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08.


前言:假期終於要結束了,今次的假期,看了一些書,也想了好一些問題(當然包括之前需過的貧窮問題!)遲一點兒,整理好照片,我想會寫一篇假期外傳之東京、日光篇,相信那是回港之後的事。(今次假期,充份體現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的道理,不論如何事前準備,人生、總會有意外!

為了那傳遞聖火,港澳兩地似乎已去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了!社民連的麥國風,怎樣說也是香港一個區議員,既無在澳門犯事的前科,今次又是隨精護理學會到澳門交流,卻遭澳門以內部保安調要法,禁上入境。怎樣看,麥國風唯一犯禁視之為危害澳門安全的組織?的是,他是社民連的成員,所以成為澳門政府禁止入境的「黑名單」中的一員。坦白說,香港政府眼見他們地區議會議員,無緣無故被禁止入境,縱使心知肚明,恐怕也要代為出面了解一下!若麥國風只因是社民連成員,就可以遭澳門政府禁止入境,那民主黨、公民黨成員又如何?澳門政府,是否將香港民主派政黨,視為危害澳門安全的組織?若是如此,美帝、英帝不是更危險?她又會否在這政時間,禁跑美國共和、民主黨黨員、又或英國工黨、保守黨黨員入境?恰「自己人」永遠是中國人的強項!

可是,禁絕示威又如何?國際社會,可是有獨立思考!日本英文報章 The Daily Yomiuri ,在長野傳送聖火後發表社論,稱那受到高度保護的聖火,與奧運宣稱的和諧與和和平,明顯有很大距離社論又指中團在人權問題方面的認知,明顯未達國際標準,現時中國北京奧運低氣壓能否把轉,將京奧變成一個令人享受的體育盛事,一切全看北京了!

若連中國兩個特區,也是如此辦事,更保守的北京,會用開放態度面對不同意見的人嗎?

面對所謂國情,我不會太儍,太天真!


國殤之柱創作者、也是要求爭取中國改善人權的「橙色運動」發起人,丹麥雕塑家高志活周六晚被港府拒絕入境。看到有關報道,不禁搖頭嘆息!明顯,正如朋友A說,高君已在特區政府禁止入境名單中,事實上,早有保安部門中人對他說,只要是有名有姓,有前科、與曾在國際上參與中國民運、藏獨等活躍份子,他們不容有關人士入境,至於那些無名無姓的?既然是無名無姓,自然,連特區政府也不知他們在那兒、是否有入境,自然也欲禁無從!當然!特區政府大可凡是疑似藏族人士,皆禁其入境,可是支持藏獨,又豈上藏民?西方支持者,可有不少,難道禁止所有外國入人境?

難怪A說,禁止高志活入境,那是姿態多於實際:無非想向阿爺證明,特區政府有「做野」,萬一傳送聖火時有何「冬瓜豆腐」,可不能怪特區政府呀!可是以風險計算,誰也知道,高去搶聖火機會很低,政府要派人監視他也十分容易,A更揶揄說,高搶聖火風險,可能較曾憲梓傳送聖火期間,突然死亡的風險更低。

香港,怎樣說也是一國兩制,為何變得和內地一樣?我不只是說動不動就禁止人入境那種行徑,還有當中那種官僚態度:總之凡有風險皆禁之哉,至於對香港是否是否有壞影響?那可不是他們考慮因素,總之,萬一日後出了狀況,不要把帳算到他們的頭上好了!

不禁想,拉登要發動九一一,也不會自己親自去美國,以免打草驚蛇!那些想在香港傳送聖火期間搞事者,會找個知名人權份子做先鋒嗎?特區政府要擔心,倒不如擔心那些他們連是否有入境,不是知名人士的藏獨支持者吧!

今次事件,已對香港形像做成損害了,高志活之後,還有一個支持藏獨的米亞花露來港,特區政府又不准她入境嗎?人家可是荷里活明星!煲呔想香港又成國際傳媒焦點,大可又禁止她入境!

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 今天連北京也要打和達賴對話的外交牌,緩和國際社會反京奧聲音,今次,特區政府高官行徑,又是否為阿爺幫倒忙呢?


