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08.


童工失蹤了數天,不為何事,全因,不在香港,在京都居住的民宿,又不能上網。寫下這一段文字的時侯,正身處日本的大阪心齋橋酒店。早兩天看著香港的變化:股巿下跌了十多個巴仙,今天又上升千多點,香港一天變化,等於別的地方數天,甚至數星期的轉變,不抽離的一點看,總不覺香港變化可以如此快!

可是,我們的政府,又是否明白,今天的世界,那是變動得如此快?若再以過去的一套思維去處事,最終,只會重複過去的失誤?

煲呔昨天宣布他那自認為足以應付金融海嘯的經濟機遇委員會名單,童工看過之後,對不起,就當童工「細路仔」見識淺薄,若這樣一個組合,可以救香港出金融海嘯之厄,那正如孩童手拿一把水槍要拯救地球。

看那委員會的成員組合:渣打集團主席戴維思、利豐集團主席馮國經、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鷹達證券集團主席及前期交所主席梁家齊、匯豐銀行總經理及工商業務環球聯席主管梁高美懿、畢馬威會計事務所合夥人麥嘉軒、摩根也是他提出米史丹利亞洲主席斯蒂芬‧羅奇、中原主席施永青、德昌電機(179.HK)主席汪穗中。童工只想問一句,這班精英之中,誰可以預警今次的金融海嘯?沒有!甚至連施老闆也不可以! 他們除了身處高位之外,還有甚麼呢?

當年行政長官董建華,也搞了一個國際顧問團,人選的地位和份量,可勁過煲呔今天的委員會:就以03年名單計,成員包括西門子監察董事會主席卡爾‧赫爾曼‧鮑曼、豐控股集團主席龐約翰、加拿大鮑爾公司總裁兼聯合行政總監德馬雷、美國國際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格林伯格、皇家荷蘭石油公司/硯殼集團常務董事羅布‧勞斯、東京三菱銀行高級顧問高垣佑和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前總裁保羅‧沃爾克。

他們每一個人,在當時金融經濟界的份量,均遠超今天煲呔委員會的成員,可是他們當年也幫不了老董,今天,煲呔靠他們,可以救得了香港嗎?若要找那些傢伙提建議,童工建議不如找孫柏文更好,起碼,他早已預計次接爆煲、雷曼目身不保,煲呔那些顧問中,誰較所孫預測更準?更不要說了,他們之中,又有多少人的公司,可能也深受金融海嘯之苦!

童工正在看陳冠忠的【下一個十年】,他對港督麥理浩的施政,頗為推崇。先不要說麥理浩施政方式,是否已違背了郭伯偉的不干預政策,但麥理浩起碼知道自己可以干預甚麼、甚麼不可以插手干預,當年做財政司的,正是夏鼎基,也是他提出那積極不干預財政理念。陳冠忠說,麥理浩明白在經濟政策上,政府不可以干預,所以「不學日本、台灣、韓國、新加坡那樣制定工業政策。」可是他在民生政策上,卻是不怕干預,十等建屋計劃,正是當中俵俵者!

若說干預可怕,不知自己如何干預、繼而亂干預一通,更加可怕,究竟,今天煲呔知否他在干甚麼?要干預甚麼?連自己也不不知要怎樣干預,還要硬砌出如此一個委員會出來,那又是否有點兒荒謬呢?

p.s.童工也不知,可否再上網,看那中國蛋疑似有三聚氰胺,再看中國蛋,還有人買嗎?

可是看到大阪大丸那和國內銀聯合作提供優惠,中國人在海外消費力,還是很強大呀!即使,童工可不以為然!


這是童工昨天在大阪大丸看到的廣告中國經濟力量,不可以看小,連銀聯也衝出了中國, 和日本企業合作!可是中國人又有沒有應該有的國際視野和品德?


