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近年在煲呔強政勵治、親疏有別、兼且用盡行政機關優勢,處處繞過立法機關的策略下,已淪為一隻「無牙老虎」,有時與立法會中人談及立會面對的困境,大家也不敢揶揄今天的立法會,在煲呔眼中,巳和「垃圾會」無異:不能不存在,可是誰也敬而遠之,甚至當它是橡皮圖章。誰又想到,昨天那天食物標籤法,竟罕有地被煲呔輕視的議會,否決了政府所有修訂,令事前早和政府「打龍通」的田少,氣得如特首上身,「命令」每周一鑊的周一鑊好好想一想,自己應否辭職謝罪!

看到田少如「生蝦咁跳」,倒有一點兒幸災樂禍:田少以為繞過局長,直接向煲呔投訴,就可以扭轉局勢,怎知卻是機關算盡太聰明,誰也想不到只差一票,支持政府豁免不足輸入30000件以下食品要跟役標籤法,會以一票之差,無法取得過半數支持票而落敗!看到田少扮特首上身,叫周一鑊辭職的言論,唉,周一鑊「瀨野」,又何止每周一鑊?這樣就要辭職,他豈非每周也要辭職一次?

昨晚,己有太多陰謀論跑出來,包括政府有意放軟手腳,任由修訂被否決。這個說法,我有一點保留,事關要豁免,那是煲呔下的旨意,在最後關頭,有煲呔針之稱的大班,罵完修訂之後,沒有投反對票,反而選擇失蹤,再加上對煲呔言聽計從、不敢反抗的反聯盟也回來投支持票,再再加上A君說,最後關頭煲呔也出手遊說,相信煲呔也不想政府修訂被否決:反正豁免與否,與他何干?政府提的修訂被否決,行政機關顏面無存,再加上得罪了自由黨,煲呔才最在意。

不如說,一眾左派保皇黨,當煲呔無到,工聯會投反對票之餘,更有人不出席投票,可見沒有阿爺出手,左派,真的「啋煲呔都傻」!

今次事件,只是一個開始,煲呔管治,或許己出現危機,看看昨天連工聯會也加入批副局長行列,煲呔威信,級級可危!

再加上,今天煲呔的心戰室,已如廢武功,一切全拜煲呔信新任大內總管所致!他,或許正重履老董的後塵。

今次的立會否決政府修訂,會否是計03年23條立法,另一隻黑天鵝(Black Swa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