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8.


mountfujijapan

童工對日本認識,其實是源自童年月曆。還記得年幼之時,不知是那賣米的還是賣火水的人,送來一個掛牆月曆,其中一頁是有某香港明星做主題,背景是富士山加上一部看來相當先進的火車在山下經過(那年代可未有photoshop,但巳有Key 相!)當時看到那月曆,巳知悉那是日本火車,小小年紀已立下志願,怎樣也要坐一坐那好像很「有型」的火車!

隨著年紀日長,開始知道那是日本的「子彈火車」,後來,又知道「子彈火車」原來叫新幹線,那是日本的高速火車,更加想一試這叫「子彈火車」的列車,究竟,是如何的「子彈」!

直到某年,童工避走東瀛,還記得踏足大阪那天,只想走得越遠越好,之後踏上新幹線往東京,呀,怎麼那新幹線不是童工熟悉的「子彈火車」????

原來,童工年幼時那先進的「子彈火車」,早已年華老去,不再於新幹線繁忙路線服役了,只有一部回聲號,行走於山陽新幹線路段,童工,始終與「子彈火車」,緣慳一面。

就是這樣,變成了永遠的遺憾。原來那「子彈火車」,日本叫新幹線0系,今天,11月30日,就是它正式全面退役之時。0系於1964年服役至今,已有44年歷史,它,也是時候功成、身退了,由「後輩」繼續它的使命!它,曾創下時速260公里的歴史記錄,它,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回憶。

0系退役,那是不可能改變,但,日本人未有忘記0系對日本的貢獻:日本JR設立了網站,為0系退役倒數,更邀請市民大眾,為0系退役留言。

2008-11-30_033645

更甚者,日本JR更為0系退役,拍了一段MV,看那些歴史影片,日本人,對他們歴史、回憶的尊重,不是始於經濟發達的日子,否則,他們今天不可能拿得出一些20世紀60年代的黑白新幹線0系記錄片出來拍MV!

這是日本JR特別為0系拍的MV,當中那些黑白片段,可見,由第一天開始,他們已對0系抱著尊重之心

童工看到日本人對集體回憶尊重,再看今天香港人說集體回憶。人家們的集體回憶,真的是整個社會認同、努力保存的回憶呀!否則又怎會有這麼多的歴史片段記錄?今天,我們也說集體回憶,可是,我們又豈像人家,由第一天開始,巳留下記錄?今天,我們又是否真心保守我們的集體回憶?至今,又有多少人仍不忘天星、皇后?時代進步,新事物取代舊事物,那是不可避免,只是,在港人心中,有多小人會保守舊事物的集體回憶?正如,那些想保守集體回憶的人和團體,他們,又有沒有把今天香港記下,為30年後回憶做記錄,不要只顧保留已失去了機會,沒法再保留的昨天糾纏?

那正如日本人,由新幹線0系誕生一刻,已永不會忘記新幹線0系,香港人,今天,還有多少人記天星、皇后之餘,又會否把今天一切拍下,為30、40年後的下一代,留下集體回憶?

忽然,又記起蘇芮和夏詔聲的《車站》

或許,人生如乘坐火車,總是充滿各自的無奈!

p.s.朋友昨天表演,雖然無法觀看(實情是,人家可沒有請我觀看!哈哈!),可是,仍謹此祝賀他表演成功!

廣告

尹思哲兄寫的互聯網及新媒體文章,童工一向愛讀,以往大家工作地方相近,常常有機會一起討論熱門網上消息與新聞,他總可以從一個童工想不到的角度,去解構問題,有時會得到一個相當有趣,令人笑得「噴飯」之餘,又相當有意思的結論。

日前,尹思哲兄又在他的博客中,寫了一篇令童工看完笑得想「噴飯」,但實情又相當可悲的文章!

