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一月 2009.


亞視再度有新股東入主,今次是來自台灣旺旺集團老闆蔡衍明,之前他已用「天價」收購台灣中時集團,拿下了中天電視台,現在又來「打救」財困的亞視,之前蔡打敗黎智英收購申時,A已經「陰謀論」地說,在大陸有不少生意的蔡衍明,極可能是代阿爺出手,阻止黎智英在台灣擴張傳媒版圖,現在蔡又入股被指獲阿爺支持的亞視,A更加言之鑿鑿,蔡衍明兩次投資傳媒,就算不是阿爺的代辦,肯定想借兩次收購,討好北京,以求增加在大陸官場影響力,日後亞視只會越來越像中央台云云。

可是B卻說,不要胡亂說亞視像中央台!人家中央台收視率挺高,不少節目的質素很高,可不像亞視那些只有數個百分點收視率的節目。

說到中央台收視率高,童工不禁想起日前收到C的一封電郵,談的是內地近日對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收視率鬧「羅生門」事件。

事源早前全國聯播的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結束後,由央視有份的央視索福瑞媒介研究公司,公布春節聯歡晚會收視率,指在全國收看電視的家庭中,有95.6%的家庭收看了春節聯歡晚會,當中更有81.1%的受訪者認為今年的春節聯歡晚會辦得好,當中認為很好的,更高達55.2%。
但另一邊廂,AC尼爾森公布全國春節聯歡晚會收視率,卻與央視索福瑞結果完全不一樣,當中有13個省份不到20%,海南省低至1.3%

AC尼爾森做的全國春節聯歡晚會收視率:
遼寧: 88.9 %
吉林: 87.7 %
黑龍江 :85.3 %
北京: 73.2 %
河北: 70.2%
天津: 68.8 %
山西 :68.6%
山東 : 68.4%
寧夏 : 67.7%
甘肅 :64.2%
內蒙古 : 63.8%
陝西 :61.5%
河南 : 59.2%
安徽 : 24.8%
湖北 : 19.3%
江西 :18.7%
江蘇 : 18.6%
貴州 : 18.4%
上海 :17.4%
四川 : 16.5%
雲南 : 14.7%
湖南 : 14.1%
浙江 : 13.9%
福建 : 12.2%
廣東 : 5.3%
廣西 : 2.6%

童工再上Google找有關消息,發現內地網絡論壇,博客也有討論這件收視率「羅生門」事件,有指央視是央視索福瑞股東,調查難免會傾向央視,不及AC尼爾森客觀,但也有網民說AC尼爾森與央視索福瑞調查方式不同,有出入在所難免,更有人揶揄,央視又蓋新大樓,又收天價廣告費,不在收視率中弄點水份,如何交待?

童工不大懂收視率調查方式,也不清楚內地人民觀看電視習慣,難以評論,但從中可以看到,就算是由政府擁有的中央電視台,在今依賴商業廣告,不少地方電視台(雖然也是官辦的)競爭下,他們也要重視收視率,而內地民眾,也不是係央視說有多高收視率,他們就會照單全收,網絡世界令討論空間擴大了,節目好不好看,有沒有人看,全國網民可以透過互聯綱交流,更了解那些收視率是否可信,有沒有被灌水!這樣發展下去,互聯網勢必正面衝擊中共對控制輿論、傳媒的底線:當北京有天發現,他們要禁絕的網上言論,原來不只政治議題,任何網上討論、資訊,均會變成質疑、動搖他們管治威權以及公信力之時,中共就會面對一個根本問題,是否要全面控制、甚至關掉互聯網?

回看亞視,蔡衍明是否親中,其實並不重要,他是否可以搞出一個港版中央台之餘,又可以令亞視收視率上升,才是最重要的關鍵!畢竟,他怎樣富有也好,總不會有無限金錢,投放在一個收視率低,又沒有廣告的電視台身上,擔沙填海,可不是鬧著玩。

p.s.問c為何從沒有人質疑過香港收視率調查可能不準確,甚至「高估」TVB收視,低估亞視呢?c回覆曰:「你試下問身邊10個朋友,除左睇新聞、六合彩、跑馬之外,尋晚有邊個有睇亞視?我估10個入面10個都話冇!佢有幾個百分點收視率都畀多佢喇!」ok!明晒!


