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08.


煲呔安排分別21名立法會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探訪四川地震災區,看明報李先知把這次訪問說成阿爺與泛民「融冰之旅」,真不知他們從何有此結論。單是比較2005年全體立法會議員訪問廣東省,所有泛民皆可成行,今次只有五人(三人是公民黨、兩人是民主黨,至於大班和劉千石呢?恐怕連他們,也不當自己是泛民的人!)泛民參與的人數,較2005年更少,若說是「融冰」,倒不如說是倒退了!

當然,若然阿爺借今次訪四川,向鄭家富、李永達發回永久回鄉咭,而非一次性的通行證,童工自然要修訂上述說法,畢竟上次到廣東省,沒有回鄉證的泛民,只獲一次過通行證,若今次有份去四川的人,可以拿到回鄉咭,超碼可以顯示阿爺真的有誠意,還泛民中人,一個正常香港中國籍永久居民,有權自由往返內地的基本國民權利,若鄭家富、李永達還是獲發一次過通行證?即是說阿爺對泛民敵意,未有絲毫放鬆,這所謂「融冰」之論,又從何說起呢?

至於所謂消息人士稱,煲呔不會借今次安排泛民探訪四川災區,提升自己民望云云,說「這是侮辱港人對災區的關愛,也是對當地受災民眾的一個侮辱。」又說「不應把香港的內部政治紛爭帶到災區去。」當然,香港人不會把對災區的關愛,與本地政治搞在一起,所以地震發生之初,泛民也全力為災區籌款,由親泛民的公共專業聯盟黎廣德,更發起業界組成無國界工程師,協助災區重建,可是另一邊廂,特區政府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卻支持何鍾泰、劉秀成等親政府議員成立的「香港建造界512重建工程聯席會議」,協助災區重建,卻未有支持無國界工程師,這,又是否把「香港的內部政治紛爭帶到災區去」的行徑呢?還有,煲呔遲不搞,早不搞,卻在他民望低落的這個時候搞立法會議員探訪四川災區?懷疑煲呔有政治目的,倒是合理猜測,未至於侮辱港人、災區民眾吧!政府消息人士,不用踩得咁盡!反而會令人覺得無私顯見私!

至於煲呔目的,童工相信,他要向立法會申請另一筆協助災區重建的撥款,數目可能是數億、以至十億計,所以要爭取泛民支持。其實港人在今次四川賑災中,已捐了數億給不同志願機構,究竟這筆錢花光了沒有,還要特區政府再拿數億、以至十億計公帑協助災區重建,民意是否支持,已是未知數,就算支持也好,這些錢如何花、怎樣花?立法會,理應盡義務,保證一分一毫,用於災民身上,這,自然涉及對公帑開支的控制,可是用在國內,香港那套嚴謹的監察公帑開支方式,可以落實嗎?到時政府又會否逼議員在不清楚細節下撥款?若泛民反對,又會否被說成對災區同胞沒有同情心?

先此聲明,童工不反對香港在能力範圉內,協助四川災區重建,但大前題是,工程由香港公司負責,質量監督由香港政府負責,最好用香港工人,起碼,不會建出一些豆腐渣樓房!

廣告

最近朋友間提及Sex and the City 電影版,完全搭不上嘴,全因,連電視版也沒有看(其實在明珠台播的時候,也有看過一兩集),總覺,那些劇情,脫離我認識的現實世界太遠了,若是Heros式科幻故事,我還可以接受,Sex and the City?對不起,那不是我的一杯茶。

可是,我卻喜愛日劇的Around 40。

日本近年流行這樣形容一個女性族群,ARAFO,那是Around Forty (接近40歲)的簡稱,她們生於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進入職場時,正好是八+年代日本經濟發展泡沫的年代,加上1985年,日本政府定立了《僱用機會平等法》,正式在日本這個男尊女卑社會中,保障女性有公平就職權,令這班80年代進入社會女性,可以在工作、經濟上有更大自主權,毋須依賴男人、依賴結婚去保障生活,她們甚至在工作崗位上,表現優於男生,令她們可以有權選擇不結婚、獨身享受生活。到今天她們大多已接近或接過40歲了,日本社會中,有人取笑這些單身貴族為「敗犬」,諷刺她們找不到結婚對像,這套日劇,正是講三個不同選擇、接近40歲女性的故事。

