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ALWAYS 三丁目之夕陽 》在日本上影。我曾在自己的舊博客中說,那是一套日版的粵語長片、又或是日本版的《七十二家房客》,賣點是今天我們已失去了的,與鄰舍之間、身邊的人之間的關懷與溫情,這是任何都市化、現代化的地方,也不能逃避的轉變,所以當天看《ALWAYS 三丁目之夕陽 》時,再感受到那種人與人之間溫情,不能不叫感動。

3年後,再看續集《ALWAYS  續‧三丁目之夕陽 》,故事,仍是同一條小街,上集仍未建成的東京鐵塔,巳經落成了,故事主軸,仍是鄰里間的守望相助溫情,仍是那麼港式粵語殘片橋段、仍是、那麼張活游、吳楚凡式的老套故事情節。可是,仍是看的津津有味,正如,這套片仍在日本大收旺場、香港人仍舊沉醉於大團圓結局、善惡到頭終有報的港式電視劇一樣,現代城市生治,人與人之間關係,越來越疏離,以往一橦大廈中,左鄰右里,不只互相認識,甚至互相幫忙,每家每戶,都會打開大門,甚或經常串門子,可是到了今天,又有誰可以講得出多少同住大廈左鄰右里,姓甚名誰?至於到鄰家串門子,更是少之又少,或許一切,只能在電影中追尋。

正如故事中茶川,為了要奪得芥川文學獎,全心創作,鄰居可以為他照顧同住少年淳之介起居飲食;茶川希望做舞孃的愛人博美,可以因為他得獎而重回他身邊,可是原來博美為了生活,早巳答應和一名有錢人結婚,到最後茶川落選了芥川獎,可是博美因看了他的小說,深受感動,決定放棄金錢,與茶川一起生活。這些情節,夠老套吧!今天社會,不是不可能出現,只是可能性微乎其微。

或許,今天我們再看這些電影情節,我們會質疑有沒有可能發生,可是多年前,有經歴過六十年代香港日子的A君對我說,六、七十年代,香港人也是如此,那時候人與人關係,不像今天的功利,那時候的人,真的很有人情味,只是時代變了、人也變了,今天我們才會覺得重情輕利、關懷身邊的人,是天荒夜談。

正當我們關懷四川地震災民的時候,不彷問一問自己,我們巳有多久,沒有留意、關懷自己觸手可及的人與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