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08.


前言:真的要在這兒,向M小姐道嫌。已有很多年,未有向不關事的人發火,全因她在不合適的時間,打了一個不適當的電話,滿腔怒火,根本無法控制,失控之間,竟找她來發洩,真的是罪過。

昨天與利世民君、黃牛君討論《蝙蝠俠:黑夜之神》的劇情,當中提到蝙蝠俠、小丑、雙面人代表的政治符號。利君說雙面人正是美帝那些自由黨人,抱著「公我嬴字你輸」心態,他們永遠想站據道德高地;小丑呢,就如那些恐怖份子,犯罪、就是他們的目的,不為甚麼,只求那近乎本能的罪惡引發的快感,可是蝙蝠俠呢?他作為葛咸城的守護者,為何不殺掉小丑?小丑,又知道蝙蝠俠不會殺他,有恃無恐。

利君、黃牛君問,為何蝙蝠俠不殺掉小丑?今天,仍未正式看過《蝙蝠俠:黑夜之神》,糊亂作回應,或許不大恰當,但童工怎樣說也是Batman粉絲,看過不同年代、不同畫家筆下的蝙蝠俠,或許可以從漫畫中得到的感受,回應利君、黃牛君的問題。

Batman 不同超人、神奇女俠、綠燈俠、潛水俠,他,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他、並不是真正的「超級」英雄,沒有超能力,不要忘記,Batman 最早出現於 DC 1939年的 第27期 Detective Comics ,在DC 最原始世界中,他只是一個平凡人,以其平凡人能力,對付一般警察不能對付的罪犯,他是以暴易暴,卻也有他的低線:蝙蝠俠從不殺人,對小丑如是、企鵝如是、Two-Face 也一樣。

在DC世界中,蝙幅俠從來也代表了黑暗的正義力量:他身處的是一個黑暗的城市、所做的一切,未必為城市中人認同,甚至在一些外傳式漫畫中,把他描繪為病態暴力傢伙,與那些超級罪犯,只是一線之差。

可是,就是那「一線之差」,令蝙蝠俠和那些罪犯,有明確分別:當充滿罪惡之城,連正規警察也無法維持社會正常道德秩序之時,蝙蝠俠的以暴易暴方式,就是維持社會最基本秩序的最後方法。

當然,總有人可以站在道德高地,批評蝙蝠俠的所作所為,就正如Two-Face 未變成 Two-Face 之前一般,總愛拿著正義光環,批評這、批評那,甚至漠視現實世界發生的一切,甚至指Batman 是變態,已被他的黑暗面所控制,可是那些人會一問自己,沒有了Batman 後,小丑、企鵝會消失嗎?那些只懂把自已關在象牙塔之內,只懂說風涼話,完全不知世界有多險惡的傢伙,明白現實世界的偽善嗎?

Batman 最終未有殺死小丑,所謂正與邪,其實是互相對抗,也唇齒相依,沒有邪惡,自然也不會有正義的存在,沒有小丑,也不再需要那以暴易暴的蝙幅俠。可是,有些人總不夠膽批那些罪犯如小丑,總愛拿明知不會對他們怎樣的蝙蝠俠去罵,正如電影故事中一樣,除了用欺善怕惡去形容外,又可以再用甚麼言詞去形容?

The Dark Knight,已非首次用來形容 Batman ,衛道之士,總是天真地認為,世上不會存有黑暗,否則, Dark Knight又怎會有空間生存?

廣告

研究生君若今天有看報章選舉新聞,應該知道並非生果報說楊森可以拿第四席,而是白鴿黨認為他可以拿第四席。有時也真的不知他們搞乜鬼,若報章引用白鴿神童CK分析的民調結果正確,楊森有10%支持、甘乃威有7%,按選民意願,理應楊森排第一、甘威排第二,現在又以交棒為理由,把排名倒轉過來,可是又要力爭楊森拿第四席,同一時間,其實港島區尚有老牛、勞醫生、何姨姨,不要多算,每人拿數個百分點選票,已足夠令泛民最多只有三席,何來第四席?當然,童工相信,白鴿有理由是死馬當活馬醫,沒有四萬之後,劇本不變,換上長年二線「甘草」做主角,照樣要有四千萬票房!不是不可能,不過,難度又是否高了一點?難怪泛民A說:「都唔係冇機會…..我諗高過中六合彩頭獎小小!」然後是大狀B說:「單單官司都梗係有得打架,問題係打輸定打嬴之嘛!」