昨夜,童工搞了一場相當「搞野」的飯局,那是《蘋果批》的舊生會聚腳,包括第一代的利世民、孫柏文君,以及之後的尹思哲君、黄牛君,以及高明輝君。(有言在先,童工搞這場飯局,全因當日童工與孫君睹黄郁民得票率而敗陣!所以今天要請食飯!現在來看,孫柏文君倒有童工沒的政治智慧!)

眾人聚頭,總免不了月旦政治、經濟世道,即如昨天我等找了一間又一間食店,總是找不到坐位,利世民君也不禁說:「妖,邊個話香港經濟唔掂!連搵個位食飯都冇!奥巴馬肯定呃人啦!」童工可不知道,究竟是香港受惠於祖國,所以消費市道不受影響,還是如利世民君所說,有沒有內地消費者,香港消費市道,也不會差到那兒?

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反周期的投資、消費實例,童工只可以說,那些說這些話的人,不如把他們的資金,全投資在香港,若他們也不想把身家性命財產也投資在港,與香港共鳴共辱,一切,又怎麼能說呢?

或許,這一切全是我們平凡人解不開的故事呀!


每年農曆年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已成了農曆新年指定動作,自03年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去車公廟求籤,求得一支下籤之後,翌年已由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代行,多年來相安無事,怎知昨天劉皇發又為香港在車公廟,求得下籤一支,還要是差得不能再差的下籤!那是27籤,籤文曰:

「 君 不 須 防 人 不 肖 , 眼 前 鬼 卒 皆 為 妖 , 秦 王 徒 把 長 城 築 , 禍 去 禍 來 因 自 招 」

童工在網上找來的「車公靈籤解釋」,有這樣演譯:

「斷曰:家宅有鬼.占病凶險.自身作孽.出入撞鬼.婚姻大凶.求財虧本.

暴虐不仁.自作妖孽.時運極滯.非改不可.」

28la1p20new

這是昨天求到的車公下籤,連為沙田求的籤,也是下籤,100支籤中,有17支是下籤,要連續兩次也求到下籤,機會率有多大?是巧合?還是真的是天機?

孔子在《論語‧述而》中曰:「子不語怪力亂神」,太過迷信求籤的結果,甚至拉到其他傳說預言,總是有點穿鑿附會,可是在回歸以來,自車公廟求下籤,謹2003年一次,倒不如用較實在他的態度,看看2003年,在車公廟求得下籤那年,香港時局怎樣,再嘗試以較「理性」角度,看看今次再求下籤,可以有多「大鑊」!

先看2003年何志平求得的車公下籤,那是83籤:newx132

籤文曰:「掛帆順水上揚州,半途頗耐浪打頭,實力撐持難寸進,落橈下(巾里)水難流。」

怎樣看03年下籤內容,怎樣也不及今年的下籤「兇險」,那,2003年又發生了甚麼事呢?

2003年那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引致天怒人怨,以及同年的7月1日,有50萬香港人為反對立法上街,恐怕這一切童工毋須提醒大家了!2003年沙士仍在困擾香港,相信大家也不會忘記。

可是2003年,還是發生過不少令人傷痛的事。

2003年2月1日,美國太空穿梭機哥倫比亞號回程時解體,7名太空人死亡。

2003年3月20日,美國發動第二次海灣戰爭,攻擊伊拉克。

2003年4月1日,張國榮跳樓自殺身亡。

2003年7月10日,屯門公路大車禍,一輛巴士墮下山崖,車長及20名乘客死亡,20名乘客受傷,那是香港最多人死傷的一次交通意外。

2003年7月16日,香港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及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辭職,那是自實行高官問責制以來,最大香港政府人事高層變動。

2003年12月26日,伊朗大地震,3萬人死,20萬人受災。

光是看2003年發生過的事,今次又再求得車公下籤,還要較2003年的更差,2009年會是怎樣?作好心理準備,恐怕也不算是大迷信吧!反正那是作最好的準備,作最壞的打算是了!

還不要計,今年放煙花,連煙花船也發生火災!那是從未發生過的事!今年年頭還會好過嗎?牛年的年初二,豈不是一個「黑色年初二」?

