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議局與民建聯因為區議會立法會議席「反面」,只能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後,民記自持在區會中大勝,一舉盡取新界各區議會正、副主席,特別是新界西,鄉事差不多被趕絕,當時不少鄉事中人己極不滿,無奈今天人家形勢大好,還記得鄉事A說,早年民記踩入新界,對他們必恭必敬,不少鄉事中人也入了民記,其時某上代新界天王,對此頗不以為然,認為愛國愛港也好,也不應讓「外人」踩入新界,否則鄉事在新界影響力,早晚會被人蠶食。上代新界天王預言,今天終於實現,連以往在新界地區有很大影響力的鄉議局,也不得不低頭。
B君說,其實去年區選後,部份鄉事地區人士對民記「食碗面、反碗底」己不滿,私下與一些區內中間派及泛民互有往來,今次民記公然不畀面鄉議局,結果會怎樣?不過正如B說,十多年來,鄉事地區內有實力人馬,大多己變成民記中人,今天鄉事還有多少實力,可以左右選情?連他也懷疑!

更重要的是,民記明顯想透過今次立會選舉,達成第一大黨的夢想,那是由中央到地區,也是由民記佔主導的議會大格局,所以連友好也不放過。

面對民記今天趕盡殺絕,鄉事就如一間大而腐敗的企業,一手引入貌似誠懇的合作者,對方還懂不時擦擦你的鞋、疏於防範,某天對方忽然發難,趕盡殺絕,變成一無所有,連公司也給人家吞掉。這些情節,連TVB也重複拍了不知多少次,為何總像寶藥黨,永遠有人中招?

更諷刺是,中招的竟是連基本法也有條文,保障他們權益的鄉事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