主角緒方聰子(我最愛之一的天海祐希飾),她是一名心理醫生,40歲未婚,雖享受獨身生活,可是家人、朋友、以自己,都認為女性結婚生子,乃必然的選擇,可是她卻抗拒為結婚而結婚,堅決要找到情投意合的人,可是中學同學竹內恵瑞,已是一子之母,覺得聰子這樣下去不可,可是她又在有意無意間,發現做其「煮飯婆」久了,似乎已和世界脫了節,兩人師妹森村奈央,原本是不婚主義者,可是工作上失落,令她選擇了結婚,可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這個選擇是否正確。

只看了第一、二集,總覺較Sex and the City現實:聰子未婚,受到壓力,所以她不惜去找婚姻介紹所,現實世界中,女性單身貴族,總會面對一些家人、社會壓力,只因我們社會價值發展、慢過經濟發展,為何40歲單身男性不會有結婚壓力,女性卻會有?又例如男性可以找一個較他年輕、收入小的女性結婚、女性卻不可以?為何男性有不少女伴叫風流、女性卻叫下賤?其實就算女性到40而不婚,又有何不可?

曾看過一篇文章說,《Forbes》1000家營業額不低於10億美元企業中,女性只有30人,但估計人數會上升,而女性對政治以至經濟影響力,相信會逐漸逼近、甚至超越男性,我們,又是否準備好,接受一個由女性主導社會價值觀的時代來臨?

忽然想起,Around 40 男性,同樣有好大壓力,為何沒有人為男性說句公道話?

Around 40主題曲,天海祐希已40歲了,重keep得咁好!

p.s.原本話咗放假唔寫政治,都忍唔住要寫,煲呔話搵20個立法會議員去四川災區,「希望」有各黨人士,我都「希望」可以有民主黨主席、支聯會秘書何俊仁、職工盟秘書長、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前線主席劉慧卿、李柱銘、陳方安生去到,咪又搵乜單仲偕、李華明等有回鄉證嘅人去,當係叫左泛民去!連李柱銘、何俊仁、卿姐、阿人都冇得去的話,煲呔,咪乜當香港人傻喇!



煲呔昨日破天荒地、以前無古人、後有沒有來者仍是未知數的豪氣,直踩入立法會,為達仔那動用權力及特權法,追究政府如何糊混處理那副局長及政治助理聘用及定薪解畫,還找來了三司十一局(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好像不在港),去到立法會撐場,更令童工意外的是,煲呔連D姐(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也請得動,為他在立法會中解話,下亞厘畢道中人皆知,D 姐一向唔睇煲呔台戲,要請得郁 D 姐出馬,煲呔肯定去到「見到棺材,流到一地眼淚」地步。

煲呔今次親自出馬,不惜創先例跑到議會中發言,面對這次政治風暴,怎麼說也是一場政治豪睹,正如泛民 A 說,煲呔不去立法會,電子傳媒、報章只會低調報道,反正達仔動議也不能過關,他這樣做,只會再炒熱事件,若公眾、輿論不接受,恐怕事件會沒完沒了,煲呔輸的,只會更多。

可是,煲呔計算的,可能是另一盤帳。B 君說,煲呔不是不知道那是一場睹博,甚至輸面較嬴面細,可是整件事件發展到今天,煲呔已是連輸多場,餘下翻本籌碼不多,他可以選擇死守,可是老本遲早會輸乾輸淨,甚至令人覺得他是老董翻版,只懂逃避,倒不如把剩下的政治籌碼來一場「晒泠」,嬴了固然可以翻本,輸了,也可以掙得公眾一個有承擔特首的印像,不會把他和老董相提並論,那是除笨有精的做法。

可是煲呔這個政治睹徒,既然要賭,就不要賭得如此小家,既然夠膽踩上立法會,答答議員、記者提問又何妨?既然預了要承擔責任,為何不大大方方道歉、認衰,又或索性炒了陳德霖?需知港人一向寬大,政治人物只要認了錯,民意甚少會再落阱下石,反而會轉過頭批評那些死咬不放的政客,為了政治利益,不顧大局。