煲呔昨天突然決定擱置為生果金設資產審查機制。議員A看見煲呔「黑面」發言,更不忍不住將民間反對設資產審查,說成是「理性的政策討論被整個感性的反應統統蓋過」,A熟知煲呔性格,明顯是不情不願地作出如此決定,而且覺得責任並不在他,他是做好了自己本份,只是那非理性民意,歪曲了整件事。

煲呔類似行徑,童工己見怪不怪了。由他做庫務司年代,出席立法局財務委員會會議,童工見過他遇上議員質問、又或要他收回文件,煲呔發覺議員要求不合心意,最「經典」小動作,就是掟筆!當時已覺此君EQ認真麻麻,而且,總不成對著民意代表發那無聊的官威。

其後日子,煲呔仕途有上有落,最後更踏上特首寶座,這段時間,他發現民意是他扭轉局面,可以由掃街大隊長,獲阿爺青眼,變成特首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所以他上台後又重用政治化裝師、又大搞內部民調,還事事聲稱把民意放在第一位。

可是,他究竟是純綷技術性地利用民意,還是真心誠意,相信、尊重民意?

利用民意者,只管在政策出台後,看著民意走勢調整,決定權在官,民意在他們眼中,只是調整政策、方便他們施政其中一項工具和指標;尊重民意者,理應作任何決定前,先聽民意,過濾民意後,再作決定。

曾與官府B爭拗過這個問題。B說政府拋出建議、諮詢文件,就是用來收集民意呀!怎麼說我們不是尊重民意!

我只會說別耍我們!政府有那一份諮詢文件,不是「扮作沒有立場的有立場」諮詢!給你三個選擇,兩個是行不通的,民間建議第四、第五個,他們又說不在諮詢範圍,那,是尊重民意嗎?

看來煲呔要學習如何尊重民意,你的人工是廣大納稅付的,有沒有出糧給下屬的老闆,竟遭下屬「黑面」之餘,還要被他罵「非理性」?

或許在煲呔眼中,真正老闆是阿爺,並非香港民意!

丘吉爾當年帶領英國打嬴二戰,但選舉連任落敗,面對民意如此,他只是說:「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強大民族的標誌!」煲呔,學學丘吉爾!


今天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原來真的有一門有關人類大頭神經反應的經濟學研究,叫神經經濟學,那並非研究人發神經後亂投資的經濟學,真的是研究人腦對經濟環境的反應,從而探究人類投資行為的科學!

星期四在信報看到一篇長文《兄弟,有冇斗零剩?》作者是黃震遐醫生,黃醫生乃著名腦科醫生,童工早在十多年前己認識他,那時他是白鴿黨立法局、區議會議員,後來因為他持有外國國藉才放棄選立法會,對黃醫生最深印像,除了他那個語帶雙關的外號「神經醫生」外(既形容他的專業、也形容他的發言),就是他那部隨身携帶,被視為今天全球PDA、Tablet PC 的鼻祖、iPhone 祖先、一部超時代產物,那時是潮得不能再潮的 Apple Newton!(不知 Newton 是甚麼?恐怕閣下不是Apple 粉絲了!)

還是不要拉得太遠了,回到神經經濟學吧!據黄醫生說,原來我們決定高風險投資、預期有高回報,與分析投資可能承受風險,我們大腦不同區域,會負責不同工作:

「決定是否投資,當然取決於預期的回報和風險。預期可以得到金錢、美食、性刺激等等享受時,處於大腦深部的伏隔核就會活躍起來,人也跟着會想選擇較高風險的 賭注。而另外兩個區域,腦島前部及尾核則會預測不利結果,因此活躍時候,人就會選擇較少風險的賭注。腦島前部愈是活躍,換言之愈是能預期會有損失,人就愈 能學會避免招致損失的行為。」

黄醫生又說,原來老年人負責管理投資風險訊息的腦島前部及尾核,較年青人不活躍,原來,從腦科角度,欺瞞長者進行高風險投資,真的較欺瞞年青人容易!長者在不知情下被游說買下迷債,原來可以有醫學解釋!