尹兄那篇《張文光的人頭相算唔算不雅》 文章,說的是他看到張文光在教協報的一篇文章 ,內容說有教師向他投訴指「雅虎和 Google網站,竟然載有大量以「女教師」為名的不雅和淫褻照片,更長期佔據「圖片搜尋排行榜」首10位, 嚴重損害女教師的專業形象和尊嚴,她深感受到傷害。收到如此嚴肅的投訴,我從速瀏覽有關網頁求證,赫然發現該兩個網頁,存在極多標榜為「女教師」的色情和 不雅照片或圖片。這些圖片,多數是以課室為背景的性愛照片,有不同程度的身體裸露,有些更涉及被塑造為師生的做愛場面,令人側目。」認為「傷害數以萬計女 教師的心靈和形象。」於是張文光去信雅虎和Google網站,「要求網頁負責人正視問題,糾正錯誤,不能繼續破壞女教師的專業形象。」張文光更表明「我和教協會絕不能容忍互聯網刻意醜化教師,尤其是女教師的專業形象,日 後一旦發現有網站對女教師作出不恰當的影射,我們定必向有關當局反映,全力捍衛女教師的尊嚴,要求政府和網絡供應商妥善處理,包括刪除不雅和不當資訊。」

尹思哲兄在文章中,效法張議員做法,以女教師、女老師、甚至男教師等關鍵字在Google搜尋,又真的找到很多不雅圖片,尹兄於是問「其實另外仲有啲咩職業/工種,係Google或者Yahoo搜尋都會出到所謂既「不雅照片」?」

 

其實張議員那封信,巳令我樂上大半天,看完內容,我還以為那封信是上世紀產物,不巧今天才「出土」,張議員明顯不大明白搜尋器的運作方式,張議員是否明白,那些照片不是Google自己放的,她只是負責在互聯網中搜尋其他人在網絡中的照片,問題根源,又不能不拜AV大國日本,總愛拍「XX女教師」之類AV,所以張議員要「全力捍衛女教師的尊嚴」,應該去日本領事館請願,要求日本全面禁止拍攝任何「女教師」AV,而非找雅虎和Google的麻煩。

再者,尹兄問還有還有甚麼職業/工種,可以在GoogleYahoo中搜尋到所謂既「不雅照片」?這個問題,又令童工、利世民、黄牛君等樂上半天。利世民君試過打女護士、女醫生、女僕、甚至女議員 一樣「中招」,後來不知誰只打了一個「女」字,一樣出現所謂不雅照片,沒有「中招」的,有女律師、女校長、更奇怪的是,打「女娼」反而找不到所謂不雅照片,令眾人大惑不解。

這又令童工想到兩個有趣的問題:若果說那些所謂不雅圖片,其實是反映不少網民,對該等行業女性有性幻想,希望可以與她們雲兩一翻,那麼,從另一角度看,是否顯示從事該等行業女性,對男性有相當大吸引力?那,又算不算是另類「讚美」?

 

其次,為何連打女議員也搜尋到所謂不雅照片,為何打女娼反而沒有?

 

當然,更重要的是,童工找到可供張議員「徹底」解決女教師不被「侮辱」的方法:張議員大可在立法會動議,為保障女教師不再被互聯網搜尋器「侮辱」,建議政府取消「教師」一職,全部改為「校長」,到時香港沒有女教師,只有女校長,自然在網上找不到「侮辱」她們的照片!


 


之前童工憂心被金融海嘯波及工作不保,悍衛君仍說童工不用擔心。

實情是,現實較任何人想像更殘忍,傳媒世界中,裁員之手起刀落,絕對沒有人情可說。

據今天報章報道,不要說TVB計劃裁員了,甚至那財經報及鬼佬大報,也盛傳要裁員,財經報還可說是小眾報,經濟不景,地產、輪商廣告下跌,再加上他們之前擴充,現在來一個收縮,連代表他們國際政經金融高層,曾出席電視論壇的高層,也因不肯被減薪而離職,傳媒工作,就如私人機構一樣,最後仍是盈利掛帥,這,又豈非童工自危?

雖然,朋友A曰市道不是如此差勁,他的公司仍有盈利與花紅,但A也承認,經歴沙士和之前金融風暴,今天企業採取守勢,又怎可非議?

這,可是題外話了,殺到埋身,又豈可視若無睹?童工之憂,又豈非危言聳聽?


警察工作,乃是除暴安良,雖然童工對警察,從來沒有多少好感,但總的來說,童工相信,警察的操守,也有其底線,可不會亂來。

可是近年來,一方面出現甚麼警察面對黑社會,被人揶揄「12點之後我大晒。」另一面對著那些性工作者,對她們呼呼喝喝,對那些壓力團體女性示威者,要她們脫光搜身。

香港警察,何時由除暴安良,變成了欺善怕惡?

