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興《聞見思錄》的網主,花了很長很長的篇幅,回應童エ對自己文章的回應。原本只想在他的留言後作回應,可是早前孫栢文責難,童エ所謂「回應」,永遠是數百字、以至千字計,任何人,可不會花時間看那洋洋灑灑千字回應,不如另起題目回應,肥孫所言,不無道理,所以另起題目作回應。

首先,童エ對《聞見思錄》的網主,前設生果作為「議題設定者」的說法,不敢苟同。若生果報真是如他所說,是「議題設定者」,能令所有傳媒、甚至整個社會跟從,那麼,生果報己非一份報紙這樣簡單,而是社會上一個具有實質政治、民意動員力的組織,那,在西方社會中,理應視之為一個政黨、又或政治集團,但實際上,生果報,又是否如他所說,真的是一個「議題設定者」?對不起,我真的看不到,生果報有這能耐!論銷量,生果報也不過是30多萬份,比某業集團的兩份收費報加起的銷量,恐怕還未能超越,更不要論另一報業集團,收費及不收費報刊銷量,他們聲稱己近百萬份了,若如他所說,生果報能擔當社會「議題設定者」角色,以三十多萬頂一百萬銷量,恐怕,今天生果集團股價,不應是兩塊多,而是五倍、+倍以上!一份可以成為社會「議題設定者」的傳媒,連特區政府也做不到、那些報刊日銷百萬份集團,也做不到,他的價值,又豈止每股兩塊多?市場,永遠是最真實的,生果報股價,絕對可以反映廣大民意,若民意真的覺得生果報有如此大影響力,豈會不在股價中反映?

或許有人會說,當年反對23條立法,生果報不是號召了五十萬人上街?經歴其事的我,可以說,反對23條立法,絕對、絕對不是生果報扮演了「議題設定者」角色,全因,絕大部份傳媒,拒絕做民意反映者角色,生果報卻恰巧當上了,那是其他傳媒不肖,非生果報有特別能耐,全因,生果報有所堅持,其他傳媒因為要「中立」,所以左閃右避。

當然,童工承認,生果報作為一份支持民主派的報紙,可以聚集一些支持民主派的讀者,可是,生果報支持的「民主」,可不是一黨一派。只要是生果讀者,應該記得,匯標事件、白鴿的「真兄弟」事件、以致04年何偉涂事件,生果報也有大篇幅報道(甚至放過在頭版),那,可是白鴿不想人家大造文章的新聞,若生果報等於「硬性支持白鴿黨」,這些報道,又如何解說?更不要說,只要是政圈中人,近年也聽聞白鴿中人抱怨,生果報越來越撐公文袋,甚至有網友做了一個研究,發現生果報報道陳淑莊消息,不斷上升,生果報,又豈是偏幫白鴿呢?甚麼「硬性支持白鴿黨」,真的不知從何說起了。

至於《聞見思錄》的網主引用《紐約時報》“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紐約時報》那"fit to print",是否fit to the eyes of publisher ?童工可無從置喙,但,《紐約時報》報道,是否有政治立場呢?童工可以說,上屆美國總選舉,他們可是親克里而反小布殊,今次總統選舉,他刊登了奧巴馬政治主張、大幅報道了他的新聞,對共和黨麥凱恩,卻未有用相同處理方式。

《紐約時報》做法,又是否“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我認為是,因為,他們堅持了自己的信念,把一些他們相信的,刊登在報紙上,那,就是fit to print了!Richard Reeves 在他的“What the people know:freedom and the press”一書中,引述他當《紐約時報》市政新聞主任的是候,經常在記者會上給市長抬槓,但他從不覺這有何問題,正如,今天生果為煲呔施政抬槓,又有何問題呢?

Richard Reeves在書中,也承認新聞娛樂化,但正如他在書中說,他曾在南加州大學一課堂上,回答一名學生問題,甚麼才是真正的新聞?他答:「是那些能夠保證你和我的個人自由的新聞!」還有,他強調,是「真實」的新聞。

好了,生果報對政治新聞的報道,有沒有違反了Richard Reeves要求?我可以大膽講一句,沒有。生果報政治新聞,沒有作假,更沒有違反「保證你和我的個人自由的新聞」的要求,而且,生果報更加不會歧視支持民主制度的任何政治人物:沒想若民記在05年反對政改方案,支持07、08年有普選,早成了生果報頭條了!豈容譚小姐做那疑似民主女神?

至於《聞見思錄》的網主說:「我們批評民主報,只因對於其他傳媒,再講多一句都已經無謂,反而對民主報還有丁點希望」,說真的,這樣邏輯,童工,可是不敢苟同:因為別人太壞了,說了等於白說,你們還有丁點希望,所以我們對那些邪惡不再理會,只將批評集中於有「希望」的生果報?

若當年港督麥理浩抱著這種心態,他就不會成立ICAC,挑戰那被貪污腐蝕入骨的警隊了?那又豈有今天的香港?對腐敗視若無睹,近乎辜息養奸,又豈是君子之所為?

或曰童工所作所為,全是原始公義(Primitive Justice),那,無可否認,那是原始公義,可是面對能力範圍下,面對整體不公平大環境,這是可以改變不公平的唯一方法,這是唯一取態,除非,想置身事外,任由世道歪張!這是否童工的傲慢?絕對、絕對不是,若這是一己的傲慢,試想一下,支持民主的人、一般中產,還會買生果報?還會信生果?生果若對民意視若無睹、只有那所謂專業傲慢,完全不顧現實,自說自話,可以騙人一次,不可以騙人十多年呀!最終,讀者必定離棄!不要忘記,免費報成行成市,對民意傲慢、豈非自取滅亡?

正如童在之前文章說,民意,支持民主,我們要爭取的是一個民主制度,有了制度,民記也好、白鴿也好、公文袋也好,誰選上,童工心脫誠服,生果報,也是支持爭取這個民主制度,若今天民記承諾反對任何非普選2012選舉方案,甚至為此不惜和阿爺反面,生果報一樣支持,關鍵是,民記,敢做咩?

p.s.當有某電視台,用了絕大部份時間來做做奧京新聞,卻連一隻字也沒有提梁展文入了新世界做執行董事的新聞,還可以說那電視台是公平公正處理新聞的時候,那,不是他媽的公平公正,又是甚麼?又有啥人留意到、跑去廣管局投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