煲呔要賭,可是又賭得如此孤寒,或許,這就是那保守公務員習性與政客需要有的賭徒性格的矛盾。

故事會如何發展下去?恐怕相當有趣!

p.s.生死存亡之際,電腦當機!既急且忙之時,那施施然到來的電腦部中人,竟說不知為何,又說我的電腦不知中了甚麼病毒!那時巳沒有心情和他們開拖,大佬,一個 close system 系統中毒?!咪玩啦!明顯係system crash 啦!即係你地搞左咁多年個 system 都未穩定喇!重有呀,連免費 email 、wordpress 都有auto save 功能,你地個 成幾廿人服待系統,就係冇auto save 功能?真係有冇病呀!最終極解決方法,竟然係咪鬼用公司system ,改用M$既Word 做野,真係想講,咁公司花錢搞套system 出來,搵你班人睇住個system,為乜呢?


對肥馬局長呈辭,倒是有一點難以言諭的感觸。2002年7月,還記得他與其他局長新官上任,在政府總部中座見記者,當時說甚麼,已不大記得起,童工就是埋沒於他面前、那群採訪他的人中,只記得當時童工對他的感覺是,有商界中人的圓滑,可是卻有一份在政務官中感受不到的老闆氣味!那天發生不少事情,至今也歷歷在目,全因同日在工事上也發生了一些事,也是童工生涯中,謹有一次的違抗所謂「老細」發下的白痴聖旨,這種以下犯上的行徑,至今未有再犯,事關那傢伙已離開了,但那天發生的事,間接令童工對肥馬第一個印像,難以忘記。

第二次難忘肥馬,應是那時老董在那黃金海岸,無厘頭搞了個甚麼司局長集思會,當時除了記得與大報A姐齊齊捕老董晨早起身打太極外,就是肥馬忽然早退。當時也忙亂了好一陣,不知他跑到那兒,事後才知,原來他跑到和記大廈,密會李業廣、鄺其志,商討那仙股風波。

再之後,就是肥馬原本以勝利者姿態,狠責當時港交所總裁鄺其志處理失當,怎知去到立法會,鄺其志把所有文件全翻出來,肥馬被揭發沒有看有關文件撮要,公眾輿論矛頭,即時指向他,到同年9月11月,他為事件鞠躬道歉,成為首名「壯烈犧牲」問責局長,但他連道歉也玩「親疏有別」,只通知部份傳媒,結果又被輿論批評,幾陷於萬劫不復之地……

再再之後,肥馬局長沉寂了,特別是他的「老友」阿松也因偷步買車,離開政府,他更加沉寂,但,這不代表他沒有做事。沉寂的日子,他開始逐步重建與政黨、傳媒關係:肥馬局長每年宴請傳媒BBQ宴,乃傳媒必到,事關他同時請了其他者長、局長出席,傳媒又必定以從稅務局局長口中,發掘到不少新聞。

至於和立法會議員溝通,坦白說,肥馬局長真他媽的有一手。某以兇狠見稱議員B,當日批細價股最狼死,今天,他是肥馬老友之一。可以化敵為友,連泛民私下,也對肥馬讚口不絕,肥馬,起碼在仙股事件後,有痛定思痛,改弦易轍,重新上路,這,正是政治人物應有的反省,否則,今天他離開,又怎會有這麼多「反對派」為他讚好?甚至連泛民C也說,肥馬是不容於煲呔,無奈地離開?

最令童工佩服肥馬的是,連悍衛自由市場如悍衛自己身家般肉緊的利世民君,也為肥馬說好話:「我真係信佢唔想推競爭法,唔係為乜佢拖完又拖!」單是這份廣交朋友的功力,煲呔已要向肥馬學習!

至於童工對肥馬改觀,也是近來的事情,有機會參加肥馬飯局,他那談笑風生,對商界秘聞如數家珍,已叫人覺得他絕對是一個有趣的人,當時童工不客氣,單刀直入問他怎樣處理那淫審條例修訂,肥馬只說要慢慢來,聽聽各方意見,不要心急,當時童工心中自行演譯,即是,拖得就拖!凡事少管、政府不要胡亂插手,總較橫加插手干預要好!