之前,巳有警察對社工屈打成招,隨便把幫助低下層社工扣上手扣,老屈人毆打的片段上網,有關案件上庭,巳判了事主無罪,可是,卻未見警方採取行動,嚴厲處份違規警員。如此濫用公權力,隨便向平民上手扣,在西方社會,恐怕要面對論訟了。

這是那警察老屈人的片段,恐怕已是舊聞了

昨天,又有新聞,竟說有警員在警署內,強姦報警女事主!案件今天會由法庭審理,既巳開展司法程序,童工不便多言,而且未經審判而下定論,也對各方不公平,但,不論這件案件,香港警察的形像,后時淪落至此?

沒有了皇家之後的香港警察,風光不再,不要怪前經警務人員,那些警隊高層,不要負上責任嗎?

設若案件發生在某改策局下的官僚,若然罪成,局長恐怕不能不下台謝罪,若法院判那警員在警署強姦罪成,特警成,可以不辭去警務署署長一職嗎?

問責,政治局長要負,難道警務署長不用承擔嗎?沒有了皇家之後的香港警察,難道巳忘了他們的使命和責任嗎?


曾經聽過不少商界人士、政府官員公開或私下批評香港政客、立法會議員政治水平低、不懂經濟,只會叫政府派錢,討好市民云云。這些評價,或許因為各自位置不同,總是有點「一竹篙打一船人」的味道,正如童工記得,煲呔還是財爺的時候,有次李卓人跑去見他,反映對預算案建議,提出政府搞最低工資、創造職位解決失業問題,結果被當時煲呔揶揄為「70年代經濟學」。可是數年後,當日煲呔揶揄李卓人的建議,他自己差不多做了一大半。政治,從來也是如此,你在甚麼位置、面對怎樣經濟局面,要爭取甚麼人支持,自然推出相應的政策,這又是一個步向民主的社會,無法避免的事。

正如立法會議員一樣,他們要選票、爭取選民支持,那是無可厚非,可是提出政策、建議之前,總要做一點功課,說服別人你的建議背後有何依據,以往有沒有類似成功例子,要花多少公帑,而非「隨口噏當秘笈」,又或純抱著「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心態,A政黨提出、B政黨支持,若我不支持,豈非日後不能爭到「成功爭取XXX」的光環。

最近自由黨相銷消費券,就是一場如此這般的鬧劇。台灣推消費券,自由黨第一個跑出來要政府跟隨,也是第一個提出每人派1000大元,可是面對外間質疑消費券不就刺激經濟,自由黨並非引經據典地反駁,而是軟弱無力地說甚麼短期內可以即時做到措施,又拿自己做的民調說有六成民意支持,叫政黨不要逆民意云云。

作為一個工商黨,提出消責券建議,好像完全沒有做過研究,拿不出任何理據,就像台灣做了,我們也要跟著做!我情願方剛說,我業界不少選民的生意撐不下去,所以要用這個方法,叫政府變相泵水救他們!

但更精彩的是,工聯會昨天再「大」自由黨1000元,加碼至派消費券2000元!至於為何要加到2000元?可以對消費市道有多少幫助?對不起,沒有交待。

如此賭沙蟹式「加注」下去,假如社民連叫價升到4000元、民協不好又來個「加注」5000元,然後某壓力團體再「大」一個派足三年,更不要說,鬍鬚曾問政黨消費券的錢從何來,沒有人答得上。原來,一眾支持消費券者,全在賭「白頭片」!‧‧‧‧‧‧‧這樣討論政策,又難免令人覺得,我們的尊貴立法會議員,水平真是有待改善,若叫他們考會考,題目是「消費劵能否刺激經濟」,他們就是交出這些答案,恐怕要拿個F,仍是有點勉強。

他們若真的有心推消費券,先好好研究,如何找到理據,反駁日本失敗經驗、又或拿《華爾街日報》批台灣消費券文章,再遂點反駁。政客撈選票,那是天經地義之事,可是,各位尊貴議員,可否拿多一點誠意出來?就算不肯花時間做功課,起碼也抄一份似似樣樣的功課!你們月薪連津貼,可有十多萬元呀


1982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提出了改革開放政策,他在那年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提出了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那是像徵中國由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路,走向市場經濟的路。

