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六月 26, 2008.


對肥馬局長呈辭,倒是有一點難以言諭的感觸。2002年7月,還記得他與其他局長新官上任,在政府總部中座見記者,當時說甚麼,已不大記得起,童工就是埋沒於他面前、那群採訪他的人中,只記得當時童工對他的感覺是,有商界中人的圓滑,可是卻有一份在政務官中感受不到的老闆氣味!那天發生不少事情,至今也歷歷在目,全因同日在工事上也發生了一些事,也是童工生涯中,謹有一次的違抗所謂「老細」發下的白痴聖旨,這種以下犯上的行徑,至今未有再犯,事關那傢伙已離開了,但那天發生的事,間接令童工對肥馬第一個印像,難以忘記。

第二次難忘肥馬,應是那時老董在那黃金海岸,無厘頭搞了個甚麼司局長集思會,當時除了記得與大報A姐齊齊捕老董晨早起身打太極外,就是肥馬忽然早退。當時也忙亂了好一陣,不知他跑到那兒,事後才知,原來他跑到和記大廈,密會李業廣、鄺其志,商討那仙股風波。

再之後,就是肥馬原本以勝利者姿態,狠責當時港交所總裁鄺其志處理失當,怎知去到立法會,鄺其志把所有文件全翻出來,肥馬被揭發沒有看有關文件撮要,公眾輿論矛頭,即時指向他,到同年9月11月,他為事件鞠躬道歉,成為首名「壯烈犧牲」問責局長,但他連道歉也玩「親疏有別」,只通知部份傳媒,結果又被輿論批評,幾陷於萬劫不復之地……

再再之後,肥馬局長沉寂了,特別是他的「老友」阿松也因偷步買車,離開政府,他更加沉寂,但,這不代表他沒有做事。沉寂的日子,他開始逐步重建與政黨、傳媒關係:肥馬局長每年宴請傳媒BBQ宴,乃傳媒必到,事關他同時請了其他者長、局長出席,傳媒又必定以從稅務局局長口中,發掘到不少新聞。

至於和立法會議員溝通,坦白說,肥馬局長真他媽的有一手。某以兇狠見稱議員B,當日批細價股最狼死,今天,他是肥馬老友之一。可以化敵為友,連泛民私下,也對肥馬讚口不絕,肥馬,起碼在仙股事件後,有痛定思痛,改弦易轍,重新上路,這,正是政治人物應有的反省,否則,今天他離開,又怎會有這麼多「反對派」為他讚好?甚至連泛民C也說,肥馬是不容於煲呔,無奈地離開?

最令童工佩服肥馬的是,連悍衛自由市場如悍衛自己身家般肉緊的利世民君,也為肥馬說好話:「我真係信佢唔想推競爭法,唔係為乜佢拖完又拖!」單是這份廣交朋友的功力,煲呔已要向肥馬學習!

至於童工對肥馬改觀,也是近來的事情,有機會參加肥馬飯局,他那談笑風生,對商界秘聞如數家珍,已叫人覺得他絕對是一個有趣的人,當時童工不客氣,單刀直入問他怎樣處理那淫審條例修訂,肥馬只說要慢慢來,聽聽各方意見,不要心急,當時童工心中自行演譯,即是,拖得就拖!凡事少管、政府不要胡亂插手,總較橫加插手干預要好!

到昨天肥馬說為政之道,乃在政通人和,而人和在先,政通在後,沒有人和,難言政通。政通人和,語出范仲淹《岳陽樓記》:「政通人和,百廢具興」,在那封建王朝,先要有「政通」,天下百姓才有「人和」,可是在今天民主社會,不先有「人和」、特別是民意、政黨的「人和」,「政通」可是完全談不上!肥馬所以有「政通人和」論,並非是他較其他局長更出色,只是他以外來者身份,從政多年、跌倒過再爬起,總結心得的體會,其他向責官員是否重視、煲呔是否明白當中道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肥馬已決定離開那官場是非地,人之將走,其言也善,斷估也不會害煲呔,煲呔是否要想一想,肥馬臨別贈言,是否有其道理?

p.s.不禁要問,先不論四萬,王永平在先、肥馬在後,局長辭官後,其言論更具可參考價值、令公眾耳目一新,究竟那問責制,是釋放政治能量的制度,還窒礙政治能量的制度?

p.p.s.妖,NOW有冇搞錯!德國對土耳其,最後加時幾分鐘冇訊號?好彩冇入波!德國重嬴三比二!萬一土耳其入波咁點計先?我真金白銀比錢NOW架!可以播播下冇左片?消委會為乜唔做野呀!

六月 2008
« 五月   七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41,5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