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舊同事A的一封「情書」(理論上情書應是只給愛人看的,A在他的網址上公開,童工倒覺稱為愛的宣言更合適。)引起認識他的人之間,一場不大不小的騷動,甚至被人在網絡間互相轉載,成為話題。同事B問童工有沒有看過,是否很令人感動。童工當時不知應怎樣回答,只因信中的「他」,與童工認識的「他」,落差太大,需要一些時間去調節與消化。

由同事A的「情書」,令童工想起Wall-E。

Pixar 每年均會有動畫大作,Wall-E 正是今年作品,貫徹童工不再入戲院的習慣,也是等到近日Wall-E出了影碟才看,之前已有不少朋友在戲院中看過Wall-E ,有人大讚,也有人大彈較之前的《反斗車王》(Cars)更差,凡是這樣極端的電影,必定有其可看之處,所以在金融海嘯下,童工也破戒買美版藍光碟,多花百多元先睹為快!

看完之後,個人感覺是,Wall-E其實不大適合小朋友看,那是一部拍給成年人、以致一眾「大細路」看的電影,先不要說背後有太多太多隱藏訊息:對環保、科技文明、消費文明、資本主義的反思,單是那種表達手法,大半部電影沒有對白,主角Wall-E和「女」主角 Eve ,除了懂叫自己名字外,就只會發出代表感情音節,他們的「戲」,全靠動作和畫面表達,試想一下,要動畫主角表達喜、怒、哀、樂,不可以用對白之餘,兩名主角更加是機械人,只靠兩名「主角」僅有一對機械眼、以及動作去表達情感,其餘就要靠情節、畫面、音樂去打動觀眾,Pixar 野心真的太大!這等於要用默劇方式,拍一套商業片一樣!這絕對是對動畫的一項挑戰,記憶所及,動畫世界中,對上一次動畫使上,有如此野心的作品,也是由廸士尼於1940年拍攝的《幻想曲》(Fantasia)。

要寫Wall-E背後有關環保、科技文明、消費文明、資本主義訊息,可能要寫幾篇也寫不完,倒是有興趣寫Wall-E代表的男生型像。Wall-E是一部700年前負責清理地球垃圾的機械人,外形談不上威猛之餘,更是破破爛爛,每天也專注重復又重復做好自己的工作-收集及整理垃圾,可是他也有自己愛好,就是收集有趣垃圾,以及觀看老掉牙的黑白歌舞片、學習跳那些老套人類舞蹈,他的朋友,只有一隻人見人怕的曱甴,可是他仍自得其樂,不抱怨、不放棄,仍在等待一個可以像那黑白歌舞片中,與他手牽手跳舞的「她」。

直到700年後,他終於遇上Eve,一部較他更先進、更厲害(一炮可以催毁大片土地),來自地球移民船的「女」機械人。

理論上,Eve 不可能「看上」Wall-E,可是Wall-E有的,卻是Eve 從來未遇過:那是對追求的執著、堅持、承擔、與責任,他耐心等待,一旦遇上了,就絕不放棄,所以Wall-E 不惜跟著Eve 跑到太空、不自量力地想拯救 Eve ,更更更不自量力地、甚至犧牲自己,為Eve 達成任務。

Wall-E就如現實世界中絕大部份男生:沒有俊朗外表、沒有令人讚賞的才氣、更加不要說可以腰纏萬貫!有時甚至穿得破破爛爛,每天也是上班下班,在范茫人海之中,他們只是眾多人的其中一個,絕不起眼,可是他們當中不少人,對生活、對工作、對朋友、對家人,負起了道義、責任和堅持,他們平凡,但其實絕不平凡。

可是,現實世界中,被女孩子欣賞的,只會是出眾男生,不起眼的男生,不要說可以被女生青睞,正眼不看已是給足情面了,不多踩一脚已是人至義盡。

只怪,現實世界,太多Wall-E,太少Eve!

ps:原來,Wall-E全名叫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s – Earth!

這是Wall-E另一宣傳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