1991年,蘇聯解體,由二次大戰之後,持續了近40年的東西方冷戰終於結束,代表資本主義的西方獲勝,代表共產主義老大哥的蘇聯己不再存在,他的老弟中共,早在十年前巳大搞修正主義,走資去也,甚至,越來越像資本主義社會,只要有錢,甚麼事情也可以辦妥、多少官僚關節也可以打通(A曾說,貪污原來是對抗落後的官僚體制最有效方法!)共產主義,仿彿巳被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攻陷,柏林圍牆倒下的一刻,不少人也認為,除了少數國家,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巳經取得勝利了。

想不到的是,去到2008年,一個金融海嘯,先是英國工黨政府入股銀行,再然後是美國政府背後花旗銀行債務,國有化的情況在資本主義西方各國再現,當年共產主義信奉那套國企思維,於21世紀西方重現了!

共產主義、國有化企業、政府掌控經濟,隨著共產主義沒落而消失?現在看來,未免說得太早了吧!

縱使共產主義敗陣,可是自由市場與國家管制經濟之戰,仍在繼續,誰勝誰負,實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未來幾年,誰再講不干預政策,必被罵過狗血淋頭!

正如,連全民消費券那樣不可行,只會浪費公帑的建議,也有人大力支持,再談甚麼不干預市場,只會被批致不似人形!

當年,中國有糧票,肉票之設,沒有糧票、肉票,有錢也買不到肉和油。糧票,肉票,成了鈔票以外的第二貨幣,今天特區政府搞消費券,又是否搞第二貨幣?

265463_008431

看這些中國糧票,雖然性質不同,可是倒有點消費券的味道!


面對金融海嘯,不少人也要面對失業的困境,特別是近日接二連三出現的自殺案件,總令童工覺得,人生,總難免會遇上不如意之事,可是,我們應怎樣面對?死亡,又是否唯一逃避的方法?生命價值,又在於甚麼呢?

今年10月,百老匯電影中心,曾上映過一套日本電影《甜言蜜雨》,那是改編自伊坂幸太郎的推理小說『Sweet Rain死神的精確度』,童工相信,《甜言蜜雨》戲名,那是來自英文戲名翻譯《Sweet Rain》,可是,這個中文戲名,根本無法貼切地點出電影主題,反而日文戲名《死神之精度》,即死神的計算,更能貼切說出這套電影想說的故事。

《死神之精度》所說的,是一個死神的故事。金城武扮演的死神,並不是負責奪取人類的性命,反而像中國人的判官一樣,他,會決定面對死亡的人,究竟應該讓他死去,還是繼續生存下去?每次金城武執行「任務」,總有他的「拍檔」,一條黑狗在旁指指點,而每次執行「任務」,總是下雨天,所以金城武這名死神,最想看到的,就是沒有下雨的籃天。

電影由三個故事組成,分別是1985年金城武遇上內向、缺乏自信、對生命厭惡OL、2007年堅持信守不再有人重視的義氣、誓言要報仇的黑社會頭目、以及在2028年,巳走頭生命盡頭,只望完成一生最後心願,走完人生的70歲理髮師。童工不會在這兒說穿故事,其實三個故事,那是互有關連,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三個故事,死神金城武開始明白,甚麼才是生命。

電影中,金城武總愛問他要判定生死的主角,你怎樣看死亡?全因,在金城武這個死神眼中,人,必定會死,死亡不過是平常不過的一件事,可是,他不明白,死亡的義意,其實是來自生命,沒有走過生命之路,沒有經歴生命、沒有完成生命目標,死亡,那就變得竟無意義。正如電影中,金城武不讓那黑社會頭目在復仇戰中死去,反而讓他在一日後車禍中去世,無非是想讓他完成生命中的道義,沒有目標的生命,死亡,也是毫無意義。

那,正如最後一個故事中,70歲老婆婆對死神說,死亡是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但也是一件珍惜、重視的事情!因為,只有珍惜生命,才會重視死亡、不輕言死亡!當每個人明白死亡背後的價值,他們必定更明白生命真義,正如電影最後,死神金城武,終於也可以看到藍天和夕陽,因為他在死亡背後,終於明白生命的真正意義了!

畢竟,《甜言蜜雨》只是一套電影,可是背後對生命尊重,童工只望,可以令更多人,真的、真的、尊重生命!