「迷你債券苦主中不少都是退休人士。研究人員發現進行金錢遊戲時,老年人和年輕人一樣都可以經過學習避免會引起損失的行為。但是,老年人的腦島及尾核的活動 程度卻比年輕人低,表示他們較少預期會有負面結果,負責判斷是非取捨的眶額皮層也同樣沒有年輕人那麼活躍,容易受騙可能就是這原因。由此可見,認為投資者 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無視年歲及個人生理因素會給無良之徒有隙可乘,不是涼薄,就是對神經經濟學缺乏認識。

大腦不會把預期系統當作評級機構,信到十足。大腦前端的額前皮層內側地區會監測預測是否準確。此外,有些高風險投資乍看可能十分吸引,會否批准就全看右額前皮層。如果用磁力削減右額前皮層活動能力,就會增加冒險行為。相反,如果增加右額前皮層活動,則會減少冒險行為。

黄醫生指出,人腦深處多巴氨系統負責監測行為的可預期回報,在投資遊戲中,多巴氨活躍度低的人,不論是吸取經驗、還是糾正錯誤的能力較低,結果,有些人因先天多巴氨活躍度問題,成了必然的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投資者,而且在市場波動時,腦島和額前皮層的額下回區就會介入,可是若額前皮層受損,他們就會失去居安思危警戒之心:

「除了監察預測有沒有出錯,額前皮層主要功能是注意外來有關訊息,從而採取相應行動。切除額前皮層的背外側區任何一側之後,有些病人便會忽略賺蝕訊息,盲目 投資。額前皮層左右兩邊底部切除後的病人則不同,他們雖然注意賺蝕訊息,但遇蝕則堅持方針不變,獲利後卻反而會無端更換策略,說明他們的問題不在於不知道 世道變化,只是無法適當調整投資策略。而腹內側皮層受損的病人則會衝動行事,只求短線獲利,絕無居安思危心態。」

還有,原來當股市前景不明朗、大幅波動時候,負責提醒我們要小心的,正是大腦中的杏仁核及額前皮層:

「到了市場大幅波動,走向不明時候,選擇買賣股票的風險激增。研究發現在無法清楚知道結局好壞可能性多大的模糊情況下,杏仁核及額前皮層的兩個分區,腹內側和眶額皮層就會披甲上陣。」

所以當今天股市跌到13000點,你敢不敢撈底,還是要看你腦中的眶額皮層和背外側皮層反應,能否壓抑杏仁核及額前皮層釋放的恐懼訊息了:

「至於滿街鮮血,有沒有勇氣拾便宜貨,那就要看你的眶額皮層和背外側皮層能不能夠壓抑杏仁體的恐懼了。」

面對那些甚麼分析員、財經演員、甚麼平均線,黃醫生認為,要成為成功投資者,第一步要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腦袋:

「神經經濟學的研究方興未艾,將來必然會有更多有趣的研究發現。但讀者可能會說,那又怎樣,知道這些對投資有何幫助?其實,這正是現代科學的精神,無求而 究。有求而究只能告訴你已知的問題,會有什麼答案。無求而究才能為你尚未知道的問題提供答案。知己知彼,改為知腦知彼,投資可更理性。也許有天,大家都可 以在投資前先測試自己的腦活動,知道自己那天作理性投資決策有多少能力?也許有天,我們都可以知道市場投資者的伏隔核和右額前皮層平均活動度,亢奮指數如 果太高就準備……。」

黄醫生文章,絕對可供雷曼苦主參考,若某天真的要上法院,那些公公婆婆,隨時可以拿出一份大腦醫學報告,證明他們腦部問題,根本容易受人誤導,這樣一份專業醫學評估報告提交到法庭,銀行可以怎樣反駁呢?

又,若榮智健以此作理由,解釋自己炒燶外匯,阿爺又會否接受呢?


究竟,今次中信泰富炒燶澳元影響,可以有多大呢?

議員A說:「全香港打工仔,多多少少會受害,掙在受幾多。」議員A所說的是,中信泰富乃藍籌股,所有打工仔強積金,或多或少,總會有多少中信泰富的成份,究竟中信泰富股價插水,連累閣下強積金輸掉多少呢?那,可是各安天命了!

之前文章說,特區政府敢查中信泰富嗎?童工看回應,有心網友認為,就算追查下去,中信泰富既已找出所謂「真兇」,查下也是徒然!可是,昨日B說,阿爺對榮太子所作所為,了然於胸,榮太子今次連累中信泰富勁蝕155億,絕不會就此干休。

全因,蝕錢事小,面子事大,中信泰富蝕掉155億,阿爺,顏面何存?當大陸諸間國企,有高管失職,也要問責下台的時候,再容榮太子做董事局主席,那,又是否說得過去?只是從未想過,阿爺會因面子問題,對元老之後大發雷霆!或許,這正是中國要與國際接軌,企業管理現代化的好處!只是外國看的是盈利,擁有中國特式的資本主義,重視的卻是國家面子!