至於籤文中所說的「眼前鬼卒皆為妖」,又說有「家鬼」,那究竟「鬼卒」、「家鬼」所指為誰?政圈A說:「唔駛解籤佬解我都知喇!講唔駛防人不肖,又話眼前鬼卒皆為妖,再加埋果句禍去禍來因自招,重唔係講煲呔班自己友,即係行會、局長、副局長、政助作反咩!將秦王變成煲呔,長城變成佢果班子,咁籤文就變成:呔徒把班子築,禍去禍來因自招。咁就講到好明白喇!唔駛解喇!」童工又怎會不明!行會中,一個罵政府較泛民更狠的劉江華,再加一個梁振英,自招其禍,煲呔,好自為之了!


看到陽光少女說,某新聞官送上聖誕e-card稱,希望可以在來年多看到一些愉快的新聞。看到這樣的「要求」,那新聞官還要說“It’s just a wish, i know.”童工可不知怎樣說好了。

首先,童工會建議他看看 Rich Reeves 寫的《What the People Know: Freedom and the Press》一書,中文版是商務印書館的《新聞到底該是怎麼樣》,特別是書中第一章《喊出皇帝沒穿衣服的人》。 Rich Reeves在這一章也承認,傳媒工作者不斷以揭露黑暗為己任,甘於成為「扒糞者」(Muckraker),當傳媒只懂嘲諷那些「沒穿衣服的皇帝(政客)」時,市民,要看那些傳媒報道被他們指為笨旦傢伙的消息?正如書中引用Barney Frank 說:「你們這些只會幸災樂禍,而看不到政府的成績。對政府所做的一切,再也沒有比你們的新聞報道更有失公允的了。」

是耶、非耶?可不要忘記,正如作者所言,美國傳媒坐大之時,正是美國尼克遜年代:越戰令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再加上水門事件,令傳媒這所謂的「第四權」不斷坐大,令傳媒和政客、政府之間甚至互相憎恨,能夠討好傳媒的政客,如早年克林頓,無不沾沾自喜,以為可以控制了傳媒,可是當白水門案、萊溫斯基案發生後,他又避見傳媒,以為傳媒只懂針對他。

其實說穿了,傳媒報道有多少好消息,壞消息,不由傳媒掌控,控制的,全在政府手中:政府上下做得好,傳媒根本沒有壞消息可報,若政府做得差,就算傳媒不去扒糞,若滿街是糞,傳媒可以視若無睹,還要說香氣撲鼻?

希望政府那些官僚可以明白,有多少壞消息,並非掌握在傳媒手中,而是掌握在政府手中,若還是不明白,簡單一點,找一隻周星馳的《武狀元蘇乞衣》DVD看,結局中皇帝擔心丐幫坐大,周扮演的蘇乞衣對皇帝說,丐幫有多少人,決定於皇帝手中,若國泰民安,誰會做乞衣!

同樣道理,若政府真的按民意施政,不是按那些不知所謂管僚規條行事,最終弄至民意不滿,那,又怎能弄出那麼多批評政府壞消息?

究竟,那些政府官僚們,何時才明白,他們可能才是傳媒對政府的壞消息根源?他們施政心態不改變,根本不可能杜絕傳媒中對政府壞消息的報道?


年三十,極罕有地毋須上班,自然也避過了下班後,碰上那去完行花市的人潮,致電A,原本想約他出來喝杯咖啡,怎知他說約了家人,因之後要準備示威請願安排,初一、初二也未必可以陪伴家人,所以今天免問了!忍不住心中咕嚕,煲呔到下周才放假回港,搞甚麼示威請願!連禮賓府啥人也沒有,那些泛民主派,向誰請願?正如公務員B說,他也不明白,為何那些請願人士,不可以等公眾假期後才請願?他們理應知道,初一至初三,政府總部是沒有人上班的,一眾局長也不在,除非,那些人只求在假日沒有新聞的日子,爭取在電子傳媒曝光!

