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8.


假若說互聯網世代是快速轉變的世代,2008年,也是一個時勢急變的年頭,香港經濟、股市如是:上半年大家才聞通脹而色變、政府為紆解通脹壓力搞盡腦汁,下半年卻是經濟衰退重臨,政府要想辦法刺激經濟;今年1月9日恆指才見27615點高位,大家正憧景30000點指日可待,下半年卻不見了一大半,10月28日,恆指見10676點最低位,末日論者預言,明年勢跌破萬點。

這一年之間,時勢、勝負、角色易轉之快,又豈只股市和經濟?人事、角色、政局轉變之迅速,又較股市經濟走勢更快:三數個月前意氣風發、轉頭已成喪家之犬;之前才勝利祝捷、轉頭兵敗如;人前才生死相搏、人後即稱兄道弟,類似事件,2008年,數之不盡:

年初,煲呔民望高據66分,到12月只能站穩50分樓上;煲呔為強政勵治,增加政府政治問責,決定擴大問責制,引入副局長、政治助理,怎知出台之日,正是暴露政府最沒有政治觸覺之時,為了副局長有外國藉、薪金過高問題,政府左閃右避,不肯正面回應,副局長、政治助理之設,原為政府解決政治問題,怎知卻成了政府最大政治問題!

人事方面,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以身體健康為理由請辭,可是辭職後馬時亨,卻不時出現於大小活動,又接受訪問,參加慈善活動,較其他沒有健康問題局長更活躍;原本被泛民在選舉中圍剿的葉劉,當選後卻忽然成了政府敵人、泛民盟友,取消外傭稅一役,李永達在議事堂中表態力撐葉劉、葉劉又多謝民主黨支持場面,不只童工大嘆世事難料,連某在03年23條立法時離港的A君,也在電郵中感嘆:「究竟我依家個香港,你咪同一個地球嘅香港?依家個葉劉,又係咪以前個葉劉?佢地其實係咪兩個人呀?」當然還有保皇到不能再保皇的梁行會召集人振英,忽然擁抱李卓人支持最低工資;以往被視為慎言的王永平,又忽然變身成批煲呔悍將!當然,少不了自由黨內訌,由爭兄道弟到一朝反臉不認人。2008年政圈人事轉變,多令人嘆為觀止!

當然,政圈如是,令市民關心的八卦新聞也如是,意氣風發王維基12日亞視維新,由豪情壯語不足中央第10台,自言從未輸過,到無聲敗走亞視,封口沉默!還有倪震與女張茆交往被揭、與周慧敏引咎分手,隨即又宣布與周結婚,也不過是數日間之事,難免令人覺得,人世間以往視為山盟海誓,今天,原來也是與王傑那些情歌一樣,不過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幾分傷心分痴!

還有,悲歡同在,也是今年特色。四川地震,不論中國還是外國人,也為災民悲哀,可是一轉頭,又是全中國同慶京奧舉行,中國人、外國人讚嘆京奥開幕式華麗壯觀,悲哀,已放在一旁,之後又是神七升空,中國人自以能與美、俄爭一日之長短,可是,已沒有人記得,京奥之時,中國相信是資訊最開放的「日子」,互聯網沒有金盾之餘,連生果報也可「合法」到北京採訪,一年未過,一切,又打回原形!

最後,不能不記今年命運最大起大落的人:年初還是總統之尊的阿扁,現在不只是階下之囚,更加眾叛親離,連兒子也為了減刑出賣他。

人生變幻,起落無常,2008年,可說完全體現了。

童工對2008年體會,想起熟周易B曾解釋乾卦亢龍有悔之意思,他引「文言傳」解釋:「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 ,豈非今年不少人經歴的寫照?


2008最令童工印像難忘,也認為對香港影響深遠的事情,第一件非陳冠希事件莫屬。

陳冠希與女星私房裸照外洩,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除了是轟動娛樂圈,以致中港台三地、甚至整個華人社會外,陳冠希事件也帶出了一個更深層次問題:互聯網高速發展、網上世界不斷擴張,已經發展成一個現實社會以外的「虛擬」社會了,可是香港人一直未有重視、甚至忽視互聯網社會的力量,當中包括其創造性及破壞性,又或視之為一眾「電車男」小眾樂土,政府,也未有太過重視如何伸手入互聯世界,可是陳冠希事件後,建制力量才發現,原來他們面對互聯世界,竟是如此無知及束手無策,當時負責調查的助理警務處處長黄福全,先說己查到發放照片源頭,之後繼續有照片流出,再被問到傳送照片有沒有犯法,又說出「經典」金句,稱朋友之間傳送沒有問題,一時間網上稱兄道弟者,此起彼落。

