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個星期彷彿特別難捱,雖然己能夠絕對控制自己的情緒,工作時做到不怒、不怨、不喜、不悲,可是放下工作的時候,總有很多事情,令人難以釋懷,牽動情緒,但可不致於像過往令人發癲,鑄心已久,一些人、一些事,縱使以往能影響情緒,今天,已能完全壓下來,不受絲毫影響,縱使又再聽到某些極不想再聽到的人和事,已可以做到沒有絲毫反應,就像一部電腦一樣,一切,按程序正常運作!

正文:立法會選舉提名,今天正式開始。四年前的選舉,就像昨天發生的事,想不到轉眼間已過了四年:還記得四年前與A在九龍灣某茶餐廳宵夜,之後返回中央點票站,直到早上十時左右離開,前後工作超過24小時,那時還要是自己生理、心理狀態最差的時候,已忘記怎樣可以撐24小時,只記得最後八、九個小時,巳忘了自己做了甚麼事、問了那些人,基本上等如靠潛意識與意志力拉動四肢工作。

今次立會選舉,等到提名期結束後,或許再會寫一點分析文章,但可以事先張揚的是,今次選舉,童工絕不看好泛民主派選情,其一是沒有新增議席,可是代表/自稱泛民候選人卻有增無減,甚至連親北京人士,也打著所謂理性、溫和民主派旗號、戴上所謂爭取雙普選面具參選,再加上泛民主派選擇這個時候做新老交替,退下來的老,是有知名度、足以服眾的元老;推上來的新,不是一張白紙,就是那些選來選去,也選不上立法會的超齡新人,當中,又有多少人可以成功接棒?對不起,童工可是持悲觀的態度:那些政治白紙,縱使可以選上,也是依靠前人民望護蔭,並不代表他們有過人能力;至於那些超齡新人,若今次也選不上,那正好證明舊有民主派政黨,他們的接班安排失敗,連元老級人物也退下來了,留空的議席也保不住,還奢談甚麼在社區服務了多少年?原來,那些所謂地區工作,連一個立會議席也保不住,那,又扮甚麼地區「大佬」?

當然,一切只望童工估錯,若童工推算正確,那泛民恐怕連立會內的關鍵21席小數也保不住了,對泛民,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香港未來四年政治發展,今天,將會開始寫第一頁。

p.s.看到某些所謂「中產」在網上論壇,批評外傭稅豁免、以及其他派糖優惠,未能直接「落袋」,繼而群起攻之,不禁有點失落,若是真正中產,又何苦計較這些福利?難怪這麼多人看不起所謂中產!

p.p.s.艱苦的第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有兩個星期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