首先,我與WonderJimmy君、Perennial_Loser君、甚至天下君一樣,都希望解決貧窮問題,我相信世界上每個人,只要有惻忍之心,不論是信奉左派經濟理論、還是有派經理論,扶貧之心一樣,只是採用不手法,我認同社會上不同想法的人,應該多作討論,或許可可以找到解決方法。

其實發展智識形經濟,經濟轉型,真的是今日貧窮問題的元兇呢?Perennial_Loser君認為「知識型+第三產業主導嘅經濟,養唔起咁多人,亦冇咁多人受得起;「多餘」嘅人一係就趕落海,一係就吊鹽水,無解。」這一點,我有小小保留,香港經濟轉型,不是由五六十年代製造業,一下子跳到今天的知織型經濟,中間已經過了服務業、金融業轉型,再由地產轉入知識型經濟,以往每次轉型,都有陣痛,但每次都可以順利過渡,今次轉型,香港可否找到應付陣痛方法?我認為,若果香港「真的」成為一個知識型經濟社會,要「養起」七百萬香港人,未必不可能,人家芬蘭只靠一間諾基亞,可以養起整個國家,香港沒有國防外交開支,理應可應付有餘,問題是,我們是否真的可以做到知識型經濟!人家,可是把大量資源投入教育科研,經多年才有今天的成果!

至於WonderJimmy君所說,今日就算有毅力、肯捱,要出頭也不可能。我覺得,是否「出頭」,因人而異,有人認為有樓有車,有豐厚身家,自己事業、生意,才叫出頭、才叫事業有成。可是有一仍正當職業,可以自食其力,不用父母憂心生活,較父母生治有改善,這又怎能不算出頭?何必自我標纖做失敗者?人生一日未跑到終點,誰出頭還未知!好像童工,當年選擇做一份全世界認為「等餓死」的工作,反而同期畢業的朋友跑去教書,父母當時整天抱怨,童工恐「永世無出頭」,可是我不認同。早一兩年從同輩朋友得悉,那教師朋友因殺校成了超額教師,現在靠教代課為生,整天抱怨,早知當年不去做教師!未跑先認輸、別人標籤是失敗者,自己也信自己一定會失敗,那又是否明智?

我反而認為,現在貧窮問題嚴重,較以往每次轉型問題更大,因為由港英年代到今日特區政府,他們都忽略了一個問題:來港新移民及他們的下一代!政府只是視而不見,以為問題會自然消失,就正如今天內地人來港產子,政府同樣不當一回事,試想下,數年後他們就會來港入學,到時學位不足,又怎麼辦?

p.s.其實陳志雲那個節目,才是最大標籤,他有沒有想過,原本沒有被歧視的弱勢社群,也會因這個節目,被周圍的人指指點,更怕被人知拿綜援,怕別人會看不起?


利世民兄昨天推薦一套相當有趣的記錄片,那是PBS/BBC 拍攝的 Why Democracy?全部五集,主要是記錄內地一間小學,新學年開始,一改過去由班主任指派班長的做法,改由同學以一人一票選舉班長。這班連甚麼叫「民主」、「選舉」也不知的小學生,忽然有權選班長,顯得十分雀躍,候選人也開始組織助選班底,計劃拉票,故事也由此展開。

看了第一集。咪住!為何內容熟口熟面呢?好似在那兒見過?老師找三個候選人出來,那三個候選人,又可以再找兩個同學做助手……..啊!原來是第一屆特首選舉!阿爺(老師)找三個候選人(董建華、楊鐵樑、吳光正)出來,再由選委會投票選特首!難怪熟口熟面!

可是回心一想,不對呀!人家可是由老師認可三個候選人,再由全班投票,並非由校方組成的班會幹事投票選呀!我們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首,到今天還是由阿爺認可八百人選委會選特首呀!即是說,今天特區選舉的「民主」程度,連內地小學生也不如?我一直以為,香港「民主選舉」,至多也是和內地鄉村選舉水平相近,怎麼到了今天,竟淪落至內地小學也不如!

就算2017年可以普選特首,我們也謹謹追及內地小學民主,即時阿爺欽定三個候選人,再由全民普選,可是,那可是十年後的事呀!我們還要再走十年,才有內地小學生級數的民主權利?!

「一國兩制」下的特區人民民主權利,不如內地一個小學生!唉!

