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陽光少女說,某新聞官送上聖誕e-card稱,希望可以在來年多看到一些愉快的新聞。看到這樣的「要求」,那新聞官還要說“It’s just a wish, i know.”童工可不知怎樣說好了。

首先,童工會建議他看看 Rich Reeves 寫的《What the People Know: Freedom and the Press》一書,中文版是商務印書館的《新聞到底該是怎麼樣》,特別是書中第一章《喊出皇帝沒穿衣服的人》。 Rich Reeves在這一章也承認,傳媒工作者不斷以揭露黑暗為己任,甘於成為「扒糞者」(Muckraker),當傳媒只懂嘲諷那些「沒穿衣服的皇帝(政客)」時,市民,要看那些傳媒報道被他們指為笨旦傢伙的消息?正如書中引用Barney Frank 說:「你們這些只會幸災樂禍,而看不到政府的成績。對政府所做的一切,再也沒有比你們的新聞報道更有失公允的了。」

是耶、非耶?可不要忘記,正如作者所言,美國傳媒坐大之時,正是美國尼克遜年代:越戰令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再加上水門事件,令傳媒這所謂的「第四權」不斷坐大,令傳媒和政客、政府之間甚至互相憎恨,能夠討好傳媒的政客,如早年克林頓,無不沾沾自喜,以為可以控制了傳媒,可是當白水門案、萊溫斯基案發生後,他又避見傳媒,以為傳媒只懂針對他。

其實說穿了,傳媒報道有多少好消息,壞消息,不由傳媒掌控,控制的,全在政府手中:政府上下做得好,傳媒根本沒有壞消息可報,若政府做得差,就算傳媒不去扒糞,若滿街是糞,傳媒可以視若無睹,還要說香氣撲鼻?

希望政府那些官僚可以明白,有多少壞消息,並非掌握在傳媒手中,而是掌握在政府手中,若還是不明白,簡單一點,找一隻周星馳的《武狀元蘇乞衣》DVD看,結局中皇帝擔心丐幫坐大,周扮演的蘇乞衣對皇帝說,丐幫有多少人,決定於皇帝手中,若國泰民安,誰會做乞衣!

同樣道理,若政府真的按民意施政,不是按那些不知所謂管僚規條行事,最終弄至民意不滿,那,又怎能弄出那麼多批評政府壞消息?

究竟,那些政府官僚們,何時才明白,他們可能才是傳媒對政府的壞消息根源?他們施政心態不改變,根本不可能杜絕傳媒中對政府壞消息的報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