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煲呔來說,昨天可是風雨飄搖的一天,當然,我不是說神風帶來的八號風球,而是那一天之內,對煲呔班子的連串壞消息。

先是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布煲呔及特區政府民望民調,所有數據,全面插水下跌。曾蔭權評分只有57.9分、支持率51%,那是他自2005年擔任特首民望新低,老董於05年下台前夕,港大民調得分只有47.9分,10分緩衝區,今年4月中煲呔還有64分,不過個多月,不見了6分,要去到老董腳痛下台時的民望水平,不用過多兩個月就可以「到位」,若然老董當年民望,就是特首下台的死線,煲呔「理論」上,隨時只可以多做兩個月特首,這個推論,夠驚嚇及嘩眾取竉未?

這,還未算,與學者A論煲呔形勢,他說由現在到10月施政報告,煲呔民望完全看不到任何反彈機會,皆因任命副局長,政治助理傷害,還未完全浮現,還有連煲呔也未察覺,他對公務員那頗為慷慨的加薪,對那些包受通脹及低收入的基層市民來說,那股怨氣,還未完全發洩出來。A可不是胡亂分析,他說有天在巴士站等車,一名拖著紙皮的老婆婆,忽然走到他面前,問他是否那個常在電視做評論的人,然後對A說,若他有機會,請在電視上說,她也是靠執紙皮、賺那三數十元為生,政府,卻花+多萬請那些副局長、政治助理,對低下層掙紥的人來說,是否合理?

A說,副局長、政治助理殺傷力,不在他們是否有外國籍,而在很多低下層,在飽受通脤及生計折磨之餘,看到那些人憑關係拿十多廿萬人工,心中有氣。這,是否很民粹、很不理性?是,真的民粹、非理性,但政治從來也是民粹、從來也是非理性,煲呔利用民意上位,民意,本身就是民粹的體現,煲呔看重的政治化製術,就是左右民意一種手段,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煲呔利用民意上位、就要明白民意殺傷力有多大,若因民意下台,豈非一個最完滿,也是最屌詭的結局?

說及政治化裝之術,有人說煲呔今次民望插水,證明政治化裝只是花拳繡腿。其實,政治化裝,只是預防政治重傷之法,就如維他命丸,平日常服,只可增強抵抗力,可不能用以治病,再加上,今天煲呔心戰室,在陳德霖把持下,完全起不了預警、收風作用,出事之後還不懂補鑊,這樣的心戰室,由他們來搞政治化裝,越化越醜,那豈非無因?

昨天煲呔巡學校見家長連翻失言,政府新聞處發出他的談話記錄,竟把內容大幅刪改,將他的「失言」一一隱去,這些小動作,正是老董執政後期常做的蠢事!

原以為民望下跌,已夠煲呔煩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突然以腦中長出畸型血管腦辭職。似乎,壞事,總是一股腦兒湧來。

類似腦血瘤,余若薇腦中也有一個,她,可還全力以赴選立法會,肥馬局長因病辭職,那是情理所在,可是當中又有沒有「跳船」的成份?

除了肥馬局長,沒有人會知,可是也是夠令人猜想。公務員B說,肥馬局長從來不是煲呔自己友,身體有病,難道還要「搵命搏」呼?跳船,合情合理呀!

這,又再顯得煲呔道首船,更有鐵達尼號的味道了。

p.s.C君說,大迷信一點,現在天時地運,倒有點像97日歸時的味道:早前接連下大雨,與回歸前相似;當年有回歸寶鼎斷足,今有國寶中華鱘身死,再加上連主要官員也患病求去,煲呔運氣是否已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