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金融海嘯,當中有多少大中小投資者被巨浪沒頂,恐怕難以計算,看到有關新聞,童工與身邊朋友,現在除了「呀!」一聲之外,大多已見怪不怪,可是昨天知道中信泰富竟然因炒濃外匯accumulator,一鋪帳面勁蝕155億,等於整間公司一半市值,還是禁不住倒抽一口涼氣,身邊朋友,不禁議論紛紛。

學者A、官員B不約而同說,其實學術界、官場中不少人,也因為今次澳元突然下跌「中招」。B說他們身份敏感,股票未必敢買,買樓又不夠本,再加上樓價可能會跌,大部份人已有一層自住樓未斷供,最安全及保險、又不怕引起任何政治風險投資,就是買外幣定期,澳元早前息高,不少人也買了不少澳元存定期,怎知匯價忽然下跌兩成,原本以為最安全保本投資,忽然不見了五分一,真是欲哭無淚,更覺今次金融海嘯中,真是再無資金避難的樂土!

A則說,自己也是澳元下跌受害人,可是他弄不明白,為何以搞實業中信泰富,買下如此多外匯accumulator?作為集團主席榮智健、董事總經理范鴻齡,真的不知情?真的只是為了對衝澳洲業務外匯風險?

A的懷疑,也不無道理。據生果報報道,中信泰富購入的期權合約,他們要在 2010年10月前,最多從銀行接下94.44 億澳元、1.6 億歐元及104 億元人民幣,較他需要的26億澳元及8,500 萬歐元,多出2.6倍及近一倍,而且人民幣開資本開支早已有銀團貸款,這樣勇猛炒accumulator,真的只是對衝外匯風險嗎?

還有,財經C說,以他上知部份accumulator合約,就算匯價上升,由於銀行有權到某個價位終止合約,可是匯價下跌,卻要不斷接貨,直至合約到期,簡單來說是「止賺不止蝕」,對衝外匯匯價風險,也不用買外匯accumulator,仍可以有其他工具用作對衝,根本毋須用這種高風險工具。

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信泰富指整件事全因財務董事張立憲、財務總監周志賢越權及未盡職通報引發,但據報道張立憲做有關決定,機制上是要榮智健同意,現在榮說自己不知情,那是張越權,那范鴻齡又是否知情?若兩人皆不知情,張立憲行為嚴重損害公司利益,理應報警調查當中有否違法,可是中信泰富又不報警,只是要兩人辭職了事,雖然中信泰富是私人公司,可是出了如此嚴重問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煲呔可以「下令」銀行回購雷曼迷債,那為了保障小股東利益,再加上事件有如此多疑點,今次政府應否查一查中信泰富?

當然如D君說,中信泰富背後是北京中信,北京中信背後是阿爺,煲呔真的敢查嗎?這對那些賣迷債銀行,又是否公平呢?

中信泰富還要繼續接貨,若澳元續跌,虧損隨時不止中信泰富一半市值,萬一中信泰富爆煲,怎樣收科?D還危言聳聽說,類似中信泰富例子,以他所知不止一間,恐怕還陸續有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