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魔童王維基入主亞視不過數天,已弄至滿成風兩,先是一眾高層辭職不幹,之後又拿新聞部開刀,以他的香港寬頻運作模式,拿來與亞視新聞部比較,為何香港寬頻新聞有百多人,亞視新聞部二百七十多人,為何亞視新聞部不可以有百多人?

王維基的種種大小動作,其實只是一種行動語言,無非借此顯示他求變的又決心,而求變的目標是那麼的簡單:要把亞視變成一間有錢賺的電視台。童工相信,沒有任何一名亞視員工,會反對這個目標,問題是,王維基可以拿出怎樣的一個方案,去挽救亞視?

看了多天有關亞視發展的新聞,除了那些口號式要搞高檔節目、不無線競爭客源之外,就是說要削減人手、之後拿香港寬頻經驗來與亞視比較,這些舉措,倒令童有點失望:所謂搞甚麼高檔節目,到今天仍拿不出具體要搞甚麼節目;削減人手,這是任何一個CEO也懂的把戲,魔童,不是拿這些老掉牙招式。來應酬一眾等著看你表演的廣大市民吧!至於拿香港寬頻的經驗來批評亞視,難聽一點來說,香港寬頻的經驗是失敗,亞視經驗也是失敗,只不過香寬頻可能是蝕一元、又或是打個和,沒有錢賺,亞視蝕一千元,可是去到最後,蝕一元是蝕,蝕一千元也是蝕,何足借鏡?魔童代表作,可是利用長途電話回撥,打跨了香港電訊,今天,魔童可有此大計,可以打跨TVB?

直到今天,魔童交不出他的大計,不斷向現有亞視中人佢出要求之餘,對自己要求,卻是給他三年時間,令亞視變成員工驕傲。童工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三年?他對自己開出的時限是三年,若然下屬部門主管說,他要三年才可以改革部門,做到有盈利,魔童可以收貨嗎?魔童對自己要求,又是否太低?連他這樣高人,也要三年時令亞視起死回生,不如他的下屬,又要多小時間?

至於《明報》之前說,他要新部學生果報,但又說自己不懂新聞,只懂錢。生果報作風,恐怕不是只懂錢,若然肥老黎只懂錢,他,不會和阿爺作對、不會不賣浮雲君的帳,他可以收到不少內地、香港樓盤、以致浮雲君旗下大大小小公司廣告,豈只肥老黎所說,生果報因此少收兩億告費?當然,童工應道,很多人不恥生果報新聞風格,也無謂爭拗,但可以說,肥佬黎對新聞態度,絕不是一個「錢」字,這,與魔童對新聞看法,是有所不同的,所以魔童不會把亞視新聞搞成生果報,絕對不可能!

若魔童要搞突破,童工昨夜黄牛君、孫柏文君吹水,童工大膽提議,若魔童敢拿近日亞記風雨放在新聞頭條報道、甚至任由新聞部追訪批評他的員工,再由他自己回應,再每天由亞視新聞爆亞硯最新消息,肯定收視大升!不若來一個王維基與員工對話大會現場直播,肯定打低TVB任何時段收視!這,才叫突破嘛!

問題是,王維基敢嗎?

正如毛主席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要有「搏命」之心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