不快,流下眼淚的時候,很視乎誰在係身邊,又或你在想起誰,那流下的眼淚,產生的功效和感受,也有很大的分別。

那正如快樂時流淚、悲傷時流淚,情濃時流淚、緣盡之時,也是流淚。同一個人,流相同的淚,人物變了、情景變了、感受,也是完全不同。這就如童工與C爭拗,究竟男人的眼淚殺傷力大,還是女人的眼淚殺傷力大?童工堅持女人的眼淚,任何一個男人也無法抗拒,必定壯烈犧牲!但C說,男人的眼淚,不只令女人無法抗拒,甚至,若一個大男人在另一個男人面前流淚,連男人也不能不有側隱同情之心!

原來,小小的一滴眼淚,可以有這麼多的學問!

又,以「情人的眼淚」為題,全因某日與D深夜研究,究竟「情人的眼淚」這首歌,原唱者是誰?D相當肯定地說不蔡琴、也不是顧眉,應是潘秀瓊,他更傳來一段youtube片,那相信是把潘秀瓊原唱,套在邵氏電影MV的加工卡拉OK片:

真的,又似乎較蔡琴,更有味道!

p.s.從某年之後,已忘記了哭的感覺,某年某月,因某事在一眾朋友面前大哭了一場,至今,未流過一滴淚,縱使,期間曾面對生離死別,就是如何傷心,也擠不出一滴淚,這,可否當殘疾看待?


無綫高清台又再播「包清天」了。這類老掉牙的古裝清官除暴安良夾上昏君下斬讒臣肥皂劇,總有不少人愛看。記得早前與某台灣某「政治化裝師」談及馬英九的選舉策略,他大意說,中國人就是愛清官,清官就是好官,馬英九是廉潔的清官,那,已給人一個好官的形像。童工普通話可是普通得相當普通,與今天雷曼債券成份相約,未能即時提出質疑,只能在心中質疑,為何去到廿一世紀,中國人為何還用那「父母官」思維,去判定、衡量管治我們官僚的優而劣,而非用官僚的能力、用制度去為他們爭取更公平、更佳的政府?為何到今天中國人仍信人治多於法治?情願有仁慈獨裁者多於民主制度?

這,恐怕非台灣獨有,神州大地,十數億人民,他們,還是期待那些高高在上的「父母官」,可以為他們的不幸,帶來轉機。早前那送來內地網上偽作中央台收視的A,又送給童工一段內地消息,今次A誓神劈願說,消息來自人民網,絕對不會作假的了。

童工再翻查內地新聞,原來,那是近日內地一熱門新聞消息。話說2月16日,總理溫家寶在天津的調查研究結束,準備乘坐火車返回北京時,他在天津火車站候車室見群眾,偶然遇見在候車室中,原本帶著患白血病小兒子李瑞來天津求診的李貴樹和他的妻子,他們原本因沒有能力支付診金開支,計劃回老家,兒子生死只有聽天由命了,可是他們在車站遇上了溫總理,溫總即囑咐隨行作人員,安排小孩子到北京治病,而小李瑞即獲安排到北京兒童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各方領導,也紛紛慰問他們,李樹貴及小李瑞,更成為了傳媒追訪對像,突顯溫總理愛民如子形像。

看過內地有關報道,雖然有人或會懷疑那是刻意安排,但童工可從未質疑過,溫總理是真心誠意想幫小李瑞,所謂側隱之心,人皆有之,童工相信,溫總理真的是同情小李瑞遭遇,才會叫人好好幫助他,可是像小李瑞案子,中國何只百萬、千萬?還有那些從全國各地跑到北京上訪、申訴地方幹部種種瀆職違法的苦主?中國,只有一個溫家寶,根本不只以解民於倒懸,中國,或許需要一千、一萬、十萬、甚至一百萬個溫家寶,否則如何處理中國土地上,以千萬計等待清官為他們伸長正義的平民百姓?

回看香港,縱使童工整天在抱怨政府官僚如何不濟、公營機構如何官僚,可是,話又得說回來,香港千差萬差,若有如小李瑞的案子,倒不用等煲呔巡區遇上、又或中央領導春秋二祭來港探訪,才獲得政府、社會重視和救助,不要說香港有大堆幫助、甚致偏幫低下層非政府組織,會為他們爭取利益了,我們建制內,有區議員、立法會議員為弱勢社群奔走,政府內也有社會福利署,更加不要說,香港有不少傳媒,包括報紙、電視,願意為弱勢社群拯命!恐怕小李瑞發生在香港,未等溫總理遇上,香港已有大堆組織、議員、傳媒為他出頭,安排最好治療了!温總理,根本連表現愛民如子的機會也沒有!