還是和過去一樣,極討厭農曆新年假期,於是搜購了大堆DVD,包括童工之前在Youtube中看到,久石讓在武道館的現場演奏。那老闆可算是極「均真」的人,預先講明那是翻錄日本電視,當中有一些跳線情況,可是童工等不及出正版(雖然我到時也會購下,但,總想先睹為快!)最終也買下了!這個假期,相信不會空著,有不少DVD可看,當中更不乏一些想看,但一直未有機會購下的內地電影。

看到不少人行花市,又令童工想起兒時與父母到新蒲崗行年宵市場。令童工難忘的,可不是新蒲崗那年宵,而是在年宵市場旁的啟德遊樂場。那是市區唯一遊樂場,也是童工年幼時常到之處,反而荔園倒不常去!還記得最愛玩的是拋銀仔嬴箭牌香口膠!那時新蒲崗年宵市場就在啟德遊樂場旁邊,每到年宵,啟德遊樂場必通宵營業。今天,啟德遊樂場已拆卸了,雖然新蒲崗年宵仍在,可是,一切巳不一樣!或許,過去的那些日子,總令人難忘懷,但過去了的,始終是過去了,不可能再追回!

祝大家牛年順境。

761d2576cad34e43c341411aa2198898

這是在網上找到當年啟德遊樂場照片

9e7e8792f6dc8d6e71af3dfdc2e7d24e這也是在網上找到的啟德遊樂場宣傳品


p.s.昨天與c討論2月的預算案內容,童工左計右計,仍相信今個財政年度最終有盈餘,與C賭一餐飯,一個月後開估,我信我嬴面大!立此為證!


xin_2720106210824453308844

那是來自《新華網》的漫畫

從那些保守團體反對家暴條例修訂、要求加強監管互聯網,童工發現他們總愛先扮演正義者,強調他們也關心同志受暴力對待、關心互聯網自由,隨即拿出一大堆近乎危言聳聽問題,例如影響家庭核心價值、影響情少年性觀念、大學生畢業去做男妓、看完色情資訊會變色狼………諸如此類的理由,去肯定他們的訴求正確,完全隱瞞他們的真正目的:透過修改或阻止修改法例,以達至其宣揚、維護其堅持的保守宗教道德價值利益,以達其政、教一體的目的,當然他們會用盡方法及技巧,向公眾掩飾他們真正目的,否則,相信沒有人會支持他們。

早前內地互聯網世界,也發生了一件性質非常相似的事件。「人肉搜索」,即香港網民所說的「起底」,那是內地網民常用來對付、揭露貪污、行為不檢、犯法官員,以及揭發地方政府違紀違法的網上「武器」,令不少內地貪官污吏聞之色變,也突顯了互聯網的力量。今個月18日,江蘇省第十一屆人大常委會通過了《徐州市電腦資訊系統安全保護條例》,並於今年6月1日起生效,條例中的第18條有規定,「未經允許,不得提供或公開他人的資訊資料」;第19條也有一款規定,「不得散佈他人隱私,或者侮辱、誹謗、恐嚇他人。」違法者最多可罰款5000元,若情節嚴重者,半年內禁止電腦上網或停機(哈!這豈非香港淫審諮詢中,其中一項建議罰則!),任何違法單位,可能面臨吊銷經營許可證或取消聯網資格的處罰。

這條消息公布後,即引起內地網民嘩然,認為等同用法例明令封殺「人肉搜索」。當然, 江蘇省人大法工委,也有其一套「我們也是為你們好」的解說方式,他們首先就拿保護私隱出來解畫,指根據國家法例、個人隱私受到法律保護,又指不少女性私隱被人在網上搜尋、散播!隨即又說反對者明白真正立法目的,那是誤解他們立法原和條文,他們立法並非簡單地禁止「人肉搜索」,通過互聯網揭露醜惡現象、舉報領導幹部的違法行為、抨擊社會不文明行徑,國家法例是允許的、容許公眾的監督權利,不會受有關法例禁止

可是,內地網民可不是這樣想,他們相信這條法例真正目的,是用來保貪官,不是平民的私隱,網易為此進行一項網上調查﹐超過80%的人說﹐他們不擔心成為人肉搜索的目標﹐因為他們沒有做虧心事,只有14%的人讚同這條例,人民網另一項調查顯示﹐4%的人稱這項禁令利大於弊﹐超過90%的參與網民反對這項規定﹐因為它對民眾的監督產生了不良影響。