陳冠希一役,令香港人,包括那些從不上網的人、以致建制力量,開始明白互聯網影響力之力、創造力、以致破壞力之高。其實由2003年7.1遊行、到2006、2007年保衛天星、皇后碼頭行動,互聯網巳發揮其力量,可是政府仍視之為壓力團體動員方式,未明白互聯網力量,己去到連政府執法力量,也難以在互聯網「執法」的地步,正如陳冠希事件,他們以為找到照片源頭,原來根本不是源頭,要追查IP,又發現IP可以隱藏,最後就算拉到疑似是主犯的人,可以告他們甚麼呢?最終,又是用上一條現代版網上遊逛罪 — 不誠實使用電腦!

明顯,陳冠希事件,突顯了政府面對互聯網世界,顯得既無助、又被動:以現時法例,要規管、控制互聯活動巳是力不從心,科技發展速度之快,令虛擬社會不斷成長,那又是現實社會法規,永遠無法追上,作為一個政府,不論是現實或虛擬世界,總是不能容忍,原來有一個「世界」,政府的威權、公權力、法令是鞭長莫及,於是,修例、監管互聯網,那是政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行動,要找切入點,又莫過於從道德層面介入,於是又借檢討淫審條例,加強對互聯網的規管,打造那港版金盾!

假如未來世代屬於互聯網世代,2008年相信是未來香港互聯網發展重要一年,政府覺醒互聯網力量,開始想辦法伸手入一個他們以往未插手、其實也相當難以插手「管治」的世界,未來一年,淫審條例會如何修訂去規管互聯網?原本有其自己一套道德與法則網上世界,會否被現實世界道德規範吞食,失去了互聯網世界原有的自由和自主?今次立法會選舉,社民連成功利用互聯網打選戰,往後日子,互聯網又會否遂步取代傳統傳媒,在政治世界中的宣傳角色?

怎樣說,童工也認為,2008年對香港的互聯網發展,是重要一年,全因陳冠希令全港人認識到互聯網的力量。

還有,中國人的一句俗語,到今天也有現實意義,那就是……..

「出外靠朋友」!


也是時候寫一點有關2008年的回顧了。今年,若童工說如坐過山車,也盡顯世情難以預測,完全體現了人算不如天算這句話,恐怕不為過。今年二月,我們才沉醉於煲呔那黄金十年美夢,害怕通脹重臨;上半年,我們還在搶米搶豬肉搶豆豉鯪魚午餐肉,下半年,已改為搶一蚊出血大平賣貨品。童工於2007年回顧和展望中,曾預計2008年會相當剌激,但未想過會「刺激」至如此!上半年和下半年,可以是兩個世界!政治如是、經濟也如是!所以,絕對值得花多點筆墨去回顧。要總結2008年大勢,不如,先由互聯網開始。

Google 的Zeitgeist 有總結Google 全球各地今年搜尋排名,其中香港搜尋最多的十大是:

1. youtube

2. facebook

3. 香港討論區

4. gmail

5. 天文台

6. wikipedia

7. uwants

8. hong kong weather

9. apple daily

10. hsbc

從十大排名可見,香港人對天氣,那是極其關心,天文台與hong kong weather搜尋排名,竟高於維基百科、甚至HSBC,那,有理由相信,這不代表香港人關心氣象變化,而是關心上班前會否仍掛八號風球!

至於香港10大政治搜尋如下:

1. obama

2. 立法會選舉

3. sarah palin

4. 黃毓民

5. US election

6. 陳水扁

7. 馬英九

8. 溫家寶

9. 長毛

10. mccain

10大政治搜尋中,屬香港政治的只有3項,分別是立法會選舉、黄毓民、長毛,其他不是台灣、就是有關美國總統選舉。童工大膽推測,當中可能反映三個原因:1.香港傳統傳媒對本地政治己提供足夠資訊,所以市民毋須以互聯網搜尋。2.社民連支持者中,不少是網民,傳統傳媒報道社民連消息不多,所以他們搜尋率高。3.香港人其實是有很強的國際政治視野,當他們發現傳統傳媒提供的國際政治新聞不能滿足他們的時候,他們會自行上互聯網尋找。

