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真的是一個荒誕的世代、也是一個涼薄的世代。種種不應該出現的情景,竟然視之為理所當然。

北京奧運金牌冠軍來港表演,那一幕幕彷如雜技團式示範,那些男子體操運動員脫去上衣,展示他們肌肉,四周響起如同當日選香港先生般,男男女女的起哄,只能對那些中國冠軍運動員寄以無限同情,究竟是他們來香港,接受香港人的掌聲和祝賀,還是,他們要像買藝者,以各種奇巧表演,取悅香港人?看那連串表演,連作為香港特首的煲呔也看得津津有味,如此對待金牌運動員,那是重視、還是輕視呢?

另一邊廂,正當特首、以致負責金牌運動員來港作示範的康文署,陶醉於市民掌聲與表演成功之際,早前在赤柱大街被古桐樹倒下奪去生命的莊頌賢父親及姐姐,卻聲淚俱下控訴康文署辦事不力,害死女兒、妹妹,莊頌賢父親莊堅琪醫生召開記者會,批評康文署失職之餘,至今未有任何官員說過一句公道話,康文署有沒有人接觸過他們,那自稱是「周達明」(即康文署署長)曾致電他,因要診症,電話由女兒接聽,周達明卻未有在電話中作出道歉。

更令人火滾的是,周達明還好意思召開記者會說,無法接觸莊頌賢家人云云,若連記者也可以接觸到死者家人,身為康文署署長,竟說無法接觸到,他,究竟是在推缷責任,還是說整個康文署能力,也不及記者,連記者做到的事,康文署也做不到?

況且,要道歉,真的要找到家屬當面道歉嗎?作為一個署長,事件發生後,他己多次見記者了,何不在記者會上,低頭向家屬公開道歉?

還有,作為康文署直屬政治上司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去了那裡?特首又去了那裡?有人因政府失職而死,他們有沒有公開講過一句話?向家屬作一個交待呀!我只見他倆有閒情去接待、觀看北京金牌運動員表演,卻連个開講一句慰問死者家屬的說話也沒有。

政治問責,原來,就是這樣的問責!逢迎北京唯恐不及、民間怨憤視而不見!

政府失職,死了一條人命,不論政府認為自己是否要負責、又或負上多少責任,作為一個負責任政府官員、香港特首,斷不可能至今不發一言,還跑去為那歌舞昇平做勢拍掌,這,不單止是政治不正確、連道德也不正確!

這樣荒唐政府,香港人又可以有甚麼期望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