新華網的一篇相關評論文章《誰是立法禁止人肉搜索的受益者》,作者也在文中暗示,立法只會對貪官有利:「在網路舉報中,當然也涉及披露他人資訊的問題。關鍵在於,官員的行為、舉動、收入等資訊,不一定能夠作為隱私而受到法律 保護。這就決定了人肉搜索在網路反腐過程中的合法性與合理性,而不能不加區分地痛下殺手。徐州立法對人肉搜索說不,其實質恰恰是不管不顧地禁止了包括舉報 在內的一切公佈資訊的行為。可以肯定,如果早有這樣的規定在,則周久耕必然不會丟官。而徐州本地的那位被網友舉報下臺的區委書記董鋒,也必將繼續著他的“ 一夫兩妻制”美夢。

內地官員借保障網上私隱為名,封殺人肉搜索,卻隱藏背後防止網民用互聯網對付貪官污吏的「真正」目的;香港保守團體,以保障年青人、家庭價值為名,反對家暴修訂、要求加強規管互聯網,卻隱藏起背後要利用法律來保護、宣揚他們那套保守道德價的「真正」目的。那些保守團體手段,與中共那些官僚做法,何其相似!當我們再聽到那些保守團體以種種似是而非理由,要求加強規管互聯網時,想一想,他們真正自的是甚麼?為香港人?還是只為了他們自己?



昨天落馬洲發生的車禍,因為貨櫃車司機醉酒駕駛,奪去了六條人命。這是一宗悲劇,因為那貨櫃事司機喝酒駕車,不止奪走了人命,也奪走了五個家庭的未來!可是這件事件背後,也引伸了不少值得深思的問題。

首先,現時那危險駕駛以致他人傷亡的判罰,是否太輕?政府去年7月才將法例修訂,把醉駕引致他人死亡的判監年期,由原先最高的5年倍增至10年,理應算是提高刑罰了,可是大狀A對童工說,醉駕令他人死亡,其實等同誤殺,但按目前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7條,誤殺罪最高刑罰可是終身監禁:「任何人被裁定犯誤殺罪,可處終身監禁及罰繳由法庭判定的罰款 」。那醉駕引致他人死亡的刑期,又是否太輕?利世民君說,香港交通條例罰則,實情是有很多問題,例如行人不按交通燈指示過馬路(即包括紅燈也過馬路),罰款1500大元,但汽車衝紅燈呢?他記憶是罰450元加扣五分,為何人衝紅燈罰1500元,車衝紅燈只罰450元??即如同樣等如誤殺的醉駕引致他人死亡,最高刑罰只判10年,卻不是誤殺的最高刑罰終身監禁呢?

其次,特首昨天到車禍現場視察,面對死者家屬質問,煲汰應對,較死者家屬更差。煲呔到車禍現場了解情況,與死者家屬對話,那是做了份內之事,可是他似乎未做足「功課」,表現欠佳,作為一個「政治家」,如此表現,恐怕要檢討檢討,但童工仍覺得,煲呔肯面對死者家屬,怎樣算,也是值得肯定!起碼,聽一聽家屬要求,其實是相當合理及低微,只要求政府盡快改例嚴懲醉駕者,煲呔理應聽到民意!現在大家等著的是,他是否真的肯回應民意訴求?

看煲呔在鏡頭前的對答和表現,真的很差勁,家屬那句「可以改嘛!唔合時宜,我叫個女唔啱就改!你教我做好份工!我跪係到求你!我求你畀返個姪我!你唔可以咁縱容你手下!」看著那家屬跪下來求特首,煲呔之前還要先問人家是否死者家屬,難道若他不是家屬,只是朋友,煲呔可以不答人家痛心的質問?這,又令煲呔今次關心民情行動,大打折扣!

最後童工不能不說,有線電視作天又設立熱線和網站,鼓勵市民即時表達意見,更於新聞報道中讀出來!這種把即時民意引入新聞報道中,在去年預算案公布時,有線已做過,今次不過是故技重施,把即時民意引入正統新聞報道中,是好是壞,恐怕有很大爭議!究竟會否對免費電視台的新聞報道,做成影響?

最後,童工只望,悲劇,不要再出現!