從國家面子,童工又想到榮太子女兒,是否真的有參與其中,令公司勁蝕,繼而要老父承擔責任。財經B說,香港富豪第三代,永遠有一個通病:他們在美國名牌大學畢業,曾在美國著名投行做過暑期工、見習生、甚至在投行中打工,一天役回本家企業做高職、甚至掌握了家族企業,就會把投行那一套賺錢方式,用在家族企業上,結果最終出事!

孫柏文君在他博客中寫過幾種投資者,最終市場是專收叻仔,孫君所言,並非亳無根據。一年前,童工在酒會中就曾見識過這樣一個富豪第三代,他不斷批評家族中人如何保守、若由他「揸莊」,會拿公司資金怎樣怎樣投資、再把公司如后如何分拆,可是一年之後,此君已消失於傳媒之中,全因此君種種大計,令公司「瀨野」,最終被董事局踢走!

童工忽然想起「紙上談兵」典故: 趙括是戰國時代趙國名將趙奢的兒子。自小喜愛鑽研兵書,認為自己是軍事天才。但父親趙奢卻說:「戰爭是殘忍拚命的事,而趙括卻將它看得太簡單,只會紙上談兵,如果趙國任他為大將,一定會戰敗。」後來,秦國攻打趙國,趙王命令趙括帶兵迎戰。趙括因為過於輕敵,導致趙國四十萬大軍慘敗,而他也被亂箭射死。

這個典故,套用在今次中信泰富事件,總有點相似之處:畢業於美國著名學府史丹福大學、主修經濟的榮明方,出任中信泰富財務董事,由她帶兵打一場金融仗,她的背景和趙括,何其相似?

不論阿爺也好,那些富豪第三代也好,面對那美帝資本主義金融市場,他們久是現代趙括,理論懂得很多,實戰經驗小之餘,還將面子看得很重,最終收場如何?看看中信泰富、以及阿爺國投基金收益,可以知道結果!


中信泰富因炒澳元accumulator蝕了150多億,昨天股價下跌逾50%,只剩6元多,民主黨昨天已召開記者會,要證監、港交所追究事件了。民主派A說,今次事件的政治殺傷力,絕對不下於雷曼債券,全因當中具備兩大元素:涉及事件小股民人數不少,而且中信泰富乃藍籌股,強積金不少投資組合,特別是那些中資股票概念基金,總會買入中信泰富,受影響市民人數不會小;其次,事件疑點重重,昨天還牽涉到中信泰富主席榮智健女兒榮明方身上,當中有沒有包秘?有沒有隱瞞?這,已足以大造文章了!

童工看到監管機構、以致政府用「個別事件」作評論,企圖置身事外,套用某身為監管機構轄下委員會成員的A所說,政府要死,誰阻得住!今次是個別事件?他昨天連記者電話也不敢覆,全因他心知肚明,那,絕非個別事件,當中涉及對香港上市公司監管問題、以致監管、執法機關會否插手調查,每一句話,可是牽連甚廣,本住「多說多錯」大原則,A只是一個小小委員,自是少說少錯、不說不錯!還是,留待問題給鬍鬚曾去處理吧!

查民主黨昨天召開記者會,揭露於上月16日,中信泰富旗下大昌行,收購豐田汽車股權發出聲明中,其中一段涉及「重大不利變動」條款,講明「除本通函披露者外,就董事所知,本集團自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即本公司最近期已刊發經審核賬目的結算日)以來的財務或交易狀況概無出現任何重大不利變動。」中信泰富於上月6日知悉炒燶澳元,之後還發出如此一份聲明,何俊仁說那已違反了《證券及期貨條例》中的失實聲明條款,那又豈非是無的放矢?

