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失蹤了數天,不為何事,全因,不在香港,在京都居住的民宿,又不能上網。寫下這一段文字的時侯,正身處日本的大阪心齋橋酒店。早兩天看著香港的變化:股巿下跌了十多個巴仙,今天又上升千多點,香港一天變化,等於別的地方數天,甚至數星期的轉變,不抽離的一點看,總不覺香港變化可以如此快!

可是,我們的政府,又是否明白,今天的世界,那是變動得如此快?若再以過去的一套思維去處事,最終,只會重複過去的失誤?

煲呔昨天宣布他那自認為足以應付金融海嘯的經濟機遇委員會名單,童工看過之後,對不起,就當童工「細路仔」見識淺薄,若這樣一個組合,可以救香港出金融海嘯之厄,那正如孩童手拿一把水槍要拯救地球。

看那委員會的成員組合:渣打集團主席戴維思、利豐集團主席馮國經、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鷹達證券集團主席及前期交所主席梁家齊、匯豐銀行總經理及工商業務環球聯席主管梁高美懿、畢馬威會計事務所合夥人麥嘉軒、摩根也是他提出米史丹利亞洲主席斯蒂芬‧羅奇、中原主席施永青、德昌電機(179.HK)主席汪穗中。童工只想問一句,這班精英之中,誰可以預警今次的金融海嘯?沒有!甚至連施老闆也不可以! 他們除了身處高位之外,還有甚麼呢?

當年行政長官董建華,也搞了一個國際顧問團,人選的地位和份量,可勁過煲呔今天的委員會:就以03年名單計,成員包括西門子監察董事會主席卡爾‧赫爾曼‧鮑曼、豐控股集團主席龐約翰、加拿大鮑爾公司總裁兼聯合行政總監德馬雷、美國國際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格林伯格、皇家荷蘭石油公司/硯殼集團常務董事羅布‧勞斯、東京三菱銀行高級顧問高垣佑和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前總裁保羅‧沃爾克。

他們每一個人,在當時金融經濟界的份量,均遠超今天煲呔委員會的成員,可是他們當年也幫不了老董,今天,煲呔靠他們,可以救得了香港嗎?若要找那些傢伙提建議,童工建議不如找孫柏文更好,起碼,他早已預計次接爆煲、雷曼目身不保,煲呔那些顧問中,誰較所孫預測更準?更不要說了,他們之中,又有多少人的公司,可能也深受金融海嘯之苦!

童工正在看陳冠忠的【下一個十年】,他對港督麥理浩的施政,頗為推崇。先不要說麥理浩施政方式,是否已違背了郭伯偉的不干預政策,但麥理浩起碼知道自己可以干預甚麼、甚麼不可以插手干預,當年做財政司的,正是夏鼎基,也是他提出那積極不干預財政理念。陳冠忠說,麥理浩明白在經濟政策上,政府不可以干預,所以「不學日本、台灣、韓國、新加坡那樣制定工業政策。」可是他在民生政策上,卻是不怕干預,十等建屋計劃,正是當中俵俵者!

若說干預可怕,不知自己如何干預、繼而亂干預一通,更加可怕,究竟,今天煲呔知否他在干甚麼?要干預甚麼?連自己也不不知要怎樣干預,還要硬砌出如此一個委員會出來,那又是否有點兒荒謬呢?

p.s.童工也不知,可否再上網,看那中國蛋疑似有三聚氰胺,再看中國蛋,還有人買嗎?

可是看到大阪大丸那和國內銀聯合作提供優惠,中國人在海外消費力,還是很強大呀!即使,童工可不以為然!


這是童工昨天在大阪大丸看到的廣告中國經濟力量,不可以看小,連銀聯也衝出了中國, 和日本企業合作!可是中國人又有沒有應該有的國際視野和品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