今次立法會直選議席沒有增加,原本泛民更需要作某程度分工協調,可是泛民內的政黨多了、候選人多了,在僧多粥少情況下,現實上更加不可能協調,不要說難以叫友好讓路,就算叫自己人讓路也不可行,可以預見,今次選舉中,泛民內部互相批評,有可能激烈過對左派陣營,事關搶自己人的票,永遠易過搶對手的票,白鴿、公文袋或許還會顧及身份,不敢明搶、暗奪還是免不了,其他泛民候選人,不批白鴿、公文袋、不搶他們的票才怪呢!

同樣保守建制陣營,他們內部也是打生打死。豉油黨因民記搶了區議會席位,田少先找簡食力乖仔做其拍檔,明分化民記新界鄉事票,再失驚無神派林翠蓮選港島。C說,田少怎會不知林翠蓮沒有嬴面,實際上是拆民記和葉劉的票,無非不想步鄉議局後塵,被民記逐步蠶食,田少不止一次說過,「要阿爺睇你,唔係係有幾聽話,係你立法會入面有幾多個位!」觀乎田少力撐的林大輝昨天已報名選廠商會議席,呂明華至今未報名,田少明顯要和民記爭取立會第一大黨!

其實民記又何嘗沒有內部矛盾,只是沒人公開說。昨晚巧遇候選人D,他說自己名單其中一名候選人,與民記關係友好,所以擔心今次幫D,會被民記地區中人「照肺」,怎知對方來電,竟叫他不用擔心,放心幫D拉票,還有D收到民記某第二梯隊來電,極之鼓勵他參選,說穿了,也是看不過眼民記某拉衫尾候選人,想「借刀殺人!」

更不要說,昨天遇見民記的E,談及他其中一個「老闆」選情有暗湧,他忽然吐出一句,「最衰係葉國謙!搞到依家亂晒籠!」

真的,今次立法會選舉真的亂晒籠,不同陣營外鬥、相同陣營內爭!究竟他們在搞乜鬼呀!

補白:看甘威在公信力第一報sell自已改善形像,竟然連做面膜也是改善形像的賣點,看完,更加覺得,大佬,搞乜鬼呀?!男人老狗sell自己做面膜改形像?想起某夜與利世民君討論究竟袁彌明有沒有參選潛質時,利君斬釘截鐵說:「唔得架,佢重走去打Botox 做代言人,師奶唔鍾意女人打Botox架!」咁,呀利世民君,男候選人sell做面膜改形像,究竟會爭到麻甩佬票、定係趕走麻甩佬票?師奶票又點睇?


原來不知不覺間,距離88北京奧運開幕,只有個多星期,各大電子傳媒都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京奧節目,電視新聞中,每天也有相關京奧的新聞報道,再然後是滿街的京奧、以及香港奧運馬術宣傳」廣告,可是,究竟真的有多少香港人,真的關心奧運比賽?

朋友A可是愛國愛港支持者,早已買了某幾場奧運門票,請了假,要到北京感受一生人難得感受的奧運氣氛了。問他買下的奧運門票,既非他想看的110跨欄決賽(他可是劉翔粉絲),也非跳水之類中國穩奪金牌項目,當然,更加不會是開幕、閉幕式的門票,為何還要請假到北京看奧運?他雀躍地說:「噓,親身感受吓嘛!中國辦奧運,就算劉翔拎金牌入唔到場睇,街上面都有人會慶祝啦!」忍不住問:「咁,即係、萬一劉翔輸咗呢?」他斬釘截鐵地說:「唔會、劉翔唔會輸!一定唔輸!」不忍告訴他,好像劉翔110距欄世界紀錄,剛被古巴的羅伯斯破了!當然,若我更不識趣說,今屆京奥奧運獎牌榜,中國仍有很大機會被美國及俄羅斯壓住,A必定會覺得我是一心抹黑中國!