又如A君所說,David Webb所言,為何中信泰富爆煲後,竟是六星期之後才公布?A說若是任何上市公司,有如此重大涉及股價消息,延遲六個月才公開,證監、港交所不大興問罪之師?David Webb 之言,倒令不少上市公司高層認同與喝彩,真的,香港監管機構,真的有「大細超」之嫌,特別是,有這麼多證據,監管機構連高調查證也不敢呀!

還不要說,當中涉及榮太子女兒是否有涉及其中,當中是否另有隱情。這類糖心風暴式家族問題,恐怕是華資企業獨有,當中是否有「替死鬼」呢?誰也說不上,所以,更要獨立第三者去查證,還小股民一個公道,可是正如孫柏文君所言,究竟中信泰富輸掉身家之前,嬴了多小次這些外匯合約,以致「嬴錢皆因輸錢起」?當太子女涉及其事,公司中,有誰敢對太子女說不?特別是,之前太子女決定,可以令公司嬴錢呀!

這,難道就是中國企業管治文化?就算阿爺今次救了中信泰富,可以不炒掉榮智健、范鴻齡嗎?當美國政府入股AIG救市,同樣炒掉AIG 總裁之時,若阿爺要救中信泰富,能不炒掉董事局主席與董事總經理嗎?

正如A也是某公司CEO,若他的公司鬧出這樣一件事,監管機構,可以容他呆下去?不要說笑吧了!

今次,可要看那些監管機構主腦,是否真的、真的遵從一國兩制、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了!

特區政府,真的夠膽打「老虎」嗎?不論那是大還是小!


今次金融海嘯,當中有多少大中小投資者被巨浪沒頂,恐怕難以計算,看到有關新聞,童工與身邊朋友,現在除了「呀!」一聲之外,大多已見怪不怪,可是昨天知道中信泰富竟然因炒濃外匯accumulator,一鋪帳面勁蝕155億,等於整間公司一半市值,還是禁不住倒抽一口涼氣,身邊朋友,不禁議論紛紛。

學者A、官員B不約而同說,其實學術界、官場中不少人,也因為今次澳元突然下跌「中招」。B說他們身份敏感,股票未必敢買,買樓又不夠本,再加上樓價可能會跌,大部份人已有一層自住樓未斷供,最安全及保險、又不怕引起任何政治風險投資,就是買外幣定期,澳元早前息高,不少人也買了不少澳元存定期,怎知匯價忽然下跌兩成,原本以為最安全保本投資,忽然不見了五分一,真是欲哭無淚,更覺今次金融海嘯中,真是再無資金避難的樂土!

A則說,自己也是澳元下跌受害人,可是他弄不明白,為何以搞實業中信泰富,買下如此多外匯accumulator?作為集團主席榮智健、董事總經理范鴻齡,真的不知情?真的只是為了對衝澳洲業務外匯風險?

A的懷疑,也不無道理。據生果報報道,中信泰富購入的期權合約,他們要在 2010年10月前,最多從銀行接下94.44 億澳元、1.6 億歐元及104 億元人民幣,較他需要的26億澳元及8,500 萬歐元,多出2.6倍及近一倍,而且人民幣開資本開支早已有銀團貸款,這樣勇猛炒accumulator,真的只是對衝外匯風險嗎?

還有,財經C說,以他上知部份accumulator合約,就算匯價上升,由於銀行有權到某個價位終止合約,可是匯價下跌,卻要不斷接貨,直至合約到期,簡單來說是「止賺不止蝕」,對衝外匯匯價風險,也不用買外匯accumulator,仍可以有其他工具用作對衝,根本毋須用這種高風險工具。

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信泰富指整件事全因財務董事張立憲、財務總監周志賢越權及未盡職通報引發,但據報道張立憲做有關決定,機制上是要榮智健同意,現在榮說自己不知情,那是張越權,那范鴻齡又是否知情?若兩人皆不知情,張立憲行為嚴重損害公司利益,理應報警調查當中有否違法,可是中信泰富又不報警,只是要兩人辭職了事,雖然中信泰富是私人公司,可是出了如此嚴重問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煲呔可以「下令」銀行回購雷曼迷債,那為了保障小股東利益,再加上事件有如此多疑點,今次政府應否查一查中信泰富?