到昨天肥馬說為政之道,乃在政通人和,而人和在先,政通在後,沒有人和,難言政通。政通人和,語出范仲淹《岳陽樓記》:「政通人和,百廢具興」,在那封建王朝,先要有「政通」,天下百姓才有「人和」,可是在今天民主社會,不先有「人和」、特別是民意、政黨的「人和」,「政通」可是完全談不上!肥馬所以有「政通人和」論,並非是他較其他局長更出色,只是他以外來者身份,從政多年、跌倒過再爬起,總結心得的體會,其他向責官員是否重視、煲呔是否明白當中道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肥馬已決定離開那官場是非地,人之將走,其言也善,斷估也不會害煲呔,煲呔是否要想一想,肥馬臨別贈言,是否有其道理?

p.s.不禁要問,先不論四萬,王永平在先、肥馬在後,局長辭官後,其言論更具可參考價值、令公眾耳目一新,究竟那問責制,是釋放政治能量的制度,還窒礙政治能量的制度?

p.p.s.妖,NOW有冇搞錯!德國對土耳其,最後加時幾分鐘冇訊號?好彩冇入波!德國重嬴三比二!萬一土耳其入波咁點計先?我真金白銀比錢NOW架!可以播播下冇左片?消委會為乜唔做野呀!


對煲呔來說,昨天可是風雨飄搖的一天,當然,我不是說神風帶來的八號風球,而是那一天之內,對煲呔班子的連串壞消息。

先是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布煲呔及特區政府民望民調,所有數據,全面插水下跌。曾蔭權評分只有57.9分、支持率51%,那是他自2005年擔任特首民望新低,老董於05年下台前夕,港大民調得分只有47.9分,10分緩衝區,今年4月中煲呔還有64分,不過個多月,不見了6分,要去到老董腳痛下台時的民望水平,不用過多兩個月就可以「到位」,若然老董當年民望,就是特首下台的死線,煲呔「理論」上,隨時只可以多做兩個月特首,這個推論,夠驚嚇及嘩眾取竉未?

這,還未算,與學者A論煲呔形勢,他說由現在到10月施政報告,煲呔民望完全看不到任何反彈機會,皆因任命副局長,政治助理傷害,還未完全浮現,還有連煲呔也未察覺,他對公務員那頗為慷慨的加薪,對那些包受通脹及低收入的基層市民來說,那股怨氣,還未完全發洩出來。A可不是胡亂分析,他說有天在巴士站等車,一名拖著紙皮的老婆婆,忽然走到他面前,問他是否那個常在電視做評論的人,然後對A說,若他有機會,請在電視上說,她也是靠執紙皮、賺那三數十元為生,政府,卻花+多萬請那些副局長、政治助理,對低下層掙紥的人來說,是否合理?

A說,副局長、政治助理殺傷力,不在他們是否有外國籍,而在很多低下層,在飽受通脤及生計折磨之餘,看到那些人憑關係拿十多廿萬人工,心中有氣。這,是否很民粹、很不理性?是,真的民粹、非理性,但政治從來也是民粹、從來也是非理性,煲呔利用民意上位,民意,本身就是民粹的體現,煲呔看重的政治化製術,就是左右民意一種手段,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煲呔利用民意上位、就要明白民意殺傷力有多大,若因民意下台,豈非一個最完滿,也是最屌詭的結局?

說及政治化裝之術,有人說煲呔今次民望插水,證明政治化裝只是花拳繡腿。其實,政治化裝,只是預防政治重傷之法,就如維他命丸,平日常服,只可增強抵抗力,可不能用以治病,再加上,今天煲呔心戰室,在陳德霖把持下,完全起不了預警、收風作用,出事之後還不懂補鑊,這樣的心戰室,由他們來搞政治化裝,越化越醜,那豈非無因?

昨天煲呔巡學校見家長連翻失言,政府新聞處發出他的談話記錄,竟把內容大幅刪改,將他的「失言」一一隱去,這些小動作,正是老董執政後期常做的蠢事!

原以為民望下跌,已夠煲呔煩死,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突然以腦中長出畸型血管腦辭職。似乎,壞事,總是一股腦兒湧來。

類似腦血瘤,余若薇腦中也有一個,她,可還全力以赴選立法會,肥馬局長因病辭職,那是情理所在,可是當中又有沒有「跳船」的成份?

