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立法會又再就家暴條例進行聽證會,童工己預計,那些反對家暴條例的宗教團體,又再會以那「無性繁殖」方式,以一化眾顯示所謂「多數意見反對家暴條例修訂」。童工其實相當尊重基督徒團體意見,他們反對家暴修訂,認為那是違反教義,若他們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出來,以教會名義動員所有教友反對,若最終政府屈服於他們力量,支持者如童工,總算敗得心服口服,可是那些保守教會組織,或許知道連主流基督徒,也不會認同他們的偏激、歪曲聖經立場,為求絕地反擊,不惜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用上他們公開機評、不恥的政客心段,隱藏身份、欺騙別人,化身成不同團體、人士表達意見,也在所不惜,那可不是童工空口說白話,那,可是有根有據的。

引用那教會《國度復興報》的報道,那一篇《教牧關注淫管及家暴條例》報道,那些牧者們,公然引導教友以弄虛作假、隱藏身份手段,為反淫管及家暴條例造勢,報道中說:

「梁燕城博士指出,議員余若薇提出將「同性同居關係」列入《家暴條例》保障範圍以達到「同性同居關係」等同「婚姻」的結論。一旦《家暴條例》修改案獲通過,就可通過司法覆核推翻《婚姻條例》原本所定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他說,這些皆屬政治「偷步」,手段惡劣。

有 關淫管條例方面,梁博士指出,從法律角度,可要求提出放寬管制的一方提供舉證責任,即證明色情刊物不會造成危害。另外,我們可以引證加拿大如何為相關問題 立法,證明政府可以加強管制,令言論自由不能成為淫褻及不雅物品之避護所。從哲學角度,梁博士指出,正有一股自由主義、後現代主義的歪風由西方吹襲東方, 核心思想乃是個人主義,背後有龐大力量支持,並得到各國人權法保護。他揭示這其中隱藏不可告人的動機,旨在摧毀香港乃至中國價值觀,最終要控制中國。

梁博士亦提醒與會者,是次表達意見行動不是宗教行動,不建議引用聖經經文來發表意見。他更呼籲各人對相關條例有基本了解後,以家長、市民或多種關注小組身份去關注此事及組織行動。

柯 廣輝律師駁斥自由派的論點,以三聚氰胺作類比,說明色情資訊不管多或少都需管制;又以吸烟、吸毒作類比,強調色情問題不能依賴青少年自己處理或把教育責任 推給家長。他提出只要將不同類型「淫褻」加以清晰定義就可方便執法,需要時才送交審裁處裁定。最後他促籲各人以「焦點小組」形式, 向區議員、立法局議員展開對話。

明明是因為宗教立場反對,那梁燕城卻教唆教友不要用教會身份表達意見,甚至不要引用經文,改用家長、市民,或關注小組形式表達意見,那和「講大話」有何分別?作為一個牧者,為求達到政治目的,引導、教唆教友「講大話」????那,又是否違反了十戒?身為基督徒,若為求目的,連自己行動是為悍衛自己信仰也不敢承認,要假借其他身份表達意見,他們,是否用自己行動,身體力行地去侮辱自己的信仰?一個牧者,竟叫教友不要以教友身份表達悍衛自己信仰的立場,那和公然叫人不要認主,又有何分別?若相信,何需隱瞞?

還有傳媒多次叫黄成智對蘇穎智牧師那鼓吹仇恨言論表態,他以不評論個人言論自由去迴避。難道,基督徒看到基督徒犯錯,可以視而不見?那,又是怎樣的基督徒?辜息養奸,看到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到自己眼中樑木,那是「真正」基督徒嗎?

朋友A也是基督徒,他看到那些人表現,嘆息之餘,劃清界線,相信絕大部份基督徒,並非如此。原來真正可惡的,絕不是宗教,而是那些借宗教達其目的的邪惡人心。

人心,或許才是最可怕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