Why Democracy?的第一集,其餘集數可在youtube找到:


香港傳送奧運聖火一事,弄得越來越難看了。繼梁振英、曾憲梓等和體育無關的人,也成了火炬手後,霍公子昨天公開說,中聯辦也有參與香港火炬手提名,還說等火炬手名單公開後,會公開中聯辦提名了誰。先不說中聯辦的提名,港協是否照單全收,只想問,香港中聯辦,在香港體育發展,有甚麼角色?為何中聯辦可以提名火炬手?若中聯辦可以,為何立法會不可以?港協為何不問問立法會意見?同是政治組織,起碼香港立法會,有一半議員由普選產生,從香湛民意角度看,肯定高於中聯辦,為何中聯辦可以對火炬手人選指指點點,霍公子當作理所當然,反而立法會無從置喙?

香港傳送奧運聖火、甚至整個全球傳送聖火行動,根本就是一場政治秀,北京根本用盡方法,處處干預,干預不了的地方,若有何閃失,就大加批評,因為影響北京政府顏面,整個北京奧運,已成了他們手中的一著政治棋子,甚麼奧運不涉政治,恐怕連自欺欺人、起碼對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來說、也欺騙不了!

奧運,根本是一場大國之間的政治遊戲!


昨天在蘋果批的辦公室內,與蘋批辦諸君看TVB那個100萬人的故事。蘋批辦中人,皆是自由市場支持者,自然是「媽叉」四起,童工,自問不是純正的自由市場人,偶爾也覺得,政府那有形的手,幫幫低下層,其實無傷大雅,反正公帑不用於低下層,也是用來扶助甚麼夕陽行業,與其給那些商界坐地分肥,幫幫低下層,當作是為納稅人積福,做些好事,也未嘗不可,可是看到TVB那100萬人的故事,那形同拿低下層苦況,為那些演出節目的藝人作包裝,有利用低下層苦況之嫌,愈看、愈火滚。

朋友A說,單是以「走入100萬人」做宣傳口號,這個節目,已將那聲稱100萬低下層,與其他人劃分成兩個世界,否則,又那需用「走入」這個字眼?還有,看著那些明星對低下層困苦,大呼小叫,彷彿以獵奇心態,看待低下層困苦,他,受不了、太過偽善了(希望童工沒有演譯錯A君的意思!)

那100萬人故事,童工也受不了,可是和朋友A的論點,有所不同。不錯,低下層的生活一定是苦,否則又怎叫低下層?問題是,活在低下,志向,是否向上?童工年幼,也在政府的木屋區生活過一些時間,那是橫頭磡的木屋區,位置正是今天浸大的運動場,那時居住地方,恐怕只有數十呎,天熱只可以打開木屋的天窗,可是,那個時候,身邊的同齡朋友、以至家人,也沒有絲毫怨言,全因,他們明白,生活就是如此,要脫貧,就要依靠自己的努力。

今天,不知為何,很多人將低下層的未來,寄托於政府幫助中,認為只有政府加強資助低下層,他們下一代,才有出頭天。我不敢說這是錯,因為我沒有例子和數據,但我可以說,單靠政府資助,沒有誓死要出人頭地的意志,就算政府花上大筆金錢,也不可能令那些弱勢社群下一代脫貧。記得年輕時,母親總愛拿他的朋友兒子學業成績和童工比較,人家父母可是盲字也不䁱,但人家兒子自學懂性,進了香港大學,童工呢,可是一事無成!這些由低下層辛苦捱上來的人,他們,未必大富大貴,可是自食其力,提升了生活質素和地位,可算有所成就。

同樣故事,八十年代,我們有阿信的故事,一個以自我努力,成就一個成功企業的故事,那個時候,香港人可是認同阿信精神,「成功只有靠一雙手奮鬥」,為何,到了廿一世紀,我們會忘記了?

送上阿信的故事主題曲,「信」


金晶,中國殘疾運動員在法國傳送神火期間,遭示威者衝擊,她全力保護神火,事後不少中國人對她褒獎,大讚她是愛國者,那是中國人的光榮。可是她近日公開呼籲,叫那些號召到法資家樂福超市示威、抵制家樂福的網民泠靜,因為家樂福僱用的,全是中國員工,抵制家樂福,受害的只是中國人。她這番言論,立即受到一些內地網民,口諸筆伐,大罵她是漢奸,這,又是怎樣的道理?