至於10大搜尋新聞事件如下:

1.奧運

2. 吉野家

3. typhoon

4. 四川地震

5. aig

6. lehman brothers

7. 三聚氰胺

8. aia

9. 恆生女

10. 立法會選舉

排第二的吉野家和第九的恆生女,明顯是那流出自拍短片效應!吉野家搜尋竟高於四川地震、雷曼、三聚氰胺,恆生女(那相信是指一段恆生女職員流出自拍片)又高過立法會選舉!那些整天罵香港傳媒杷新聞娛樂化的人,又會怎樣辯解?好了,就算傳統報紙,天天黨八股式全面政治正確講正經新聞,新一代,只會連報紙也不看,自行上網搜尋他們想看的「新聞」,那,整天批生果報的人,又會否要求禁止年青人上網搜尋吉野家、恆生女短片?這個結果,若然顯示網民關心的新聞,若然網民又是年青人為主,十年之後,他們就是社會骨幹了,2008年調查,是否預視了2018年的傳媒生態?

當然,少不了2008年搜尋10大人物,陳冠希,當之無愧!

1. 陳冠希

2. 鍾欣桐

3. obama

4. 張柏芝

5. 趙碩之

6. 陳文媛

7. 陳巧文

8. 蕭敬騰

9. janice man

10. angelababy

事實上,除了香港之外,陳冠希也是中國 Google 「年度上升最快」(Fastest Rising )第一位,高過奥運開幕式,四川地震。連台灣年度人物搜尋排行,陳冠希也排第一,還高過馬英九!

度人物搜尋排行

 

1. 陳冠希

2. 田中千繪

3. 馬英九

4. 彎彎

5. 蕭敬騰

6. 楊宗緯

7. 張柏芝

8. 周杰倫

9. 徐佳瑩

10. 黎礎寧

以此來說,2008,陳冠希,他豈非兩岸三地的2008網上風雲人物?

p.s.

看中國Google 2008搜尋排名,有這樣一個項目:「年度搜尋最多的“是甚麼”?」10大如下:

 

  1. 三聚氰胺是什麼
  2. 人肉搜索是什麼
  3. 次貸危機是什麼
  4. erp是什麼
  5. cpi是什麼
  6. oem是什麼
  7. sap是什麼
  8. 山寨機是什麼
  9. 大小非是什麼
  10. ppi是什麼

中國人,還是有太多事要問「是甚麼」!


由之前飯島愛去世,童工發現有些身邊朋友,不敢公開談論,可是又私下傷春悲秋一翻,童工忽然發現,原來香港除了有天星等集體回憶之外,還有一些香港過去、也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和歴史,縱使是那些悍衛香港集體回憶的人,也甚少談論,那,就是香港的風月歷史。

香港作為一個英國殖民地,在她的歷史中,恐怕少不了風月尋歡作樂的歴史,由以往石塘嘴妓院、到後來做水兵生意的灣仔酒吧和風月場所、還有廟街、旺角平民式的色情場所,以致香港經濟超飛,開始出現形形式式夜總會,這些,都是香港歴史發展一部份,也是記錄著香港的發展史,可是,從未有人提出,香港應該把我們的風月場所、情色歴史保存下來,加以記錄。

「食‧色,性也」,童工從來覺得,色情、又或文雅一點叫作情色,那是任何一個社會也存在,古代不開放社會,還可能視作禁忌,可是來到今天的21世紀,色情歷史,還是不敢公開說、公開提?那,可是香港歴史一部份!石塘嘴妓寨歴史,或許太久遠了,今天巳面目全非,若再說甚麼保存歴史,那是有點過份了,可是,油麻地戲院可未拆卸,那,可是香港播影映情電影戲院的代名詞,一說油麻地戲院,任何人也聯想到色情電影,油麻地戲院,又豈非港人的色情文化集體回憶?今天油麻地戲院結業,政府正研究其用途,與其作甚麼粵劇表現場地,何不繼承其歴史,變成香港風月文化博物館?用作記錄香港的情色、又或色情歴史?那,總算為香港次文化歴史,作出貢獻。

至今,童工未聞有任何保衛香港集體回憶組織,敢公開說要保留香港性文化集體回憶,那是因為政治正確,還是因為其他原因?究竟所謂集體回憶,是否有一些可以公開地爭取保留回憶,另一些集體回憶,則是不想、不敢宣之於口的回憶?

