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說互聯網世代是快速轉變的世代,2008年,也是一個時勢急變的年頭,香港經濟、股市如是:上半年大家才聞通脹而色變、政府為紆解通脹壓力搞盡腦汁,下半年卻是經濟衰退重臨,政府要想辦法刺激經濟;今年1月9日恆指才見27615點高位,大家正憧景30000點指日可待,下半年卻不見了一大半,10月28日,恆指見10676點最低位,末日論者預言,明年勢跌破萬點。

這一年之間,時勢、勝負、角色易轉之快,又豈只股市和經濟?人事、角色、政局轉變之迅速,又較股市經濟走勢更快:三數個月前意氣風發、轉頭已成喪家之犬;之前才勝利祝捷、轉頭兵敗如;人前才生死相搏、人後即稱兄道弟,類似事件,2008年,數之不盡:

年初,煲呔民望高據66分,到12月只能站穩50分樓上;煲呔為強政勵治,增加政府政治問責,決定擴大問責制,引入副局長、政治助理,怎知出台之日,正是暴露政府最沒有政治觸覺之時,為了副局長有外國藉、薪金過高問題,政府左閃右避,不肯正面回應,副局長、政治助理之設,原為政府解決政治問題,怎知卻成了政府最大政治問題!

人事方面,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以身體健康為理由請辭,可是辭職後馬時亨,卻不時出現於大小活動,又接受訪問,參加慈善活動,較其他沒有健康問題局長更活躍;原本被泛民在選舉中圍剿的葉劉,當選後卻忽然成了政府敵人、泛民盟友,取消外傭稅一役,李永達在議事堂中表態力撐葉劉、葉劉又多謝民主黨支持場面,不只童工大嘆世事難料,連某在03年23條立法時離港的A君,也在電郵中感嘆:「究竟我依家個香港,你咪同一個地球嘅香港?依家個葉劉,又係咪以前個葉劉?佢地其實係咪兩個人呀?」當然還有保皇到不能再保皇的梁行會召集人振英,忽然擁抱李卓人支持最低工資;以往被視為慎言的王永平,又忽然變身成批煲呔悍將!當然,少不了自由黨內訌,由爭兄道弟到一朝反臉不認人。2008年政圈人事轉變,多令人嘆為觀止!

當然,政圈如是,令市民關心的八卦新聞也如是,意氣風發王維基12日亞視維新,由豪情壯語不足中央第10台,自言從未輸過,到無聲敗走亞視,封口沉默!還有倪震與女張茆交往被揭、與周慧敏引咎分手,隨即又宣布與周結婚,也不過是數日間之事,難免令人覺得,人世間以往視為山盟海誓,今天,原來也是與王傑那些情歌一樣,不過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幾分傷心分痴!

還有,悲歡同在,也是今年特色。四川地震,不論中國還是外國人,也為災民悲哀,可是一轉頭,又是全中國同慶京奧舉行,中國人、外國人讚嘆京奥開幕式華麗壯觀,悲哀,已放在一旁,之後又是神七升空,中國人自以能與美、俄爭一日之長短,可是,已沒有人記得,京奥之時,中國相信是資訊最開放的「日子」,互聯網沒有金盾之餘,連生果報也可「合法」到北京採訪,一年未過,一切,又打回原形!

最後,不能不記今年命運最大起大落的人:年初還是總統之尊的阿扁,現在不只是階下之囚,更加眾叛親離,連兒子也為了減刑出賣他。

人生變幻,起落無常,2008年,可說完全體現了。

童工對2008年體會,想起熟周易B曾解釋乾卦亢龍有悔之意思,他引「文言傳」解釋:「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 ,豈非今年不少人經歴的寫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