然後是B。他關心的只是奧運足球及籃球項目,包括美國美國夢幻隊能否一洗2004年雅典奧運恥辱,奪金而回,以及今次奧運足球比賽,會否是另一場「小世界杯」,至於中國隊表現?B說:「咪玩喇,中國隊我冇興趣喎!我淨係關心籃球、足球係邊段時間打喎!」當然,B更關心的,其實是一個月後的英超、以及現在的歐洲球會轉會狀況、甚至英超友誼熱身賽,奧運,對不起,不是他的那杯茶。

再然後是C。他對奥運沒有多大感受,反而對近日接二連三發生工潮,咬牙切齒,不滿資方對工剝削,C說:「香港人重邊有心情歌舞昇平!依家低下層水深火熱,邊有心情理乜野奧運!」的確,比較數月前,今天香港人,連自已日常生活也感受到壓力,還有心情為京奧搖旗助威、粉飾太平?


雖然上述只有三個例子,但童工相信,他們可算是港人中的一些典型,也有一定代表性:港人是支持京奧,可也未至於盲目地愛國,那些他們平日不愛看的運動項目,不會因京奥,忽然愛看。


當然,還有昨天忽然在討論區中傳出又有「閃咭」,身邊朋友也在網上尋找閃咭,雖然最終只是「流料」,但正如D君說,若88當天,忽然有「閃咭」流出,傳媒會把京奧開幕式放在頭版,還是新「閃咕」呢?

這,可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假設性問題!童工會選擇「假設性問題,唔答!」

p.s. 利世民君手下班電腦神童,今次可算丟架,一整天也找不到「閃咭」,縱使可以有能力造出神舟X號又如何?


只有一天假期,爭取時間休息(距離黑暗之三周,還有一星期要捱,頂住呀!)原本有衝動去書展,買書同時,順道找A吹吹水,可是最後還是算吧!其一周日書展必定人山人海,根本無法認真地買書,到最後也只是迫在人堆之中,況且昨天該是A做生意的黄金日子,恐怕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應酬童工!

同事B說,今次書展最熱買的是明星寫的書,然後是C說,不少博客寫的書,也有不少捧場客。明星書熱買,究竟那是因為他們的名氣,還是書的內容?還是粉絲們想取得偶像為新書的親筆簽名?不禁胡亂猜測,或許真的那些出書明星,文筆非常之好呢!至於博客出書,雖然童工由去年書展至今仍抱有懷疑,博客由互聯網走回傳統媒體,是否一種倒退?但眼看博客寫的書有銷路,怎麼說也是一件好事!起碼可以擴大讀者群,不止限於互聯網世界!但從另一角度看,新媒體至今還未能完全取代舊媒體!

晚上收到A的電話,他奇怪為何立會候選人D還有時間留在書展中簽名,他不是應該去拉票嗎?真的,我也很奇怪!周日,不是拉票的黄金日子嗎?或許他覺得還有時間、又或他覺得這是拉票的一種方式吧!不過,恕童工難以理解和認同!

p.s.昨天忽然風雲變色,由陽光普照忽然來個狂風暴雨、行雷閃電,新界某些地方還落雹,天文台說那是因附近有颱風引發天氣不穩定,A說恐怕又有傳媒會說,那是因煲呔甚麼倒行逆施,引致蒼天震怒云云!

傳媒穿鑿附會,恐怕不致於如此吧!


前言:同事質疑親疏有別。真的,無話可說。若質疑童工親疏有別,我只可以說,真的,我是親疏有別,但我要說,當全世界也在大玩親疏有別的時候,我仍要堅持那甚麼他媽的客觀公正、那,又是否脫離現實?甚至,有點助紂為虐?當所有人不再公道的時候,我卻堅持要公道,對那些被大部份人以不公道對待的人,我的公道,對他們來說,是否做成更大的不公道?若然世界已被扭曲了,要在一個已遭扭曲了的世界中尋求公平、公正,用正常世界的法則,可以追尋到真正的公平、公正?「中山狼傳」中,主角東郭先生堅持奉行墨者兼愛的金律,連狼也要救,最終幾乎被那頭狼吃掉,救了他的老丈人說:「禽獸負恩如是,而猶不忍殺,子固仁者,然愚亦甚矣!從井以救人,解衣以活友,于彼計則得,其如就死地何!先生其此類乎?仁陷於愚,固君子之所不與也。」若所做一切,那猶如與其他人一樣淪於魔道,那麼,我可甘於為魔!正如周星馳九品芝麻官中說:「奸官要奸,好官要比奸官更奸!」「地藏經」中,地藏菩薩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若扭曲了的一切不能糾正過來,要我堅持那象牙塔中的公正不偏不倚道理?對不起,我不會做!除非,所有人,不再親疏有別!