或許,今天香港已是國際大都會了,當年那些情色歴史,沒有多少人想保留著,可是,沒有過去,那有今天?既可以為天星、皇后碼頭抗爭,為何會忘了保存油麻地戲院的集體回憶?

這是從網上找來的當年油麻地戲院照片

2008-12-28_061320

看今天油麻地戲院弄成這個樣子,為何保護集體回憶團體和政客不出聲?就因它是色情戲院,所以不保留也沒有關係?

mfile_55_369956_1


林行止先生對三十世代的評論文章,不論在網上、政圈、以致學界之間,引起不少議論。某夜與A談論這個問題,A不少門生也屬三+世代一群,原本也想寫篇文章分析分析,後來他再想,還是不要捲入這場辯論,全因,雙方也有雙方道理,可是,也有他們的盲點。A說林行止自己寫的評論文章,不時觸及全球化、資訊爆炸、互聯網崛起對新時代的挑戰,可是他在那篇文章中,卻未有提及三十世代,面對上述那些挑戰,要力爭上游,面對的困難,是否較他們那一輩更大?為何林行止論述今天三十世代,竟忽略了這個重要因素?

可是對那些三十世代而言,A說今天世界,不錯是較數十年前世界競爭更大,挑戰更多,但同樣地,今天三十世代因為先天條件太好了,他們大多有相當學識、一定視野,往往急於求成,失去了等待機會的耐性,不要忘記,一個社會中,不論任何時代,可以在同輩人中脫熲而出的,始終只有小數,能否成為那小數人,運氣和機會是重要因素,運氣這個就難說,並非人力可控制,但機會卻是人可以把握的,縱使今天遇上飛黃騰達機會,可能較上一輩小,但不能說完全沒有,關鍵在於今天三十世代,小了一份耐性和虛懷,眼見上位者好像事事不如己,就心急「上位」,不明白如何與上世代共存,也是把握機會的重要條件,結果有些三十世代的人,較同輩更早出人頭地,那,不是他們較同輩在智識、實力方面更勝籌,只不過他們較同輩更懂處理與上世代關係,簡單點說,他們更懂人情世故,明白在「現實」世界中,如何生存及向上爬。

童工反而覺得,每一世代、每一行業,也有其新世面對挑戰,未必是上世代面對挑戰,就較現在世代少,更易脫熲而出,只在於,我們是否有足夠觸覺,當別人未發視那未有人開發「藍海」之前,可以先於其他人開拓。就拿香港漫晝業來說。,70年代香港漫畫還是被視為「教懷細路」行業,當時十多歲的黄玉郎已立志將港漫讀者群擴大,當時譏笑他不切實際老行尊,後來不是退休,就是被黄玉郎打敗,到他成功上市,一統香港漫畫業,從業員紛紛以他為學習目標,認為沒有人可以超越他時,當時以效法日本漫畫畫風、甚至以正統藝術畫技引入漫畫的馬榮城,又以「中華英雄」超越了擁有上市公司的黄玉郎,到漫畫行業人人學馬榮城、專注於畫技的時候,忽然又冒出一個連漫畫也不太懂畫的「肥良」溫日良,以故事、構圖冒起。童工只想說,每一時代、每一行業的新人,總會覺前人面對挑戰較自已少,自己面對的難關更大,但當中總有人可以找到別人找不到的路,成為那一輩人中成功者,更重要的是,他們選擇行那條路的時候,並不知自己會成功,也許為興趣如馬榮城,又或是因已之短,要另尋出路如肥良,但總的來說,他們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當日選擇走這條路時,未想過自己會成功,因為當時根本沒有人會走,他們行這一條路,很大程度為了自己的理想,完全沒有太多計算,甚至有輸的心理準備,因為他們敢冒險之餘,也明白自己之不足,所以,他們選擇走一條別人不敢走、不會走、甚至連是否存在也不應的路,找自己的「藍海」!

明白自己的不足、虛懷面對上世代、武裝好自己、勇敢地為自己找一條未知前景的道路,或許是三十世代的未來,正如不少三+世代引以為傲的美國候任總統奥巴馬,他,就是有對自己不足的自省和虛懷,由副總統以致他大部份內閣閣員,也是充滿實戰經驗、來自上世代克林頓政府的人(他,可陣克林頓太太也找來做國務卿),奥巴馬的勇敢,不在於空叫改變,而是他明自白己的不足,願意和上世代合作創造新時代!那些只看到奥巴馬叫轉變,看不到他務實、肯與上世代共存、互相尊重、合作的人,根本不明白奥巴馬。

這,正是今天香港三十世代要學習之處!