金晶所言,並沒有錯,中國家樂福僱用的,全是中國員工,賣的,我相信八成以上是中國產品,抵制家樂福,對誰傷害最大?對法國人而言,只是一間法國企業,在中國分部的利益損失,法國人可是不痛也不癢,可是對中國人來說,他們在家樂福工作的同胞利益受損、中國供應商利益受損、為中國供應商工作的中國人利益受損、那些為供應商工作的中國人的家人利益受損,到最後,還是中國人受損多於法國人受損,究竟,那些到家樂福抗議的人,想對法國人施壓,還是對中國同胞施壓?

金晶的言論,那是理性分析,合情合理,十分清醒,可是今天的中國,特別是面對一眾憤青,合情合理、理性客觀分析,不代表他們會接受、反思,因為他所以為自己手中的,就是真理,任何與他們意見不同的,也是錯的、必須批判、攻擊。

一個社會,若連理性的另類聲音也容不下,這個社會,還有未來嗎?


黃石的孩子(The Children of Huanshi  )

不知應否多謝內地的電影發行制度,剛在內地公開上影不久,隨即在內地發行DVD,在今天中港兩地緊密交流下,要在香港買到內地DVD,不是難事,所以童工黃石的孩子,可以差不多與香港上映同時,購入內地正版DVD。

坦白說,這不是一套拍得很好的片子,吸引我的是,故事是依據真人真是改編,被說成東方的舒特拉的名單:英國記者者喬治‧霍格(那時他的中國名字叫何克),帶領60名孤兒,在日軍侵華時,遠走絲路,帶領一眾孤兒去到遠離戰火的山丹,最終卻因病而去世,終年30歲。

他是牛津畢業生,可算是天之驕子,可是他卻把自己一生,奉獻給當時苦難的中國,正當今天我們偉大中國反對外國的時候,那些中國人有沒有想一想,究竟過有多少外國人,在我們中國陷於苦難的時候,向中國人伸出了援手?他們可是真的超脫政治、民族,他們只是憑著良知、人道,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不求名、不求利,也從未想過後世會記得他所做的一切,可是他們仍無利付出,甚至獻上了生命,容或西方各國政府,真的想針對中國,可是我們面對西方人民,真的要有這樣大的敵意?今天,看那內地民眾示威,針對的,不是西方政府,而是民營企業,這對中國人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新聞話事‧人

昨天看TVB重播伍晃榮主持的《新聞話事‧人》,不禁有點失落。當年電視是新聞媒體的領導,還記得童工入行年代,每到兩台播放晚間新聞,必被高層命令,看看兩台有甚麼獨家消息,以便「炒台」。可是今天,只有電視台跟進報紙的新聞,鮮有報紙跟進電視新聞,重看伍晃榮訪問趙應春,當年所謂現場直播,還可當作賣點,今天,試問那一個電視台,沒有直播!電視新聞,變成只爭時間、在今天互聯網發達年代,電視新聞,只靠爭分奪秒式新聞直播,還可存在下去?特別是今天連CNN、BBC也可入屋的年代,香港電子傳媒的路,應怎樣走?若說互聯網令印刷傳傳媒步向死亡,電子傳媒,又豈何獨善其身?還是,電子傳媒,在互聯網發達下,會較印刷傳媒,死得更快?


看到中國多處城市出現反法國政府、法資超市的示威抗議,心中,只感悲哀和心痛。中國人民,他們肯定是愛國的,中國官方,也很善於利用人民的民族情緒,大打外交、內政政治牌,以求達到一己政治目的:開始時放手,任由人民反對外國政府,到目的已達,隨即出手打壓,甚至拘捕那些熱血愛國份子,把他們說成搗亂社會秩序的壞傷子,以求壓止那些抗議活動,好向已滿足北京政治索求的外國交待。

2005年,日本右翼團體扶桑社出版美化侵華的歴史教科書,獲日本文部科學省審定合格,遭當時中國政府指責,中國各地,也出現大大小小,不同規模反日示威,甚至衝擊國內日資企業,中國政府最初是袖手旁觀,任由示威者為所欲為,甚至派出公安協助維持秩序,可是隨著遊行行動不斷升級,北京擔心遊行示威尾大不掉,開始出手打壓,透過官方傳媒,指「未經公安機關批准,通過網際網路和手機簡訊發起組織遊行示威的,也是違法行為。」其後更出手拘捕不聽從官方命令的組織反日示威人士。