今天,立法會又再就家暴條例進行聽證會,童工己預計,那些反對家暴條例的宗教團體,又再會以那「無性繁殖」方式,以一化眾顯示所謂「多數意見反對家暴條例修訂」。童工其實相當尊重基督徒團體意見,他們反對家暴修訂,認為那是違反教義,若他們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出來,以教會名義動員所有教友反對,若最終政府屈服於他們力量,支持者如童工,總算敗得心服口服,可是那些保守教會組織,或許知道連主流基督徒,也不會認同他們的偏激、歪曲聖經立場,為求絕地反擊,不惜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用上他們公開機評、不恥的政客心段,隱藏身份、欺騙別人,化身成不同團體、人士表達意見,也在所不惜,那可不是童工空口說白話,那,可是有根有據的。

引用那教會《國度復興報》的報道,那一篇《教牧關注淫管及家暴條例》報道,那些牧者們,公然引導教友以弄虛作假、隱藏身份手段,為反淫管及家暴條例造勢,報道中說:

「梁燕城博士指出,議員余若薇提出將「同性同居關係」列入《家暴條例》保障範圍以達到「同性同居關係」等同「婚姻」的結論。一旦《家暴條例》修改案獲通過,就可通過司法覆核推翻《婚姻條例》原本所定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他說,這些皆屬政治「偷步」,手段惡劣。

有 關淫管條例方面,梁博士指出,從法律角度,可要求提出放寬管制的一方提供舉證責任,即證明色情刊物不會造成危害。另外,我們可以引證加拿大如何為相關問題 立法,證明政府可以加強管制,令言論自由不能成為淫褻及不雅物品之避護所。從哲學角度,梁博士指出,正有一股自由主義、後現代主義的歪風由西方吹襲東方, 核心思想乃是個人主義,背後有龐大力量支持,並得到各國人權法保護。他揭示這其中隱藏不可告人的動機,旨在摧毀香港乃至中國價值觀,最終要控制中國。

梁博士亦提醒與會者,是次表達意見行動不是宗教行動,不建議引用聖經經文來發表意見。他更呼籲各人對相關條例有基本了解後,以家長、市民或多種關注小組身份去關注此事及組織行動。

柯 廣輝律師駁斥自由派的論點,以三聚氰胺作類比,說明色情資訊不管多或少都需管制;又以吸烟、吸毒作類比,強調色情問題不能依賴青少年自己處理或把教育責任 推給家長。他提出只要將不同類型「淫褻」加以清晰定義就可方便執法,需要時才送交審裁處裁定。最後他促籲各人以「焦點小組」形式, 向區議員、立法局議員展開對話。

明明是因為宗教立場反對,那梁燕城卻教唆教友不要用教會身份表達意見,甚至不要引用經文,改用家長、市民,或關注小組形式表達意見,那和「講大話」有何分別?作為一個牧者,為求達到政治目的,引導、教唆教友「講大話」????那,又是否違反了十戒?身為基督徒,若為求目的,連自己行動是為悍衛自己信仰也不敢承認,要假借其他身份表達意見,他們,是否用自己行動,身體力行地去侮辱自己的信仰?一個牧者,竟叫教友不要以教友身份表達悍衛自己信仰的立場,那和公然叫人不要認主,又有何分別?若相信,何需隱瞞?

還有傳媒多次叫黄成智對蘇穎智牧師那鼓吹仇恨言論表態,他以不評論個人言論自由去迴避。難道,基督徒看到基督徒犯錯,可以視而不見?那,又是怎樣的基督徒?辜息養奸,看到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到自己眼中樑木,那是「真正」基督徒嗎?

朋友A也是基督徒,他看到那些人表現,嘆息之餘,劃清界線,相信絕大部份基督徒,並非如此。原來真正可惡的,絕不是宗教,而是那些借宗教達其目的的邪惡人心。

人心,或許才是最可怕呀!


昨天,立法會為《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諮詢,一如童工之前所說,那些保守基督教團體,運用當年支持《基本法》23條立法諮詢中,那些支持立法組織手段,以「無性繁殖」方式,一個組織化作幾個代表,表達他們反對放寬規管的立場,例如關啓文 ,他以浸大宗哲系副教授名義出席,但他同時是性文化學會主席、明光社董事會文書;又如洪子雲,他以理大香港專上學院講師身份表達意見,但他又同時是性文化學會的副會長、明光社義務傳道員,還有那鄭順佳,他以淫管條例家長關注小組代表發言,但又同時是性文化學會顧問,一個性文化學會,可以化身成如此多個「分身」,表達意見,這樣堆砌人頭,務求以數目壓倒反對聲音,他們沒有違反遊戲規則,但不時把公義掛在口邊的保守基督徒團體,以這種手法壓倒反對者,不是靠說道理,而是靠「分身」以疑似人多勢眾壓倒不同意見,那,究竟是公義,還是不公義之行徑?