這個聖誕最令童工遺憾的新聞,相信非飯島愛去世的消息。昨天生果報以此作頭版,恐怕必遭那些堅守新聞道德教條者口誅筆伐,不過,童工昨日天與三名朋友通電話,他們也是學界、商界、政界中堅份子,一開口談論的,不是陳樞機退休、又或是兩大宗教領袖反對以消費剌激經濟,而是飯島愛去世消息!

正如A說,飯島愛去世,對他來說不是一個AV女星去世這麼簡單,那是代表著年青時代,興同學朋友一起對性渴求的啟蒙日子。那時他們一大班男校生,如何偷偷摸摸去買AV,私下帶回學校交換,又怕被老師發現,甚至幻想找到個像飯島愛、朝岡實嶺般有樣貌有身才女友,那就「無死」,A說昨天看到飯島愛去世消息,A說忽然驚覺,原來那些日子,已不經不覺溜走了,讀書時候那段「咸濕仔」日子,又再於腦海中出現,A說那一刻自己才發現,原來他真的長大了,那時一切,只能留在回憶,飯島愛去世,令他唏噓之餘,也勾起了不少回憶。

然後是相當理性的B。他提出了一個十分有趣問題,日本成人電影早已存在,為何去到90年代,才由「平成三姬」:飯島愛、白石瞳、淺倉舞在香港發揚光大?這個,其實也是拜科技發展所賜。

早年影像儲存技術以錄影帶為主,錄影機本身已不是平價電器,平常家庭要擁有已不易,更重要的是,香港廣播制式,與日本是完全不同,香港一般PALl制式錄影機,不可能播到日本NTSC制式影帶,要看日本制式影帶,必須要「轉線」,把NTSC制式翻錄成PAL制式(國際線錄影機,可是90年代中、後期產物了),所以日本AV在港難以普及。

直到1993年,VCD出現,改變了世界錄影技術發展,也改變了AV在香港發展。

VCD沒有制式之設,香港VCD 機皆可播放任何地方VCD ,當時VCD 防翻版技術,可說是近乎零。90年代中後期,VCD 開始在香港流行,同樣,翻版VCD 也出現,日本AV 也隨之全面「入侵」香港,第一代翻版 AV VCD,就是由飯島愛等平成年代女優「領軍」,加上價錢便宜,結果全面「攻陷」一眾十多歲、廿多歲、甚至當時已近三十的港男(C即屬這一類),令日本AV在港「發揚光大」,飯島愛,也成了那一代港男的「集體回憶」!沒有翻版 VCD ,恐怕沒有90年代香港的「AV盛世」,也不會令香港出現對AV現像的文化研究。

所以說,飯島愛絕對是今天不少三+世代、以致四十世代港男集體回憶,生果報頭版,倒令他們勾起了不少回憶和感覺。

當然,就以飯島愛自己的故事,也有足夠傳奇性:由暗星到AV女皇,再到從良變身綜藝節目主持,繼而再變成作家,以自身經歴為藍本寫小說大賣,最後卻逃不出情關,被騙財後貧病交迫下,在自己居所去世,還要一個星期後才被人發現。她的故事,絕對是不少現代女性縮影:縱使出身不好,可是憑自己努力,開創自己事業,縱使面對一個又一個難關,她們仍能面對挑戰,不斷轉型,為自己事業創高峰,可惜最終也逃不過情關,不是把千金散盡於身邊的陳世美、就是錯附終身,恐怕,不少香港女性看到飯島愛故事,也會有共嗚吧!