近日舊同事A的一封「情書」(理論上情書應是只給愛人看的,A在他的網址上公開,童工倒覺稱為愛的宣言更合適。)引起認識他的人之間,一場不大不小的騷動,甚至被人在網絡間互相轉載,成為話題。同事B問童工有沒有看過,是否很令人感動。童工當時不知應怎樣回答,只因信中的「他」,與童工認識的「他」,落差太大,需要一些時間去調節與消化。

由同事A的「情書」,令童工想起Wall-E。

Pixar 每年均會有動畫大作,Wall-E 正是今年作品,貫徹童工不再入戲院的習慣,也是等到近日Wall-E出了影碟才看,之前已有不少朋友在戲院中看過Wall-E ,有人大讚,也有人大彈較之前的《反斗車王》(Cars)更差,凡是這樣極端的電影,必定有其可看之處,所以在金融海嘯下,童工也破戒買美版藍光碟,多花百多元先睹為快!

看完之後,個人感覺是,Wall-E其實不大適合小朋友看,那是一部拍給成年人、以致一眾「大細路」看的電影,先不要說背後有太多太多隱藏訊息:對環保、科技文明、消費文明、資本主義的反思,單是那種表達手法,大半部電影沒有對白,主角Wall-E和「女」主角 Eve ,除了懂叫自己名字外,就只會發出代表感情音節,他們的「戲」,全靠動作和畫面表達,試想一下,要動畫主角表達喜、怒、哀、樂,不可以用對白之餘,兩名主角更加是機械人,只靠兩名「主角」僅有一對機械眼、以及動作去表達情感,其餘就要靠情節、畫面、音樂去打動觀眾,Pixar 野心真的太大!這等於要用默劇方式,拍一套商業片一樣!這絕對是對動畫的一項挑戰,記憶所及,動畫世界中,對上一次動畫使上,有如此野心的作品,也是由廸士尼於1940年拍攝的《幻想曲》(Fantasia)。

要寫Wall-E背後有關環保、科技文明、消費文明、資本主義訊息,可能要寫幾篇也寫不完,倒是有興趣寫Wall-E代表的男生型像。Wall-E是一部700年前負責清理地球垃圾的機械人,外形談不上威猛之餘,更是破破爛爛,每天也專注重復又重復做好自己的工作-收集及整理垃圾,可是他也有自己愛好,就是收集有趣垃圾,以及觀看老掉牙的黑白歌舞片、學習跳那些老套人類舞蹈,他的朋友,只有一隻人見人怕的曱甴,可是他仍自得其樂,不抱怨、不放棄,仍在等待一個可以像那黑白歌舞片中,與他手牽手跳舞的「她」。

直到700年後,他終於遇上Eve,一部較他更先進、更厲害(一炮可以催毁大片土地),來自地球移民船的「女」機械人。

理論上,Eve 不可能「看上」Wall-E,可是Wall-E有的,卻是Eve 從來未遇過:那是對追求的執著、堅持、承擔、與責任,他耐心等待,一旦遇上了,就絕不放棄,所以Wall-E 不惜跟著Eve 跑到太空、不自量力地想拯救 Eve ,更更更不自量力地、甚至犧牲自己,為Eve 達成任務。

Wall-E就如現實世界中絕大部份男生:沒有俊朗外表、沒有令人讚賞的才氣、更加不要說可以腰纏萬貫!有時甚至穿得破破爛爛,每天也是上班下班,在范茫人海之中,他們只是眾多人的其中一個,絕不起眼,可是他們當中不少人,對生活、對工作、對朋友、對家人,負起了道義、責任和堅持,他們平凡,但其實絕不平凡。

可是,現實世界中,被女孩子欣賞的,只會是出眾男生,不起眼的男生,不要說可以被女生青睞,正眼不看已是給足情面了,不多踩一脚已是人至義盡。

只怪,現實世界,太多Wall-E,太少Eve!

ps:原來,Wall-E全名叫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s – Earth!

這是Wall-E另一宣傳片:


台灣推出全民消費券後,香港政客以及零售業組織,也要求政府有樣學樣,推出消費券刺激消費市道。

政府向全民派消費券,那是政治正確得不能再正確的舉動,恐怕沒有多少人會/敢公開反對,可是,雖說每人派1000元,不過是花70億公帑,與煲呔之前百億大灑金錢紓解民困措施,還是有所不及,可是理性討論,花掉這70億,真的可以幫助有需要的人嗎?