聽證會中,不少支持監管互聯網的團體,均以「個人經驗」,訴說那似是而非的個人經驗,以證明色情泛濫,如新造的人協會事工主任鍾錦輝說,曾有男同志表示年少時看過色情電影,禁不住在巴士非禮乘客,那青年聯盟會幹事黃啟榮說自己9歲習武,他看到網上遊戲侵犯女性可升級,認為這是一種「 腦 部 訓 練 」,會將青少年玩家變成性侵犯女性的高手。

看過色情電影,令同志變色狼?玩過以女性為主題格鬥遊戲,會變成「性侵犯女性的高手」????若真是如此,過去十多廿年,香港警方每周也製作《警訊》,當中必有重演種種罪犯犯罪方式,童工沒有看過十年,也有八年了,童工豈非深受那些犯罪行為影響,成了《超級罪犯》?每一分鐘也可能犯罪?那,我是企鵝?謎妖?還是two-face????

童工再看那些提交的書意見,不少反對者引用色情刊物引致性犯罪數據,也是70、80年代初的數據,那個年代,互聯網也未發展、未普及,那又是否合理?更不要說,關啓文在他的意見書中,以70年代「日本對色情物品的規管較嚴厲,而強姦數字則下降了49%。」他又可否知道,由70年代開始,日本色情事業,已由刊物轉往電影,以致80年代更普及的av?他的數據,又豈非說明,色情資訊越普及,風化案越小?

實情是數據可以任由人控制,引用有利於自己的,攻擊對手,可是數據還數據,現實是互聯網今天普及程度,正非法例,人力可控制了,就算香港立了法規管互聯網,可以阻得住全球的不規管嗎?

那些保守派人士,可否清醒一點,看清楚今天的世界?保守道德主義,在那互聯綱世界中,早已沒有市場了!


匆匆完成手上工作,第一時間趕回家,無非不想錯過美國新任總統奧巴馬的就職演辭。A說奥巴馬是演說能手,極之期待他的就職演說,希望奥巴馬可以像羅斯福、甘乃迪、列根等美國總統就職演說一樣,留下令後世人難忘、也廣為引用的佳句。

看過奥巴馬那大約廿分鐘的演說,再走上奥巴馬網頁,細心看一次他的演辭全文,童工覺得,不少傳媒報道奧巴馬演辭,似乎側重了他對美國當前面對內外經濟及外交困局,提出的主張和看法,反而較少提及演辭中強烈歴史感,特別是奥巴馬花了相當編幅,重提美國立二百年,當年開創這片新大陸、建立合眾國的一眾先賢們,究竟是抱著怎樣的理念立國,希望建立一個怎樣的國家。

或許,今次金融海嘯,令奥巴馬意識到,美國人真得承平太久,只懂財富、享樂之餘,已忘記了當年前人為了立國而走過的路、忘記先賢為今天美國作出種種付出,所以他開宗明義地說,美國的偉大,並非必然的,那是由先賢爭取得來:「In reaffirming the greatness of our nation, we understand that greatness is never a given.  It must be earned.」之後,他回顧前人為建立美國而走過的崎嶇道路,提醒美國人,要建立一個偉大國家,並無捷徑,也不是一條名利之路,那是一條要犧牲、付出的路,前人付出,為今天強大美國建立基業:

「 Our journey has never been one of short-cuts or settling for less.  It has not been the path for the faint-hearted – for those who prefer leisure over work, or seek only the pleasures of riches and fame.  Rather, it has been the risk-takers, the doers, the makers of things – some celebrated but more often men and women obscure in their labor, who have carried us up the long, rugged path towards prosperity and freedom.

For us, they packed up their few worldly possessions and traveled across oceans in search of a new life.

For us, they toiled in sweatshops and settled the West; endured the lash of the whip and plowed the hard earth.

For us, they fought and died, in places like Concord and Gettysburg; Normandy and Khe Sahn.