當然,最令童工佩服的是,日本AV女星,她們不只拍AV專業,還要她們當中,不少是有目標、有理想,甚至有學識的人,對自己人生,也有計算。就如童工之前提過的朝岡實嶺,她,可是日本國際大學的畢業生,1994年退出AV界,嫁給豆腐店老闆,做回一個普通人。

還有是與飯島愛齊名的「平成三姬」的白石瞳,她可是童工最喜愛90年代AV女星,她也有AV界才女、AV界不死鳥稱號,全因她在90年代初出道,已一鳴驚人,但一直有說,她把AV只為積聚人生經驗,為她未來目標鋪路,並不是為錢,事實上她曾因家人反對,一度退出,之後又再復出,仍然大受歡迎,她在退出AV界之後,以落合雪恵的名字,做過電腦公司老闆、又在日本有名的影片後製公司KAERUCAFE COMPANY,擔任撰寫劇本、美術指導、以致電影音效等幕後工作,如堀北真希真希主演日劇「春天居所」,就是由她擔任編劇。

童工偶然在一個介紹專業收音器材網站,看到一篇介紹新式收音咪文章,當中訪問了落合雪恵,看照片中人,依希像當年的白石瞳。

這是當年的白石瞳

13898383_351755

這是童工找到落合雪恵照片,白石粉絲如E君,看看童工有沒有搞錯?

01

無論如何,飯島愛去世,不只是一名AV女優去世,對很多三十、四十世代而言,也是對他們過去年青日子的告別,原來,那些日子,真的過去了。


童工又要在這兒再一次重申,我,真的,不喜愛聖誕節。

在這個小小地盤,已是第三年過聖誕了。今年的聖誕,更令童工覺得沉重:先不要說那金融海嘯了,單是之前四川地震,今年聖誕,總令人覺得,上天,未免對蒼生太殘忍了!

貫徹童工每年必定在聖誕日,挑戰那傳統聖經故事,之前己寫過聖誕日如何不符歴史的故事,今天,倒不如說希律王。根據《新約》,希律王因得知太人之王耶穌誕生,所以下令殺死當天出生嬰兒,成為聖經中的反基督典型,可是,今年12月號國家地理雜誌卻為希律王平反,從歴史考證,除了「馬太福音」外,並沒有任何他為了趕盡殺絕猶太人的王,殺盡猶太人嬰兒的歴史記錄,而且,今天哭牆、第二聖殿遺址,正是希律王年代的遺產,更不要說,根據歴史,希律王在羅馬帝國威迫下,以政治手段,保存猶太民族的宗教和國土完整,希律王,他是有功於猶太人,還是有過呢?

可是,不論如何,聖誕大家總應放下分岐,渡過一個心靈平靜的晚上,這,又不禁令童工想起看過的一套法國電影,Joyeux Noel《聖誕快樂》,那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戰作背景,故事說德、法、英三軍,在聖誕日,跨越了戰爭,共同興祝聖誕,以為戰爭很快過去,誰不知,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當年三軍共慶聖誕,反成了罪名。

電影,統對獎反戰電影,在今天已多災多難世界,戰爭,是否應再停下來,想一想?

這是Joyeux Noel片段,值得大家對未來、對聖誕反思?

p.s.昨天,不知為何,竟巧合地跑到小學時母校,參加了一段聖誕子夜彌撒。看著神父讀經,彷彿記起年幼時一切,究竟,神,看到今天社會種種不公義及那些偽善者,如何懲他們?

童工,只想尋求真正公義!



童工曾聽前輩說過,全香港小道消息最多、最掌握經濟脈搏、最了解小市民民情的,並非特首辦的心戰室、那些年薪十多萬的甚麼副局長、政治助理、以致立法會、區議會議員,而是那些的士司機大佬,他們每天接載乘客以千百計、天天也和不同類型市民接觸、再加上的士司機愛與行家交換小道消息、又或從客人聽回來的情報,乘的士時多與的士司機交談,或許聽到一些意外消息、民間情況也說不定。

周日因趕時間要乘的士,看見旺角街頭人山人海,童工忍不住抱怨:「唉,唔係話經濟唔好,為乜成街係人夾塞車?」這時前坐的士大佬搭口:「今日冬至嘛,一家大細出街食飯梗係人多,依家經濟又未至於差成咁!」童工好奇問:「阿司機大佬,乜唔係經濟唔好,好多公司裁員,轉去揸的士?」的士大佬答曰:「係就係多左人揸的士,好多係畀人裁出嚟,但聽講唔多關經濟事,聽佢地講好多老闆係借勢炒左班人工高,又成日唔肯做多啲伙記,轉頭又用平成半人工請翻個聽教聽話靚仔,好多老闆借勢抄早兩年高人工請落啲人啫!」

