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原來真的有一門有關人類大頭神經反應的經濟學研究,叫神經經濟學,那並非研究人發神經後亂投資的經濟學,真的是研究人腦對經濟環境的反應,從而探究人類投資行為的科學!

星期四在信報看到一篇長文《兄弟,有冇斗零剩?》作者是黃震遐醫生,黃醫生乃著名腦科醫生,童工早在十多年前己認識他,那時他是白鴿黨立法局、區議會議員,後來因為他持有外國國藉才放棄選立法會,對黃醫生最深印像,除了他那個語帶雙關的外號「神經醫生」外(既形容他的專業、也形容他的發言),就是他那部隨身携帶,被視為今天全球PDA、Tablet PC 的鼻祖、iPhone 祖先、一部超時代產物,那時是潮得不能再潮的 Apple Newton!(不知 Newton 是甚麼?恐怕閣下不是Apple 粉絲了!)

還是不要拉得太遠了,回到神經經濟學吧!據黄醫生說,原來我們決定高風險投資、預期有高回報,與分析投資可能承受風險,我們大腦不同區域,會負責不同工作:

「決定是否投資,當然取決於預期的回報和風險。預期可以得到金錢、美食、性刺激等等享受時,處於大腦深部的伏隔核就會活躍起來,人也跟着會想選擇較高風險的 賭注。而另外兩個區域,腦島前部及尾核則會預測不利結果,因此活躍時候,人就會選擇較少風險的賭注。腦島前部愈是活躍,換言之愈是能預期會有損失,人就愈 能學會避免招致損失的行為。」

黄醫生又說,原來老年人負責管理投資風險訊息的腦島前部及尾核,較年青人不活躍,原來,從腦科角度,欺瞞長者進行高風險投資,真的較欺瞞年青人容易!長者在不知情下被游說買下迷債,原來可以有醫學解釋!

「迷你債券苦主中不少都是退休人士。研究人員發現進行金錢遊戲時,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都可以經過學習避免會引起損失的行為。但是,老年人的腦島及尾核的活動 程度卻比年輕人低,表示他們較少預期會有負面結果,負責判斷是非取捨的眶額皮層也同樣沒有年輕人那麼活躍,容易受騙可能就是這原因。由此可見,認為投資者 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無視年歲及個人生理因素會給無良之徒有隙可乘,不是涼薄,就是對神經經濟學缺乏認識。

大腦不會把預期系統當作評級機構,信到十足。大腦前端的額前皮層內側地區會監測預測是否準確。此外,有些高風險投資乍看可能十分吸引,會否批准就全看右額前皮層。如果用磁力削減右額前皮層活動能力,就會增加冒險行為。相反,如果增加右額前皮層活動,則會減少冒險行為。

黄醫生指出,人腦深處多巴氨系統負責監測行為的可預期回報,在投資遊戲中,多巴氨活躍度低的人,不論是吸取經驗、還是糾正錯誤的能力較低,結果,有些人因先天多巴氨活躍度問題,成了必然的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投資者,而且在市場波動時,腦島和額前皮層的額下回區就會介入,可是若額前皮層受損,他們就會失去居安思危警戒之心:

「除了監察預測有沒有出錯,額前皮層主要功能是注意外來有關訊息,從而採取相應行動。切除額前皮層的背外側區任何一側之後,有些病人便會忽略賺蝕訊息,盲目 投資。額前皮層左右兩邊底部切除後的病人則不同,他們雖然注意賺蝕訊息,但遇蝕則堅持方針不變,獲利後卻反而會無端更換策略,說明他們的問題不在於不知道 世道變化,只是無法適當調整投資策略。而腹內側皮層受損的病人則會衝動行事,只求短線獲利,絕無居安思危心態。」

還有,原來當股市前景不明朗、大幅波動時候,負責提醒我們要小心的,正是大腦中的杏仁核及額前皮層:

「到了市場大幅波動,走向不明時候,選擇買賣股票的風險激增。研究發現在無法清楚知道結局好壞可能性多大的模糊情況下,杏仁核及額前皮層的兩個分區,腹內側和眶額皮層就會披甲上陣。」

所以當今天股市跌到13000點,你敢不敢撈底,還是要看你腦中的眶額皮層和背外側皮層反應,能否壓抑杏仁核及額前皮層釋放的恐懼訊息了:

「至於滿街鮮血,有沒有勇氣拾便宜貨,那就要看你的眶額皮層和背外側皮層能不能夠壓抑杏仁體的恐懼了。」

面對那些甚麼分析員、財經演員、甚麼平均線,黃醫生認為,要成為成功投資者,第一步要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腦袋:

「神經經濟學的研究方興未艾,將來必然會有更多有趣的研究發現。但讀者可能會說,那又怎樣,知道這些對投資有何幫助?其實,這正是現代科學的精神,無求而 究。有求而究只能告訴你已知的問題,會有什麼答案。無求而究才能為你尚未知道的問題提供答案。知己知彼,改為知腦知彼,投資可更理性。也許有天,大家都可 以在投資前先測試自己的腦活動,知道自己那天作理性投資決策有多少能力?也許有天,我們都可以知道市場投資者的伏隔核和右額前皮層平均活動度,亢奮指數如 果太高就準備……。」

黄醫生文章,絕對可供雷曼苦主參考,若某天真的要上法院,那些公公婆婆,隨時可以拿出一份大腦醫學報告,證明他們腦部問題,根本容易受人誤導,這樣一份專業醫學評估報告提交到法庭,銀行可以怎樣反駁呢?

又,若榮智健以此作理由,解釋自己炒燶外匯,阿爺又會否接受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