Time and again these men and women struggled and sacrificed and worked till their hands were raw so that we might live a better life.  They saw America as bigger than the sum of our individual ambitions; greater than all the differences of birth or wealth or faction. 」

面對今日美國內外交困,奥巴馬以先賢走過的路,重新提醒美國人真正的美國立國精神、那是令美國真正強盛的精神價值,或許今天美國人面對困境與先賢不同,但要克服困難,美國真正核心價值,仍然是美國人對抗逆境的武器:

「Our challenges may be new.  The instruments with which we meet them may be new.  But those values upon which our success depends – hard work and honesty, courage and fair play, tolerance and curiosity, loyalty and patriotism – these things are old.  These things are true.  They have been the quiet force of progress throughout our history.  What is demanded then is a return to these truths. 」

所以他對美國人,提出了新世代的責任(new era of responsibility),很有點甘乃迪的「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的味道:

「What is required of us now is a new era of responsibility – a recognition, on the part of every American, that we have duties to ourselves, our nation, and the world, duties that we do not grudgingly accept but rather seize gladly, firm in the knowledge that there is nothing so satisfying to the spirit, so defining of our character, than giving our all to a difficult task.」

國家也好、企業也人、甚至人也好,當被財富、權力、榮耀、勝利充斥於身邊之際,慢慢就會忘記當天怎樣可以得到這一切,忘記了根本,當好景破滅,就會變得迷惘、苦惱,奥巴馬就是要提醒由天堂跌落地獄的美國人,當日立國先賢,究竟是憑著怎樣的信念,建立這偉大的國家,今天,美國人面對金融海嘯的衝擊,是時候重新上路,重拾美國人早己拋諸腦後的價值。

曾幾何時,香港人也面對過相同的困境,亞洲金融風暴、非典肺炎,香港人也是由回歸前天堂,打落了凡塵,那時我們開始講獅子山下的精神,可是特區政府講的,只是表面的東西,究竟,真正的「香港精神」是甚麼呢?政府從沒有認真的去推動,否則,又怎會鬧出甚麼副局長、政治助理被責用人為親,連昨日公布新行會任命,也成了政治分餅仔的把戲!

再看看煲呔那甚麼保命、保本、保工對應金融海嘯政策,與奥馬巴那重張美國精神的理念,高低立見。沒有理念的政策,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煲呔,何時才明白這個道理?面對金融海嘯,誰也沒有必勝之策,最終關鍵,取決於民心信念,奥巴馬以開國先賢理念,重建美國人民的信心,煲呔,他以甚麼去重建香港人的信心?

蔡子強在東周刊文章,提到列根在就職演辭中,以一個美國小兵無名英雄故事,激勵美國人,奥巴馬演辭,也同樣以一個獨立戰爭時的小故事作結束:

「So let us mark this day with remembrance, of who we are and how far we have traveled.  In the year of America’s birth, in the coldest of months, a small band of patriots huddled by dying campfires on the shores of an icy river.  The capital was abandoned.  The enemy was advancing.  The snow was stained with blood.  At a moment when the outcome of our revolution was most in doubt, the father of our nation ordered these words be read to the people:

“Let it be told to the future world…that in the depth of winter, when nothing but hope and virtue could survive…that the city and the country, alarmed at one common danger, came forth to meet [it].“」

那是蘋果日報翻譯

「在 美 國 誕 生 的 一 年 , 在 最 寒 的 歲 月 , 一 小 群 愛 國 的 人 在 冰 封 的 河 畔 , 圍 攏住 一 堆 營 火 餘 燼 取 暖 。 首 都 失 守 。 敵 人 進 攻 。 白 雪 染 血 。 在 我 們 革 命 成 果 備 受 疑 惑 的 時 刻 , 我 們 的 開 國 父 親 下 令 向 人 們 宣 讀 :
「 告 訴 未 來 的 世 界 … … 在 嚴 冬 一 無 所 有 之 際 , 只 有 希 望 和 德 行 存 活 … … 這 個 城 市 和 這 個 國 家 , 必 須 迎 上 前 克 服 共 同 的 危 難 。 」」

當我們面對未來的迷惘,不妨看看前人留給我們訊息,或許,會有得著!

一月 2009
« 十二月   二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