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七月 26, 2008.


前言:同事質疑親疏有別。真的,無話可說。若質疑童工親疏有別,我只可以說,真的,我是親疏有別,但我要說,當全世界也在大玩親疏有別的時候,我仍要堅持那甚麼他媽的客觀公正、那,又是否脫離現實?甚至,有點助紂為虐?當所有人不再公道的時候,我卻堅持要公道,對那些被大部份人以不公道對待的人,我的公道,對他們來說,是否做成更大的不公道?若然世界已被扭曲了,要在一個已遭扭曲了的世界中尋求公平、公正,用正常世界的法則,可以追尋到真正的公平、公正?「中山狼傳」中,主角東郭先生堅持奉行墨者兼愛的金律,連狼也要救,最終幾乎被那頭狼吃掉,救了他的老丈人說:「禽獸負恩如是,而猶不忍殺,子固仁者,然愚亦甚矣!從井以救人,解衣以活友,于彼計則得,其如就死地何!先生其此類乎?仁陷於愚,固君子之所不與也。」若所做一切,那猶如與其他人一樣淪於魔道,那麼,我可甘於為魔!正如周星馳九品芝麻官中說:「奸官要奸,好官要比奸官更奸!」「地藏經」中,地藏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若扭曲了的一切不能糾正過來,要我堅持那象牙塔中的公正不偏不倚道理?對不起,我不會做!除非,所有人,不再親疏有別!

正文:昨天最令童工氣憤的事,那是香港記者採訪北京市民排隊賺買奧運門券引起的混亂,香港記者到現場採訪,卻遭那些混蛋北京公安以粗暴方式對待,有線記者被叉頸、無線記者連攝影機也被打爛,南華早報攝影記者,被公安拘留,指他襲擊公安,事後官方新華社指南早攝記不服從警方管理,進入公安設置的臨時管制區域,並踢傷民警的下體,那記者已承認,南早更發表聲明,承認王是無意間碰傷公安云云。

無名火起,心中不禁「妖」了一聲。我只想說,關那南早攝記何事?他是無端起腳,踢那民警下體嗎?他和那民警有仇嗎?若那民警不是阻礙他,甚至用肢體動作驅趕他,大家可會有肢體接觸?香港警察,與港記者在不少場合也有各為其主的情況,童工可從未聞有攝記踢傷特區警察下體,究竟是香港特區警察優於公安,還是那些北京公安,連最起碼尊重新聞自由的道理也不懂,結果出現肢體碰撞?

還有那有線記者在鏡頭前被人叉頸,那可是有電視片段記錄,全港有線觀眾也看到那一幕,記者不過是採訪排隊買奧運門票的混亂,就要遭公安叉頸,這,又豈是北京奥組委所說的採訪零拒絕?北京奥運活動,那是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親自找,弄出了這樣掉人現眼,遭西方訕笑的事,較之於香港馬術簡介跌下喉管的「吊吊fing」,可又是更丟假十倍,習副總又要負上甚麼責任呢?他叫煲呔要對奧馬親自找,今次事件,又是他親自抓之下的決定?可以責難煲呔,今次事件,習副總,逃得了責任嗎?

更令人不憤的是,南早聲明,承認記者責任,那些高層又可否想過,沒有那些公安挑釁,記者可會反抗嗎?為何香港十多廿年來,抗議活動不絕,卻從未出現這個情況,內地,竟出現記者傷公安?真的是記者的錯?

看看youtube片段,大家評一評理:

p.s.奥運尚未開始,北京對新聞採訪態度已是如此了,北京,恐怕只想境外傳媒對京奥採取報喜不報憂的政策,那又豈是真正採訪自由?

p.p.s.內地公安原來也是豆腐渣公安,竟說被記者K.O.,若真的如是,靠他們維護京畿重地?不如炒掉他們吧!

廣告
七月 2008
« 六月   八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840,4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