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月初,內地《上海壹周》刊登了一篇文章「新穴居時代」,文中所談的,正是內地近來討論正熱的「新穴居族」,即那些足不出戶,睡醒的第一件事必定是打開電腦、上網、日常收入靠家中兼職、又或是SOHO式工作,三餐不是叫外賣就是速食、娛樂、社交等也是一個人在家中進行。

看上去,倒很像日本的御宅族,可是這些新穴居人,卻不如外間描繪的御宅族般陰暗和負面,他們選擇做新穴居人,其實是以一種相當積極方式,回應充滿競爭功利的世界:新穴居族崇尚隨遇而安、不比較、不苛求,既不參與主流世界的爭名逐利生活方式,以自己能力,保存最大的自我,享受真正自我生活方式,穴居族不代表頹廢、自閉,他們只是選擇以電腦、保持自我做法,在主流世界中生活,他們更以古代隱逸之士生活自況:「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超隱隱於網!」

所謂新穴居族,是否有點文過飾非,實際只不過是內地另一群御宅族?童工未接觸過,可不敢說,可是在今次金融海嘯中,恐怕這些新穴居族,抗海嘯打擊能力,遠較其他人大!昨天在信報中,看到一篇由何華生為的文章,談到新穴居族消費模式,更能適應金融海嘯下的世界:他們把金錢花在日常必須開支,確保可以生存以外,餘下的金錢,可以用來買自己認定的心頭好,例如《電車男》主角趁模型大減價,就會去掃貨一樣。

這些年來,御宅族在很多人心目中,的確是一個負面的形容詞,可是御宅族同樣有其優勢的一面:他們較任何人更懂新科技世界、更掌握互聯網資訊、他們不會去追求現實世界名與利,縱使他們當中有些人,具有這樣的能力,他們有自己的世界,也樂於活在自己的世界,就算斗室外世界有著出現翻天覆地轉變,也不會對他們有絲毫影響,更重要的是,御宅族甚少自怨自艾、自覺生活如何不如人意,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天地,也明白自己之不足,既明白不足,又何需抱怨?

這,又非童工個人的想法。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剛結束的秋葉原娛樂節2008,就有一段為御宅族平反的發言。他說御宅族:「那是比普通人擁有更詳盡情報的人,就是說禦宅族其實就是一名專家。」麻生又認為禦宅族「見識狹窄」、「灰暗」的印象只是媒體的炒作,他希望禦宅族能將自我形象變得更開朗。他更認為,要成為真正御宅族,必須較其他人,更有自己想法、更有主見、更具創意:「最近,年輕人都不按自己的思考來行動了,如果沒有全新的創意,就不能成為真正的禦宅族。對於前途黯淡的時代,我們只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0010dcfa25e10a7101de06

麻生與弘兼憲史(左)出席秋葉原娛樂節2008座談會

從御宅族到新穴居族,互聯網,正塑造一個新世代,他們在今天舊世代主流眼中,或許有很多缺點,但,他們可能更適應新世代,當海嘯過後,仍能夠殘存的人,可能正是這群新穴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