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A來電,充滿了抱怨兼大打友情牌,希望童工可以通容、通容,想想辦法,協助他解決當前的困局。不錯,以童工與A的交情,我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拒絕,那,對他來說,或許只是一個舉手之勞,而且童工也不會因此而違背上級指示,可是從工作上而言,我實在找不到任何理由要協助他,因為從客觀理性角度分析,現在的做法,完全正確,我不能因為個人感情,違反正確的理性判斷,所以,我沒有答應A的任何要求。

晚上回家,三號風球下,繼續喝著那嫣紅的酒,心中禁不住想,自己是否太無情?身處江湖之中,曾結交過不少人,他們不少更與童工以「朋友」相稱,還記得很多年前,B曾對童工說過:「我唔會同XX(工作的公司)的人食飯,係因為我當你係朋友,我先會同你食飯!」當時童工可算年少無知,信以為真,直到後來,某個他認識的人,入了童工機構做高層,他或許認為那人較童工更像他「朋友」,自此之後他沒有再找童工了,曾經,深感困惱,B不是朋友嗎?為何忽然當自己如不相識的人?就算見面,也是打個招呼就算?

直到某年,也是童工極其失落、對人的信任最迷失的日子,與既非朋友,也算不上敵人,只是工作上有往來的C午飯,C的一句話,令童工如當頭棒喝:「其實我唔係好想同你食飯,但係鬼叫你係呢度做,唔同你食唔得咁話!」C可是童工工作江湖中,出名的真小人,可是童工可愛死了他,因為他從不隱瞞,直話直說,C的話,令童工警醒:江湖中豈有這樣多交心朋友?特別是那些職位、地位較童工高的人,豈會輕言和童工交朋友?還要扮作真誠、交淺而言深?當中,又有多少虛情假意?

畢竟,在工作環境中,童工也交到不少真正的「朋友」,他們縱使有工作上的利益干涉,可從未對童工提出過任何要求,大家相交,只講求信任與友情,縱使童工因工作而處處針對,也不影響大家的友情。就如朋友D,雖是各為其主,甚至有時處於敵對位置,可是大家也明白,那是各自的工作,D從不強求童工做甚麼,童工也不會要求他改變自己的工作立場,可是大家放下那工作後,仍可以無所不談,那,才是對朋友的「尊重」,才是真正的「朋友」!

真正的專業,不是跟從那些清教徒式的繁文縟節,而是問自己,可否放下個人感受和感覺、甚至個人喜惡、交情,完全以工作上的要求,完成自己的工作,不要被自己個人喜惡而左右?若然連自己感情、友情也放不下,還談甚麼道德大道理?童工還可以大聲地說,雖然吾道不為人認同,卻是自己認為正確之道?

想不到A的一個電話,令童工想了這麼多的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