正文:昨天最令童工氣憤的事,那是香港記者採訪北京市民排隊賺買奧運門券引起的混亂,香港記者到現場採訪,卻遭那些混蛋北京公安以粗暴方式對待,有線記者被叉頸、無線記者連攝影機也被打爛,南華早報攝影記者,被公安拘留,指他襲擊公安,事後官方新華社指南早攝記不服從警方管理,進入公安設置的臨時管制區域,並踢傷民警的下體,那記者已承認,南早更發表聲明,承認王是無意間碰傷公安云云。

無名火起,心中不禁「妖」了一聲。我只想說,關那南早攝記何事?他是無端起腳,踢那民警下體嗎?他和那民警有仇嗎?若那民警不是阻礙他,甚至用肢體動作驅趕他,大家可會有肢體接觸?香港警察,與港記者在不少場合也有各為其主的情況,童工可從未聞有攝記踢傷特區警察下體,究竟是香港特區警察優於公安,還是那些北京公安,連最起碼尊重新聞自由的道理也不懂,結果出現肢體碰撞?

還有那有線記者在鏡頭前被人叉頸,那可是有電視片段記錄,全港有線觀眾也看到那一幕,記者不過是採訪排隊買奧運門票的混亂,就要遭公安叉頸,這,又豈是北京奥組委所說的採訪零拒絕?北京奥運活動,那是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親自找,弄出了這樣掉人現眼,遭西方訕笑的事,較之於香港馬術簡介跌下喉管的「吊吊fing」,可又是更丟假十倍,習副總又要負上甚麼責任呢?他叫煲呔要對奧馬親自找,今次事件,又是他親自抓之下的決定?可以責難煲呔,今次事件,習副總,逃得了責任嗎?

更令人不憤的是,南早聲明,承認記者責任,那些高層又可否想過,沒有那些公安挑釁,記者可會反抗嗎?為何香港十多廿年來,抗議活動不絕,卻從未出現這個情況,內地,竟出現記者傷公安?真的是記者的錯?

看看youtube片段,大家評一評理:

p.s.奥運尚未開始,北京對新聞採訪態度已是如此了,北京,恐怕只想境外傳媒對京奥採取報喜不報憂的政策,那又豈是真正採訪自由?

p.p.s.內地公安原來也是豆腐渣公安,竟說被記者K.O.,若真的如是,靠他們維護京畿重地?不如炒掉他們吧!


白鴿的黎志強突然宣布退黨參選,這不單對民主黨、甚至對整個港島泛民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泛民A來電,不論情況如何,對白鴿也不是一件好事,雖說未必會分薄甘威的選票,可是這個時候,搞出這樣一件事,總會令人想起白鴿總愛內鬥,事問,誰愛在這個時候,搞出這樣的事情?

不論說黎志強是因為有人煽動也好(盛傳那可是阿爺中人!)還是他自己的決定,今次事件,起碼說明了在白鴿中,有些遭地區批評、事事插手的中央大佬外,地區上,何嘗不是有大佬文化?一切,何嘗不是有那些地區小軍閥割據的局面?港島區沒有了馬丁、楊森撐場,要捧甘乃威這個小頭目上位,其他小頭目,真的會心悅誠服嗎?還不是心中各有所思、各有自己的盤算!

特別是,當那些大佬每天也在說,就算甘威民望不濟,我們也可以用白鴿名義,捧他上位的時候,那些地區小頭目心想,為何一定要捧甘威?為何不可以捧我?內鬨,也由此而起!變相成了自毀長城!

不禁要問,他們究竟是為了服務市民,還是為了爭上位?

搞完了一次黨內爭拗,又來了另一次退黨参選,泛民、白鴿,何時才會清醒,全心全意,搞好今次選舉?

甚麼叫親者痛、仇者快,現在白鴿理應明白!

只望,白鴿因此而流失的票,最終也是流向泛民候選人,雖然,有點一廂情願!


