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發生了一件不應出現的悲劇。一名心臟病人在明愛醫院外心臟病發,卻因明愛醫院甚麼工作指引,拖延了救援,最終那病人去世。

看 到那病人兒子在電視中控醫院墨守成規那所謂工作指引,變成見死不救。童工相信,在醫院工作的每一個前線員工,不會是見死不救的人,否則也不會有路過醫生, 為那病人急救,見死不救的,只是那一眾佔據高位的人,只要看他們昨天見傳媒,還拿著那些甚麼工作指引在推卸責任,連一句連歉也不肯說,正如A君說,縱使明 愛醫院管理層道歉了,要承擔賠償和責好了,就算是1000萬好了,對受害者家屬而言,錢,不是最重要,他們要的,是一個公道!

真的,我們要的,其實只是一個公道,請不要怪那明愛醫院文職員工,他只是跟工作指引辦事,只是不知何時開始,政府、公營機構工作指引,不是向市民負責,反而成了卸責借口。

政府重視工作指引,其實始於1992年,彭定康任最後一屆港督,在他首份施政報告中,要求政府部門對自己服務作出服務承諾,這,可是對政府部門向市民問責行出了重要一步!童工還記得,自此之後,當時的布政司陳四萬要見記者,交待政府的工作報告,可惜,自回歸後,這一切已不再存在了!可是,那對香港人追求政府、以及公營機構問責之聲,卻未有因政府不再重視部門工作報告而間斷,只是,那些工作交由申訴專員去處理,例如2008年,申訴專員指環境衞生署、屋宇署及水務署處理滲水投訴不力,要用工作指引去處理投訴,即為一例。

那即是說,香港人從未對政府服務承諾、以及一切工作指引目標,有放鬆過,可是,去到今天,我們的一眾大小官僚,已將那些作為問責的指引和服務承諾,變成開脫責任的借口,那,又豈非違背了當天肥彭推動服務承諾的本意,令問責成了卸責?

究竟,那些醫院高層製定工作指引之時,是為了救更多人,還是為自己責任開脫?

看今天明愛醫院例子,對不起,童工不覺所謂的指引,是為救人而設,若看那令童工發火明愛醫院總監,還是對著記者不肯認錯,童工只想說,馬行政總監,縱使從指引上明愛真的沒有犯錯,人情上,明愛真的錯得不能再錯,不以救人為首要任務,只重那甚麼官府行政指引,最終犯錯了,還要抵懶,那又是否說得過去?你的心中又是否安樂平和?

童工只可以說,若肥彭看到他當日提倡的部門服務承諾,變質若此,他必覺死了好過!

何時,香港人變成只懂忍受官僚把持一切,我們,真的,是否忍受太多了?

若煲呔看到這些事情,還不大刀闊斧改革,他,是否要待數十萬人上街,才可以來個他媽的清醒?妖!

p.s.原本文章內提到明愛是教會醫院,得朋友指正,原來明愛很久以前已非教會醫院,所以更改內文,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