童工一直相信,若然收到1000元消費劵,不代表會因那張公帑補貼票據,多花額外的錢,政府補貼童工1000元,只代表童工可以少花1000元,不代表由原本要花1000元變花2000元,那,對童工而言,根本起不了剌激消費作用,若以童工自身想法推論,消費券,真的可以刺激消費嗎?

再想深入一點,70億消費券,只可用於消費,那和用70億資助零售飲食業,又有何分別?難聽一點說,零售飲食業支持消費券建議,與要求政府將白花花70億公帑,注入他們帳戶,又有何分別?這樣做,又是否合符公眾利益?這和用公帑補貼商人,又有何分別?

與A談論消費券,雖然A是工會中人,可是他也承認,派消費劵,未必幫到最需要的人,今次金融海嘯最受打擊的人,該是那些中產戶,消費卷對他們來說,如同杯水車薪,他們最需要的是工作,以及解決資金週轉私供樓!這些問題,非銷費券可能決。

消費券既無助幫到今次金融海嘯衝擊的市民,那推出來又有何用?倒不如減稅!若納稅人錢包多了錢,自然消費也更「手鬆」,零售業自然有翻身機會!

所以與其出消費劵,不如直接減稅!


今個月初,內地《上海壹周》刊登了一篇文章「新穴居時代」,文中所談的,正是內地近來討論正熱的「新穴居族」,即那些足不出戶,睡醒的第一件事必定是打開電腦、上網、日常收入靠家中兼職、又或是SOHO式工作,三餐不是叫外賣就是速食、娛樂、社交等也是一個人在家中進行。

看上去,倒很像日本的御宅族,可是這些新穴居人,卻不如外間描繪的御宅族般陰暗和負面,他們選擇做新穴居人,其實是以一種相當積極方式,回應充滿競爭功利的世界:新穴居族崇尚隨遇而安、不比較、不苛求,既不參與主流世界的爭名逐利生活方式,以自己能力,保存最大的自我,享受真正自我生活方式,穴居族不代表頹廢、自閉,他們只是選擇以電腦、保持自我做法,在主流世界中生活,他們更以古代隱逸之士生活自況:「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超隱隱於網!」

所謂新穴居族,是否有點文過飾非,實際只不過是內地另一群御宅族?童工未接觸過,可不敢說,可是在今次金融海嘯中,恐怕這些新穴居族,抗海嘯打擊能力,遠較其他人大!昨天在信報中,看到一篇由何華生為的文章,談到新穴居族消費模式,更能適應金融海嘯下的世界:他們把金錢花在日常必須開支,確保可以生存以外,餘下的金錢,可以用來買自己認定的心頭好,例如《電車男》主角趁模型大減價,就會去掃貨一樣。

這些年來,御宅族在很多人心目中,的確是一個負面的形容詞,可是御宅族同樣有其優勢的一面:他們較任何人更懂新科技世界、更掌握互聯網資訊、他們不會去追求現實世界名與利,縱使他們當中有些人,具有這樣的能力,他們有自己的世界,也樂於活在自己的世界,就算斗室外世界有著出現翻天覆地轉變,也不會對他們有絲毫影響,更重要的是,御宅族甚少自怨自艾、自覺生活如何不如人意,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天地,也明白自己之不足,既明白不足,又何需抱怨?

這,又非童工個人的想法。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剛結束的秋葉原娛樂節2008,就有一段為御宅族平反的發言。他說御宅族:「那是比普通人擁有更詳盡情報的人,就是說禦宅族其實就是一名專家。」麻生又認為禦宅族「見識狹窄」、「灰暗」的印象只是媒體的炒作,他希望禦宅族能將自我形象變得更開朗。他更認為,要成為真正御宅族,必須較其他人,更有自己想法、更有主見、更具創意:「最近,年輕人都不按自己的思考來行動了,如果沒有全新的創意,就不能成為真正的禦宅族。對於前途黯淡的時代,我們只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0010dcfa25e10a7101de06

麻生與弘兼憲史(左)出席秋葉原娛樂節2008座談會

從御宅族到新穴居族,互聯網,正塑造一個新世代,他們在今天舊世代主流眼中,或許有很多缺點,但,他們可能更適應新世代,當海嘯過後,仍能夠殘存的人,可能正是這群新穴居人!

十一月 2008
« 十月   十二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9,52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