每當童工不滿政府、公營機構、甚或那些非政府組織浪費公帑之餘,童工就會自我安慰,縱使他們用了100元,縱使當中只有一元可以救到人,就算浪費了99元,那一元也是有價值,全因,生命是無價的。縱使政府如何無能,施政如何失誤也好,起碼,我們的政府,對低下層仍有一度安全網!就算議員政客如何功利也好,他們仍然會花精力去幫弱勢社群,就算某些傳媒如何被人批評以銷量掛帥也好,若遇上如小李瑞的案子,傳媒必定會報道,爭取社會人士幫助他!

若小李瑞事件發生在港,他恐怕不用遇上總理,一樣有政府或非政府中人為他出頭,這,正是香港優於內地的條件:我們的弱勢社群,毋須等溫總理一類清官、好官遇上,更要他親自下令,才得到政府、社會輿論關顧,全因香港已建立了一套相當好的機制,保障弱勢人士,縱使當中難免有點浪費情況,可是,正如政府所說,沒有人會因沒有錢而失救,這,己是相當難得!

所以,童工有時也會想,與內地比較,香港好在毋須像內地一樣,事事要找溫總理,弱勢社群才可以有保障,縱使花多一點公帑,那,正好顯示香港優於內地,那一點公帑,或許還是值得花的。


昨天,童工說醫管局用那 Dirty Spin 技倆,想逃避輿論、公眾追究東區醫院那遺失嬰屍調查報告。童工在文末說:「醫管局那些庸官們,若然未報,全因,時晨未到,他們愈是覺得如此這般可以過關、那些Dirty Spinning 有效,他們自食其果日子必越近!童工正等著那天的來臨!」

原來,真的,天網灰灰,疏而不漏,不用等太久,醫管局已要自食其果了。

看生果報今天報道,那由始至終也在說謊的殮房技術員,原來早有前科,引述生果報報道:「13 年 前 他 在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殮 房 任 職 時 曾 被 控 貪 污 罪 , 轉 為 污 點 證 人 才 脫 身 。 然 而 , 他 的 仕 途 沒 因 此 一 沉 不 起 , 反 被 調 往 東 區 醫 院 後 晉 升 為 殮 房 技 術 員 。 由 於 他 在 嬰 屍 案 中 曾 提 供 錯 誤 線 索 , 導 致 警 方 到 堆 填 區 白 搜 一 場

原來,此君於13年前已有犯錯的記錄,可是醫管局不但未有懲處,反而容許他升職。童工不是說,犯了錯的員工,不可以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可是,犯錯,必須承受代價,否則他不會痛定思痛改過,可是醫管局對犯錯員工,不但未有任何懲處,反而照樣升職,錯而毋須承擔後果,反而可照樣升職,事問這對犯錯員工,如何起警惕作用?

與其要追究那說謊技術員,倒不如問,為何一個醫管局,竟淪落致如此賞罰不公!犯錯員工可以升職,完全不用為自己過錯承擔責任,若換了是紀律部隊,你相信警隊、ICAC、甚至公務員隊伍, 可以提升一個曾做過污點證人的員工嗎?這,又豈非顯示,醫管局內的行政,已出現了問題?

可是,作為政府醫療管理之首的周一嶽、以及醫管局主席胡定旭,他們似乎不知其下屬在幹甚麼,反而跳出來劃清界線,直斥不滿報告找不出嬰屍遺失真相,又說不能容忍那些說謊員工!曾幾何時,那些犯錯員工,正是他們管轄之下,若員工犯錯,又或曾失職員工,竟可以繼續進升,令員工可以錯完再錯,作為醫療系統之首,周一嶽、胡定旭可是責無旁貸了,若論問責,他們更加應該問責,承擔責任,怎麼他們反而跳出來,與事件劃清界線,與輿論站在同一陣線,批評其下屬?但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也要承擔責任呀?問責,除了認錯之外,也要承擔責任,周一嶽、胡定旭行徑,與卸責又有何分別?

更不要說,醫管局由上到下,每一層都有大批甚麼總監、經理,請他們來幹啥?就是要他們執行由上而下、一層又一層的監察,務求令整部龐大機器,運作暢順,防止下級犯錯,可是這些醫管局官僚,明顯無法履行職務,下級隱瞞上級、上級又隱瞞再上一級,官官相衛,按章辦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那,已不是個別事件了,而是整個機器也爛掉,被那些官僚習氣吃掉了!

若是普通政府部門,或許還可以忍受,可是醫管局作為掌控人命生死的架構,再任由它如此腐爛下去,再弄出一件又一件醜聞、還要不知付出多少人命代價,現在是否一個適當時候,應該想想徹底改革醫管局?

再聽到那苦主母親,在電台訪問中,要求調查委員會再查下去,找出事件真相,還她一個公道。童工只是想,若連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無法突破醫管局那些官僚障礙,查出事件真相,醫管局及其轄下醫院,是否己變成一隻官僚大怪獸,無人、甚至連政府,可以架御?

恐怕現在是時候整頓醫管局這隻大怪獸了!

二月 2009
« 一月   三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  

Blog Stats

  • 1,812,19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