除了肥馬局長,沒有人會知,可是也是夠令人猜想。公務員B說,肥馬局長從來不是煲呔自己友,身體有病,難道還要「搵命搏」呼?跳船,合情合理呀!

這,又再顯得煲呔道首船,更有鐵達尼號的味道了。

p.s.C君說,大迷信一點,現在天時地運,倒有點像97日歸時的味道:早前接連下大雨,與回歸前相似;當年有回歸寶鼎斷足,今有國寶中華鱘身死,再加上連主要官員也患病求去,煲呔運氣是否已盡?


快踏入7月了,今屆立法會會期,也步入尾聲。昨天與A談及9月立法會還舉,今次選舉,議席組成方式與數目,一切不變,可是選出來的議員,恐怕是變動最大一次。一方面,不少現任議員,己表明不再角逐連任,包括由直選進入議會的立會主席范太、馬丁、楊森,李國英等,功能組別又有陳智思、單仲偕、楊孝華、鄺國英等等,再加上可能有人會落選,下屆立法會,必定有很多新面孔出現。

A只關心,究竟那些新人質素,是否可以及得上舊人?

不懂、其實是不想回答A的問題。實情是,由立法局年代,到今天立法會,也有新舊交替,真的,一蟹不如一蟹!數港英立法局年代,就算是委任議員如胡紅玉、陸恭蕙等,也是一時之選,今天平等機會條例,就是由胡紅玉當年搞的平等機會條例私人草案催生的,今天平機條例,有七、八成是抄當年她的私人條例內容,試問今天又有那個立法會議員,有胡紅玉當年的能力?

看到老一脫的議員退下,新一脫的人,不是政治魅力欠奉,就是欠缺政策視野,特別是民主派中,那些求上位的第二、三梯隊,一整天說是時候到他們上位了!政治可不是讀中學,讀完中三就可以升中四,政治,是講能力和魅力,否則美國民主黨的奥巴馬,何以能三級跳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衣不如新、人不如舊,那是今次立法會選舉的寫照,也是今次選舉的悲哀。

唉!


新世代與舊世代,那,可不是說紅酒世界中的新世界與舊世界紅酒(雖然新世界與舊世界紅酒,可是足以寫一大篇文章!)要說的,可是現實改治世界中,新、舊世代的事情。

童工相信,今天不少新世代的人,也有用facebook,利用facebook呼朋引類、聚集志同道合者,也是正常不過之事,事實上,美國政客早已利用facebook作為宣傳和拉票工具。香港,不少立法會議員也有其facebook戶口,也用facebook戶口招攬支持者,可是童工不禁質疑,那些香港政客,有多少人是真的明白、親身使用這些新世代互聯網宣傳工具?他們的facebook,又有多少是由他們親自設立和回應?facebook 原本是一個互聯網世代,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平台,今天,那些在facebook 有帳戶的政治人物,又有多少人,真的會親身用facebook 與支持者聯繫?還是,facebook,只是他們另一樣選舉工具,找些下屬來維持facebook 運作,這樣的態度,又豈是尊重互聯網世代的規律?互聯網真義,就是令人與人之間,可以直接接觸,不論你是高高在上的議員還是官員,甚或是一介平民,去到互聯網世界,所有人,身份也是平等的,除非,要像胡主席那樣,連答網民提問也要先行選擇,否則,互聯網世界、互聯網世代,應是一個追求真實而平等的世代,那些在facebook 中「招兵」,而又假手於人的政客,又是否明白互聯網世代真義?

昨夜看了史泰龍《第一滴血》四。真的,很血腥,那些爆頭爆腦、血流成河鏡頭,佔了全片五、六成篇幅,沒有心理準備,請不要看,但不論影評如何批判,指《第一滴血》四如何不濟,我仍要說,《第一滴血》四,真的很好,那是一套舊世代電影,蘭保,已是過氣的英雄,他,屬於舊世代的人,可是去到戰爭、去到戰場,不論有多少先進武器,依靠的,仍是人,只有人,才可以改變戰局 !

原來,新世代與舊世代,縱使科技進步,有一樣關鍵元素,仍是沒有改變,那就是,人!不論如何利用互聯網科技,若自己不投入、不貢正參與,不論是在戰場中,還是互聯網世界,又怎可爭取到其他人的共鳴?正如蘭保不身先士卒,《第一滴血》又怎會是真正的《第一滴血》!