當然如D君說,中信泰富背後是北京中信,北京中信背後是阿爺,煲呔真的敢查嗎?這對那些賣迷債銀行,又是否公平呢?

中信泰富還要繼續接貨,若澳元續跌,虧損隨時不止中信泰富一半市值,萬一中信泰富爆煲,怎樣收科?D還危言聳聽說,類似中信泰富例子,以他所知不止一間,恐怕還陸續有來!


周日,TVB播放那日劇《神探伽俐略》,童工早已寫過一篇有關《神探伽俐略》的文章,介紹這套日劇,現在TVB才播影,童工早已看過之餘,日本,已製作了兩輯《神探伽俐略》電視特別編,早前才看了《神探伽俐略0》,那是主角湯川學(福山雅治飾),尚未做副教授時代的故事,女主角不是柴咲幸,可卻是童工更愛的長澤雅美!

湯川學以科學角度,去調查各種各樣的罪案,雖然,那些劇集中的「科學」,總難免有些誇張失實,可是,現實世界中,還是有真正的《神探伽俐略》,他們真的用科學力量,解釋種種疑團,可是那不只是現代罪案與謎題,那,了是千萬年前,人類進化之謎。

10月號《國家地理雜誌》,記述了一班科學家,嘗試以現代科技力量,包括用DNA排序,追尋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滅亡之謎。尼安德塔人與今天現代人,屬不同的人種,為何在人類進化過程中,現代人會取代、甚至消減尼安德塔人?為何尼安德塔人,竟沒有和現代人出現雜交?為何我們今天的DNA之中,竟沒有任何尼安德塔人DNA殘存?科學家就像湯川學一樣,以尼安德塔人遺骨中的DNA,以及他們生存地方環境證供,追尋一段人類發展失落的歴史!

就正如沒有人想過,透過放射性碳元素檢定,我們可以知道,位於直布羅陀一個岩洞內,尼安德塔人於2萬8000年前弄熄的一個火種,到今天我們仍然可以追查到!這,就是真正的科學力量!

所以,童工對那些NGO,真的,極之不以為然,沒有今天的科學力量、沒有科技發展,他們,何來諸多數據,批評現代文明破壞環境?他們又是否知道,所依賴的一切理劇,也是來自科技文明的力量?


溫馨提示:假若閣下是Ultraman 死忠粉絲,又或不是 Cult Movie 粉絲、甚或是哈日一族,以下文字恐怕引起閣下不安,敬請家長留意。

正文:

童工真的很久未看過一套Cult Movie ,可以如此抵死暢快,松本人志的「大日本人」,可算是日本Cult Movie!既諷刺現代日本人之餘,也不忘揶揄那老大哥美帝,還要玩盡日本人視之為經典的咸蛋超人 Ultraman !

論 Cult Movie ,童工最欣賞的,始終是添布頓(Tim Burton) ,他的《火星人玩轉地球》(Mars Attacks),向那些五、六十年代低成本科幻片致敬,卻又不忘揶揄一翻,他,可是現代Cult Movie 高手!他的《怪誕城之夜》,何嘗不是Cult Movie之經典,連之後他執導的《蝙幅俠》,也有Cult Movie的影子!

亞洲電影,Cult Movie 或許是一個扁辭,代表一些低成本電影,可是低成本,不代表是爛片,沒有明星、沒有華麗製作,不代表電影沒有深度和訊息,「大日本人」正是松本人志的一部叫人反思的Cult Movie!

這正是「大日本人」中,那現實世界超人大日本人!沒有死光、沒有必殺技,只靠一枝棍對付怪獸!

超人、即 Ultraman ,恐怕是日本獨有的文化!香港人叫他做咸蛋超人,松本志人就把咸蛋超人玩盡:試想一下,若現實世界,真的有 Ultraman ,他,要怎樣過生活?現實世界中人,又是否會像超人片中,全心全意,支持那來自光之國的超人?

