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友人博客,引述生果報的一段法庭報道:

網上徵少女$150任摸 官斥青年誘人墮落還柙候判

【本報訊】無業青年在網上徵求未成年少女作不道德交易,付酬150300元讓他任摸。案件昨日在屯門裁判法院提訊,涉案青年承認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求情稱本案並無事主受害,盼法庭輕判。但裁判官施萬德斥責被告有意圖誘使未成年少女墮落,判監刑罰適合,將被告還柙至122,待索閱報告判刑。

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科技罪案組高級督察葉維健指出,本案為首宗利用互聯網徵求未成年少女收錢任摸的罪行。警方發現被告於一星期內,以五個不同名稱的登記賬戶,同時在網上發放有關不道德交易的訊息。他呼籲青少年要合法地使用互聯網,切勿以身試法。

目標1216

被告葉宇庭(22歲),被控於本年51316日,在元朗朗屏寓所的電腦意圖犯罪,即猥褻侵犯12歲至15歲人士。案情指出,警方在雅虎網站的知識區,發現有人上載誘使16歲以下少女被人撫摸或性交的訊息,內容為「我想搵女仔,一個鐘可以任摸、任$150-200,兩個鐘可以任摸、任 $250-300,唔做愛,所以我想搵16 age or以下的女仔玩……」所有訊息均附上同一個電郵地址sob9999@yahoo.com.hk

警方根據網址登記,於上月29日掩至被告寓所拘捕他,並在其家中電腦找到同類訊息。被告在警誡下表示,曾有三至四個回覆,其中一次相約對方到西鐵線元朗站會面,但對方並沒有出現。被告又指其目標是1216歲的女孩子,貪她們年輕,無收入,較易受騙。

辯方求情表示,被告與父母及胞姊同住,他讀至中七,曾任職文員,犯案時無業,盼法庭考慮被告認罪及非常內疚,給予機會輕判。案件編號:TMCC4408/08

看完,只覺無名火起。所謂「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童工一直也不明白,為何香港實施普通法地區,可以有這樣一條罪名!甚麼叫不誠寶意圖而取用電腦?「誠實」根本是道德判斷,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誠實」行徑是社會不容,可是卻完全不犯法,例如某上市公司主席,不誠實地欺騙小股東而獲取利益,他,可以不觸犯任何交易、監管條例,政府、監管機構就是不能對他採取法律行動,這,又是否「不誠實意圖使用財技」?為何「不誠實意圖使用財技」不犯法,「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卻犯法?

又,某天與利世民君討論這條罪名,電腦,只是一件工具,所謂不誠實使用已構成罪行,那麼,某些傳媒日日夜夜抹黑某些泛民政治人物,那,又是否「不誠實意圖而取用印刷機」?那些用電腦打稿記者,恐怕是用筆做筆記、用數碼錄音筆做採訪,萬一有人告到官府,警方又可否告他們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鉛子筆」、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錄音筆」、甚至,不誠實意圖而取用記事薄」?為何不誠實使用電腦可以是刑事罪?卻沒有不誠實取用印刷機、鉛子筆、錄音筆、以改記事簿的罪名?

朋友A的工作,以官老爺定義,每天也是「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他因工作需耍,經常要利用電腦開設討論區帳戶,他填報出生日期,不是填1949年(他可沒有60歲),就是2008年,那即是說,他每天也在不誠實取用雷腦,恐怕A應該是通緝犯了!

這條「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與當秦檜以「莫須有」三字入岳武穆之罪,又有何分別?可是,宋朝的封建餘毒,竟還可在今天現代社會為所欲為,最諷刺的是,還要用來向現代科技尖端的互聯網開刀!究竟我們的法制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還是立法者和執法者,應付不了科技進步,硬要用一條不知所謂法律,對付一些他們根本想不到、也沒有能力規管的地方?

更令童工莫明其妙的是, 報道說「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科技罪案組高級督察葉維健指出,本案為首宗利用互聯網徵求未成年少女收錢任摸的罪行。」香港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絕對犯法,可是今天連「利用互聯網徵求未成年少女收錢任摸」 ,也是犯法,但更有趣的是,被告原來一次也未摸過任何少女!只是在互聯網寫一寫,也要承擔刑事責任!即是說,沒有行動,只是在網上說、吹水也構成罪行!設若特區為23條立法,長毛沒有行動,只是在網上高叫結束一黨專政,這又是否犯法呢?

這件官司,又豈非赤裸裸的以言入罪?

童工一直希望,泛民找些大狀為網民打官司,「砌冧」那些荒謬法例,令政府知道,不要以為網民是傻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