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先生對三十世代的評論文章,不論在網上、政圈、以致學界之間,引起不少議論。某夜與A談論這個問題,A不少門生也屬三+世代一群,原本也想寫篇文章分析分析,後來他再想,還是不要捲入這場辯論,全因,雙方也有雙方道理,可是,也有他們的盲點。A說林行止自己寫的評論文章,不時觸及全球化、資訊爆炸、互聯網崛起對新時代的挑戰,可是他在那篇文章中,卻未有提及三十世代,面對上述那些挑戰,要力爭上游,面對的困難,是否較他們那一輩更大?為何林行止論述今天三十世代,竟忽略了這個重要因素?

可是對那些三十世代而言,A說今天世界,不錯是較數十年前世界競爭更大,挑戰更多,但同樣地,今天三十世代因為先天條件太好了,他們大多有相當學識、一定視野,往往急於求成,失去了等待機會的耐性,不要忘記,一個社會中,不論任何時代,可以在同輩人中脫熲而出的,始終只有小數,能否成為那小數人,運氣和機會是重要因素,運氣這個就難說,並非人力可控制,但機會卻是人可以把握的,縱使今天遇上飛黃騰達機會,可能較上一輩小,但不能說完全沒有,關鍵在於今天三十世代,小了一份耐性和虛懷,眼見上位者好像事事不如己,就心急「上位」,不明白如何與上世代共存,也是把握機會的重要條件,結果有些三十世代的人,較同輩更早出人頭地,那,不是他們較同輩在智識、實力方面更勝籌,只不過他們較同輩更懂處理與上世代關係,簡單點說,他們更懂人情世故,明白在「現實」世界中,如何生存及向上爬。

童工反而覺得,每一世代、每一行業,也有其新世面對挑戰,未必是上世代面對挑戰,就較現在世代少,更易脫熲而出,只在於,我們是否有足夠觸覺,當別人未發視那未有人開發「藍海」之前,可以先於其他人開拓。就拿香港漫晝業來說。,70年代香港漫畫還是被視為「教懷細路」行業,當時十多歲的黄玉郎已立志將港漫讀者群擴大,當時譏笑他不切實際老行尊,後來不是退休,就是被黄玉郎打敗,到他成功上市,一統香港漫畫業,從業員紛紛以他為學習目標,認為沒有人可以超越他時,當時以效法日本漫畫畫風、甚至以正統藝術畫技引入漫畫的馬榮城,又以「中華英雄」超越了擁有上市公司的黄玉郎,到漫畫行業人人學馬榮城、專注於畫技的時候,忽然又冒出一個連漫畫也不太懂畫的「肥良」溫日良,以故事、構圖冒起。童工只想說,每一時代、每一行業的新人,總會覺前人面對挑戰較自已少,自己面對的難關更大,但當中總有人可以找到別人找不到的路,成為那一輩人中成功者,更重要的是,他們選擇行那條路的時候,並不知自己會成功,也許為興趣如馬榮城,又或是因已之短,要另尋出路如肥良,但總的來說,他們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當日選擇走這條路時,未想過自己會成功,因為當時根本沒有人會走,他們行這一條路,很大程度為了自己的理想,完全沒有太多計算,甚至有輸的心理準備,因為他們敢冒險之餘,也明白自己之不足,所以,他們選擇走一條別人不敢走、不會走、甚至連是否存在也不應的路,找自己的「藍海」!

明白自己的不足、虛懷面對上世代、武裝好自己、勇敢地為自己找一條未知前景的道路,或許是三十世代的未來,正如不少三+世代引以為傲的美國候任總統奥巴馬,他,就是有對自己不足的自省和虛懷,由副總統以致他大部份內閣閣員,也是充滿實戰經驗、來自上世代克林頓政府的人(他,可陣克林頓太太也找來做國務卿),奥巴馬的勇敢,不在於空叫改變,而是他明自白己的不足,願意和上世代合作創造新時代!那些只看到奥巴馬叫轉變,看不到他務實、肯與上世代共存、互相尊重、合作的人,根本不明白奥巴馬。

這,正是今天香港三十世代要學習之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