松本人志就是從這個角度去思考,拍了一部「大日本人」:日本政府為了對付怪獸,一直培養、支持對付怪獸的超人,那就是「大日本人」,可是隨著時代變遷,去到現代,對付怪獸的「大日本人」,只餘下大佐滕(松本人志飾),大佐滕還要受到社會批評,指他製造噪音、破壞大大小小建設,可是大佐滕也不過是打工仔一名,既要面對家庭問題、又要供養祖父,更大問題是,「超人」這個行業,去到大佐滕之手,已是一個夕陽行業,公眾不滿超人對付怪獸,整個過程並不刺激之餘,還造成對都市的破壞,對「超人」的商業贊助,也越來越小,全因超人打怪獸收視率下跌,主角要兼顧「超人」工作之餘,還要應付那商業贊助、以及電視台收視率,原來,超人去到現實世界,也要生活呀!

用記錄片手法,拍攝大佐滕的生活,總覺得故事中的「大日本人」,其實在批判今天日本社會,早己忘記了傳統:故事中的「大日本人」就如相僕手,代代相傳,以往受到社會尊重,可是去到今天,已沒有多少日本人會尊重「大日本人」,只當他是一個笑話!

去到電影末段,松本更拿咸蛋超人、美帝來一個充滿批判的惡搞:原本以CG拍攝的超人打怪獸,變成了像咸蛋超人片般,用真人加模型來拍攝,還要加上那有理無理,必定要殺死怪獸的美國超人,事後還要批評「大日本人」不配合他們的指定消滅怪獸動作!這,又豈不是諷刺今天日本政府,事事要跟著美帝屁股走?

「大日本人」,真的是一部相當有趣的Cult Movie,原來,亞洲人拍「怪雞」電影,絕對不輸於美國人,唯一欠缺的是,有多少人懂欣賞?


有60多年歴史的泰林昨天結業,那是繼U-Right 後,另一結業零售店。雖然有不少評論認為,泰林結業,不可以和金融海嘯混為一談,因按報道,泰林經營早已不善,金融海嘯,未必與其結業有直接關係,但正如中小商人A對童工說,銀行正在收緊信貸,不少銀行也開始收緊中小企業信貸額,沒有那些流動資金,有多少中小企可以捱下去?A說了少行家也陷於財困:有人把資金拿去投資,現在成了蟹民,可以按的物業早已全按了,如何再撐下去?也有一些中小企遭銀行收緊信貸與透資額,能否捱得過這場海嘯,仍是未知數,恐怕也是兇多吉小。

還有,A從行家中聽聞,部份出口商己遭美國客戶取消追加訂單,全因美國零售商戶,對感恩節、聖誕零售銷情也不看好,明年的訂單,更加不用說!裁員、炒人,甚至結業,似乎是唯一出路了!

今次金融海嘯真的來得太快,其後遺症和餘波,恐怕要到年底,才會全部浮現,現時所看到的,只是早已捱不下去的企業,提早關門,當連財政健康的企業,也開始出問題的時候,才是香港真正災難的開始,這一刻,絕不會遠!

面對這樣的日子,煲呔還有心情去插任總、特區政府還可以用6000萬搞愛國教育,究竟,每年納稅人納這麼多稅,養著這樣一班官僚,所為何事?他們究竟是為人?還是為己?當然,就算成千上萬市民因此而失業,他們,也不會感同身受,全因,就算所有人也失業,他們必定是最後一個,除了因為有鐵飯碗之外,他們手中有權,有權者,總是口喊公義、自己,卻永遠站在所有人的背後,看著別人犧牲,正義感、使命感,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堆廉價的口號!總是不明白,為何還有人看不穿這些沒有犧牲的廉價正義感和公義?

或許,有點太憤世嫉俗了!又或許,全因昨夜收到稅單,又要進貢給那些大大小小無能官僚!

現在,所有人也應做好準備,面對金融海嘯餘波,不要企圖依靠政府,求人、求政府打救,不如求己!


