煲呔昨日破天荒地、以前無古人、後有沒有來者仍是未知數的豪氣,直踩入立法會,為達仔那動用權力及特權法,追究政府如何糊混處理那副局長及政治助理聘用及定薪解畫,還找來了三司十一局(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好像不在港),去到立法會撐場,更令童工意外的是,煲呔連D姐(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也請得動,為他在立法會中解話,下亞厘畢道中人皆知,D 姐一向唔睇煲呔台戲,要請得郁 D 姐出馬,煲呔肯定去到「見到棺材,流到一地眼淚」地步。

煲呔今次親自出馬,不惜創先例跑到議會中發言,面對這次政治風暴,怎麼說也是一場政治豪睹,正如泛民 A 說,煲呔不去立法會,電子傳媒、報章只會低調報道,反正達仔動議也不能過關,他這樣做,只會再炒熱事件,若公眾、輿論不接受,恐怕事件會沒完沒了,煲呔輸的,只會更多。

可是,煲呔計算的,可能是另一盤帳。B 君說,煲呔不是不知道那是一場睹博,甚至輸面較嬴面細,可是整件事件發展到今天,煲呔已是連輸多場,餘下翻本籌碼不多,他可以選擇死守,可是老本遲早會輸乾輸淨,甚至令人覺得他是老董翻版,只懂逃避,倒不如把剩下的政治籌碼來一場「晒泠」,嬴了固然可以翻本,輸了,也可以掙得公眾一個有承擔特首的印像,不會把他和老董相提並論,那是除笨有精的做法。

可是煲呔這個政治睹徒,既然要賭,就不要賭得如此小家,既然夠膽踩上立法會,答答議員、記者提問又何妨?既然預了要承擔責任,為何不大大方方道歉、認衰,又或索性炒了陳德霖?需知港人一向寬大,政治人物只要認了錯,民意甚少會再落阱下石,反而會轉過頭批評那些死咬不放的政客,為了政治利益,不顧大局。

煲呔要賭,可是又賭得如此孤寒,或許,這就是那保守公務員習性與政客需要有的賭徒性格的矛盾。

故事會如何發展下去?恐怕相當有趣!

p.s.生死存亡之際,電腦當機!既急且忙之時,那施施然到來的電腦部中人,竟說不知為何,又說我的電腦不知中了甚麼病毒!那時巳沒有心情和他們開拖,大佬,一個 close system 系統中毒?!咪玩啦!明顯係system crash 啦!即係你地搞左咁多年個 system 都未穩定喇!重有呀,連免費 email 、wordpress 都有auto save 功能,你地個 成幾廿人服待系統,就係冇auto save 功能?真係有冇病呀!最終極解決方法,竟然係咪鬼用公司system ,改用M$既Word 做野,真係想講,咁公司花錢搞套system 出來,搵你班人睇住個system,為乜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