新世代與舊世代,表面上是兩個世界,實際上,也是相同的世界!


前言:其實這個題目,理應由利世民君又或孫柏文君去寫,去到產權問題,他倆在當今江湖中,敢以「有殺錯冇放過」方式去悍衛,他倆認了第二,沒有人敢認第一(當然,以講自由市場、產權功力而論,張大教授、楊社長、以致肥佬黎、施老闆等人,肯定在他兩之上,可是上述各人,皆為有身份、有地位之人,就如少林、武當掌門人,他們又怎會如利、孫二人,不惜拉起衫袖與那些反對產權與自由市場者,大打其「爛仔交」!)可是這個問題,其實己不能再單從經濟學角度去討論,特別是,當私有產權與公眾利益出現衝突的時候,政府、政客應如何取捨?應如何取得一個平衡?那,可是一個相當有趣的政治題目!

正文:故事,應由多年前,一場與今次事件,完全無關的飯局談起。

那時童工有幸出席一個市區重建局的飯局,還記得當時市建局正計劃用官地收回條例,想強行收回好像是大角嘴某開天殺價爭取賠償的地舖單位。席間A君附和,力斥那業主如何貪得無厭、理應用法例收回他的地舖,以免阻礙那市區重建!可是童工忍不住說,那可是對方的私產,在一個民主、法治社會中,我們不是要尊重私有產權嗎?隨便拿公眾利益,夾硬剝奪了對私產的保障,那,又是否值得?今天我們可以用公權力,剝奪某人的私產權,他朝,這個公權力也可以用同樣理據,剝奪你或我的私產權!不要忘記,在地產界中,打樓釘可是極之普遍之事,不少釘子戶,也是以天價把他們的舊樓,賣給發展商,因為他們手握單位,有足夠條件叫價,為何政府及公營機可以逆市場機制,以公眾利益,漠視私有產權?

然後,去到今次政府殺雞,不錯,正如公務員B說,那些雞農、雞販確實是獅子大開口,假若順徙其意,按他們的要求作補償,那等同慷納稅人之慨,去討好一小部份既得利益者,那並非負責任政府的所為,而且公帑乃公眾所有,市民大眾,又是否接納政府如此去用公帑?特別是為了爭取個別幫助那些雞販雞農的政客,而要政府大灑金錢呢?

不過,事件的另一面,那些雞是雞農私產、雞檔是雞販的私產,他們要爭取最好價錢賣給政府,也是理所當然,這是他們的財產呀,政府要買,人家開天殺價,也屬正常不過,可是政府可以用公眾利益為由,夾硬逼人家接受其收購價?若此例一開,政府也可以用公眾利益云云,強行收賺私人資產,這和俄國普京對付不聽話商家、強行收購人家生意,特別是針對那些石油大亨,政府對雞販的行徑,又有何分別?

正當不少人批評那些雞販、雞農貪得無厭、獅子大開口之餘,是否也要想一想私有產權的問題呢?


先看王永平在信報的文章「政府有錯 議員失職——論釐定新問責官員的薪酬安排」中,有如下的一段:

「二○○二年問責制薪酬安排嚴謹。我有份參與二○○二年實施問責時建議如何釐定問責局長薪酬的工作。毌須披露機密,只看公開文件。當時政府小心翼翼,首先 聘請顧問,調查私人機構行政總裁的薪酬。整份顧問報告呈交立法會審議。顧問報告得出的中位數為約六百萬元年薪,政府在建議文件中說明作出一個政治決定,把 問責局長薪酬首先定為不高於行政總裁的薪酬第十五與二十分值之間,又將得出約三百多萬的年薪與當時公務員局長(即首長級第八點)的平均開支比較,最後以與 後者相若定為局長的劃一薪金。」

當年老董推行問責制,正如公務員A所說,那時老董還遵從那套機制,怎樣說也找來外間顧問,評定局長薪酬。找外間顧問作第三者,為政府提供所謂「獨立」意見,那是公務員慣技,起碼,公眾看起來,也是一個中立意見,縱使,那只是表面的中立,可是那也算是遵重公平遊戲規則表現,煲呔可是公務員出身,理應明白這種最低限度遵從公平規則的遊戲制度,俗一點說,就算是做戲,也要做足全套!為何,連老董也懂跟從制度辦事,找獨立第三者評估問責官員薪酬,煲呔這公僕老手,卻不去做?