2005年的事情,今天又在中國大地上重演,只是主角由日本右翼教科書、換成了法國保護奧運聖火不力,中國人民,卻未有吸取教訓,仍是一腔熱血上街,卻不知中國官方,已下令要為那反法示威降溫,據明報報道,中國官方傳媒,新華社發表時評,強調「愛國熱情必須納入理性軌道,把自己事情辦好,這就是當前最大的愛國。」哼,那些到家樂福示威的人,究竟何時才明白,「我愛國家,國家愛我嗎?」的道理?那些反對法國政府的愛國人士,他們會否重蹈2005那些反日人士覆轍?究竟,那些盲目愛者、被他們信任政府,一次又一次出賣的人,何時,才會清醒?

那些反法示威,已引起法國人反感,CNN有報道,中國反法抗議活動法國傳媒,有也相同報道,甚至討論區中,也有法國人留言,號召杯割中國貨及中國奧運了!那些所謂愛國行為,又是否真正的愛國?這,究竟對中國形像,是好是壞呢?

究竟,中國人,何時才會面對現實、不為中共、政權所利用?


北京奧運聖火傳送,究竟還可以弄得多難看?令中國人如何在外國人面前丟臉?先不要說可樂、聯想、三星在日本傳送聖火,不派宣傳車,當中有何考慮、日本長野善光寺拒絕讓奧運聖火以該寺為起點,是否為聖火傳遞抬貢,明報報道就讀美國杜克大學的一年級女生王千源,本月9日當奧運聖火在三藩市傳遞時,試圖充當中國留學生與藏獨支持者的調停人,卻被指為支持藏獨的「漢奸」,甚至公開其個人資料。中國人的質素,完全展露於國際社會眼前,究竟中國人只是沉迷於民族主義之中,只想別人對中國歌功頌德,還是有信心、胸襟容忍不同聲音、甚至是惡毒攻擊,也在所不計?事實,勝於雄辯,中國人、中國政府在這段期間所做的一切,已展示在國際社會眼前,當然,若閣下是極端民族主義者,大可以說那些西方主流傳媒,全以中國政府為敵,可是當拉登、伊朗、伊斯蘭文化,在西方社會中,得到支持度,或許還高於中國的時候,起碼有美國傳媒,報道美國人反對入侵伊拉克,卻不見有美國傳媒,報道有美國人抗議CNN那所謂辱華言論,那些盲目高舉民族主義的人,是否也應想一想,他們是否有點坐井觀天,不知國際社會認同之價值為何物?

昨天A君傳來SMS,說CNN網站好像被人入侵,以致癱瘓了,第一時間想,那是否中國紅客、又或一眾憤青所為?A說,中國政府處理CNN批評中國言論一事,可謂愚蠢得不能再愚蠢,人家可是一民營電視台,北京卻動員外交部出手!那不是自行將事件政治化,又是甚麼?以北京能力,大可與CNN打一場傳媒戰,動員那些官方控制傳媒,反駁CNN,又何需用到國家機器?這樣做,又怎會不挑起外國人對中國反感?

或許,北京想用民族主義,轉移視線,把自己在人權、自由、民主上的不足,遭國際輿論批評,統統打成外國對中國仇視與憎恨,刻意針對正在大國崛起的中國。可是,當國際社會中,連民間商業機構、以至寺廟僧侶,也要和北京奧運,劃清界線的時候,北京,可會知道,究竟其他先進西方國家人民,如何看中國?

當中國政府視所有人是怪物的時候,可能,真正是怪物的,並非所有人,而是中國政府!

還有,一個民營的CNN,北京封殺得了嗎?若北京成功封殺,那是以國家機器欺壓民營機構,絕對為西方社會不恥,勝利等同失敗;若封殺不了,北京,面子何存?

p.s.利世民君的反向思維,不禁叫童工拍案叫絕:「或者CNN個網down左,其實唔係北京做,係美國人自己做,想借此證明CNN所言,並非冇根據?」或是如此,單是從心戰範疇看,已是中不如美,更不要說想大國崛起!

四月 2008
« 三月   五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05,2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