「當社會不同階層、不同政見與不同年齡的人都追求進步,向上提升,我們將會迎來另一個更光輝的黃金十年:香港進步成為更耀目的全球城巿。」

2007年10月10日,特首曾蔭權在2007-2008年施政報告中,以「黄金十年」形容香港的美好未來‧‧‧‧‧‧‧‧‧‧

2008年10月15日,特首曾蔭權在2008-2009年施政報告中,以這樣一段文字,描繪香港的未來:

「我們面對第一個巨大的挑戰,是目前嚴峻的外圍經濟環境。美國次按問題所觸發的金融風暴正不斷惡化,資產價格下滑,信貸市場幾近停頓,多家國際大型金融機構相繼陷入困境,並且已蔓延至歐洲金融體系,看來最壞時刻仍未度過。」

不過是360日的光景,香港原本由擁有美好的「黃金十年」,變成要面對「巨大的挑戰」;由「進步成為更耀目的全球城巿」,變成「最壞時刻仍未度過」,同一個香港,彷如兩個香港,一為天堂、一為地獄,面對這樣天堂地獄逆轉,迷失、不知所措的香港人,需要的是真正的「政治家」,可以以堅定的信念、視野,帶他們走到應許之地,可惜,童工從這份施政報告中,看不到作為政治家的煲呔,在那危難將臨的世代,可以帶給港人信心和希望,他,似乎較香港人,更迷失、更不知所措。

去年施政報告中,煲呔還在大講「香港只有立足國家,才可以面向全球,創造更美好的未來」、「國家的崛起帶來了香港發展的新機遇,也會帶動香港進入一個新時代」、還有效法阿爺的「進步發展觀」,只要能背靠中國,香港就如有著無限的前景、煲呔自未來充滿信心,否則不會有那「黃金十年」的豪情壯語。

可是一年下來,中國也自身難保。四川重建也不用說了,毒奶問題未解決、中國股市隨外圍下挫,阿爺也是千頭萬緒,自身難保之時,煲呔已不能再打「背靠祖國」這張牌了,面對金融海嘯,香港人要獨力承擔,不能再期望中國有資金自由行、CEPA救濟,煲呔,如何獨力面對風暴?

施政報告中的「乙、轉危為機」的16到27章,相信是金融風暴發生後,臨時加插的「產品」,特別是第27章,網上版 注明「行政長官的發言有別於印刷本」,可見是最後一刻才修改,這些章節講出了香港面對金融海嘯的危機,卻未能提出應對之策,甚至,連海嘯在未來的日子,還會對香港人做成多大損害,也沒有交待,縱使煲呔提出成立一個甚麼經濟機遇委員會,可是那個委員會成員、具體工作方向、目標欠奉。沒有了「背靠祖國」,煲呔如何走出那金融海嘯?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至於具體施政,除了重提那十大基建外,既承認生果金要加到1000元,可是仍舊是研究再研究,外加建議入息審查。當政府可以豪氣地以億元計,月薪十萬八萬搞出一個被市民、輿論罵到今天的副局長、政治助理制度,卻為那公公婆婆加三數百元生果金斤斤計較,這樣的施政手法,又是否妥當?若說不能濫用公帑,那,為何又容許那些副局長、政治助理定薪如此亳無透明度和準則?

更不要說,正當大家也相信,明年生活會更差的時候,施政報告還大談明年要立法,淘汰鎢絲燈胆,從小市民角度看,明年要過緊日子,要面對減薪、裁員,還要奢談甚麼環保,不用鎢絲燈、改用慳燈胆,那些做官的人,可知鎢絲燈胆賣多少錢一顆?慳電胆又賣多少錢?正當大家連生計也在擔憂之時,還要強迫人花錢去搞環保?那又豈非是何不食肉糜的行徑?見微知著,這份施政報告,又有多少貼近民意?

看完整份施政報告,除了最低工資立法外,童工,真的,看不到煲呔為未來香港面對風浪,作出了甚麼預備、想怎樣帶領香港人走過危機。燙呔說干預不是壞事,或許是對,但整份施政報告,童工連他想怎樣干預也看不到呀!干預,可不代表亂搞一通!

p.s.施政報告最精彩的,可是毓民的「掟蕉」,江湖傳聞,社民連尚餘雞蛋一大盒、榴槤一大個,今日答問大會會招呼煲呔!

宋以朗先生的東南西北引用這樣一張「掟蕉」圖片,相當有趣:

p.p.s. 煲呔在傳媒吹風會中以新加坡「敗也製造,成也金融」,說明香港要走金融中心之路,不知是否抄自風雲漫畫中「成也風雲、敗也風雲」,可是卻抄得不倫不類。

十月 2008
« 九月   十一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799,35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