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曾聽前輩說過,全香港小道消息最多、最掌握經濟脈搏、最了解小市民民情的,並非特首辦的心戰室、那些年薪十多萬的甚麼副局長、政治助理、以致立法會、區議會議員,而是那些的士司機大佬,他們每天接載乘客以千百計、天天也和不同類型市民接觸、再加上的士司機愛與行家交換小道消息、又或從客人聽回來的情報,乘的士時多與的士司機交談,或許聽到一些意外消息、民間情況也說不定。

周日因趕時間要乘的士,看見旺角街頭人山人海,童工忍不住抱怨:「唉,唔係話經濟唔好,為乜成街係人夾塞車?」這時前坐的士大佬搭口:「今日冬至嘛,一家大細出街食飯梗係人多,依家經濟又未至於差成咁!」童工好奇問:「阿司機大佬,乜唔係經濟唔好,好多公司裁員,轉去揸的士?」的士大佬答曰:「係就係多左人揸的士,好多係畀人裁出嚟,但聽講唔多關經濟事,聽佢地講好多老闆係借勢炒左班人工高,又成日唔肯做多啲伙記,轉頭又用平成半人工請翻個聽教聽話靚仔,好多老闆借勢抄早兩年高人工請落啲人啫!」

童工又問他,不短加長減令他們收入大減?為何沒有更激烈抗議?的士大佬又答曰:「係呀,短加長減對我地好慘架,你知唔知短加長減第一日,我一更搵少成百幾蚊!好彩之後每更淨係搵少幾十蚊,加埋呢排油價減價,先叫維到皮,若果唔係油價減左,成班司機一早去左罷駛!連食都唔夠食,駛同呢個政府講道理!」

的士大佬又抱怨說:「嗱,唔係話我話,最衰係香港班傳媒,成日話乜野雷曼苦主,雷曼苦主有幾多人?幾萬好味呀!有幾大影響先,日日係咁吹,搞到香港好似好唔掂咁,咁咪個個人都唔去駛錢!失業唔駛錢就梗係,最弊連班有工做都唔駛,平日駛一蚊,依家駛五亳,阿哥,你明唔明,經濟係一環扣一環,你駛少五毫,即係人地賺少五亳,佢地自然又會駛少左,最後咪連自己都影響埋,連自己份工都冇埋!班傳媒、政客唔好日日唱衰得唔得呀!」

童工不敢搭嘴,只有唯唯諾諾,司機大佬又說:「依家未去到差過沙士,當時連出街都唔敢,依家有幾千人排隊去搶平貨,即係唔係咁衰喇!但係再係咁唱落去,個個唔肯駛錢,未到最衰果陣,大家到死晒,真係到最衰來到,就係衰上加衰,衰多幾錢重,你話班傳媒、政客係咪冇個樣整個樣!」童工仍是不敢搭嘴,一味說「哦、哦、哦」!

臨下車前,的士大佬也不忘加多一句:「依家呢個政府真係冇用架,畀啲乜野黨惡晒,個特首又唔知法左邊,今日新聞呀,醫院見死不救都得架,你地香港人學乜野鬧大陸,同大陸醫院有乜分別呀!班傳媒淨識嘈嘈嘈,政府又冇用,連我載過個自由行客都話香港唔掂!阿哥,多謝xx元!」

童工付鈔,司機大佬正在計算找回零錢時,一邊低著頭問:「係呢,阿哥,見你係咁睇你個電話,星期日都好似咁忙,你做盛行呀?」

「我………我做文職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