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會不同階層、不同政見與不同年齡的人都追求進步,向上提升,我們將會迎來另一個更光輝的黃金十年:香港進步成為更耀目的全球城巿。」

2007年10月10日,特首曾蔭權在2007-2008年施政報告中,以「黄金十年」形容香港的美好未來‧‧‧‧‧‧‧‧‧‧

2008年10月15日,特首曾蔭權在2008-2009年施政報告中,以這樣一段文字,描繪香港的未來:

「我們面對第一個巨大的挑戰,是目前嚴峻的外圍經濟環境。美國次按問題所觸發的金融風暴正不斷惡化,資產價格下滑,信貸市場幾近停頓,多家國際大型金融機構相繼陷入困境,並且已蔓延至歐洲金融體系,看來最壞時刻仍未度過。」

不過是360日的光景,香港原本由擁有美好的「黃金十年」,變成要面對「巨大的挑戰」;由「進步成為更耀目的全球城巿」,變成「最壞時刻仍未度過」,同一個香港,彷如兩個香港,一為天堂、一為地獄,面對這樣天堂地獄逆轉,迷失、不知所措的香港人,需要的是真正的「政治家」,可以以堅定的信念、視野,帶他們走到應許之地,可惜,童工從這份施政報告中,看不到作為政治家的煲呔,在那危難將臨的世代,可以帶給港人信心和希望,他,似乎較香港人,更迷失、更不知所措。

去年施政報告中,煲呔還在大講「香港只有立足國家,才可以面向全球,創造更美好的未來」、「國家的崛起帶來了香港發展的新機遇,也會帶動香港進入一個新時代」、還有效法阿爺的「進步發展觀」,只要能背靠中國,香港就如有著無限的前景、煲呔自未來充滿信心,否則不會有那「黃金十年」的豪情壯語。

可是一年下來,中國也自身難保。四川重建也不用說了,毒奶問題未解決、中國股市隨外圍下挫,阿爺也是千頭萬緒,自身難保之時,煲呔已不能再打「背靠祖國」這張牌了,面對金融海嘯,香港人要獨力承擔,不能再期望中國有資金自由行、CEPA救濟,煲呔,如何獨力面對風暴?

施政報告中的「乙、轉危為機」的16到27章,相信是金融風暴發生後,臨時加插的「產品」,特別是第27章,網上版 注明「行政長官的發言有別於印刷本」,可見是最後一刻才修改,這些章節講出了香港面對金融海嘯的危機,卻未能提出應對之策,甚至,連海嘯在未來的日子,還會對香港人做成多大損害,也沒有交待,縱使煲呔提出成立一個甚麼經濟機遇委員會,可是那個委員會成員、具體工作方向、目標欠奉。沒有了「背靠祖國」,煲呔如何走出那金融海嘯?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至於具體施政,除了重提那十大基建外,既承認生果金要加到1000元,可是仍舊是研究再研究,外加建議入息審查。當政府可以豪氣地以億元計,月薪十萬八萬搞出一個被市民、輿論罵到今天的副局長、政治助理制度,卻為那公公婆婆加三數百元生果金斤斤計較,這樣的施政手法,又是否妥當?若說不能濫用公帑,那,為何又容許那些副局長、政治助理定薪如此亳無透明度和準則?

更不要說,正當大家也相信,明年生活會更差的時候,施政報告還大談明年要立法,淘汰鎢絲燈胆,從小市民角度看,明年要過緊日子,要面對減薪、裁員,還要奢談甚麼環保,不用鎢絲燈、改用慳燈胆,那些做官的人,可知鎢絲燈胆賣多少錢一顆?慳電胆又賣多少錢?正當大家連生計也在擔憂之時,還要強迫人花錢去搞環保?那又豈非是何不食肉糜的行徑?見微知著,這份施政報告,又有多少貼近民意?

看完整份施政報告,除了最低工資立法外,童工,真的,看不到煲呔為未來香港面對風浪,作出了甚麼預備、想怎樣帶領香港人走過危機。燙呔說干預不是壞事,或許是對,但整份施政報告,童工連他想怎樣干預也看不到呀!干預,可不代表亂搞一通!

p.s.施政報告最精彩的,可是毓民的「掟蕉」,江湖傳聞,社民連尚餘雞蛋一大盒、榴槤一大個,今日答問大會會招呼煲呔!

宋以朗先生的東南西北引用這樣一張「掟蕉」圖片,相當有趣:

p.p.s. 煲呔在傳媒吹風會中以新加坡「敗也製造,成也金融」,說明香港要走金融中心之路,不知是否抄自風雲漫畫中「成也風雲、敗也風雲」,可是卻抄得不倫不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