鄉議局與民建聯因為區議會立法會議席「反面」,只能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後,民記自持在區會中大勝,一舉盡取新界各區議會正、副主席,特別是新界西,鄉事差不多被趕絕,當時不少鄉事中人己極不滿,無奈今天人家形勢大好,還記得鄉事A說,早年民記踩入新界,對他們必恭必敬,不少鄉事中人也入了民記,其時某上代新界天王,對此頗不以為然,認為愛國愛港也好,也不應讓「外人」踩入新界,否則鄉事在新界影響力,早晚會被人蠶食。上代新界天王預言,今天終於實現,連以往在新界地區有很大影響力的鄉議局,也不得不低頭。
B君說,其實去年區選後,部份鄉事地區人士對民記「食碗面、反碗底」己不滿,私下與一些區內中間派及泛民互有往來,今次民記公然不畀面鄉議局,結果會怎樣?不過正如B說,十多年來,鄉事地區內有實力人馬,大多己變成民記中人,今天鄉事還有多少實力,可以左右選情?連他也懷疑!

更重要的是,民記明顯想透過今次立會選舉,達成第一大黨的夢想,那是由中央到地區,也是由民記佔主導的議會大格局,所以連友好也不放過。

面對民記今天趕盡殺絕,鄉事就如一間大而腐敗的企業,一手引入貌似誠懇的合作者,對方還懂不時擦擦你的鞋、疏於防範,某天對方忽然發難,趕盡殺絕,變成一無所有,連公司也給人家吞掉。這些情節,連TVB也重複拍了不知多少次,為何總像寶藥黨,永遠有人中招?

更諷刺是,中招的竟是連基本法也有條文,保障他們權益的鄉事派!


煲呔派了百多億濟世扶貧,可是,客觀現實,真的可以幫助低下層嗎?特區政府統計處公布,6月份的消費物價指數上升至6.1%,主因是食物、能源及租金上升,今年上半年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已較去年上升5.1%了,較諸今年財政預算案中,預測今年通脹上升4.5%,已高了0.6%,政府發言人說,「由於國際食品及能源價格波動,今年餘下時期的通脹展望仍然不明朗。未來的經濟擴張速度亦會影響內部需求所引致的通脹壓力。」簡而言之,下半年,通脹還有上升空間,CPI可能再升,全年通脹,已不可能再是4.5%了,那是5%?6%?還是7%,恐怕誰也說不準,正如誰又可以說,今年下半年,油價跌破130美元,還是升到200美元?

但可以肯走的是,煲呔的所謂對抗通脹派錢措施,只是杯水車薪,面對不斷上升的通脹,派錢,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特別是今次通脹,並非因薪金上升拉動,而是因各項成本上升而推高物價,不論是所謂中產、還是基層打工仔,也受物價上脹打擊,而他們的工資,卻未必因通脹而得到相應調升,甚至連商界,也因成本上升,利潤下跌,明年,加薪又怎會好?打工仔,又豈非百上加斤?正如A君說,租金上升是其中一個通脹主因,連他也身受其害,人工就算加了1000元也好,租金也加了兩千,恐怕其他基層、中產也身受其害,煲呔今次派錢,可以幫得了多少?

當然,正如議員B說,煲呔今次派錢,就算連預算案派錢方案計,也是200多億,上個財政年度,政府盈餘就是1200多億,就算連派五年,也不過打個和,到煲呔2012年不再做特首,也未必去到「爆煲」的地步,可是2012年之後情況又如何?更不要說,今年政府減公屋租、電費、某程度上,正壓抑了今年CPI上升最少1%,若全年CPI是5-6%,實際是6-7%以上,我們明年加薪幅度,可以有7%以上嗎?政府,是否刻意令我們低估了經濟危機呢?

未來幾年,香港人面對的危機,已不分中產還是基層了,正如一艏郵輪下沉,面對危機的,己不分是坐頭等還是三等艙的人了,若要死,頭等和三等艙的人,完全沒有分別!


近日最愛追看的電視劇,並非TVB那些老掉牙的肥皂劇,還是喜愛日劇。最近TVB高清台重播去年10月在收費台播映的《超級特派員》(ハケンの品格,直譯應是派譴員的品格),這套日劇,除了反映日本現代企業文化轉變,也同時適用於今天的香港。

《超級特派員》所描述的是,日本企業面對經濟泡沫爆破後,傳統終身就業制崩潰,企業一方面要裁減冗員,以往終身就業、以企業為家的觀念受到衝擊,另一方面,企業為了維持運作,不得不聘請以時薪計、沒有企業福利的臨時合約員工(即派譴員,港譯特派員),他們純緒按工作能力,賺取時薪,既沒有聘用保障、也沒有福利,可是企業可以維持下去,不能不靠這些特派員,可是他們又成為企業員工的天敵:若這些合約臨時工表現,優於正職員工,正職員工豈有存在價值?