童工又問他,不短加長減令他們收入大減?為何沒有更激烈抗議?的士大佬又答曰:「係呀,短加長減對我地好慘架,你知唔知短加長減第一日,我一更搵少成百幾蚊!好彩之後每更淨係搵少幾十蚊,加埋呢排油價減價,先叫維到皮,若果唔係油價減左,成班司機一早去左罷駛!連食都唔夠食,駛同呢個政府講道理!」

的士大佬又抱怨說:「嗱,唔係話我話,最衰係香港班傳媒,成日話乜野雷曼苦主,雷曼苦主有幾多人?幾萬好味呀!有幾大影響先,日日係咁吹,搞到香港好似好唔掂咁,咁咪個個人都唔去駛錢!失業唔駛錢就梗係,最弊連班有工做都唔駛,平日駛一蚊,依家駛五亳,阿哥,你明唔明,經濟係一環扣一環,你駛少五毫,即係人地賺少五亳,佢地自然又會駛少左,最後咪連自己都影響埋,連自己份工都冇埋!班傳媒、政客唔好日日唱衰得唔得呀!」

童工不敢搭嘴,只有唯唯諾諾,司機大佬又說:「依家未去到差過沙士,當時連出街都唔敢,依家有幾千人排隊去搶平貨,即係唔係咁衰喇!但係再係咁唱落去,個個唔肯駛錢,未到最衰果陣,大家到死晒,真係到最衰來到,就係衰上加衰,衰多幾錢重,你話班傳媒、政客係咪冇個樣整個樣!」童工仍是不敢搭嘴,一味說「哦、哦、哦」!

臨下車前,的士大佬也不忘加多一句:「依家呢個政府真係冇用架,畀啲乜野黨惡晒,個特首又唔知法左邊,今日新聞呀,醫院見死不救都得架,你地香港人學乜野鬧大陸,同大陸醫院有乜分別呀!班傳媒淨識嘈嘈嘈,政府又冇用,連我載過個自由行客都話香港唔掂!阿哥,多謝xx元!」

童工付鈔,司機大佬正在計算找回零錢時,一邊低著頭問:「係呢,阿哥,見你係咁睇你個電話,星期日都好似咁忙,你做盛行呀?」

「我………我做文職架。」


明愛醫院拿指引來為他們的見死不救行為辯護,引來輿論及市民大眾炮轟,連昨晚無綫節目「東張西望」結束前,兩名主持人也也感嘆,早前電視新聞報道,外國一隻流浪狗,看到有另一流浪狗在高速公路被撞倒,不惜冒險把它拉回安全地方,狗尚且如此,人卻如此泠血!在這個情況下,政府、醫管局、甚至明愛醫院,除非想再挑起民憤,否則道歉認錯,已是唯一選擇。

當然,或許有人覺得,今次是否又是另一次輿論審判,有關方面因政治考慮和壓力下才道歉?童工可不認為是如此,因為今次事件,真的、真的錯得太明顯了,正如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所說,醫護人員職責,就是救人,事事拿指引出來做擋箭牌,那只會成為負累。周局長所說的,不用任何懂專業急救知識、毋須受過任何醫學訓練的人也明白,因為這是最普通不過的常識,任何一個「正常」的人,也會明白這個道理,在遵守指引與救人之間,孰輕孰重,「正常」人必定會選擇救人,可是在醫院中員工,縱使不是醫護人員,卻選擇遵從指引,而非救人!

更令童工難以釋懷的是,昨天同一嶽、蘇利民、以到明愛醫院馬學章也出來道歉了,唯獨不見之前死撐,自稱就算親人在醫院外出事,也只會打999的明愛急症室主管吳奎,究竟,他是否真的如是想?到今天,他有沒有改變自己想法?究竟做醫生目的是為了救人,還是為了做一個跟從指引辦事的醫療官僚?究竟,我們醫療體系之中,還有多少醫生,抱著這種心態?若我們醫療體系中,充滿著這一類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醫生,當整個社會、每一個市民生命健康交托在這些人手上,大家,放心嗎?