王永平說煲呔只懂行政治方便,又豈非事出無因?

A說,今天煲呔改府,越來越重視政治功利,不顧制度了。雖然,制度或許有僵化、落後之處,但制度也有好處,就是不容任何便宜行事,惘顧制度,最終,弊多於利。

A乃傳統公務員,他的說法,或有偏見,但煲呔在任命副局長、政治助理一事中,不按制度之處頗多,引來劣評如潮,行之有效的制度,縱使有點僵化,看來又非一無可取!

起碼,不容任何人因一己之利,上下其手!


這一篇早在這個小園地有100000萬人次到訪時,已經想寫,只是美其名想寫得認真點,實際上是不知為何拖拖拉拉,到現在才動筆。

每一個人寫博客,總有他的理由:有人想借網上園地,舒發對生活的感受;有人對身邊的人和事、以致國事家事天下事,有其見解,投稿到報刊又未必採用,於是在自己博客中月旦天下;有人純緒想借博客,一吐自己屈結在心中,又難以向身邊朋友、家人啟齒的感受……不論為了甚麼原因,每個人寫博客,也是由自我開始,即是說,博客中刊載的文章,其實是相當自我和主觀、甚至會有個人偏見存在,但,這正是博客可愛之處,每個人可以隨己意而發言,只要不違法、不做假(其實在網上世界,違法、做假,別人也無可奈何!)博客可以無惧世俗主流價值觀,說其所說、想其所想。

因某年某事,開始投身博客行列,全因,只想揭露偽善背後的真相,怎知會惹禍上身,結果把那兒關掉,可是寫博是會成癮的,最終,又再在這兒重寫。原本我只把這兒當作與朋友分享自己想法的地方,只知會一些朋友有空到訪,但既身處互聯網世界,總會明白這個小園地會有其他我不認識的人到訪,所以也從未想過把這兒網址,拼除於google等搜尋器之外,既然參與互聯網世界,那就必須遵守這個世界的法則!

隨之而來的,就是其他訪客的留言,或許童工言詞偏激,特別是批NGO及無國界醫生的言論,引來不少童工不認識的訪客留言反駁。童工立場可清楚得很:肯留言者,除了是朋友或相識的人外,就是「畀面」這個博客,縱使不認同我的立場也好,只要是認真討論、不是漫罵者,童工定必好好「招呼」,若無法反駁他們的留言,童工就要反思,我的想法是否有錯?透過那些不認同我的訪客留言誥難,推動我不斷反思問題,令我可以不斷完善自己的信念與見解,我,可要多謝那些不認同我觀點的留言,沒有他們,我可不知自己觀點的「死穴」在那兒,那就不可以封閉那些「死穴」!然後再向我想批判的NGO,用更難以反駁的理據,加以無情的批判!

我相信,博客的發展,總有一天,會改變世界:當每一個人,心中有不吐不快之言,以往,他們或許沒有渠道表達,今天,他們可以在網上建立自己的博客,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隨著互聯網發展,再加上手提電話上網的配合,博客影響力,只會愈來愈大,博客左右輿論時代,終有一天會來臨!

p.s.在這篇100000次訪客文章中,我真的要多謝一位網絡界高人,宋以朗先生。宋先生在他的《東南西北》 博客中,曾多次引述童工博文(若非孫柏文相告,我也不知道!)宋先生的網頁,把中國大陸、香港華文網頁、博客文章翻譯,單是那份功勞,已夠童工敬重!更不要說,童工劣作,竟得宋先生青睞!若有機會親身見到宋先生,童工必定親自道謝!童工是否想擦宋先生的鞋?哈!宋先生不用童工這名不見經傳爛鬼博客擦鞋之餘,宋先生只引述其他博客言論,倒有孔仲尼「述而不作」風範,已較童工佩服!童工可不介意擦鞋,若那雙鞋是值得擦,童工擦又何妨呢?

六月 2008
« 五月   七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09,70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