《超級特派員》開宗明義:「驕傲的正式員工必定會自招滅亡,在這個時勢,沒有公司可以不依靠特派員而生存,就像主角大前春子,在她的字典中,沒有所謂不可能及加班這兩個詞語,為完成工作,會排除一切人事關係與繁擾。」主角大前春子(篠原涼子飾),表面上是一個為錢而打工,不理會職場倫理、人際關係的超級臨時工,但實際上,她較任何人,更明白職場生存之道:沒有實力,單純依靠聘用制度生存、固步自封,不但連自己生存也成問題,更不要說,要保住與自己共同進退的團隊!

隨著社會競爭日漸激烈,可以說,打工一族不能再期望付出與收入必定成為正比,特別是今天企業為了經濟效益,就像香港大公司,不少工作已外判給其他小公司、又或只做兼職的自由職業者,正職員工,危機意識應該越來越大,安守本份,已非今天可以保住工作的條件了,居安思危,不斷增值,甚至身兼數職,才是打工仔保住飯碗之道。

這對打工仔來說,該是很幸苦,可是,既然社會是如此發展,倒不如加一把勁,做好自己工作,只有不要輸給那些外判、兼職員工,才可以肯定自己價值,那,不再單是金錢問題,而是對自己工作的專業專嚴!

p.s.童工工作圈子中,也有不少人是自由職業者,以接臨時合約工作為主,有些人表現十分專業,不輸於正職員工,可是另一些人表現,對不起,完全不敢恭維,難為那些人,還敢以他們是自由職業者身份,賣弄他們的地位,其實,他們只因找不到固定工作,才要做臨時工,並非有固定工作找他們,他們不肯幹,請願選擇做臨時工,這,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呀!


前言:這個星期彷彿特別難捱,雖然己能夠絕對控制自己的情緒,工作時做到不怒、不怨、不喜、不悲,可是放下工作的時候,總有很多事情,令人難以釋懷,牽動情緒,但可不致於像過往令人發癲,鑄心已久,一些人、一些事,縱使以往能影響情緒,今天,已能完全壓下來,不受絲毫影響,縱使又再聽到某些極不想再聽到的人和事,已可以做到沒有絲毫反應,就像一部電腦一樣,一切,按程序正常運作!

正文:立法會選舉提名,今天正式開始。四年前的選舉,就像昨天發生的事,想不到轉眼間已過了四年:還記得四年前與A在九龍灣某茶餐廳宵夜,之後返回中央點票站,直到早上十時左右離開,前後工作超過24小時,那時還要是自己生理、心理狀態最差的時候,已忘記怎樣可以撐24小時,只記得最後八、九個小時,巳忘了自己做了甚麼事、問了那些人,基本上等如靠潛意識與意志力拉動四肢工作。

今次立會選舉,等到提名期結束後,或許再會寫一點分析文章,但可以事先張揚的是,今次選舉,童工絕不看好泛民主派選情,其一是沒有新增議席,可是代表/自稱泛民候選人卻有增無減,甚至連親北京人士,也打著所謂理性、溫和民主派旗號、戴上所謂爭取雙普選面具參選,再加上泛民主派選擇這個時候做新老交替,退下來的老,是有知名度、足以服眾的元老;推上來的新,不是一張白紙,就是那些選來選去,也選不上立法會的超齡新人,當中,又有多少人可以成功接棒?對不起,童工可是持悲觀的態度:那些政治白紙,縱使可以選上,也是依靠前人民望護蔭,並不代表他們有過人能力;至於那些超齡新人,若今次也選不上,那正好證明舊有民主派政黨,他們的接班安排失敗,連元老級人物也退下來了,留空的議席也保不住,還奢談甚麼在社區服務了多少年?原來,那些所謂地區工作,連一個立會議席也保不住,那,又扮甚麼地區「大佬」?

當然,一切只望童工估錯,若童工推算正確,那泛民恐怕連立會內的關鍵21席小數也保不住了,對泛民,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香港未來四年政治發展,今天,將會開始寫第一頁。

p.s.看到某些所謂「中產」在網上論壇,批評外傭稅豁免、以及其他派糖優惠,未能直接「落袋」,繼而群起攻之,不禁有點失落,若是真正中產,又何苦計較這些福利?難怪這麼多人看不起所謂中產!

p.p.s.艱苦的第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有兩個星期捱!

七月 2008
« 六月   八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812,92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