香港醫生,無疑有國際級的醫術,但除了醫術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有醫德,這,又涉及到「醫心」的問題了,正如童工不斷反覆在這兒說,醫生,不是追求虛名、追求利益,醫生真正工作,是去救人,救一切可以救的人,任何規章、指引,在人命之下,理應完全不當作是一回事,究竟,兩間醫學院訓練出來的醫生,除了有醫術之外,他們,有沒有「醫心」?當然,很多人會說,在目前制度下,有「醫心」者,也會慢慢變得隨波遂流,只求保住工作,可是,既然選擇了做醫生,必然有一份使命感,有使命感的人,付出,就要較別人多,否則,那就不要選擇當背負別人生命的工作。

昨夜與公務員A談論今次事件,他說自己周日看到明愛方面回應,也嚇了一跳,那番說話,連他們自命因循保守公務員也不敢說,公務員,也是為市民服務,怎可以拿指引來為不能盡職服務市民開脫?童工多年前,已不斷推薦身邊朋友看一本書,那是克林頓做美國總統年代,要求副總統Al Gore 做一份有關削減政府開支,增加效率研究報告,後來報告輯錄成書,叫“Creating a government that works better and cost less”,書中Al Gore說,政府官員與市民關係,其實正是一種服務提供者與顧客關係:“A lot of people don’t realize that federal government has customers. We have customers. The American people.”

香港人對醫療體系要求,其實很低,低至只要達到一個消費者層次,就算醫療系統有錯,只要道歉就可以了,所以昨天死者兒子知道明愛醫院道歉,已接受了,香港人,還是講道理的。

可是香港醫療體系中人,連這最低限度要求,也達不到,他們薪金由公帑支付,但連滿足支付他們薪金的顧客最低要求也達不到,還說要做一個救人的真正醫生?

道歉之外,還要做的是,可否令所有醫生,有一顆救人的「醫心」?



上周六,發生了一件不應出現的悲劇。一名心臟病人在明愛醫院外心臟病發,卻因明愛醫院甚麼工作指引,拖延了救援,最終那病人去世。

看 到那病人兒子在電視中控醫院墨守成規那所謂工作指引,變成見死不救。童工相信,在醫院工作的每一個前線員工,不會是見死不救的人,否則也不會有路過醫生, 為那病人急救,見死不救的,只是那一眾佔據高位的人,只要看他們昨天見傳媒,還拿著那些甚麼工作指引在推卸責任,連一句連歉也不肯說,正如A君說,縱使明 愛醫院管理層道歉了,要承擔賠償和責好了,就算是1000萬好了,對受害者家屬而言,錢,不是最重要,他們要的,是一個公道!

真的,我們要的,其實只是一個公道,請不要怪那明愛醫院文職員工,他只是跟工作指引辦事,只是不知何時開始,政府、公營機構工作指引,不是向市民負責,反而成了卸責借口。

政府重視工作指引,其實始於1992年,彭定康任最後一屆港督,在他首份施政報告中,要求政府部門對自己服務作出服務承諾,這,可是對政府部門向市民問責行出了重要一步!童工還記得,自此之後,當時的布政司陳四萬要見記者,交待政府的工作報告,可惜,自回歸後,這一切已不再存在了!可是,那對香港人追求政府、以及公營機構問責之聲,卻未有因政府不再重視部門工作報告而間斷,只是,那些工作交由申訴專員去處理,例如2008年,申訴專員指環境衞生署、屋宇署及水務署處理滲水投訴不力,要用工作指引去處理投訴,即為一例。

那即是說,香港人從未對政府服務承諾、以及一切工作指引目標,有放鬆過,可是,去到今天,我們的一眾大小官僚,已將那些作為問責的指引和服務承諾,變成開脫責任的借口,那,又豈非違背了當天肥彭推動服務承諾的本意,令問責成了卸責?

究竟,那些醫院高層製定工作指引之時,是為了救更多人,還是為自己責任開脫?

看今天明愛醫院例子,對不起,童工不覺所謂的指引,是為救人而設,若看那令童工發火明愛醫院總監,還是對著記者不肯認錯,童工只想說,馬行政總監,縱使從指引上明愛真的沒有犯錯,人情上,明愛真的錯得不能再錯,不以救人為首要任務,只重那甚麼官府行政指引,最終犯錯了,還要抵懶,那又是否說得過去?你的心中又是否安樂平和?

童工只可以說,若肥彭看到他當日提倡的部門服務承諾,變質若此,他必覺死了好過!

何時,香港人變成只懂忍受官僚把持一切,我們,真的,是否忍受太多了?

若煲呔看到這些事情,還不大刀闊斧改革,他,是否要待數十萬人上街,才可以來個他媽的清醒?妖!

p.s.原本文章內提到明愛是教會醫院,得朋友指正,原來明愛很久以前已非教會醫院,所以更改內文,謝!‧

十二月 2008
« 十一月   一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01,78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