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與舊世代,那,可不是說紅酒世界中的新世界與舊世界紅酒(雖然新世界與舊世界紅酒,可是足以寫一大篇文章!)要說的,可是現實改治世界中,新、舊世代的事情。

童工相信,今天不少新世代的人,也有用facebook,利用facebook呼朋引類、聚集志同道合者,也是正常不過之事,事實上,美國政客早已利用facebook作為宣傳和拉票工具。香港,不少立法會議員也有其facebook戶口,也用facebook戶口招攬支持者,可是童工不禁質疑,那些香港政客,有多少人是真的明白、親身使用這些新世代互聯網宣傳工具?他們的facebook,又有多少是由他們親自設立和回應?facebook 原本是一個互聯網世代,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平台,今天,那些在facebook 有帳戶的政治人物,又有多少人,真的會親身用facebook 與支持者聯繫?還是,facebook,只是他們另一樣選舉工具,找些下屬來維持facebook 運作,這樣的態度,又豈是尊重互聯網世代的規律?互聯網真義,就是令人與人之間,可以直接接觸,不論你是高高在上的議員還是官員,甚或是一介平民,去到互聯網世界,所有人,身份也是平等的,除非,要像胡主席那樣,連答網民提問也要先行選擇,否則,互聯網世界、互聯網世代,應是一個追求真實而平等的世代,那些在facebook 中「招兵」,而又假手於人的政客,又是否明白互聯網世代真義?

昨夜看了史泰龍《第一滴血》四。真的,很血腥,那些爆頭爆腦、血流成河鏡頭,佔了全片五、六成篇幅,沒有心理準備,請不要看,但不論影評如何批判,指《第一滴血》四如何不濟,我仍要說,《第一滴血》四,真的很好,那是一套舊世代電影,蘭保,已是過氣的英雄,他,屬於舊世代的人,可是去到戰爭、去到戰場,不論有多少先進武器,依靠的,仍是人,只有人,才可以改變戰局 !

原來,新世代與舊世代,縱使科技進步,有一樣關鍵元素,仍是沒有改變,那就是,人!不論如何利用互聯網科技,若自己不投入、不貢正參與,不論是在戰場中,還是互聯網世界,又怎可爭取到其他人的共鳴?正如蘭保不身先士卒,《第一滴血》又怎會是真正的《第一滴血》!

新世代與舊世代,表面上是兩個世界,實際上,也是相同的世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